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98章 金酒尸(十八) 深不见光之处的罪恶。……

第98章 金酒尸(十八) 深不见光之处的罪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沉笙说完, 他们便步子如常地,逐渐接近了那些雕像,直至走入其中。

    所有的雕像都约莫与常人等高, 行走在它们之间,仿佛置身于拥挤的人群,时不时就会感觉,与什么擦肩而过,或是被黑暗中深处的石手, 勾过衣角。

    尽管除了汪峦与祁沉笙外,一切都处于静止之中,可随着手中提灯的前进, 那些投落在地上墙上的黑影,都仿佛跟随着他们,围拢着他们,行走起来。

    不, 不止是影子,就在这时,汪峦忽然听到, 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两声, 极轻的脚步。

    他下意识地想要转身, 可动作却成了提灯查看身边的雕像,唯有眼睛的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身后--那里却仍旧只有苍白的雕像, 林立在死寂之中。

    “怎么了,九哥?”祁沉笙半环着汪峦的肩膀,也侧身过来,低声询问。

    汪峦稍稍抬眸,两人在提灯的融融的光线中, 目光乍地相触,片刻后又自然地分开。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尊雕像,咱们刚刚是不是路过过?”

    祁沉笙执着手中的绅士杖,语气淡淡地听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我倒没注意,咱们再走走看吧。”

    说完,汪峦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转过身来与祁沉笙继续向前走去,而落在他肩上的金丝雀,却睁开了眼睛,在无人注意的黑暗中,流过几点碎金。

    一尊又一尊的雕像,随着他们的脚步,出现在前方的路上。昏暗的提灯根本照不到尽头,他们也不知还要走多久。

    渐渐地,他们所路过的雕像,越来越似曾相识,同样的破损了面容,折断了翅膀,粉碎了身体。

    仿佛有只无形的黑手,在牵引着他们,步步踏上重复的路。

    但汪峦和祁沉笙,却没有表现出半分异样,他们依旧是走走停停,时而驻足查看雕像,然后就继续向前走着。

    可他们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频繁得响起,起先还克制地极轻,渐渐地开始有些慌乱,又快又急好似在寻找什么,甚至连隐藏都顾不上了。

    沉重,无措,恐惧,挣扎--

    汪峦没有回头,却能够从那变化这的脚步声中,玩味般地读出,身后之人逐渐崩塌的理智。

    “沉笙,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走重复的路吗?”

    再次路过一尊雕像后,他忽而开了口,语气是那样的温柔,惹得祁沉笙垂眸看向他时,眼神中都尽是恋慕。

    “嗯?九哥知道为什么?”

    “因为……”汪峦的声音骤然低了下去,仿佛怕是被黑暗中什么东西听到:

    “因为,我们的身边,跟着鬼啊--”

    静寂,随着汪峦话音落下,死一般的静寂随着恐惧,迅速蔓延开来。

    “九哥,你可别吓我。”祁沉笙执着手中的绅士杖,故作害怕地说道,可惜这样的语言从他的口中淡淡说出,实在没有半分可信度。

    但汪峦凑合着,继续说了下去:“我可没有吓你,从刚刚开始,那鬼就趴在我的耳边,跟我说了好多话。”

    “那他都跟九哥说了些什么?”祁沉笙握着汪峦的手,慢慢俯身,也临至汪峦的耳边问道。

    “他说……”汪峦斜眸看向黑暗中的无数雕像,而后声音一点点冷了下来,幽然而阴渗:“他说,自己被困在这里太久了,要我们留下来陪他。”

    “这可不行,我们怎么能留在这里呢?”祁沉笙摇摇头,揽着汪峦又向前走了几步,紧接着就听到,那跟在他们身后的脚步声也响了起来,跌跌撞撞再控制不住动静。

    “是呀,我也是这么对他说的,”汪峦像是根本听不到那脚步声,继续说道:“所以,我跟他打了个商量。”

    “我说,我可不想留下来,也不想让你留下……”

    “不过我们后面,还有一个人,不如就去找他吧。”

    说完,他与祁沉笙默契地转身,一起看向身后,仿佛要欣赏恶鬼捉人的场景。

    而在无数的雕像之中,又响起了逃命般的脚步声,这次他们终于能看到那个人的身影,他不再躲藏,反而向着汪峦与祁沉笙赶来。

    只听扑通一声,那人直接跌跪在他们面前,口中语无伦次地念叨着:“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刚刚汪峦用金丝雀的力量,故意设下幻象,让这片本来不大的雕像群,变成鬼打墙的迷阵,为的就是逼跟在他们身后的人出来。

    可这人真正出来了,汪峦却微微有些惊讶,他确实没想到,这个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会是白天见到的守墓老头。

    他会是当年害死伊恩的人吗?

