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19章 亡之目(十五) 汪先生便忍不住要偷腥……

第119章 亡之目(十五) 汪先生便忍不住要偷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到汪峦带着丰山回到徐家旧院子时, 朱成欢与冯阿婷的这段戏,也堪堪接近尾声。

    汪峦身披长长的大衣,靠在无人在意的廊柱边, 隔着扇半开的小窗,看向屋子里相拥相依在一起的姊妹二人。戏中的朱成欢藏起了满身的戾气,像是个真的体谅妹妹的大姐,眉眼微笑间,洋溢着亲和。

    可惜这一切, 都在拍摄终了的那一刻,迅速散去。

    朱成欢嫌弃地擦去冯阿婷落在她衣襟上的眼泪,与刘涣登淡淡地打过招呼后, 便抽身准备离去了。

    “朱小姐。”汪峦默算这时机,待朱成欢走进廊下时,从身后叫住了她。

    朱成欢似乎对汪峦的到来,有着些许的意外, 但她还是转过身来,抬眸打量起对方:“汪先生?”

    “你这是,有什么事吗?”

    汪峦对她温和的笑笑, 没有动用金丝雀的力量, 却依旧散发出无形的吸引力。

    他似是无意地划过指间的绛红戒指, 然后走到了朱成欢的身边,从大衣的口袋中, 取出了两张电影票:“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朱小姐今晚有没有空--”

    “哦?”汪峦的话还没有说完,朱成欢的手指便已将两张电影票加紧,鲜红的指甲划过上面的字迹,而同样鲜红的唇, 却露出了玩味而讥讽的笑意。

    “我当汪先生对祁二少多么的情真意切,想不到祁二少不过才半日未到,汪先生便忍不住要偷腥了。”

    面对着这样的朱成欢,汪峦却不为所动,甚至连脸上温和的笑容都不曾出现裂痕,只是轻飘飘地松开了电影票,也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朱小姐误会了,汪某并没有那个意思。”

    “这票是沉笙送我的,原是想着一同去,可惜他今晚太忙,大约是抽不出时间了。我不想白白浪费了这票,所以才打算将它们赠与朱小姐。”

    “想来朱小姐这般佳人,身边必不会少一同观影的人,汪某就不与打扰了。”

    朱成欢闻言微愣,一双美目在汪峦身上流连,仿佛要以此辨析他话中的真假。

    许久后,她才不屑地轻笑了一声,语调轻蔑地说道:“是了,汪先生说的不错。”

    “想与我一同看电影的人,怕是能从云川排到海城去,不过--”

    她手指一松,那两张电影票便坠落而下,落到了廊下冰冷的地面上。

    “可惜了,今晚我也不曾有空,”她故意靠到了汪峦的身边,染着红指甲的手,像是要触碰汪峦的肩膀,但很快便又放了下来:“海城周家的少东,今晚在公馆办了酒会,我要陪祁三老爷去瞧瞧呢。”

    汪峦皱皱眉,鼻间尽是来自于香水的玫瑰味,但他注意到的,却并不止于此--

    朱成欢忽的又笑了一声,然后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像是要看一场好戏似的,缓缓地退开几步。

    汪峦心中一动,随即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不其然地,看到了祁沉笙满脸阴沉地站在两人身后。半边脸上的疤痕越发狰狞,仿佛要挣扎而出。

    “沉笙--”汪峦下意识地向他走了几步,可转眼间,先是手臂再是腰身,都被祁沉笙狠狠地掐握入怀中,整个人都快要被对方炙|热的占有所灼伤。

    “怎么,九哥当真要我时时刻刻看着你吗?”

    祁沉笙冷戾而骇人的声音,在汪峦的耳畔响起,他想要出声否定,唇舌间的话语却被同样剥夺而去。

    太久,太久没有被这样对待过了,是掠夺,是强取,是噬骨的情迷中,无法逃离的刑罚。

    汪峦的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腰腿间像是被汲取了所有的力气,绵软地再不能支撑,只能垂死般用双臂攀着祁沉笙的后背。

    可即便如此,祁沉笙也没有丝毫放过他的意思,强硬地托着怀中人的下巴,反复碾咬过每一寸软腻的唇舌。

    汪峦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他的气息早已耗尽,意识因为无法呼吸,也变得模糊,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凭借着本能,去依附,去迎合祁沉笙,哪怕被夺去所有……

