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16章 亡之目(十二) 分明就是更为偏袒朱成……

第116章 亡之目(十二) 分明就是更为偏袒朱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涣登导演的神情顿时有些僵, 但他很快还是又笑了起来,对着朱成欢说,又像是对着汪峦说:“拍, 拍,我当然是要拍戏的。”

    “汪先生若是不累的话,便先去换下戏服吧。”

    汪峦暗暗打量着刘导演,早晨的光照着他的玳瑁眼镜,隔着茶色的镜片, 在脸上留下了浅浅的影子。

    朱成欢仿若看不见他们周遭的几个大汉,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径直走到了刘导演身边, 依旧是不耐烦的样子,但随即却又抬起头来,目光极深地看了汪峦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一种似乎应名为尴尬的气氛, 渐渐在几人间蔓延,汪峦细长的手指摩挲过绛红戒指,心思平缓地划过, 而后对刘涣登微微一笑, 说道:“刘导演, 那我就去了。”

    “哎,哎, 汪先生快去吧。”刘涣登也局促地笑了笑,像是巴不得汪峦能听话,还特地招呼过一个小工,说是给他带路。

    路,自然没有什么好带的, 毕竟昨天他刚刚去试过衣裳,但汪峦却没有拒绝,只回头又对他们笑笑,然后就带着自己的人,走上了被暂时用作更衣间的二楼阁楼。

    等到他换好了祁沉笙给他准备的戏服,再次走下楼时,却发现几台用来拍摄的机器已经在廊下就位,刘涣登一改之前的模样,十分认真地攥着剧本站在一旁,而他的视线所至之处,正是朱成欢和另一位妙龄女郎。

    汪峦稍稍回想,那女郎应该就是昨日刘涣登说过的,方家小妹的扮演者冯阿婷。

    此刻两人的穿着,也十分符合戏中的设定,姐姐淑玉念过几年西式学堂,身穿时髦的大衣旗袍。妹妹婉珠年纪还小,多被家中管束着,还穿着旧式样的碧色棉褂裙。

    二人虽是风格迥异,但相貌皆为美人,各有独到之处。按着剧本中的描述,她们现在是回外祖家探亲,一起在花园中赏雪游乐。

    朱成欢与冯阿婷都算是颇有经验的演员了,在摄像机面前一点都不怯场,十分自然地手挽着手,走在积雪的廊下说说笑笑,仿佛真的是一对亲姊妹。

    因着表演的顺利,这一段很快就过了。

    可随着刘涣登导演那一声:“好了。”

    汪峦还未及走下去,便见着上一刻还亲热地挽着手朱成欢与冯阿婷,顷刻间便彼此嫌恶地分开,谁都不愿再看对方半眼。

    这--这剧组中人的关系,也当真是有意思的,汪峦见状心中不由得感叹了一下。

    而刘涣登则像是早已习惯了如此,也不去劝和两人,反倒是一抬头就看见了汪峦,这才招呼着冯阿婷:“阿婷呀,快过来,我向你介绍咱们的男主角。”

    冯阿婷虽然昨天有事,并没有来宏播影棚,但也大约早就听说了男主角换人的消息,此刻跟着刘涣登一起,来到了汪峦的面前。

    尽管之前早有耳闻,这位新选出的男主角,是因为相貌太美被刘导演一眼相中的。又是在云川闹得沸沸扬扬的祁二少的情人,故而冯阿婷心中有所准备,对方的外表应当是出众的。

    但当她实实在在地看到了汪峦时,还是不禁愣住了,别的不说,倒是有几分能理解那位祁二少的“荒唐”了。

    “冯小姐,你好。”汪峦主动开口说道,按着如今的社交习惯,两人本应握个手的,但想想家中蛮横的那位,最终还是只微笑着点头致意。

    “你好--”所幸冯阿婷并没有觉得失礼,可她刚要与汪峦说些客套话时,却忽然听到朱成欢的高跟鞋声。

    “平日里只顾着说别人,自己还不是也那样,一见着男人就凑上去。”

    汪峦微微皱眉,抬眼就看着朱成欢一脸嘲弄的走来,这话说得着实过分了些,毕竟谁都能看得到,冯阿婷是被刘导演引荐给汪峦的,而且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距离,连手都不曾握过。

    “你这话什么意思!”原本就与朱成欢处处不合的冯阿婷,听着她口中那无异于泼脏水的话,当即就怒了。而一边的刘涣登则赶忙上前,将两人隔开,对着冯阿婷不住哄道:“阿婷,阿婷,你还不了解成欢那脾气吗!”

