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77章 怨婴影(二三) 祁暮耀,倒了下去。……

第77章 怨婴影(二三) 祁暮耀,倒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片流金的碎羽, 在无人察觉处,黯然飘落。

    没有任何声音,在四人之间, 只剩下长久的沉默。

    死亡来临的太过突然,又或者来临得太过频繁,以至于他们都不知应以何种面目来再次面对。

    许久之后,祁沉笙的手杖,沉闷地落到了地板上, 他垂眸看过祁尚汶的尸体,然后转身扯下了房间中的布帘,盖在了他的身上, 尽量遮掩过凉透的血迹。

    他同样没有说话,也尽可能地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直到这些事做完,才开口说道:“大家都累了, 先休息一下吧。”

    没有人出声异议,就连刚刚还沉浸在悲伤与愤怒中的祁暮耀,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默默地跟在祁沉笙的身后, 看着他揽抱着汪峦, 走回了房间之中,那架翻到的屏风之后, 寻了把椅子,坐下来。

    到了这种时候,恐惧反而已经麻木,更多地是疲惫,开始翻涌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祁暮耀甚至想要, 如果可以一头睡过去,那可就太好了,说不定醒来时,还会发现这一切只是场噩梦。

    可惜,他毫无睡意。

    汪峦也觉得,心口似乎压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来源于这楼中仿若无法逃离的黑暗,来源于此刻的沉默。

    于是他轻咳了几声,攥住了祁沉笙的衣袖,祁沉笙随即侧目过来,伸手将他往怀中揽揽,而后试探地抵上他的额头。

    “九哥,你发烧了。”

    低低的言语,伴随着体温传递,汪峦只觉得胸肺间确实灼热得难受,相反从祁沉笙的身上,却能感觉到丝丝凉意,于是便沉沉地将额头埋在了他的颈边。

    而另一边,祁望祥的情况也不太好,不同于汪峦的重病缠身,他是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足之症,平时能够出门转转,已是不错。

    今晚所历经之事,他的身体几乎已是强弩之末,眼看着连椅子都要坐不住了。

    四人之中,到底是祁暮耀与他交往还算多些,又刚刚失去了妹妹,如今对这个虽不是同父同母的弟弟,也存了几分关切。

    “你如何了……还能撑得住吗?”

    祁望祥勉力笑笑,在手提电灯的光下,他的脸几乎已呈出灰白之色,仿佛下一刻就会倒下去。

    “我还好……五哥不必担心。”

    祁暮耀眼睛又红了起来,他看得出若再无法从这里脱身,即便没有鬼婴袭击,这个弟弟也撑不了多久了。

    “我从小就是这样的,真的没什么,歇一会……一会就好了。”祁望祥憔悴的脸上,勉力挤出些许笑意,像是在尽力得安抚着兄长。

    祁暮耀实在忍不住,抹了把眼睛,转过头去,不知怎么地许多回忆就这么翻涌起来:“是啊,你从小就是这样,常常生病。”

    “兄弟里头,明明是咱们两个年纪最近……小时候,我不懂事,总想带着如蓉如茉去找你玩。”

    “直到五六岁那次,你病得太厉害了,我接连去找了你好多次,大半个月连面都见不上,只听见三婶婶偷偷的哭,才知道……你的身体原是和我们不一样的。”

    “这些年,好容易大家都好了,二哥也回来了,可没想到——”

    说到这里,祁暮耀又不住地抹起眼泪来。

    汪峦此刻已经烧得有些昏沉了,还是不忍去看祁暮耀的模样。

    死者不可追,而于生者,也是莫大的残忍。

    “暮耀……今年多大了?”他忍着咳喘,轻轻地在祁沉笙的耳边问道。

    “过了生日,就十七了。”祁沉笙自然明白汪峦所想,对于这个弟弟,他也是有诸多叹息。

    想来日后,即便他们能从这楼中出去,对于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而言,一切也都回不去了。

    四人又在吴氏的房间中,休整了片刻,鬼婴的声音一直没有再次出现。而等到要再次起身时,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决定往楼下走去。

    “总归,是答应了他的事。”路过那片被盖住的血迹,祁沉笙再次垂眸,隔着帘幕看向祁尚汶的尸体:“去找找如茜吧。”

