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01章 金酒尸(二一) 我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安……

第101章 金酒尸(二一) 我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当威尔神父仍旧陷溺于内心的挣扎时, 祭台之上,突然又传来步行声。

    他哆嗦着抬起头,尽管心中早已做了准备, 但仍旧不可抑制地睁大了双眼,握着高脚酒杯的手,也颤抖起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披着柔软的白布,从燃着蜡烛的灯台边走来, 温暖的烛光照亮了他从白布中露出的身体,早已干枯腐朽成了暗棕色,没有一丝生机。就连行走的动作, 也因为失去了肌肉与水分,显得分外诡异。

    威尔神父艰难地,想要看向一旁的汪峦与祁沉笙,却绝望地发现, 他们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恐或异样,反而满是期待与欣赏地,看着那具尸骸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宛如绅士般弯腰致意。

    汪峦也微笑着点点头, 并向他举起了酒杯, 泛白的薄唇轻启:“伊恩,今晚期待你的歌声。”

    听到那个名字, 威尔神父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像是要裂开,自己的身体却化为了不可逃脱的牢笼,囚困着他等待命运审判。

    他只能看着,伊恩的尸骸从汪峦与祁沉笙的面前离开, 然后步步走上十字架下的管风琴。

    伊恩从干净的白布中伸出双手,干瘪的皮肤紧紧包裹着手骨,看起来十分僵硬地按在琴键上,却意外地弹出了流畅而沉重的声音。

    每一个音符,都随着管风琴的隧道,扩放出来,驱逐着黑夜的静寂,回荡在教堂绘着天堂的穹顶。

    ”Agnus Dei,qut tollis peccata mundi:miserere nobis--”[1]

    (免除世罪的天主羔羊,求你垂怜我们)

    天籁般的歌喉,永远停留在了青涩的少年时期,他纵情地歌唱着 ,仿若回到了哪些歌怀着无法言说的恋情,而向上帝忏悔的日夜。

    他曾经苦闷而纠结,却不曾放弃过希望,只是不知自己的生命,已经在那罪恶的贪欲下,即将走到尽头。

    金色的光芒自高处的耶稣像降落,洒落在伊恩的身上,像是春雨落在干涸的土地上,终于带来了生机。

    少年暗褐色的皮肤渐渐充盈起来,干枯的金发重新变得有光泽,深陷的眼珠也焕发出神采。

    那双弹奏的钢琴的手,褪去了腐朽,整整齐齐的指甲贴合在指尖,跃动于琴键之上。

    伊恩在流金的光芒中,转过了身,用昔日的模样,望向坐在长椅上的威尔神父。

    虽然没有人继续弹奏,但管风琴中依旧响着音乐,天籁的歌声继续响彻黑夜。

    ”Agnus Dei,qut tollis peccata mundi:miserere nobis.”

    伊恩就在这歌声中,走下了尽头的祭台,所过之处遍地都是散落的金色碎羽。

    威尔神父在巨大的恐惧中,不知什么时候起,竟出奇的安静下来,他不再做任何无谓的反抗,只是含着血丝的眼球,随着伊恩的身影,而微微地转动。

    直到伊恩走到了他的面前。

    威尔神父张开嘴,他的嗓音嘶哑得厉害,几乎遮过了颤抖:“……你来了。”

    “终于……还是来了。”

    这样的开端,似乎能够引出足够多的对白,但伊恩却没有了任何兴趣,他只是很满足于此刻威尔神父的镇定,直接奔向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当年害死我的那个人,是你?”

    威尔神父望着他,当年的事他骗过了老头,骗过了伊恩,骗过了教堂中所有的人,但此时此刻,看着昔日的少年重新站在他的面前,他却再无法否定。

    “是。”

    “是我。”

    伊恩垂眸看着他,他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当年威尔神父作为斯戈尔教堂中,最为年长的神父。虽然大家并没有像亲近希侬神父那样亲近他,但也是打心底就对这位年长的神父,有着浓浓的尊敬与爱戴。

    直到最后的答案揭晓前,他仍旧无法相信,那个欺凌侮辱他,将他残忍的困死在酒窖中的人,会是威尔神父。

    “其实,没有什么理由,”威尔神父仿佛知道了伊恩的想法,他的嘴唇已经干裂,隐隐地渗出血迹:“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我违背了上帝,引来了魔鬼--”

    他用力闭上双眼,似乎这样就能逃避一切,可是少年伊恩的身影,却还是不断在眼前闪现。

    威尔神父无法忘记,他在阳光下歌唱的模样,无法忘记他对着希侬神父露出的笑脸,无法忘记恋情被揭穿时,他哭红的眼角。

    他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对着伊恩生出了那样邪恶的念头,在这神圣又禁欲的教堂中,任由这念头在不见光的污浊中,慢慢生长蔓延。

