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97章 金酒尸(十七) 但如今,却出现了一个……

第97章 金酒尸(十七) 但如今,却出现了一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之前汪峦便曾猜测过, 寻常人若要产生幻象,要么是做梦要么是用药。而这两样在斯戈尔教堂中,似乎都无迹可循。

    但如今, 却出现了一个更为清晰的答案--酒。

    祁沉笙几乎顷刻间便明白了汪峦的意思,尽管还有几分不情愿,但他还是起身赶到走廊中,叫住了还未走远的莱娜。

    “教堂中的葡萄酒,都是从哪里来的?”汪峦也快速披上外衫, 拿着葡萄酒瓶,来到莱娜面前。

    莱娜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这样重视起教堂中的葡萄酒来,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些酒都是从外头运了葡萄来, 威尔神父带我们一起酿的。”

    “平时就存放在底下的酒窖里,要喝的时候再运上来。”

    “酒窖?”祁沉笙皱皱眉,他们下午搜寻时,并没有发现教堂中还有酒窖:“从什么地方能下去?”

    听到他这么问, 莱娜也有些为难了:“那酒窖去起来有些麻烦,这样说实在说不清楚。”

    “那你能带我们过去吗?”汪峦望着莱娜,尽管他没有使用金丝雀的力量, 但那双眼眸依旧让人很难拒绝。

    “可……”莱娜的手攥住了白色的裙子, 回头看看门外, 入夜后越发黑暗的走廊:“那里……有些吓人,我怕……”

    “你只需要把我们带到入口, ”祁沉笙的绅士杖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手中,轻轻敲击着地面:“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莱娜张张嘴,她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同意。

    这时汪峦伸手按住了锁骨之下的纹身,金色的流光随即从他的指缝间泻出, 汇聚成了金丝雀的模样,停落在酒瓶的一端,深色的玻璃倒映着它的影子。

    “莱娜,你看,它是执妖。”

    汪峦引着金丝雀,尽管它现在还虚弱得无法飞行,但却抬起小小的脑袋,用那双黑豆似的眼睛,望着莱娜。

    “但它也曾经是个人,在教堂中生活过,喜欢钢琴与歌唱……”

    “他就像与那些死在安德烈斯医生手下的人一样,从未犯下过什么罪孽,却被人害死在不知名的地方。”

    “如果我们不能找出当年的真相,那么他就只能永远怀着执念,无法安息。”

    莱娜垂眸看着酒瓶上的金丝雀,仿佛又看到了那血淋淋的肉皮团,但于此刻的她而言,所能做的却并不只是恐惧,更多的是忏悔。

    忏悔她与哥哥,因为自私而产生的邪念。

    “好……我带你们去……”

    ----

    行走在夜晚的教堂中,汪峦其实很能理解,莱娜为什么会感到害怕。

    如果说白天的长廊只是因为光线不足而昏暗,那么如今黑夜中,他们眼前的一切都好似蒙上了无法揭开的黑纱,手中摇曳的提灯根本照不亮前路,只有在令人心慌的安静中,生出了哀惧。

    两侧的墙壁上,偶尔出现几幅人物挂画,也在灯火的照耀下,像是幽灵一般。

    尽管已经来到斯戈尔教堂快半年了,但莱娜一直不敢晚上外出。明明原本应该处处神圣的教堂,一直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惧怕。

    就这样,她加快步子带着汪峦与祁沉笙,终于离开了走廊。但莱娜的心中却并没有半分放松:“酒窖入口……要从教堂后面进去。”

    汪峦这会也明白了,教堂后面也就是白天他们经过的墓地,难怪莱娜不愿意过去。

    “走吧。”祁沉笙手中绅士杖的敲击声,牵动着莱娜的心绪,她默默地长喘几口气,然后才强忍着恐惧,继续向教堂后走去。

    四面环绕的梧桐树林,隔绝了青洋坊热闹的灯火,风吹进来,落尽了树叶的干枝晃动着,发出沙沙的声响,好似有无数的身影在其中穿梭。

    渐渐的,他们离墓地越来越近,夜色下的荆棘丛中,忽然有几道黑影扑腾而起,传出粗劣的笑声。

    “啊!”莱娜手中的提灯掉到了地上,浑身颤抖着尖叫出声,她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谁知却被一只手抵住了后背。

    这下她连叫都叫不出来了,颤抖着差点跌倒,幸亏身后的人很快就走到了她的前方。

    “别怕,没事的。”汪峦弯下腰来,尽量放轻了声音,安慰着莱娜:“刚刚只是乌鸦而已,我们一直在你身后。”

    说着,他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扶着自己的祁沉笙,刚刚莱娜吓得后退,差点踩到汪峦,原本只是提醒一声就是,祁沉笙却直接伸手抵住了她,才把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

