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02章 金酒尸(二二) --金丝雀的纹身并没……

第102章 金酒尸(二二) --金丝雀的纹身并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教堂中的烛火熄灭了, 像是等来了久违的谢幕。

    片刻后,游离于四方的流金碎羽,重新汇聚起来, 慢慢凝成了伊恩的模样,走到了汪峦的对面。

    汪峦抬眸,看向那几乎要消散而去的少年,暗暗握住祁沉笙的手,试探着唤道:“伊恩?”

    少年也望向他, 久久地望着,然后开口用最为纯澈的声音,说出了心中的歉意:“对不起……”

    “这些日子以来, 寄生在你的身上,让你生了那样重的病。”

    汪峦摇摇头,在祁沉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隔空轻抚着他小小的金丝雀鸟, 眼眸中尽是温柔的光:“这不怪你。”

    “要是没有你,我早早的就因为没有价值,而被汪明生害死了--是你让我活下去的。”

    伊恩的身体自半空中缓缓而来, 纷纷洒下更多的碎羽, 他好似想要在汪峦的手边再停留一会儿, 但教堂外逐渐泛白的天空,却还是再提醒着他。

    “我的事情, 已经彻底结束了。”

    汪峦能够读到他此刻的心境,确实已经如这日出前的黎明般,安静得再听不到什么声音。

    但汪峦还是开口,又问道:“你不去再跟希侬神父道个别吗?”

    “蒂姆嬷嬷应该知道他安眠的所在。”

    伊恩摇了摇头,这段感情原本就是他一个人的事, 从未给希侬神父带来过任何的欢欣,反而害得他苦恼以至于最终丧命。

    如今希侬神父早已长眠,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再去打扰他呢?

    汪峦眼眸微垂,他与金丝雀之间的联系未曾解开,自然也就明白了伊恩的意思。

    “那么,你是要去月城了?”

    伊恩听后怔愣了片刻,还是摇摇头,他知道已经复仇过的执妖,除非祁沉笙肯网开一面,不然是无法去月城的,他如今只能等待消散了。

    “既然不想去那里的话,就留下来吧。”这时揽护在汪峦身边的祁沉笙,忽然开了口,他并没有放金丝雀去月城的意思,而是给出了另一个选择--

    手中的绅士杖不轻不重地敲击在地上,黑暗的教堂中闪现过漫天的星光,而后又在他的脚下聚为四星连缀而成的光阵。

    一声鹰鸣自悠远方传来,转眼间便见苍鹰挥动着巨大的翅膀,落在了星阵中最为明亮的那颗星上,进而化为身形高大的男子,背对着伊恩,面向黑暗。

    而另外一处稍明的星位,则泛起了银色的光芒,魅惑的引骨蝶自其中翩翩而起。

    汪峦顿时明白了祁沉笙的意思,这是他发出的邀请,作为亢宿星监的他,仍有两处星位空置。

    “留下来,不再只作为九哥的执妖。”

    祁沉笙话语顿了顿,目光看向半边身体在暗影中的苍鹰,又说道:“有人在等你的答案。”

    伊恩还是没有说话,他低下头,既不去看那星阵,也不去看星阵上的执妖,像是陷入了难以破解的沉默。

    “伊恩。”汪峦又唤起了他的名字,撑着祁沉笙的手臂,走到了伊恩的身边,仍在逸散的碎羽落到了他的肩上。

    汪峦伸手虚虚地接住那些碎羽,很快又消融在两人之间,他的声音越发温柔,仿佛同样蕴着光:“还记得希侬神父对你的安排吗?”

    “他让你离开斯戈尔教堂,不止是要你避开这些矛盾,他更是希望你能去外面看看。”

    “不再担负罪孽,不再困于仇恨--斯戈尔教堂外,这世间还有许多美妙的事,等着你去体验。”

    伊恩望着他,在汪峦的声音中,闭上了双眼。

    在一切痛苦结束后,窗外终于迎来了破晓,只要再过几刻钟,清晨的阳光就会洒满大地,秋日的枯叶铺满灿金的地面,也许还会有一只苍鹰,用它的锋利的喙衔来娇嫩的玫瑰,送到他的身畔--

    伊恩睁开了双眼,汪峦已不在面前,取而代之的是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如鹰的眼眸却浮出忐忑,一言不发地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来吧。

    伊恩好像能够听到,他无声地发出邀请。

    他身上的流金光芒越来越亮,照耀着四周彩绘玻璃上,那一幅幅关于救赎的圣经故事。

    不如就……试试吧……

    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伊恩缓缓地抬起了手,流光的边缘处,他恍然看到了希侬神父身影,带着熟悉的令人怀念的微笑,在消失前的刹那,对他轻轻点头。

    “好……我留下来。”伊恩终于做出了选择,希侬神父虚影从此彻底逸散,他真正地将手放入了高大男子的手掌中,随即便被对方紧紧地握住,牵引至第三颗空余的星位。

    流金碎羽霎时间注入了原本只是淡淡生光的星阵中,迸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光华,笼罩着伊恩、苍鹰、引骨蝶,同样也笼罩着祁沉笙与汪峦。