    知道伊恩即将离开的那一夜,威尔神父在十字架前跪了许久,他忏悔着,祈祷着,期盼上帝能够赋予他力量,让他忘记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可最终他失败了,他违背了上帝,走向到魔端。

    后面发生的事,威尔神父已经记不清了,多年来他完全无法去回想,自己是怎么找上了老头,怎么在遮盖住了自己的脸,怎么去到酒窖中等待伊恩的到来。

    伊恩慌乱地想要逃离时,那惊恐而又绝望的尖叫声,才让威尔神父大梦骤醒。那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绝对不能让伊恩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让伊恩把事情说出去。

    于是他狠红了眼睛,掐住了少年的后颈,将他的头用力按入酒桶中。

    他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多少次,直到伊恩完全无法动弹,只剩下奄奄的气息,像一具尸体般倒在地上,他才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抓着手中的十字架跪地痛哭,然后紧紧锁死酒窖的门,从地下逃离。

    “我每天晚上都有去看你,我怕你已经死了,又怕你还没有死。”

    仿佛只有伊恩沉浸在醉倒的状态中,他才能够放心。

    于是威尔神父只能麻痹着自己,不断给伊恩喂下冰冷而深红的酒液。

    直到第十三天,他推开酒窖的门,发现少年再没有了气息。

    他如释重负,像是终于解决了什么,偷偷地将伊恩装进了酒桶中,混淆地藏进了一排排架上,希望能将这个秘密,永远深埋于此……

    “不要再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了,”伊恩摇了摇头,伸出手来指向威尔神父的心口,身上不断落下碎羽:“这世上,没有什么魔鬼……如果有,那也是在你这里。”

    从始至终,不是因为魔鬼迷惑了他,而是因为他心中生出了魔鬼。

    “现在,该结束了。”

    威尔神父的双眼中流淌下浑浊的泪水,他听到伊恩的声音,抗拒地摇起头来:“不,伊恩,不……”

    “我知道错了,我会向上帝忏悔,永远地在此忏悔,只求你的灵魂能够安息。”

    “我不需要安息,”伊恩突然打断了威尔神父,他不再怯懦,也没有之前的疯癫,只是平静地望着威尔神父,打破他最后的希望:“从我踏入酒窖的那一刻起,我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安息。”

    “至于现在,”他移开了抵在威尔神父心口的手,托住了盛着鲜红酒液的高脚杯,送到了威尔神父的嘴边:“请您喝下他吧。”

    “所有的罪孽,都会交给上帝判决。”

    “不,不……”更多的眼泪流淌在威尔神父的脸上,他苦苦哀求着,许诺出更多的条件,但伊恩却连眼睛都不曾眨动过一下。

    他定定地举着酒杯,看着那冰冷的酒液终于灌入了威尔神父的口中。

    威尔神父想要抗拒吞咽,但那些酒却如毒蛇般钻入了他的喉咙,爬向他的肚腹。

    而更为让他逐渐崩溃的是,那看似小小一杯的酒,却像是怎么都喝不完。

    一口又一口,他被强迫着吞咽更多的酒,直到他感觉自己胃已经被撑起了,食道中的酒都要从喉咙溢出,可高脚杯中的红酒,却没有减少分毫。

    快要……撑死了……

    威尔神父想要出声求救,可还未等发出声音,酒液便迅速地占据了新的缝隙,疯狂地涌入到他的气管中!

    救命--救命--

    他想要挣扎地推开伊恩的手,没想到这次他居然成功了!

    威尔神父狂喜地看着伊恩离自己越来越远,身体因为惯性向后倒去,他本以为自己会碰到后排的长桌,可迎接他的,却是深不见底的酒渊。

    伊恩站在原地,手中还执着那只高脚杯,淡淡地看着威尔神父穿透了地面,跌入到鲜红色的葡萄酒中。

    他的身子不断在其中沉浮,双手挣扎着妄图离开酒水,抻着青筋的脖颈垂死地伸出,却呼吸不到任何的空气。

    任何忏悔都不会有作用,所有的神明已经抛弃他。

    他只能残忍地消耗尽最后一点力气,感受着口鼻被酒水所淹没,在濒死的窒息中,带着满身的罪孽,沉向冰冷的深处--

    ”Agnus Dei,qut tollis peccata mundi:dona nobis pacem.”

    随着钢琴声的休止,伊恩喃喃地念出了最后一句歌词,而威尔神父的身影,也终于彻底消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