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76章 怨婴影(二二) 今晚第三个死去的祁家……

第76章 怨婴影(二二) 今晚第三个死去的祁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吱呀--”

    众人眼前这难得完整的房门, 就这么被祁暮耀轻巧地推开了。

    汪峦被扬起的尘土,呛得捂嘴咳嗽几声,待回神去看是, 祁暮耀已经提着灯,走了进去。

    这应当才是吴氏当年所居的卧房,对门处不过三四步外,便是架落了尘的屏风,汪峦拍拍祁沉笙的手臂, 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

    祁沉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还是照做了,但手臂还是揽护在汪峦的腰上, 才许他提着灯去细瞧那屏风。

    只见它木架中所裱的,乃是一方织物,上面丝线交错成的应为热热闹闹的“百子聚福”纹样。

    大约是因着时候久远,又无人打理, 旁的还好说,唯有那织物上的百子,原本白净的脸, 此刻已被尘土覆染成了死灰般的颜色, 透着种种说不出的诡异。

    如此倒不像是百子聚福了, 反像是百子举丧。

    这般想着,汪峦再看那屏风时, 便觉耳畔传来纷乱嘈杂的哀乐,百十个幼童,或哭或笑地参杂其中,仿佛整架屏风都活了过来。

    可……这是要给谁办丧事呢?

    汪峦的眼眸中,渐渐升起了难以融释的迷茫, 他好像已经被拖拽入屏风中,身边挤满了哭笑的孩子,他们个个面色土灰,早已死去多时,双眼浑浊而干涸,身上却还穿着金红色的喜衣。

    汪峦被推挤在其间,动也动不了,只能随着小儿群们走着,走着,走着……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只通体漆黑的棺材。

    到了--无端地,汪峦在心中对自己说到。

    身边的幼童们不再拥挤,而是都静立在原地,像一具具站立的尸体,脸上却还是挂着似哭的笑容。

    而汪峦也终于可以,按着“自己”的意愿,向那口高大的棺材走去。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棺材边,踮起了脚想要看看里面究竟躺了谁,可这棺材却扣着厚重的盖子,汪峦只能用尽全力,双手使劲推。

    棺材被推开了一条小缝,而围聚在棺材四周的幼童们,也齐刷刷地向着他迈进一步。

    可汪峦却像是看不到似的,继续用力地推着棺材盖,让那漆黑的缝隙又扩大了几分,尸体般的幼童们,也再次迈步上前,几乎将整个棺材都围拢起来。

    快了,就快要开了,汪峦的双眼紧紧地注视着手下的棺材盖,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推着。

    谁知那棺材盖却骤然一松,在他大力的推动下,豁然完全打开,汪峦身子一晃,本就不稳,不料那些围聚而来的幼童们,却顿时一拥而上,干枯的小手杂乱地将汪峦向棺材中推去。

    汪峦终于在最后的瞬间,恢复了清明,可惜已经太晚了,他整个人无法抗拒地跌了下去--

    巨大的恐惧从心中涌起,他并不能看清棺材中究竟躺着什么人,又或者……它本就是空的,是为他准备的。

    可下一刻他却感觉到,自己跌入的,是温暖而熟悉的怀抱。

    汪峦不敢置信地睁开双眼,看到的竟是祁沉笙若含笑意的面容,灰色的残目冰冷地睨着他的身后,转而又温柔地望向他,明明没有半点神光,在汪峦心中却胜过了万千。

    “九哥真是,要我时时刻刻都紧看着才行。”

    先经险境,如今又乍然放松,汪峦只觉半分力气都没了,眷眷地靠在祁沉笙肩上,鼻间尽是对方的气息,半晌后才说道:“那不若……还是按你说的,回去给我打只金笼吧。”

    祁沉笙似是又笑了声,伸手捂住了汪峦的眼睛:“九哥能这样想,我很是高兴--”

    汪峦什么都看不见了,他祁沉笙的话语落后能,他就听到身边又响起了幼童的哭笑声,祁沉笙抱着他似乎快速地穿行而过,片刻后连那些纷杂的哭笑声也消失了,周遭变得安静起来,只能听见有人在前方低语。

    “五哥……你慢些,小心些……”

    祁沉笙的手松开了,汪峦重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仍是那架绣着百子聚福的屏风,祁望祥与祁暮耀已经绕过这里,去了前头。