    汪峦锁骨之下的金丝雀纹身同样散发出光芒,带着微微的热度,再不复之前的灼痛。

    祁沉笙环住了他的身子,修长的手指挑开了领上的玛瑙扣,凝视着那处雀鸟纹身,就当汪峦以为他会将它彻底抹去时,祁沉笙却低头吻了上去。

    温热的吐息撩动过细嫩的脖颈,几乎令汪峦软了腰,越发依赖地攀着祁沉笙的后背,靠在他的臂弯中。

    “沉笙……?”汪峦难耐地轻蹭着祁沉笙的肩膀,声音都染上了轻颤,紧接着他便感觉到什么沉重的东西,正从他的身体中抽离。

    一点点地,自四肢百骸的经络与血脉间,纷纷涌散而出,令他更为无措地颤抖着,躲藏入祁沉笙的怀抱中。

    良久后,一切似乎终于平静了下来,祁沉笙稍稍松开了汪峦的脖颈,轻轻地托住他的后背,安抚似的拍揉着。

    “沉笙,你做了什么?”汪峦的嗓子有些哑,他能感觉到身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但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金丝雀从我的身体中离开了吗?”

    一滴鲜血落入了绛红的戒指中,很快便被吸收而尽,祁沉笙吻上了汪峦的额头,为他仔细地收拢领口的玛瑙扣子,遮掩住那片肌肤。

    --金丝雀的纹身并没有被抹去。

    祁沉笙灰色的残目半合着 其中却是暗藏的欣喜。

    就在刚刚,他突然生出了想法,他并不让汪峦失去金丝雀的力量,眼下祁家的事越发迷雾重重,即便他会护在汪峦身边,也希望汪峦能够有自保的力量,以防万一。

    但又不能放任金丝雀继续留在汪峦的身上,即便伊恩绝对不想伤害汪峦,作为执妖它也会吸取汪峦的生命。

    所以他决定做一件之前从未有星监尝试过的事,单方面将金丝雀填补自己的星位,却并不斩断它与汪峦之间的联系。

    这样金丝雀既不需要再依靠临亡者的生命,汪峦也可以继续使用金丝雀的力量……

    祁沉笙执着手中的绅士杖,再次敲击地面,苍鹰、金丝雀与引骨蝶都消失了,地上连缀成弯弓状的四颗星芒冉冉发光,其中有三颗光芒更盛。

    他揽着汪峦,嗅着九哥发间的檀香勾起了嘴角--祁沉笙知道,自己成功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斯戈尔教堂中不再是漆黑的一片,雕刻着奏乐天使的石柱后,不起眼的身影匆匆而过。

    冯珈已经在那里躲藏了太久,亲眼目睹了这夜,在十字架下发生的一切。

    他本来只是心中难以放下祁沉笙,晚上睡不着时在他房间对面的走廊上徘徊,谁知却无意间撞到了祁沉笙与汪峦提灯出行,于是就跟了上去。

    这一跟,就跟到了教堂大厅外,又惊讶地发现威尔神父也在里面。他不敢靠得太近,也听不清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只是亲眼看到威尔神父被金色的恶魔折磨到地,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一旁的汪峦与祁沉笙却无动于衷,甚至与那金色的恶魔十分交好。

    这令冯珈感到深深的震惊与恐惧,他不能想象,记忆中那个善良的祁二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与恶魔一起谋害教堂中的神父!

    他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尽量放轻脚步逃离这发生了可怕事情的地方,但也正是因为冯珈的惊慌匆忙,他并没有注意到,一只银色手骨聚成的蝴蝶,悄悄地落到了他的肩膀后。

    教堂的大厅中,汪峦终于缓过了些力气,靠在祁沉笙的怀中,慢慢地平复下凌乱的呼吸。

    祁沉笙扶着他在长椅上坐好,一手执着绅士杖,一手抚过汪峦微长的乌发,时不时地在怀中人的额上,再落下轻吻。

    待到汪峦的心绪终于和缓后,祁沉笙才向他解释了自己对金丝雀最终的安排。

    “也就是说……”汪峦听后更是惊讶,他低头想要再看看锁骨下的纹身,却被祁沉笙按住了领口。

    “九哥不用再看了,纹身还在,”祁沉笙淡淡地笑了下,将那一颗颗玛瑙扣彻底扣好,又在汪峦唇上给予他安心的亲吻:“总之以后,九哥还是跟之前一样用金丝雀就是了。”

    汪峦一时间只觉自己对执妖的了解还是太少,正想从祁沉笙怀中仰起头来,再细细询问一二时,却见祁沉笙灰色的残目忽而抬起,看向教堂中,仍处于黎明前昏暗中的某条长廊。

    片刻之后,他似淡漠至极地开口,厌烦却有些期待:“本来想着让九哥休息一下,但现在--”

    “有人已经等不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