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93章 金酒尸(十三) 是他拿了伊恩的日记本……

第93章 金酒尸(十三) 是他拿了伊恩的日记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说我是, 我就是吧。”

    伊恩仿若置身于混乱的黑洋中,蒂姆嬷嬷刺耳的尖叫声,反而成了他所能抓住的浮木, 让他挣扎着抬起头来,艰难而又无望地说道。

    他在自己制造出的幻象中,在昏暗的烛火与受难耶稣像的见证下,向着蒂姆嬷嬷走去,每走一步, 周身便散落下金光与碎羽。

    “后来,发生了什么?”

    蒂姆嬷嬷紧紧地握住胸前的十字架,面色惶恐地想要逃离, 可目光所及之处,已然都被教堂的幻象所覆盖,她知道自己无处可逃。

    伊恩继续步步向她走进,金发之下原本精致如天使的面孔, 此刻却让人无法联想起丁点美好的东西。

    “上帝宽恕不了我的罪孽……”

    “但他现在也救不了你。”

    “上帝当然不会宽恕你!”蒂姆嬷嬷在极度的恐惧中,却因着信仰而迸发出些许勇气。

    “你生来就心怀恶魔。”

    “希侬神父好心收养了你,你却妄图用那罪恶不洁的念头去沾染他……”

    “他是那么好的人, 即使窥见了你心中的邪恶, 仍旧愿意包容你、宽恕你, 让你离开这里。”

    “可你却只给他带来了灾难!”

    伊恩的神情凝固了,蒂姆嬷嬷的这些话, 仿若让他深陷地狱,每一步都走在烧红的刀尖之上。他怔怔地好似想起什么,可思绪却如乱麻般,在他的心上越缠越紧,勒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了, 只剩下无法说出口的痛意。

    幻象也随之崩溃,十字架上的耶稣受难像,自高处坠落下来,悲悯的面容浮现出一道道裂痕,在烛火中仿若燃烧。

    汪峦失力地倒在祁沉笙的怀中,按住了自己锁骨下的纹身,他望着崩碎幻象中,少年那脆弱渺小的身影。

    他能感觉到伊恩此刻的痛苦。

    “不要再说了……”他想要开口,想要替伊恩制止蒂姆嬷嬷的话语,可心肺间的剧痛却让他咳嗽起来,连声音都几不可闻。

    祁沉笙灰色的残目眯起,紧扣着汪峦的腰背,将他稳稳地裹在怀中。

    若放在平时,他自然不介意继续逼问以得到结果,但此刻牵扯到了九哥--

    “到此为止吧。”

    那沉沉的五个字,随着祁沉笙手中的绅士杖而落下,顷刻间什么教堂,什么烛火,什么耶稣像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眼前依旧是铺满落叶的藤蔓坑,红色的叶片从顶端飘落,无声地坠到了伊恩的金发上,却仿若成为瓦解他的最后一丝力量,压得他重重地倒在地上。

    苍鹰落在他的身侧,张开了巨大的翅膀,冲着被藤蔓遮挡的天空嗥鸣。

    而蒂姆嬷嬷则终于松了口气,她本就衰老的身体,早就支撑不住了,也瘫软在地。

    汪峦渐渐压住了咳喘,感觉到锁骨之下的纹身,也不再那么灼烫,但他却并没有就此沉浸在暂时的平静中,而是从祁沉笙怀里撑起了身子。

    “今天就到这里,”祁沉笙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反而将人抱得更紧,强硬地说道:“我们可以把她带走,用我的法子来问出答案。”

    “但九哥,你必须休息了。”

    汪峦皱皱眉,抬眸望着祁沉笙的双眼,此刻面对蒂姆嬷嬷,让他感觉到许多问题的答案触手可及了,但--

    “不必去逼她了。”

    汪峦轻咳着,顺从地靠回到祁沉笙的怀中,低低地说道。

    就在刚刚那混乱的对话中,他却听得出来,这位蒂姆嬷嬷虽然古板固执,却并不像是坏人。

    她虽然厌恶着伊恩,但却坚信他已经离开了,并没有加害过他。

    汪峦扯扯祁沉笙的袖子,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祁沉笙却会意地垂眸看着他,而后抱着他走向蒂姆嬷嬷。

    蒂姆嬷嬷堪堪缓过神来,就察觉到了两人的靠近,立刻警惕地又拿起十字架。

    但汪峦却在她戒备的目光中,不带任何攻击地,叹息道:“伊恩没有成为恶魔。”

    “他死了。”

