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13章 亡之目(九) “九哥是要,把我的心吃……

第113章 亡之目(九) “九哥是要,把我的心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沉笙翻动着几个厂子送上来的账目, 灰色的残目中酝酿着谁都看不出的情绪,何城东拿着记事本安静地站在一边,什么声音都不敢出。

    “告诉老宋他们, 继续压住价格。”良久后,祁沉笙将手中的厚厚的账本,往桌子上一搁,发出“砰”但一声闷响。

    他抬眸看向窗外,仍旧覆盖着积雪的街景, 细长的绅士杖出现在手中,沉着而了然地敲击着脚下的地板。

    “不用理会那些洋人,他们已经快撑不住了。”

    “是。”听到祁沉笙这样说, 何城东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知道这场因冷冬而生出的棉粮危机,终于快要到头了。

    “今天还有别的事吗?”祁沉笙的脸上依旧淡漠地没有丝毫温度,与在汪峦身边时判若两人。这常常会让何城东恍惚间生出疑惑,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祁二少。

    “还有,”直到祁沉笙的目光扫过来,何城东才迅速回神, 依照笔记本上的日程念道:“今天还有老福盛纺厂的人, 想要跟您谈合并的事。”

    “下午还有东边几家厂子, 从西洋买的机器到了……”

    “都推了吧。”还未等何城东说完,祁沉笙便开了口, 他执着绅士杖的手突然收紧,冥冥之中感应到,汪峦调动了苍鹰的力量。

    “叫司机来,去宏播影棚。”

    何城东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立刻点头应道:“好,二少,我去安排。”

    等到祁沉笙的车子来到影棚时,不过十点钟刚过,大雪之后难得晴朗的好天气,上午的太阳直教人浑身舒坦。

    可面对祁沉笙阴沉的面孔,无论是司机还是何城东,都不敢有半分享受阳光的意思。

    “二少,到了。”何城东克制着恐惧,回头跟坐在后排的祁沉笙说道。

    祁沉笙一言未发,只是点点头,然后直接执着绅士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祁如苓刚刚处理完祁家三老爷的事,又得知祁沉笙亲自来了,心中忽觉不太好,问过身边人汪峦的行踪后,就匆匆赶到了大门边。

    “二哥,你来了。”

    “嗯,”祁沉笙并没有要责怪意思,他也知道祁如苓的不易,只是沉声问道:“九哥现在在哪?”

    “在徐家旧院那边,”即便祁沉笙没说什么,如苓也还是解释道:“刚刚父亲突然来了,我只得过来候着,汪先生说要自己在那边逛逛,我就遣了几个人暗暗跟着他,应当还是稳妥的。”

    祁家三老爷--祁沉笙冷笑了声,他当然听说过传闻,这位好叔叔正借着如苓的影棚,到处搜罗女演员呢,怕是给如苓惹出不少乱子来。

    但是,当真又只是巧合吗?

    他灰色的残目微微眯起,掩饰住其中的涌动,开口时却一如既往让人听不出深浅:“走吧,带我去找九哥。”

    祁沉笙并没有再去查看张茆昨晚的行程,与如苓很快就走到了徐家旧院中,这半晌午的天,正是里头最为忙碌的时候。

    几伙不同剧组的人,即使是冬日也忙得热火朝天,把本就并不算大的旧院子挤得熙熙攘攘,看得祁沉笙忍不住颦眉。

    好在按着如苓手下人的汇报,那位刘导演并没有选择花园、池塘那种寻常地方,而是在东南角的阁楼附近。

    祁沉笙按着感应,还未走近时,便抬头看向二楼窗户紧闭的精致小阁,汪峦此刻应当就在其中。

    果不其然,一行人很快就看到了,端着杯热水,愁眉苦脸地坐在廊下的丰山。

    丰山见着祁沉笙过来了,立刻害怕也不是,着急也不是,一步三磨蹭地走到二少爷跟前,小心翼翼地说道:“二少爷,您来了。”

    “夫人呢?”祁沉笙虽然已经感应到了汪峦,但还是冷冷地问道。

    “夫……夫人……”丰山一直拿不准,汪峦想要拍电影这事,二少爷是个什么意思,可此刻实打实地跟二少爷见了面,他只觉连问都不必问了,吓得说话都支支吾吾起来:“夫人……跟着刘导演,上楼去拍戏了。”

    “拍戏?”这样的回答,尽管早有些猜测,但还是让祁沉笙怔愣了一刹。

    丰山这会实在不敢隐瞒了,忙趁着祁沉笙发愣时,倒豆子似的将上午发生的事,全抖了出来。

    “那位刘导演眼里都快放光了,一听说夫人是来试拍的,就立刻请我们来了这边……然后就让夫人上楼换衣裳了。”

    祁沉笙听着丰山的话,又是“眼里放光”又是“换衣裳”,脸色不知又黑沉了几分,手中的绅士杖几乎要将脚下的青砖戳穿。

    汪峦能感应到执妖的气息,他当然能感应到,恐怕不止是那位刘导演,如今这个剧组在阁楼附近的人,身上都有淡淡的执妖气息。

    祁沉笙想来,汪峦多半是因此,才答应来试拍的--

    但这不代表,他就能不在意。飞出笼中的金丝雀,要将他华丽的羽毛展示给世人。

    会有多少人为他倾倒,会有多少人会因他痴迷?