    “跟她生什么气,别气坏了自己……汪先生都下来了,咱们快来试试戏吧。”

    汪峦的目光在几人之间流转着,却意外觉得有趣。刘涣登表面上一直在哄冯阿婷,看起来似乎与她更亲近些,可只要稍稍琢磨就能发现,明明是朱成欢在作事,刘涣登却只是在劝冯阿婷不计较,分明就是更为偏袒朱成欢。

    而这样的事似乎真的是已经发生过多次了,冯阿婷也如刘涣登说的那般,知道生气无用,只得狠狠地又瞪了朱成欢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可面对刘涣登这样的偏袒,朱成欢却没有半分领情的意思,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后,也走了。只剩

    下刘涣登与汪峦两人,还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汪先生,真是让您见笑了。”刘涣登擦了擦自己的眼镜,但并不愿多提朱、冯两人的关系,只是含糊了几句,然后就说道:“您看,那咱们就去试拍几段?”

    刘涣登不愿意说,汪峦也没打算在这时候问,只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出的样子,向他温和地点点头:“好,都听刘导演安排。”

    刘涣登打开剧本,匆匆地与汪峦讲起了郑焕湘与方家姊妹花园初见的戏,汪峦虽说还琢磨着剧组这几人的关系,但毕竟是头一次拍电影,听得也分外用心。

    “就是这么回事了,这头一场戏,论理并不算难……当然,汪先生是第一次拍,心里也别紧张,大不了

    我们多拍几次。”

    汪峦听着刘涣登讲的,加上他昨日的研读,已经对郑焕湘这个人物有了大致的轮廓。拍戏他确实没拍过,但是演戏……汪峦无奈地笑笑,当年他也“演”了不止一回了,大约也没什么分别。

    “那就先拍着试试吧。”

    阁楼廊下,又是一通忙活,等到汪峦走过去时,朱成欢与冯阿婷已经就位,她们看起来依旧是亲密无间的姊妹俩,互相挽着手,任谁也瞧不出刚刚二人吵架的模样。

    她们沿着外祖父宁家长长地走廊,边走边聊着天,天真活泼的妹妹婉珠时不时去拨弄廊下的积雪。

    汪峦算计着两人走路的步伐,在恰当的时机下,走入了摄像机的拍摄范围中。

    此刻他已然变为了,那留洋回来的英俊青年,身穿裁剪合身的长风衣,踏着院中的积雪,向着廊下的两姊妹走来。

    他的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金丝眼镜下刻意勾长的眼尾,却似妖魅露出的鬼脚,无声地蛊惑着人心。

    “两位小姐,冒昧打扰了。”

    方家姊妹显然没有想到,外祖家的后院里,会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是一个生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她们先是怔愣住了。而后年纪较大的淑玉抢先一步,将妹妹婉珠挡在了身后。

    这举动看似也合情合理,淑玉毕竟是在洋学堂读过书的,自然要大方镇定一些,护着婉珠更是显出她的爱妹之情。

    可汪峦却心里一沉,他很清楚,剧本上并不是这样写的,朱成欢这是刻意在抢冯阿婷的戏。

    果然冯阿婷也完全没有料到朱成欢会这样,但她还是忍下心中的愤愤,装作羞涩的样子,紧紧掐握住朱成欢的手臂,躲到了她的身侧。

    朱成欢顿时便感觉到手臂的疼痛,但她还是清清嗓子遮掩住不自在,然后抬眸看着对面的“郑焕湘”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汪峦见她们都没有要喊停的意思,自己也干脆按着剧本写的,笑了笑继续演下去。他停下脚步,始终与姊妹二人间保持着令人舒服的距离,说道:“实在抱歉,惊扰了两位小姐……鄙姓郑,今早替父亲来拜访宁老先生,不想一时走岔了路,竟绕到这后院来了。”