    蒂姆嬷嬷严肃的神情,终于出现了裂痕,她苍老却依旧清明的眼眸睁大了,像是并不能相信汪峦说的话。

    汪峦并没有尝试说服她,而后闭上眼睛,牵动了自己与伊恩间的联系。

    那无力地倒在落叶上的少年,逐渐被萦绕在身边的流金光芒吞噬,破碎的羽毛纷飞而起,转眼的工夫,那里便再无少年的身影,唯剩一只小小的金丝雀,沉睡在苍鹰的羽翼下。

    祁沉笙微微弯下腰,让怀中抱着的汪峦,将金丝雀捡起。

    “他从未活着离开过,就死在这教堂之中。”

    “灵魂被迫漂流在外,最终挣扎着又回到这里,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蒂姆嬷嬷握着十字架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尽管并不愿意,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她已经开始相信汪峦说的话。

    “可……可他当年已经走了……”

    “你亲眼看到他离开的吗?”汪峦垂眸看向她,平静地抛出问题:“或者有其他的人看到了吗?”

    蒂姆嬷嬷沉默了,她缓缓地放下了拿着十字架的手,无法给出回应。

    “不如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汪峦见她的态度有所松动,继续不懈地说道:“我们需要这个答案,也许不止我们……希侬神父也需要。”

    ----

    汪峦的手中,捧着杯加了方糖的红茶,坐在教堂外侧的走廊边,看着远处秋日里枯黄的草地。

    祁沉笙从陶制的茶壶中,又倒出一杯新的茶水,递给了蒂姆嬷嬷,然后自己做到了汪峦的身边。

    “谢谢。”蒂姆嬷嬷的手还有些抖,她低头喝了口热茶,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些。

    祁沉笙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揽住了汪峦的肩膀,汪峦侧脸看看他,将手中的红茶送到祁沉笙的嘴边。

    “太甜了。”祁沉笙自然知道汪峦往杯中加了多少方糖,但却并没有拒绝他,浅浅地喝了一口。

    汪峦这才收回手,转眸看向对面的蒂姆嬷嬷。

    她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目光,但终究没有说什么。

    “可以开始了吗?”汪峦语气温和地问着,却让蒂姆嬷嬷无法拒绝。

    “我……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蒂姆嬷嬷又沉默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那就我来问吧。”祁沉笙显然没有汪峦那般耐心,但也许是怀抱着九哥,心情略好的缘故,语气也不算逼人。

    “你们是怎么发现伊恩的事?”

    提到这个,蒂姆嬷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她又喝了几口红茶后,才能竭力让自己平静些:“是路德……你们知道路德吗?”

    汪峦与祁沉笙对视一眼,而后点点头,果然让他猜中了,这件事与路德有关。

    “是他拿了伊恩的日记本,去勒索希侬神父。”

    这样的回答确实令汪峦有些惊讶,他想过路德会告发伊恩,却没想到他会以此勒索希侬神父。

    “可日记本上,只有伊恩的自白,并没有说过希侬神父做过什么呀。”

    蒂姆嬷嬷却摇摇头,神色更为凝重,她似乎在纠结什么,但还是说出了口:“其实……在教会中,曾经有些不太好的事情。”

    汪峦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她在说什么。

    “那些人,对无依无靠的孤儿下手……这些我们都知道,但却不能做什么,”蒂姆嬷嬷叹了口气,但很快又说道:“但希侬神父,他始终是个正直的人!”

    “他收养孤儿,也完全是因为善良,绝对没有动过那样的念头。”

    汪峦点点头,在这一点上,他愿意相信蒂姆嬷嬷说的话。

    “可要是伊恩日记本上的事传出去,别人可未必会这样想……路德会以此胡编乱造,抹黑希侬神父的名声。”

    他早就在外面玩野了心,不想再被这枯燥如牢笼的教堂束缚,但是在离开前,又想从希侬神父那里,敲诈一笔钱财。

    汪峦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路德才是真正心怀恶魔的人,农夫与蛇的故事,从古至今从未消失:“希侬神父……他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蒂姆嬷嬷叹了口气,杯子中的红茶,已经再无法给予她温暖。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但不想让伊恩受到牵连。”

    “希侬神父说伊恩那孩子年纪还小,又有那样好的天赋,不能被这件事毁了……所以,他用自己的积蓄换回了日记本。”

    金丝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它安静地伏在汪峦膝上,听着蒂姆嬷嬷的话语。

    “他把日记本还给了伊恩,没有责怪他什么,但是却让他离开教堂。”

    仁慈的希侬神父并非就此抛弃了这个孩子,他写信将伊恩介绍给了远方的音乐家朋友,告诉朋友这个孩子的天赋,让对方留心照顾。

    伊恩知道自己再没有什么留下的理由,带着日记本与信,向希侬神父告了别。

    “那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蒂姆嬷嬷抬手,指了指教堂西侧回廊上的小窗户:“我看到他回到房间中,第二天人就不见了。”

    这件事毕竟并不怎么光彩,包括希侬神父在内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以为伊恩连夜偷偷地离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