    朱成欢并没有因为祁沉笙的到来而离去,她反而站在一边,面容上带着笑意,自虐般强忍着厌恶,看着两人亲吻,直到再难压抑住泛起的恶心,才转身离开。

    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廊下,由近到远,渐渐的再也听不到了。

    “唔--”汪峦终于被祁沉笙稍稍放开了,但他依旧毫无力气,只能抵着祁沉笙的肩膀,瘫软地靠在对方怀里。

    “怎么,这般九哥就受不住了吗?”祁沉笙低下头,为汪峦抹去唇边残留的水渍,残目中的戾气不知在何时,已经荡然无存,仿佛从未存在过。

    “谁让你这样……”汪峦的声音又哑又软,明明是想要生气,却没有半分气势,换来的也只有祁沉笙更加肆意的搂抱。

    “不这样,怎么能完成九哥交待的事呢?”祁沉笙当真是爱极了汪峦这般模样,忍不住又在他额上连连落吻,只在间隙说道:“放心,引骨蝶已经放出去了,朱成欢也不会发现的。”

    汪峦闻言才向着祁沉笙怀中,又依靠了几分,心中说不出的安宁。刚刚从两人见面,到无法言说的激吻,只是几个眼神之下,祁沉笙便领会了他的意思。

    到底……是真正的心意相通了。

    “我且就半日没来,九哥看起来却收获颇多?”祁沉笙搂托着汪峦的腰身,到底没有再折腾下去,只抱着他来到了平时常坐的小亭子中。

    正如他所言,汪峦也确实攒了好些话要与祁沉笙讲,很快就将自己与三夫人见面的事说了出来。

    “九哥的意思是……”随着对话的深入,气氛也慢慢压抑下来,祁沉笙不知何时召出了绅士杖,敲击在脚下的地面:“这件事与老太太有关?”

    汪峦看着祁沉笙的神情,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当年祁沉笙的母亲去世后,他们兄弟二人,多半是祁老太太抚养长大的。

    如今让祁沉笙去怀疑她,确实有些难以接受。

    “九哥,”祁沉笙握住了汪峦的手,而后揽住了他的肩膀,嗅着他发间的檀香解释道:“我绝没有不信你的意思。”

    “我知道,”汪峦灵雀似的眼眸中,含着温和的浅笑,在刹那间抚平了祁沉笙的心绪:

    “而且,我也只是察觉三夫人话中的异样,这件事不一定就真的是老太太……毕竟当年能够接触祁望祥的,还有很多别的人。”

    “只是沉笙,你也要想好,这件事是否真的要继续查下去。”汪峦主动枕到了祁沉笙的肩上,反握住他的手说道:“无论是不是老太太,从祁老太爷屡次阻拦你的态度上来看,这件事背后的人,只怕无论是谁,都是与你们祁家渊源颇深的。”

    “只要你想查下去,最后的结果,就有可能并不尽如人意,你要……做好准备才是。”

    祁沉笙揽着汪峦的手微微用力,似是贪恋着此刻难得的平静,但半晌后他还是点点头:“九哥说的,我都明白。”

    汪峦垂下眼眸,满足地靠在祁沉笙怀中,终是又笑了笑。

    “这件事查下去,怕还是要等机缘来到,不如还是先看眼前的事吧。”

    “除了三夫人所说的事,九哥可还在朱成欢身上瞧出了什么?”祁沉笙回想起今天,来到徐家旧院子时看到的那一幕。

    朱成欢显然是刻意去靠近汪峦的,但令他奇怪的是,汪峦那时候为什么没有避开?

    汪峦当然知道,祁沉笙想问的是什么,但他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反而正想说出自己的发现。

    “沉笙觉得,朱成欢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祁沉笙皱起眉来,有些不愿意去想那些,但却抗拒不了汪峦的发问,只随意地答道:“脾气不太好,有些让人生厌。”

    “我向来不喜听旁人嘴里的流言,但这几次接触下来,却觉得她确实有些四处勾搭的意思。”

    祁沉笙这话说的也算克制了,但汪峦也能听出他话中的嫌弃,不由得点点头:“是了,不止是你,之前我与如苓闲聊时,她也是这么想的。”

    “至于冯阿婷,就更不必说了。”

    汪峦回想着冯阿婷生气时,骂出的那些不堪的词语,但并没有说出口,话头反而又是一转:“那沉笙觉得,今天你来时,朱成欢走得与我那样近,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祁沉笙冷冷地笑了一声,重新托起汪峦的下巴,刚刚在廊下他那般对待汪峦,虽然存着做戏的意思,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心中的占有欲与怒意,确实难以抑制。

    “自然是对九哥这张脸,或者是对九哥能为她带来的东西,有所图谋。”

    “不错,”汪峦点点头,他并没有因为祁沉笙的钳制而感到不适,反而更为温顺地倚在祁沉笙怀里:“若我是你,大约也会这样想。”

    “但那时候,我却发现,朱成欢抬起来的手--在发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