    “麻烦两位小姐给指个路,郑某必有答谢。”

    话说到这里,朱成欢扮演的淑玉心中已有了计较,她早就听外祖母说起过,世交郑家有个留洋回来的少爷,与她年纪相仿,这两日就会上门拜访,两家人还想安排他们相看。

    那时她因着恋爱自由,果断推拒掉了,想不到兜兜转转竟还是遇上了,而且这郑少爷还生得这般--

    淑玉心中所想,都通过朱成欢的神情时而晴时而阴地展现在了脸上,她洁白的贝齿咬在朱红的嘴唇上,像是做出了决定般,拉着身后的妹妹,笑着走了过去:“这个好说,郑少爷随我们来就是。”

    郑焕湘连忙道起谢来,与淑玉并肩行着,时不时说出些新奇的事,两人皆喜文明交往那套,不一会儿便聊得热络。

    而没人注意到,跟在姊姊身后的婉珠,仍是红着那张小脸……

    “好!”随着三人的身影走出镜头外,导演刘涣登高兴地直拍着剧本。两位女演员的表演自然不必说,令他真正惊喜的是,头一次演戏的汪峦竟也丝毫不怯场,将那人面兽心的郑焕湘演得恰到好处,当真没有浪费他的好面容!

    可随后他却高兴不起来了,因为被抢了戏份的冯阿婷,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讨说法:“刘导演,我们也合作了这么多次了,哪有这么抢戏的道理!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而另一边,始作俑者朱成欢却丝毫不慌乱,傲慢地说道:“你着什么急。”

    “这怎么能叫抢戏,我只不过觉得这么拍更合理罢了,冯小姐不是配合的也挺好吗?”

    “朱成欢!”冯阿婷再也控制不住,与对方争吵起来。

    汪峦也觉得这次朱成欢确实不对,刚想替冯阿婷说话时,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的大汉一个都不剩了。

    他仿佛感觉到什么,下意识地向着旁边休息的小亭子看去,却见着祁沉笙正坐在那里,也不知往这边瞧了多久了。

    汪峦忍不住笑着叹了口气,暂且将这边的争吵搁置,自己走到了小亭子里,挨着祁沉笙站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祁二少还是不放心,来查我的岗吗?”

    这话刚说完,他便被祁沉笙抱住了腰,进而拉入到怀中。

    “是。”祁沉笙毫无掩饰地承认了手臂圈揽着汪峦的身体,目光却颇含兴致地向他的来处望去--那里,朱成欢与冯阿婷还在吵着架,导演刘涣登焦头烂额地调停。

    “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他们似乎没什么心思注意九哥了。”

    “是啊,”汪峦依旧笑着,口中却故作叹息:“毕竟我年岁已大,颜色不如当年了,自然没什么可看的了。”

    祁沉笙闻言不禁也笑了,低头吻嗅着汪峦颈边的檀香,声音低低地说道:“那不如九哥还是跟我回去吧,我一个人看也够了。”

    汪峦并没有回答,转眼就看到丰山手中抱着只牛皮纸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地站在亭子外。

    祁沉笙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灰色的残目瞧了丰山一眼,而后才稍稍将汪峦放开几分,但仍旧将人困在怀中。

    “过来吧。”

    丰山听到那三个字,如蒙大赦,立刻双手捧着牛皮纸袋跑了进来,手脚利索的放到了两人面前的石桌上。

    “这是--”汪峦伸手掂量了下纸袋的重量,里头似乎并没有装太多的东西。

    “这是九哥今天想知道的事。”祁沉笙握住了汪峦的手,与他一起打开了那牛皮纸袋,随即几份整理详细的人物档案,就从中露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