    祁沉笙向来是将汪峦的事放在首位,此刻见莱娜确实害怕,才在汪峦的示意下,将人扶了起来,自己走在了前方,并对莱娜说道:“你来说怎么走。”

    莱娜还是惴惴不安,但看着前方祁沉笙的背影,感觉他好似能挡住所有魔鬼,才稍稍放下心来,低声颤颤地说道:“继续……继续往前走,走到墓园的对面。”

    祁沉笙闻言,便按她的描述,揽着汪峦向继续往墓园的方向走去。

    汪峦浅浅地叹了口气,祁沉笙就在身边,他倒是并不怎么害怕的,只是在想幸而如今是秋日,不然那墓园中若是起了鬼火,怕是更难办。

    兴许是在黑暗中的缘故,白天不过一刻左右就能走完的路程,如今却漫漫没有尽头。

    等到他们终于走到了墓园的对面时,汪峦的手心中也泛起了冷汗。

    “再怎么走?”祁沉笙握住了汪峦的手,用自己的体温蹭热了他的指尖,而后转身问莱娜。

    “还……还是我带路吧。”莱娜这会也缓过来了些,她努力不去看墓园,指着教堂后面的墙壁说道:“那边有个小门,进去后岔道很多,不太好走。”

    “你还可以吗?”汪峦也回过头来,提着灯看向莱娜,并不想勉强她:“如果害怕的话,还是跟在我们后面就好。”

    莱娜摇摇头,还是走到了面前。

    从教堂后方的小门中进去后,汪峦逐渐洞悉了酒窖的大体位置,也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难以寻找。之前何城东给的资料中有提到,这教堂是经过历代扩建,才有的如今的规模。

    而那藏葡萄酒的酒窖,修建年份应是较早的,所以入口被后面层层加盖的建筑所遮挡,途径之处都是并不宽敞的小道、楼梯,倒是真难为她们平时搬运酒桶了。

    “酒窖就在下面了。”又走了一段时间后,莱娜打开了一扇木门,通过提灯的照亮,汪峦可以看到里面是向下延伸的楼梯。

    “你从这里回去吗?”汪峦并没有着急与祁沉笙下去,又抬眸看看站在楼梯边的莱娜,他并不觉得莱娜敢一个人回去。

    莱娜想要摇摇头,她确实害怕回去的路,但是她也有预感,继续与汪峦他们走下去的话,会看到更为恐怖的东西。

    祁沉笙一眼便看出了莱娜的心思,说到底这件事也是她在帮忙,手下的绅士杖在石砖铺成的地面敲击两下,紧接着发着微光的引骨蝶,便舒展开翅膀,翩翩飞舞着落到了莱娜的肩头。

    “这,这是什么?”两只手骨拼成的蝶翼透露着诡谲的美,莱娜甚至忘记了害怕,小心地抬手触碰想要触碰它。

    祁沉笙无心去给她解释什么,只是望着那好似通向地狱的楼梯,淡淡地说了句:“它会护你回去的。”

    莱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想要再说什么,但心中告诫自己不该参与更多了,于是低声道谢后,便捧着引骨蝶匆匆离去了。

    “好了,九哥,”祁沉笙见莱娜离开后,侧脸看看怀中的汪峦,揽着他肩膀的手紧了紧:“咱们下去吧。”

    金丝雀与苍鹰都无声地现出了身形,汪峦伸出手来,金丝雀就跃到了他的手指上,黑豆似的眼睛却看向楼梯。

    “走吧,也许伊恩……就在下面。”

    两人提着灯,慢慢地走下了狭窄的楼梯,汪峦在心中默数着台阶数,大约走下了两层左右的高度后,楼梯也到了尽头。

    走下楼梯后,又穿过一道没有上锁的铁门,眼前的空间总算宽敞了些,但依旧是没有任何光线。

    可就在汪峦提着灯,向前探照时,却忽然在灯光边缘处,恍然照见几个站立的人。

    他的额上一下子便溢出了冷汗,祁沉笙当即将他护到身后,而后执着绅士杖,向那几个人靠近。

    四周实在太静了,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是那样的明显,汪峦紧紧跟在祁沉笙的身后,随着他的步子,一点一点上前。

    灯光也在慢慢地扩散,慢慢地爬上了那几个人的身体。

    他们的衣服已经陈旧,破烂地落满了灰尘,再接着,汪峦便在昏暗的灯光中,看到了他们的脸。

    那是一张张,苍白而破损的脸,灰白的石头上残余着流畅的线条,拥抱着孩童的圣母碎裂了半边身体,绝美的天使坠落了身后的双翼,还有更多难以认出的石雕,在黑暗中静静地林立。

    “只是一些雕像而已,没什么。”祁沉笙依旧握着汪峦的手,语气淡淡地仿佛已经放松下来,可灰色的残目,却凝望向石雕的深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