    祁沉笙无法言说的占有欲不断在在心中翻涌,几乎要化作孽火焚烧而出。

    周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连后面跟着的如苓都难以忍受,她试探着劝解道:“二哥……那位刘导演我也是听说过的,为人很是正派,想来不会有什么……”

    “若是不行,跟他说一声,想来也不会强留汪先生的。”

    祁沉笙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阁楼,这时周围不少人也注意到了他们这一行人。毕竟祁家大小姐经常来这边,大家都见过,而此刻让她陪游的那个人--

    脸上带疤,一只残目,执着长杖,可不就是那传闻中,凶名在外的祁二少嘛!

    若说起祁沉笙的来,云川城里确实有不少人畏惧于他,可同样还有不少人,觊觎着这位年轻有为的富家少爷。

    即使传出来那些笑话又怎样,他越是为了个男人荒唐,便越说明他是个有情的主儿,若是能勾搭上,那可就是享不尽富贵了。

    “祁小姐,怎么今天有空来这边转转。”一个娇媚的声音从廊下传来,却是个身穿暗红旗袍的女人,挎着珍珠手包,向他们走来。

    祁如苓暗叫不好,她认出这女人名叫朱成欢,也是刘导演选来的女演员,平时虽然接触不多,但也感觉不是个安分拍戏的。她心中不禁骂着,偏是这时候来添什么乱。

    眼看着人就要走近了,祁如苓可不敢让她往祁沉笙跟前凑,只得抢先一步走到了朱成欢的面前,半挡住她:“这不是听说刘导演的戏要开拍了,所以过来贺个喜。”

    “唉,这有什么可喜的,”朱成欢今天刚到不久,还不知道这边具体发生的事,只叹气说道:“我听说大早上的,刘导演就又把男主角换了,谁知道换成个什么样的人。”

    “指不定,又是哪位老板的小情儿呢。”

    祁沉笙远远地听着这话,久久被压制的戾气,几乎漫上眉眼间那骇人的疤痕,他刚要迈步向前,却突然听到二层的阁楼出,传出一声悠长的开门声,整个人顿时停在的原地,抬头望去。

    霎时间,他的眼中再无其他。

    汪峦脱下了厚重的裘袄,白色的风衣勾勒出他瘦长的身形,一副金丝框的眼镜,遮住了他雀鸟似的眼眸,却并没有掩去半分灵动。反而让妆师用墨朱色,将他的眼尾勾勒得更为细长,添染上斯文又魅惑的妖异。

    汪峦也很快就看到了祁沉笙,他先是一愣,无数的思绪在心头萦绕而过,脚下的步子也随之停住。

    片刻后,他像是做出了选择,而后故意挑起点了新色的唇,似是无意地勾出笑容,然后步步从那台阶上走了下来。

    可最后的一步还未迈出,整个人就被禁锢注了腰身,紧紧地锁入祁沉笙的怀中,连一分一毫都无法动弹。

    “九哥这是在扮什么?”许久后,在起伏的呼吸间,汪峦听到了祁沉笙的发问。

    他扬起头来,似是在思考,却又让自己上过妆的面容,完美无瑕地展现在祁沉笙的目光下,直到将对方的心神牢牢的勾住,才开口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大约是……什么吃人心的妖精吧。”

    说完,他又主动地踮踮脚,靠近祁沉笙的耳边,又让自己的身体软软地贴在他的胸口,而后问道:“沉笙觉得,我像吗?”

    他是这世上最为了解祁沉笙的人,他知道祁沉笙那从不掩饰的,想要将所爱彻底占有的欲||望,但同样,他也知道,怀有这种欲||望的人,从不只有祁沉笙而已。

    “像。”祁沉笙的声音低哑,灰色的残目仿若要将汪峦吞噬其中,揽在对方腰间的手无意识地收紧,收紧,像是要将他飞出笼中的金丝雀,抓回到掌心中。

    他不顾阁楼边围拢的各色人,挑起了汪峦的下巴,不容抗拒地吻咬下去,唇舌席卷过怀中人全部的气息,凶狠又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汪峦已尽然伏在祁沉笙的肩头,才听到他吻咬过自己的耳畔,低声说道:

    “九哥是要,把我的心吃掉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