    汪峦到底顾念着祁沉笙后背的伤,并没有让他继续抱着,只是半靠在他的身上借力。祁沉笙刚开始时还不愿,但还是没有纠缠过汪峦的坚持,只好同意了,小心地揽护着人前行。

    沉闷的脚步声,在木质的楼梯上响起,他们犹如一步步降临深渊般,向楼下走去。

    只是他们还未走到如茜和邱表哥消失的一楼,便又听到了鬼婴的哭泣声,还夹杂着如茜的哭声。

    四人心中暗道不好,脚下的步子更是匆忙,祁暮耀更是走在最前方,作为一个兄长,他已经失去了妹妹如蓉。祁尚汶的嘱托,无形之中成了他心中的一丝替赎,牵引着他向下冲去。

    变故几乎是在刹那间生出的,祁暮耀只觉脚下一空,那腐朽的楼梯竟是毫无征兆地,再次塌陷了。

    他甚至根本来不及出声,提醒身后的人,就那样坠落下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离祁暮耀最近的望祥,也只是眨眼的工夫,便也跟着没了踪影,汪峦与祁沉笙迅速意识到不对,他们下意识地后退,却不料也来不及了,只是刹那的混乱下,汪峦也根本不知究竟自己是怎么,从祁沉笙的臂弯间脱出,也自楼梯上掉了下去--

    “九哥--”

    汪峦似乎听到了祁沉笙的惊呼声,但也还未能回应什么。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可算结结实实地摔落在地,膝盖与手臂首当其冲地仿佛碎裂开来,痛得他蜷缩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才恢复了知觉。

    手中的提灯早已不知掉到了哪里,眼前所见是一片彻底的漆黑。汪峦试探着从地上撑坐起来,手臂还好些,虽然还是痛,但到底还能屈伸。

    可腿上却疼得他动也不能动,想来当真是伤到了筋骨。

    “沉笙……”他低低地唤了一声,但四下却并没有传来祁沉笙回应的声音,想来即便祁沉笙跟着一起跳了下来,也未必落到了同处。

    汪峦心中思索过许多,开始忍着疼痛,向周围摸索起来,他必须在祁沉笙找过来前,想法子自保。

    眼睛渐渐地也适应了黑暗,终于能勉强看清些许事物,汪峦拖着伤腿好容易摸到根断裂的木栏,再三尝试后,才忍痛撑着它,好歹站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忽然传来阵阵哭声,汪峦心中骤然警惕,可随着他细细分辨而去,却发觉那声音并不像鬼婴,反倒是像女孩发出的。

    是……如茜?

    汪峦暗暗猜测着,果然很快就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了祁暮耀的声音,还有闪闪灭灭的灯光:“如茜,是你吗?”

    “暮耀?”那哭泣的女声顿了顿,终是又惊又喜地呼喊道:“是我,是我……表哥昏倒了,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好怕……”

    确认是如茜后,祁暮耀却没有半点放松,他生怕落单的如茜成为鬼婴的下一个目标,立刻高声喊道:“你呆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过去!”

    听到两人对话的汪峦,默默斟酌几番,最终决定先试着与他们汇合。想来祁暮耀的手提灯也摔得只是勉强能亮,但那点光芒也足够指引汪峦他此刻的方向。

    汪峦撑着木勉力行走几步,腿上的疼痛就令他不得不停下来,幸而祁暮耀那边,似乎也受了些伤,走得也极慢。汪峦这么走走停停地行着,总归是离他越来越近了。

    甚至借着那名灭不定的灯光,已经能够看到祁暮耀的身影。

    他不禁加快了脚步,尽管腿上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原本就因低烧而闷闷的胸肺,也开始烧灼得难受,喉咙里也泛起了甜腥。

    可汪峦还是在向前走着,不是因为对黑暗的恐惧,而是为这某个不可说的“必须”。

    终于,如茜的声音越发清晰了,祁暮耀的背影也近在眼前。

    “暮耀!”如茜从藏身的柜子边跑出,论年纪她其实比祁暮耀还要稍微大一些,但此刻却只觉这个弟弟是她救命的稻草。

    见到如茜平安无恙,祁暮耀也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尽管因着摔伤与疲惫,他也快要支撑不住身形,但面对扑抱过来的如茜,他还是张开了手臂--

    料想之中的拥抱,似乎来临得那样缓慢,祁暮耀看着如茜近在咫尺的脸庞,上面带着欣喜与还未散去的惊慌。

    可就在即将他们终于能够相拥的那刻,他却分明听到了一声鬼婴的窃笑--

    鲜血再次喷涌而出,浸染上如茜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眼眸,溅落到汪峦沾了灰尘的衣衫上。

    祁暮耀,倒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