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03章 金酒尸(二三) 都是他这些年来收集的……

第103章 金酒尸(二三) 都是他这些年来收集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冯珈慌张地跑着, 穿过一条条昏暗的长廊,好似天亮永远不会到来。

    他不知道该去找谁,如果祁二少真的与恶魔为伍, 自己又该怎么办,上帝会来帮助他吗?

    思绪混乱间,他脚下的步子也越发没有章法,冷不丁地就被凸起的石砖,狠狠绊了个跟头, 身体猛地就向前摔了出去。

    尽管隔着厚厚的黑色长袍,冯珈依旧感觉到手臂与膝盖一阵剧痛,几乎动弹不得。

    长廊上的蜡烛经过漫长的黑夜, 已经燃烧殆尽,而黎明的光芒却始终不曾抵达这里,他抬起头来,想要呼救但又生怕被恶魔发现, 只能生生忍下疼痛,在黑暗中竭力爬行。

    本就残破不平的地面,此刻的极度紧张下, 感官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 每每前进都硌得他浑身生疼。

    在这般无助情况, 让冯珈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泪流满面, 鼻梁上的眼镜框也歪斜到嘴边,他却无心去扶。

    他只能祈祷着,上帝能够给予他力量,让他赶快逃离这里,或是--

    “冯珈?你怎么了!”

    前方传来的声音, 如同救命的稻草,让冯珈挣扎着伸出手:“约翰,约翰--快来帮帮我!我们快离开这里!”

    汪五的眼眸中划过讥讽,看向冯珈时犹如在看一只落入陷阱的羔羊,但面容上却装作十分关切的样子,赶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你摔伤了吗?”

    冯珈如今哪里还有心情细说,在他眼中约翰神父不过比自己稍大几岁,肯定也不是那恶魔的对手,留在这里对他们两人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要问了,我,我们快逃吧,是恶魔来了!”

    “恶魔?”汪五惊讶地拖着冯珈站起来,口中仍是不相信的语气:“这里可是教堂,恶魔怎么能来这里作恶?”

    “是真的!”冯珈生怕对方不相信自己,用伤痕累累的手,紧紧拽主汪五的袖子,激动地说道:“我亲眼看到……我亲眼看到他们害死了威尔神父!”

    汪五的神情越发扭曲,嘴边的笑意几乎无法遮掩,他热爱着假扮愚蠢的戏码,一面安抚着冯珈,一面提议道:“天呐,威尔神父也出事了吗?这太可怕了……”

    “我们去找汪老神父那里!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冯珈根本无从分辨汪五的语气,此刻太过惊慌的他,听到了对方提到汪明生后,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汪老神父慈和可靠的模样,于是浑浑噩噩地点着头,任由汪五将他拖走了。

    -----

    壁炉中的火焰,终于为狭小的房间,带来了令人心安的光明。

    冯珈双手捧着杯热咖啡,身上的伤口也被简单的处理过了,但他仍旧后怕地打着小哆嗦,缩在深灰色的沙发中。

    他克制着恐惧,用着尽量简洁的语言,向坐在对面的--身上还穿着厚厚睡衣的汪明生,描述了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是他们……像恶魔一样,害死了威尔神父。”

    “我们该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害更多的人。”

    “还有祁二少……他真的也已经堕落了吗?”

    汪明生同样端了杯咖啡,他面色凝重地听着冯珈的话,缺少了半截的手指,套着金质的壳子轻轻划过杯子。

    他走到了冯珈的身后,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按住了他的肩膀:“唉,我的孩子,这些事我都预料到了。”

    “什么?”冯珈被今晚接二连三的意外,他喝了一口杯中温热的咖啡,吃力地回过头去,看向汪明生的面容时却晕晕的出现了重影,但冯珈还是强撑着问道:“您预料到了什么?”

    “我预料到了--恶魔已经出现。”汪明生从冯珈的背后俯下身来,引着着可怜无措的年轻人,走上更为迷茫的道路:“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吗?汪九是我亲手养大的孩子。”

    “当年我将他接到身边来时,就已经发现,他的灵魂中有恶魔的痕迹。”

    “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净化他,可没想到……他却放任恶魔占据了自己,又迷惑了祁二少。”

    “您是说……祁二少是被那个人迷惑的?”冯珈的意识越发有些混乱,他忍不住又喝了口咖啡爱,内心的偏向已经让他逐渐相信了汪明生的说法。

    “更准确来说,祁沉笙是被汪九灵魂中的恶魔所迷惑了。”汪明生绕回了冯珈的面前,与他四目相对着:“所以,我才邀请他们来到斯戈尔教堂中,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去接近祁二少--”

    “他需要你,作为上帝的使者,只有你才能将他从堕落中,拯救出来!”

    冯珈仅存的清醒,在汪明生一句又一句的蛊惑中,慢慢消失殆尽。他抵着阵阵眩晕,望着汪明生的双眼,里面仿佛映出了祁沉笙的影子。

    那个记忆中善良的祁二少,正沦陷于恶魔的泥沼中,等待着他的到来。

    “我……要去拯救他……”

    冯珈喃喃地重复着,炉火映照在汪明生的脸上,那时而明时而暗的笑容,他抬手抚摸上冯珈的额头,赞许道:“对,你要去拯救他,成为他的光,为他解决掉身边的恶魔!”

