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17章 亡之目(十三) “唉,九哥就想这般看……

第117章 亡之目(十三) “唉,九哥就想这般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的眉眼微怔, 随即便明白了祁沉笙的意思,想来他坐在这里观望了这么久,应当早就也看出了剧组几人之间微妙的关系。

    想到这里, 汪峦刚要将那些纸张抽出来,却被祁沉笙按住了手。

    “唉,九哥就想这般看了?”祁沉笙灰色的眼眸稍稍眯起,转而将那牛皮纸袋又压到了石桌上,随即也覆上了汪峦的手。

    “那沉笙说, 要怎么做?”朱、冯二人与刘导演的争吵声还未结束,汪峦也并不着急,侧身间因着换装, 被简单束在肩后的乌发便滑落下来,微凉的几缕落到了祁沉笙的手背上。

    祁沉笙抬手托起那发丝,汪峦却已趁机低头靠到了他的肩上,淡淡地檀香随着他的气息, 充斥在祁沉笙的呼吸间。

    可汪峦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用那未被祁沉笙覆住的手,点触着祁沉笙的下巴, 然后主动吻了上去--

    “这样, 可还满意?”

    祁沉笙霎时间便紧紧锢住了汪峦的腰, 送上门来的九哥,岂有不享用的道理。很快他便彻底反客为主, 将汪峦抱在腿上,掠夺走他所有的自由。

    北风吹过亭外,扫过干竹枝间未尽的残雪,朱冯等人的争吵声,似乎隔得那样遥远, 还不及簌簌的落雪声清晰。

    当汪峦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那只牛皮纸袋时,他被刻意画得细长的眼尾,已经染上了更为妖异的颜色。

    祁沉笙用食指抹去了他唇边的水渍,然后又重吻过汪峦被乌发遮住的耳鬓,这才算是暂暂停歇,但手臂仍是紧揽在他的腰间,与他一同看向何城东整理出来的资料。

    汪峦被这么抱着,也未觉有什么不适,反而安心地靠在祁沉笙的怀中,垂眸取出了那些纸张。

    “刘涣登与朱成欢,已经认识许多年了?”这个结果并不算出乎意料,毕竟刘涣登那样偏袒朱成欢,两人的关系必不会很简单。

    可正当汪峦以为,他会看到这些年来刘涣登拍戏捧朱成欢的痕迹时,却又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刘涣登和朱成欢确实早就认识,刘涣登前些年的电影中,确实经常出现朱成欢的身影,但是--”祁沉笙翻过罗列着朱成欢作品的纸张,残眸的目光落在了几行字之间:“但是那时候刘涣登却从来都没有让朱成欢当过主角,只是给她一些十分不起眼的角色演。”

    这些角色不起眼到什么地步了呢?何城东汇报时曾说过,若是单查电影的参演人员,基本都查不到朱成欢的名字,唯有特地去找朱成欢早些年拍的戏时,才能找到。

    汪峦的眉头微皱,他也注意到了这点,按着上映的时间推算过去:“朱成欢五年前演的第一部 片子,就是刘涣登的电影,但她直到快三年前,才开始被刘涣登重视。”

    不,汪峦心中默默地想着,或许应该换个词,朱成欢并不是“开始”被刘涣登重视,而是“突然”就被刘涣登注意起来,上部戏还在演端茶送水的小丫头,下一部便直接变成了风情万种的女主角。

    当然,若说是刘涣登终于发现了自己身边的这颗明珠,所以便决定捧她,也是说得通的。

    但汪峦却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朱成欢应该分外感激这位提携自己的导演才对,那为什么会对刘涣登这种态度?

    是因为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还是当初这个“突然”本身就存在问题呢?

    “那在用朱成欢之前,刘涣登又是与谁合作的呢?”汪峦口中低喃着,顺着祁沉笙翻动着的手,看了过去。

    “是她,”祁沉笙从牛皮纸袋中,抽出了张巴掌大的相片:“海城的女星,唐宁宜。”

    汪峦随着祁沉笙的手看去,相片上的唐宁宜身穿西式的长裙,长长地头发用珍珠带挽起,娇媚的五官就那样大方地展示在人前。尽管相片是黑白色的,但仍旧无法为她的美打上折扣,汪峦也不得不感叹,这位唐小姐当真生得漂亮。

    可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了照片右下角,那行小小的字--

    “她已经去世了?”汪峦有些惊讶,不由得抬起头去看祁沉笙,祁沉笙却只是将照片扣回到桌上,然后才点点头:“是,这位唐小姐已经不在了,死亡时间就在三年前。”

    “而且,死因听说并不光彩。”

    汪峦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他实在想象不到,这样一位光彩夺目的女演员,会因什么不光彩的原因死去,当真是令人觉得惋惜。

    “她……是怎么死的?”