    守墓老头本就心中有鬼,又在那雕像中绕了许久,此刻早已是惊惶难安,只觉得汪峦口中,趴在他耳畔的鬼,已经跑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拼命地伸手,在自己的肩上耳边拍打驱散,可触及的只是虚空,反而觉得更加阴冷,好似那鬼怎么赶也赶不走。

    他怕极了,慌不择路地去拽汪峦的衣角,浑浊的眼睛瞪得死大:“你,你快跟他说,别来找我!”

    祁沉笙皱皱眉,揽着汪峦后退几步,愣是没让那老头的脏手碰到他。

    汪峦却似不怎么在意,垂眸看向趴在地上的老头,开口问道:“你不要他来找你,那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老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只是将脸深深埋了下去,像是这样就能逃避。

    细长的绅士杖,在地上敲击着,祁沉笙的残目凝视着他,声音比汪峦更为刻薄逼人:“不想说?”

    这下老头连哆嗦都不能了,浑身冷得像是僵住了,半晌后才嗫喏着说道:“我……是威尔神父,来让我清点窖里的葡萄酒。”

    “是吗?”祁沉笙言语中的威压更甚,老头却咬死了牙关,怎么都不肯改口。

    汪峦见状,心中默默盘算着,如何继续逼问下去,可就在这时,却感觉到锁骨之下的纹身,又开始灼热起来。

    他下意识地看向肩头的金丝雀,耀目的金光乍然流现,笼罩着那小小的雀鸟,光芒尾处又逸散出万千碎羽,漫漫纷飞又飘然落地。

    随着羽毛一同落到地上的,还有少年几乎透明的虚影,伊恩终于又积蓄起了力量,由金丝雀化成了人形,缓缓地从汪峦的身后,走到了老头的面前,俯视着地上的人。

    “是吗?”

    “你真的是来清点葡萄酒的?”

    老头的身体忽地大震,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在流金光芒的笼罩下,无意识地长大了干裂的嘴,怔怔地望着伊恩。

    “你--”

    “你--”

    汪峦忽然感觉到说不出的异样,老头看向伊恩的眼神中,完全没有恐惧,反而透露出着急与……贪欲。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下一刻,那老头便突然站了起来,年迈的身子骨让他险些又跌回去,但他还是撑住了,向着伊恩踉跄着扑去,口中还颠七倒八地说道。

    “你,你怎么出来了。”

    “快,快回去!别让他们看到你,快回去!”

    伊恩神色冷漠地站在原地,无声地看着老头的动作,少年的身体只是虚影,老头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

    他越发疯癫地挥动着双手,见实在无法劝动伊恩,便又朝着两人“入侵者”打去。

    “你们走!走啊!”

    “快滚!”

    “谁都别想带走他!”

    “他在这里,是我的了,就是我的了!”

    眼看着那老头真的要打过来,祁沉笙灰色的残目一暗,猛地抬起手中的绅士杖,反手就冲他的手臂挥震出去,顺势将老头摔到地上。

    “啊--”老头哪里受得住这般,立刻抱着手臂蜷缩在地上扭动起来,头上包着的布巾散落下来,露出灰白而凌乱的头发。

    这时,静静地站在一旁的伊恩,才再次踏出了步子,来到老头的面前,随着不断飘落的碎羽,俯下身去。

    “是你。”

    “是你把我骗到这里来的。”

    他的嗓音空灵极了,轻盈而无有依托,却渐渐泛起恨意。

    老头听到伊恩的话后,顾不上手臂的疼痛,又挣扎着抬起头来,望着伊恩不断摇头:“不……不……”

    “我,我没有骗你……我没有!”

    他的喉咙因为嘶喊而剧痛,但老头还是不断说着:“我只是想留下你!”

    “伊恩,伊恩……你那么美,那么好看……声音也好听,还会对我笑……”

    老头像是沉浸在了某种,原本就不存在的臆想中,口中不断喃喃地说道:“你是这教堂里最好的人了,我看到你……看到你的脸,你的手,听你在教堂里唱歌,还能去闻闻你的衣服。每天,每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可你为什么要走呢!”

    “我不要你走!”老头的话音突然转向愤怒,他不断地摇着头,然后用他满是污泥的手,颤颤地抬起来,想要去触碰伊恩干净的面庞,却在即将触及的刹那,被伊恩避开了。

    伊恩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老头,身上的碎羽坠落得越来越快。

    老头那丑陋苍老的脸,映在他的眼眸中,更深深地烙刻在他的心里,让那些因为痛苦而刻意遗忘的记忆,终于随着恨意重新翻涌出来。

    他终于想起了发生在这斯戈尔教堂地下,深不见光之处的罪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