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99章 金酒尸(十九) 终于……快要结束了。……

第99章 金酒尸(十九) 终于……快要结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年……是你告诉我, 希侬神父要我来这里找他!”

    “你还不承认吗!”

    伊恩虚幻的身体,因为恨意而不断迸发出金色的流光,面目几乎都要模糊掉。

    老头的痴迷终于被恐惧所击醒, 他用手撑着地面,开始慌忙地摇头,灰白头发糊在了脸上。

    “是,是我说的……但,但我没有害你!”

    “有人, 有人跟我说,只要把你带到这里,就能留住你了, 你就不会离开了!”

    “我只是传了个信而已,我只是想要留住你啊!”

    老头的话再次绕回到原处,他伸手遮着耀目的金光,想要爬到伊恩的脚边, 可刹那间只听到头顶赫然响起一声鹰啸,老头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可他还未等看清什么, 右眼便感到一阵剧痛。

    “啊--”

    那周身暗羽的苍鹰, 挥动着翅膀自空中俯冲而下, 用尖锐如钩的喙,生生将老头的眼珠啄了出来, 连带着扯出的血络,丢到了伊恩的脚下。

    可伊恩连看都不想再多看,他身上流溢出的金光火焰,照亮了这片雕像群,而后向着那看似无尽的黑暗中, 轻轻一推,被幻象所掩盖的酒窖门,就这样被推开了。

    祁沉笙看了一眼在伊恩身后盘旋的苍鹰,扶着汪峦也走了进去。

    伊恩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他如游魂般在酒窖中飘荡,经过一排排摆放着巨大橡木桶的架子,口中不断地重复着--

    “我在哪,我在哪……”

    “你们把我藏到哪里去了……”

    “我的身体在哪里……”

    这一声声低念,几乎已经要变成怨鬼的哭嚎,汪峦紧紧按着锁骨之下的纹身,由那里感受到的不仅是灼痛,更多的是伊恩心中的冤屈与恨意。

    伊恩的声音越来越凄厉,他身后的苍鹰再无法忍耐,在金色的余光之中,振开了满是利羽的翅膀,呼啸着扇动起刀刃似的飓风,无可阻挡地穿梭遍所有的木架。

    那疾风经过之处,木桶厚重的侧盖皆被掀落,鲜红色的酒液瞬间流淌而出,在石砖铺成的地面上,汇聚成血河流淌开来。

    伊恩就在那血河之上飘荡,如真正的厉鬼般,扒着每一只橡木桶的边缘探看,寻找着自己的尸体。

    “在哪里……”

    他笑着,他哭着,声音回荡在冰冷的酒窖。

    “在哪里……”

    酒窖中的橡木桶不知堆积了多少年,汪峦看着伊恩那么一只只找下去,也心焦得很,不禁握住了祁沉笙的手。

    祁沉笙也不想再拖延下去,手中的绅士杖一敲,将那苍鹰引了回来。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斜睨了眼几乎被葡萄酒液浸透的老头,那苍鹰立刻会意,自半空中俯冲而下,锋利的鹰爪狠狠地洞穿了老头的肩膀,带着他盘旋而上。

    “啊--放,放开我!”

    老头嘶喊着,肩膀的疼痛却让他上半身一动都不敢动,只能绝望地蹬着两条腿,像是块干腊肉条,被苍鹰抓到了伊恩的面前,又狠狠地丢在木架下,撞翻了几只酒桶。

    老头的口鼻中漫出了鲜血,他在酒液中挣扎着,酒水却又呛进了他的肺中,灼辣的疼痛与窒息的危机折磨着他,求死都不能。

    伊恩的反应仍是有些迟钝,但也发觉了老头被丢下来,再不屑于制造任何的幻境,温柔的金光下狠虐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的尸体,到底在哪里?”

    老头的脸已经被血糊住了,求生的意志本能地驱使着他,忍着剧痛抬起手臂,指向酒窖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伊恩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不自觉地松开了老头的脖子,任由对方跌落入酒液中,溅起血色的水花。

    他就那么看着,瘦小的身躯在高大的酒架间伫立,怔怔了许久,然后才缓缓迈动步子,向那角落走去。

    一直木桶,被孤零零的放在高架上,尽管刚刚也被苍鹰掀开了盖子,却没有流出一滴葡萄酒。

    伊恩终于走到了木桶边,他伸出双手,有些拙拙地扒住桶的边缘,而后从中无比珍重地抱出了自己的尸体。

    祁沉笙心中早有准备,他想要捂住汪峦的眼睛,却汪峦却按住了他的手,默默地摇摇头。

    他与金丝雀的羁绊,令他几乎可以切身感受到伊恩所有的痛苦,这种折磨已经存在太久了,他想要亲眼看到,伊恩寻到了他的结果。

    那尸体被困在酒桶中,像是被刻意做过防腐处理,整个扭曲而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皮肉虽没有腐烂,但也干枯得紧紧贴在骨骼上。

