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86章 金酒尸(六) 我就是一把汪明生用来伤……

第86章 金酒尸(六) 我就是一把汪明生用来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醒来时, 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张狭窄的木床上,喉间的痛意让他忍不住重重地咳嗽起来,又引来肺腑间撕扯得生疼。

    好久没有这样难受过了--

    他费力地蜷缩着身子, 却无法止住那接连不断咳喘,直到被那熟悉的人,紧紧地拥入怀中,才终于渐渐平息下来。

    “九哥,该喝药了。”祁沉笙托着汪峦的腰背, 轻吻过他额上凌乱的发丝,将温热的药液送到那泛白的唇边。

    汪峦却只是闭着双眼,虚弱地摇了摇头, 不肯饮下。

    祁沉笙见他这般,微微颦起眉,继而还是俯身靠近汪峦的耳畔,再次轻声说道:“九哥听话, 先把药喝了。”

    汪峦又忍不住咳嗽起来,身子微微颤抖着,用尽力气抬起手来, 想要将药推开。

    祁沉笙的残目顿时一暗, 看着怀中脆弱至破碎的美人, 声音低沉下来:“九哥这是要做什么?”

    汪峦闭着双眼,不去看他, 也不作声回答。

    他能感觉到,祁沉笙抱着他的手臂,越来越用力,像是在压抑着怒气。他也准备好了,承受这一切。

    可谁知下一刻, 他的唇便被强横得封住了,温热的气息不由分说地侵入,带着苦涩的药汁,浸润过他的唇舌。

    “唔--”

    汪峦无力地推拒着,却换来祁沉笙更重的攻袭,他锢着汪峦柔软的腰身,将他困于自己与床褥之间。

    “九哥,肯不肯喝药?”他的话音也变得嘶哑,极力忍耐着心中暴涨愤欲,抬起了汪峦的下巴。灰眸中倒映着怀中人的身影,仿佛想要将他锁在其中,半晌后才字字顿挫地说道:

    “九哥可以生气,可以怨我,但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出气。”

    汪峦还是没有说话,眼角却无声地划过一滴泪水,祁沉笙随即低头吻舐而去,辗转又吻上汪峦紧闭的眼睛。

    在这样暂缓的气氛下,两人的气息都渐渐平复,良久后祁沉笙似退让般叹了一口气,从汪峦的身上撑起了身子,坐回到床边,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九哥既然不想见我,就好好的休息吧。”他垂下眼眸,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可就在那瞬间,一只细瘦的手,却轻轻拽住了他的衣摆。

    “咳咳咳,”汪峦睁开了双眼,更多的泪水随即溢出,顺着他消瘦的脸颊滚落:“沉笙,你……要去哪?”

    祁沉笙重新托住汪峦的脸,为他擦去眼泪,动作又恢复了平日的温柔:“我去教堂里,查查金丝雀的事。”

    汪峦听后,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可身体却先于言语,缓缓地抱住了祁沉笙的脖颈,将整个人重新埋入他的怀中。

    “不要走……不要离开。”

    祁沉笙侧过头来,便闻到了汪峦发间那檀香,似乎也被泪水浸润过,带着一股浅浅的湿气。

    他终是又搂住了汪峦的腰,两个人依偎在窄窄的床上,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我不是在对你发脾气。”就这样过了一会子,汪峦忽而开了口,在祁沉笙的胸前,闷闷地说道。

    “我是在气我自己。”

    他虚弱地抬起头来,抚上祁沉笙的脸,唇边渐渐起了一抹极美的笑,终是染上了毁灭与绝望的意味:“我实在想不出,除了妨害你外,自己还有没有半分用处。”

    “祁沉笙……七年前,是我把你诱上这条歪路的,是我害你赔了家业,残了眼睛,毁了名声。”

    “如今仇人在前,也是因为我,你要继续忍声退让。”

    “我就是一把刀,一把汪明生用来伤你的刀,只要我在一天,这把刀就会插在你心口一天……把你伤得鲜血淋漓,永远无法愈合。”

    他喉间又涌上腥甜,唯有尽力喘息着,将咳意拼命压回,痛得指尖都在发抖。

    “祁沉笙。”

    “把我拔出来,好不好?”

    汪峦近乎哀求着,捧住了祁沉笙的脸,仰身吻着他眼睛上深深的疤痕,泪水如注流出。

    “把我拔出来--”

    把我拔出来,继续去做你的祁家二少爷,来日承得万贯家财,娇妻美眷子孙满堂,忘记这些年受的欺辱非议,忘记这个污你泥泞满身的人。

    “答应我……”

    “答应我……”

    猩红的鲜血终于无可抑制地,从汪峦的喉间呛出,顷刻间便溢出了他的唇间,浸透了祁沉笙的胸前的衣襟。

    汪峦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恍惚间只觉得自己也许就会这般痛死过去,可他却又是那样清晰地感觉到。祁沉笙一把按着他的腰,将他压入身下厚厚的床褥中。

    那只灰色的残目,泛着前所未有的冷意,紧接着那扣在他腰间的手,慢慢上移,慢慢地掐住了他的脖颈。

    “拔出来?”