    “拯救他,拯救他……祁二少……”冯珈的神情木讷得吓人,手中的咖啡杯跌碎在地,他却毫无反应,似乎现在就要起身,冲回到教堂的大厅中,但却被汪五拦住了。

    “冯珈,你先别去,”汪五继续戴着自己好人的假面,拉着冯珈的胳膊,劝说道:“你都看到了,那恶魔厉害得很,你怎么从他手里救祁二少?”

    “我相信,上帝会赐予我帮助的!”冯珈在自己的身上胡乱翻找着,终于找到了十字架,将它紧紧握在手中。

    “是的,我的孩子,上帝会帮助你的,”汪五自觉退到一旁,让汪明生走到冯珈的面前来,按住了他拿着十字架的手:“来吧,孩子,来看看上帝给了你怎样的恩赐……有了它,你就能救出祁二少了。”

    汪明生边说边拉着冯珈的手,打开了自己的衣柜,露出了一条通往地下深处的甬道。

    冯珈此时已经完全被咖啡中的药剂迷惑了,他顺从地跟着汪明生的步子,慢慢地,慢慢地沿着楼梯,墙壁上一盏盏生锈的铜灯,随着他们的到来而依次亮起。

    甬道的尽头,是一扇看不出颜色的门,汪明生的手缓缓抬起,顿时便化作了猩红的血流,交错凝结着,如蛇般爬了过去,在门上蔓延成古朴邪性图腾。

    吱呀--

    当血流终于布满整扇门,它也沉沉地打开了,冯珈的眼神依旧呆滞,汪明生却笑着将他推入其中。

    那是一间宽敞的地下暗室,大约也是由教堂的扩建中,某个被废弃的部分改造而来。墙壁上还残余着天国的彩绘,但此刻却层层堆满了黑色的铁笼--便与当初汪明生用来关金丝雀的,一模一样。

    汪五紧随其后,点燃了暗室中央的火堆,刹那间所有铁笼中的东西,像是齐齐苏醒了,明明大多都难以化成形状,却好似有无数双眼睛,带着浓浓的死气,望向他们。

    汪明生颇为满意地笑了,他看着眼前重重叠叠的铁笼,都是他这些年来收集的执妖。

    他用着那个人给的方法,将执妖们困在这里,然后挑选合适的人,引导执妖寄生在他们的身上……

    也不要怪他贪心,祁沉笙只是答应了不要他的命,而那个人却掌握着他的一切,不断催促他对祁沉笙下手--如此衡量两方,汪明生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

    “来吧,我的孩子,”汪明生重新望向冯珈,诱导他走向笼子:“让我来看看,哪一只最适合你。”

    冯珈怔怔地随着汪明生而动作,此刻他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汪明生微笑着,打开了他面前的第一只黑笼,里面的执妖渐渐凝聚成形,片刻后便化为了蝎子状的雾气,萦绕在冯珈的身旁。

    汪明生等待着,等待着这蝎子能够寄生到冯珈的身上,但许久后,他发现蝎子仍旧只是围着冯珈打转,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这只不合适吗?”汪明生皱皱眉,不再去理睬蝎子,而是拉着冯珈又来到另一只笼子前,他如同上次般,打开笼子,等待着里面的执妖凝成了一条冰冷的青紫长蛇,蠕动着鳞片盘踞到冯珈的身上,带毒的尖牙立刻就要咬住冯珈的脖子,可--又过了一段时间,长蛇到底没有咬上去,寄生又失败了。

    汪明生有些不耐烦了,他嫌弃地将蛇扯拉下来,又拽着冯珈走向下一只笼子,这次笼中出现的是黑狼。

    可结果还是如前两次一般,执妖又寄生失败了。

    汪明生心中越发暴躁,在此之前从未失败过这么多次,但他还是忍耐着,再次打开下一只笼子。

    蜥蜴、半皮伎、骨筝、巨乌鱼……

    一只又一只的笼子被打开了,可没有任何执妖能与冯珈匹配,汪明生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不行,不行!”

    “不行,怎么还不行--”

    “真是一群废物!”

    他的双眼泛起了血红,半个身子也不再维持人形,融化成了腥臭的血流,重重抽打向四周所有能触及的地方。

    黑铁质的笼子不断被暴力打开,里面的执妖纷纷涌出,又被汪明生狂躁地从中抓取,扔到冯珈的身上。

    冯珈几乎要被那些形貌怪异的执妖淹没了,起先汪五还能随着汪明生的动作,将他实验的执妖关回到笼子中。

    可随着汪明生抓出的执妖越来越多,汪五也赶不上趟了,只能放任那些执妖堆积在外面。

    他渐渐意识到有些不对,出声提醒着:“家,家主,执妖跑出来太多了,您慢点,我抓不回去了。”

    可换来的,却是汪明生近乎失去理智的红眸:“你说什么?”

    “你也要做废物吗?”

    汪五被他这么一瞪,立刻心惊胆战地躲到一边,手上加快速度清理着执妖:“不,不,我能抓住,家主您别生气!”

    汪明生现在显然没有心情搭理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后,便又操纵着身体化作的血流,冲向笼子中的执妖 。

    汪五偷偷地看了眼他,心中不知打起了什么小算计,正当他弯下腰去追一只跑到门边的执妖时,却乍然听到,这一门之隔的甬道中,传来了令他心惊的声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