    少年曾经漂亮的面孔,变得丑陋而恐怖。

    可伊恩却仍旧紧紧地抱着他,眼睛早已没有泪水,只有溢着碎金的空洞,他断断续续地,讲出了当年的事。

    当年,他对教堂后的那个守墓老头,几乎毫无防备之心,对方骗他希侬神父在酒窖中等他,他便相信了。

    伊恩从不奢望,希侬神父约他在这里见面,是要回应他的感情。他想要的,仅仅是一个体面的告别。

    可当他来到这里时,等待他的却并不是希侬神父,而是另一个用黑布蒙着脸的高大男人。

    伊恩终于意识到不对,想要逃跑,可他却眼睁睁地看着,酒窖的门被老头从外面关上了,而自己则被那人掐住了身体……

    绝望、痛苦、屈辱,伊恩挣扎着打翻了酒桶,那人的力气极大,将他的头死死地按进酒液中,逼着他吞咽直烂醉。

    他被关在这酒窖中整整十三天,葡萄酒液麻痹了他的痛苦,终于在濒死的那刻,为他带来了美好的虚影。

    阳光透过厚厚的石砖,照入了冰冷的酒窖,梧桐灿灿的树叶落满了老旧的钢琴,他化为了一只小小的雀鸟,展开满是金色羽毛的翅膀,穿过木门飞出阴暗的地下。

    他,逃离了所有的痛苦,甚至暂时忘却了那些恨意。

    --直到被汪明生所发现,引化成了执妖。

    伊恩抱着自己的尸体,跪坐在地上,身上的流金光芒却渐渐黯淡下去,最终变回了小小的金丝雀,融入到了尸体中。

    苍鹰在半空中张开宽大的羽翼,暗色的羽毛无声无息地纷纷落下,一层又一层地覆盖了伊恩的尸体,最终成了黑色的布毯。

    汪峦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想要将那些来自伊恩的情绪小心地整理起来,随即又感觉到了身体的疲惫,被祁沉笙揽入怀中。

    而就在他准备思索如何安葬伊恩的尸体时,却惊讶地发觉,祁沉笙的执妖苍鹰居然化为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别误会,不是当年害伊恩的那个!)

    是了,这时汪峦才恍然想起,尽管苍鹰一直以鹰的形态出现,但他本质也是执妖,生前也曾经是个人。

    祁沉笙对此并不意外,他圈揽着怀中人的身子,安抚地轻拍几下汪峦的后背,而后才眯起灰色的残目,看向自己的执妖。

    苍鹰化为的男人弯下腰,天生带着几分风流气的眉眼间,尽是凝重与爱怜,慎之又慎地将伊恩盖着黑布的尸体,抱了起来,然后向着门口走去,

    汪峦一直注视着他,回想起过去几个月,苍鹰与金丝雀的相处,心中慢慢明白了什么。

    而就在男人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开了口,对祁沉笙说道:“你答应过,我可以提三件事。”

    祁沉笙仍是眯着灰眸,目光在他身上看了许久,然后点点头,

    “我想要他。”男人抱着伊恩的尸体,没有一丝犹豫地说道。

    “这我说了不算,”这次祁沉笙并没有答应他,绅士杖又出现在了手中,敲击着流淌着酒液的地面,淡淡地说道:“你要问他自己。”

    男人沉默了,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尸体,片刻后才说道:“好,我知道了。”

    然后便抱着伊恩走出了,这死困他多年的酒窖,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夜已过半,等到祁沉笙扶着汪峦,终于回到地面上时,秋月已坠向西天。

    汪峦微微抬头,让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仿佛这样便能洗净心中的污浊。

    金丝雀的事,终于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伊恩找到了自己的尸体,也想起了过去死前经历的一切。

    如今,在他们的面前,只剩下了最后的问题。

    那夜在酒窖中,等待伊恩并害死他的人,究竟是谁?

    其实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熟悉教堂的结构,知道隐秘酒窖的所在,又能观察到老头的不轨之心,甚至清楚伊恩即将离开的事。

    排除掉当年同为少年的孤儿们,汪明生虽然不明原因地也来过附近,但汪峦却知道他并没有玩亵少年的兴趣,伊恩也能确定不是希侬神父,那就只剩下了--

    “九哥,快要结束了。”祁沉笙抱起了汪峦,低头在他的眉眼前轻轻细吻,好似要以此吻去他的疲惫。

    汪峦也伸手回抱住祁沉笙的脖颈,将脸浅浅地埋在他的肩上,喃喃地回应着:“是啊……终于快要结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