    “据说是因为与有家室的富商交往,被人发现后仓皇逃走,但不幸掉进了河里。”相比于汪峦的心软,祁沉笙则要淡漠得多,他抚着汪峦的腰背平静地说着何城东查到的事:“当时正值冬夜,河面结冰颇厚,唐宁宜掉下去后因着打捞不便,直到第二日尸体才被找到。”

    “但家人说死状并不好看,且又是因为被发现与有妇之夫交往才出的事,所以葬礼办得很是隐秘简单,并没有留下什么资料。”

    “竟会是这样。”汪峦一时间有些难以消化这样的信息,口中低念着,想不到相片上那般风光的女演员,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但与此同时,大约是与朱成欢等人有牵扯的缘故,汪峦下意识地去怀疑,唐宁宜的死,真的会如传闻中那样吗?

    尽管有所怀疑,但当年的事留下的信息本就不多,汪峦也只能暂且压在心里,重新看回刘涣登与朱成欢的资料。

    但剩余的部分,特别是两人合作之后,确实再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还有一些暂无实质证据的事,何城东就没有放进来。”祁沉笙将朱成欢的资料重新放入牛皮纸袋中,灰色的残目转向亭子外,朱、冯两人的争吵终于结束了,留下刘涣登满脸的疲惫与无奈。

    “什么?”汪峦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身处浮华场中,许多事都是捕风捉影而来的,不能轻信,但听听说不定也会有线索。

    “何城东从宏播这边打听到,朱成欢最近拍完戏后,经常会与人外出,但对方遮掩得很好,只能大致推测出是个男人。”

    “而且--”祁沉笙说着,取出了牛皮纸袋中的第三份资料,这是属于冯阿婷的部分:“那个透露消息的人,与她有关。”

    “她你也查了?”汪峦这会倒真是有些意外了,毕竟昨天他与冯阿婷昨天并未有什么交集,想不到祁沉笙却注意到了她。

    “自然,”祁沉笙沉着地翻动着那些纸张,言语似乎没有丝毫的起伏:“这剧组里,每一个可能接触九哥的人,都在这里面。”

    汪峦闻言手顿了顿,而后若有所思地抬眸看向祁沉笙,得到是对方毫无躲闪的对视。

    “所以,沉笙。”

    “你查这些是为了找寻可疑之人,还是为了--”

    可惜剩下的话,祁沉笙并没有打算让他说完,尽数消融在唇舌的深吻间……

    “九哥说呢?”

    汪峦这下可当真是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说不出了,等到又一场掠夺终于结束时,他才无奈地翻看起关于冯阿婷的资料。

    但是这一次,他确实并未发现什么新的线索。比起刘涣登与朱成欢的疑点重重,冯阿婷的履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平淡。

    她近几年确实与刘涣登合作过几部电影,但演得都是不大不小的角色,风评一直不错,但确实没有特别的地方 ,论起来这次的方婉珠反而算得上是比较出彩的了。

    这时候,彻底处理完了两位女演员的争吵后,刘涣登才注意到了祁沉笙的到来。

    他着实不敢怠慢眼前这位金主,忙跑过来打招呼:“祁二少,您怎么来了。”

    “哦,是我糊涂了,您是来看汪先生的吧。”

    “您放心就是,汪先生在这里--”

    他托着玳瑁眼镜,绞尽脑汁想要与祁沉笙料什么,但在祁沉笙冷淡的目光下,声音不由得越来越小。

    “刘导演,”祁沉笙口中像是随意地说着,将所有的资料都收回到牛皮纸袋中,声音却让刘涣登不容反抗:“你不必与我没话找话,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

    “好好拍戏,别白费了九哥的工夫。”

    “是,是,我一定好好拍。”刘涣登不住地点头应着,待转身离开时,才敢暗暗擦去额头上的冷汗。

    从那日起,祁沉笙似乎真的已经忙完了生意上的事,日日坐在亭子里,不远不近地瞧着汪峦拍戏。

    而汪峦的第一部 电影,也在祁二少如此勤勉的监工下,虽然仍免不了争吵,但好歹顺利地拍摄着。

    又过了五六日,云川的积雪终于要融化殆尽,而在徐家旧院子里的戏份,也接近了尾声。

    这一天,难得祁沉笙有事去了厂子里,而汪峦也并没有什么戏份。

    镜头下拍摄的是方淑玉发现妹妹婉珠,同样喜欢郑焕湘。淑玉先是惊讶,又是生气,毕竟在外祖家所有人都默认了她与郑焕湘的事。

    可面对哭红了眼睛的妹妹,她到底心软了,将争吵压在了心底,姊妹俩在窗边交心相谈,最终决定互不干扰,让郑焕湘自己决定。

    汪峦瞧着这情节,说不出好也说不出孬,总归是别别扭扭的,索性不再看下去,可正当他带着丰山自垂花门下走出,刚要找地方歇息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个人正远远地瞧着拍摄的地方。

    他还未思索太多,便丰山有些惊讶地说道:“哎,那不是三夫人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