    祁沉笙笑了,不带一丝温度的笑了,他的脸侧还带着汪峦的血:“九哥告诉我,要怎么拔出来?”

    “是杀了你吗?”

    汪峦感觉到他脖颈上的手,越来越紧,整个房间都按了下来,仿若夜幕降临,而后便是星星升起。

    四颗连缀在一起的星,悬于黑暗之中,两颗微亮,两颗稍暗。

    祁沉笙一个眼神,其中一颗稍暗的星,就坠落到汪峦的眼前,蕴着淡淡的光芒。

    “可是九哥,杀了你又有什么用呢?看到这颗星星了吗?我说过的……”

    “从一开始,它就是我给你留的位置。”

    “你确实是一把刀子,活着的时候会扎在我的心上,死后就会扎到我的灵魂上,”他低下头来,蹭着汪峦唇上的鲜血,而后带着那浓重的血气,在汪峦的耳边说道:“谁也别想把你拔出来,若有一日扎得浅了,我就自己再添几分力。”

    “鲜血淋漓的滋味,我正喜欢的--”

    说完,他便压着汪峦深吻上去,残留的鲜血在他们的唇舌间交渡,转而便换来祁沉笙更深更重的噬咬,像是惩罚的酷刑般,逼去汪峦最后的呼吸,让他只能无法自拔。

    直到濒死的窒息感,笼罩上心头,汪峦才不得不本能得推拒着祁沉笙的身体,却换来祁沉笙又一番掠夺--

    汪峦泛红的眼睛乍然睁大,却难以反抗得沦陷其中……

    -----

    等到一切都结束时,已经是傍晚十分,祁沉笙打来温水为两人清洗干净。而那些留在深处的东西,则又在无形之中,滋养了汪峦的身子。

    两人同挤在那张小床上,这让汪峦能够真切得感受得到祁沉笙的体温。

    温暖的,让他舍不得离开。

    在此时的脉脉温情中,再回想起午后初醒时,自己说过的那些话,汪峦才体会到什么叫--无体自容。

    他当真是昏了头,迷了心,才会对祁沉笙说出那样混帐,那样伤人的话。

    “九哥还要在睡会吗?”祁沉笙半坐起来,抚着汪峦的后背,“我去叫他们送吃的上来。”

    汪峦却只是拉着他的手,摇了摇头,可惜嗓子刚刚又是哭又是……叫,实在是哑得厉害,半句话都不想说了。

    “不想我去?”祁沉笙俯身体贴地问着汪峦的意思,待到对方点点头后,便又躺在了他的身边,将人拥抱入怀。

    “对不起,沉笙,”汪峦枕着祁沉笙的肩膀,薄唇因为被咬出的齿痕,终于泛起了红晕,此刻轻轻开合着,说出的是最为柔软的话语:“是我又……”

    祁沉笙堵住了汪峦的唇,又是一下轻咬,告诫般地说道:“九哥知道了,还又说对不起?”

    汪峦怔怔地,又自暴自弃般将头埋入祁沉笙的怀中,只露出段白净的脖颈,惹到祁沉笙点点吻下。

    “不说了……”

    “以后真的不说了。”

    至此祁沉笙的眸中,才真正有了笑意,他拥着汪峦细细地说道:“其实当时答应汪明生,也不是什么违心的事。”

    “我当然看得出,他打着两头讨好的主意,既要留在背后那人身边效力,又要在我这里周旋留条后路。但如此于我们而言,却并不全然是坏事。”

    “一来,我只说自己不要他性命。但可知,一个人恶事做得多了,报应来时,怕也是不需我动手的。”

    “二来--如此与他达成盟契,日后往来得多了,也能有更多机会,探查他背后之人。”

    “我明白沉笙的心思,”汪峦在祁沉笙怀中开口,浅浅地叹息着:“只是那般情境下的退让,实在是……”

    “九哥,”祁沉笙垂眸看着汪峦,又郑重地吻吻他的额,低念着:“九哥放心,今日你心中所受的委屈,我一定会帮你讨回的。”

    汪峦却摇了摇头,攀着祁沉笙的肩膀,轻声说道:“我没有什么委屈的。”

    “我只是盼着你能好,一切都好,这样就足够了。”

    两人说话间,又浅浅地吻到一处,直至那秋日夕阳渐落,洒下余辉万千缕,映亮了飞到窗前来的金丝雀时,才稍稍分开。

    “险些忘了这小东西。”祁沉笙目光扫过,那金丝雀便瑟缩几分,大着胆子跃到汪峦手边。

    汪峦轻轻地抬起指尖,抚过这绝美的小雀,回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纤细的人影,心中也忽然生出疑惑。

    究竟是怎样的人,死后的执念会化作这般模样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