    “嘘--”汪峦刚想开口,祁沉笙却抵住他的唇,轻轻摇了下头。

    汪峦随即垂下了眼眸,指尖摩挲过那枚微微发热的绛石戒指,重新靠回到祁沉笙怀里,全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二哥,你们在做什么?”这时候,望祥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带着丝恐惧与担忧。

    “没什么,”祁沉笙抱着汪峦,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语气淡淡地解释道:“九哥的身子不太舒服,我刚刚在给他喂药。”

    望祥又说了些什么,汪峦也没怎么听清,侧目看向屏风后的房间。

    这应当只是个外间,并不怎么大,几张桌椅虽没有残坏,但也落满了灰尘,靠墙又放了三五个立柜,祁暮耀已经过去,一一打开了,但里面要么是空的,要么只放了些寻常的衣物被褥。

    整个外间没有窗户,正前方却有一道厚重的帐帘,帐帘之后应当才是那位吴氏的卧房。房间中不知何处,又传来了阵阵冷风,但那帐帘却纹丝不动,只是诡秘地透着,来自窗外的,猩红色的光。

    帐帘好似故意地,在等待人走上前去,将它拉开,好放出那张着血口的婴儿。

    仿佛是为了应景,房间中再次响起了鬼婴的啼哭声,它在嘲弄着、期待着自己的下一个猎物。

    “你在哪!出来啊!”祁暮耀的怒气与哀怨被激起,他挥动着手中的棍子,在房间中大吼着。

    可说来也怪,这次他们始终无法分辨出,鬼婴的哭声究竟是从屏风后,还是帐帘后传来的。

    祁暮耀再也无法忍耐了,他一棍子掀开了那透着猩红光的帐帘,在望祥的惊呼阻拦声中,冲了进去。

    而祁沉笙则与汪峦对视着,他们选择重新走向那架屏风。

    鬼婴的哭声还在继续,而本就并不厚重的屏风上,也渐渐透出了一个人影。

    脚步声随之而来,汪峦微微皱眉,而祁沉笙则是用没有抱着他的那只手,举起了绅士杖。

    就在脚步声即将靠近屏风的刹那,祁沉笙的绅士杖抢先挥出,将屏风骤然打得倒向一侧--

    鬼婴的哭声停了,翻到的屏风后,露出了祁尚汶满是冷汗的脸,他似乎也是被刚刚那下吓到了,整个人都在微微地发抖。喉咙微动,反复吞咽了几次后,才发出声音:“二哥……是我。”

    祁沉笙微微颦眉,也没有太过意外,低声问他:“你怎么上来了?”

    汪峦跟着看向祁尚汶,见他张张口,再不见之前与祁沉笙斗气那股子劲儿了,又缓了一会后才说道:“我,我是来找你们帮忙的。”

    “如茜被表哥拉走后,我就去追……可谁知道,明明就那么块地方,转眼就找不到人了。”

    “我怕他们出事,就想着先上来找你们,想想法子。”

    祁暮耀在里面没发现什么,又听到屏风这边的动静,就带着祁望祥也走了过来。

    祁尚汶还在说着,这位昔日里高心气儿的祁家四少爷,终于在令人恐惧的黑暗中,寻找亲妹的焦急下,被磨得软了性子。

    祁沉笙倒是没说话,但看着神色确实在考量着,终于又过了一会子,他才说道:“罢了,到底都是姓个祁,我且与你下去寻上一寻。”

    汪峦用眼睛余光看了看祁沉笙的神情,暗自定定心思,转而就听到祁尚汶露着欣喜的声音:“好,好……以往有事是我对不住你,只要二哥帮我找到如茜,我定然,定然……”

    祁尚汶边说着,便要转身往楼下走去,可他那句“定然”还未说完,便见黑乎乎的一团影儿从头顶掉了下来。

    祁尚汶下意识地后退避闪,可那黑影儿已然死死地扒在他的脖子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小楼,鲜血红红绸般迸射而出,喷满了半个墙面。

    祁沉笙护着汪峦快步向前,却见祁尚汶虽然仍旧站在原地,但身体一动不动,彻底没了动静。

    祁暮耀手中的棍子,握都握不住了,他干脆扔在了地上,伸手抹了一把也不知是汗还是泪,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祁尚汶的身后,而后缓缓举起还在发抖的手,搭在了祁尚汶的肩膀上。

    祁尚汶的身体,几乎是应声而倒,好无声息地砸在满是鲜血色地上,脖颈上被撕开了一指多宽的伤口,什么血管气管被一齐撕碎,糊满了红血。

    这是第三个,今晚第三个死去的祁家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