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21章 亡之目(十七) 那位杨小姐的真正名字……

第121章 亡之目(十七) 那位杨小姐的真正名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到第二支舞曲渐渐演奏至高|潮时, 微红着眼尾的汪峦,才堪堪得以从那绒帘后走出,不过比起之前更添几分怜弱, 只得时刻紧紧依托在祁二少的身上。

    但也就是在这时,当他们的目光终于重新落回到人群中,毫不意外地发现了朱成欢的身影。

    她果然是陪着祁三老爷来的,祁二少不曾去拜会周家少爷,祁三老爷却光明正大地, 携着朱成欢,来到了周少爷面前,与他颇为高兴地交谈着。

    “三老爷……与周少爷相熟吗?”汪峦这会稍稍缓过些神来, 也注意到那边的气氛,似乎并不像是两方互不认识。

    “相不相熟我倒是不知道,”祁沉笙灰色的残目稍稍眯起,他一向并不怎么看得上, 这个与他那便宜父亲一样,四处留情的三叔,“只是听人说过, 他似乎前几年去过一趟海城, 说不定是那时候搭上的关系。”

    汪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海城……朱成欢与刘涣登自海城而来,女星唐宁宜也死在那里, 如今连这位几乎没有出过云川的祁三老爷,也因着海城与周少爷搭上关系。

    冥冥之中,他总觉得,几年前的海城,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祁三老爷与周家少爷寒暄后, 便满脸笑容地带着朱成欢来到了大厅中,别看他也一把年纪了,跳起舞来却也有几分样子,说不得是为了追求这些时髦的女明星而刻意学过。

    不过这些落在祁沉笙眼里,就有些不堪入目了,他着实没什么兴趣看老头子勾搭俏女郎,再加上如今周公馆中人多眼杂,想来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做什么事,如此便又将视线放回到怀里的汪峦身上。

    “九哥累了吗?要不要先找地方坐一会?”

    汪峦的思绪还停留在几人与海城的关系上,这会被祁沉笙一提醒,不禁稍稍挑起依旧微红的眼眸,瞧着身畔的祁二少,声音微哑地说道:“我累不累,沉笙你说呢?”

    祁沉笙惯是冷戾的面容,此刻也染着笑意,他贴心地扶在汪峦的腰后,低头蹭着那带了檀香的发丝:“这次是我过分了,这就带九哥去歇息。”

    若放在平时还好,此刻汪峦只觉得自己的腰,敏感得着实恼人。祁沉笙不碰还好,勉强能靠着他撑站着,可眼下被祁沉笙这样一碰,顿时酥麻酸软地半点动不得。

    偏偏祁沉笙也很快意识到了这点,非但不把手拿开,反而更是若有若无地蹭着汪峦的腰,直教人倒在他的身上,才藏着笑意搂着汪峦,寻到处可以坐着的地方。

    不过这般举动,也彻底让汪峦羞恼极了,心下决意今晚绝不跟祁沉笙再说半句话,虽然知道朱成欢一时半会不会做什么,但还是将目光定定地投向他们。

    祁沉笙自然也知道,自己将人惹到了,终是收敛了几分,但仍旧揽着汪峦的肩膀,并不放松。

    转眼又是几首舞曲过去,祁三老爷到底年纪大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局促地笑着跟朱成欢说了些什么,而朱成欢也体贴地与他离开了跳舞的地方,转向旁边暂作休息。

    不过如此一来,便更没有盯着的必要了,汪峦也只好瞧向旁处,还是撑着不与祁沉笙说话。

    也就是这么一瞧,却让他又瞧到了眼熟的人。

    “那是……小叔?”

    汪峦难得出声了,祁沉笙也随着他看过去,果然看到了祁家小叔祁辞,正扶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像是在闲聊些什么。

    很快,祁辞也注意到了他们,于是伸出手来招了招,示意他们过去。

    祁沉笙的眼神忽凝,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也认真了几分,低头与汪峦说道:“九哥先在这歇着,我过去打个招呼,很快就回来。”

    汪峦察觉到祁沉笙的异样,早就不管置什么气了,只下意识地拽着他袖子问道:“小叔找你有事?是与那位老先生有关?”

    祁沉笙本也没打算隐瞒,只看着祁辞身边的老人,解释道:“小叔应当是从大哥那里知道了咱们查的事。那位老先生姓杨,论起来算是老太太的堂弟,前几年也随本家移居到北边去了,小叔把他请来,多半是从他那里知道了些什么。”

    汪峦皱皱眉,攀着祁沉笙的手臂,勉强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也歇的差不多了,与你一起快过去吧。”

    “也好,”祁沉笙稳稳地扶住了汪峦,揽着他的身子往祁辞他们的方向走去:“到底是长辈,我也该带九哥过去认认吧。”

    几人隔得并不远,没一会儿汪峦与祁沉笙便来到了祁辞与杨老先生的面前,只假装是偶遇的样子,相互打了招呼。

    “这是老大家的沉笙呀,是有几年没见了,我这趟回云川来,可听了你不少故事呢。”比起严肃古板的祁缪,年过六十的杨老先生对着小辈,则要和蔼得多。

    他夸赞着祁沉笙,有些浑浊也眼眸也看过旁侧的汪峦,却什么话也不多说,只笑着点了点头。

    “哪有什么故事,舅老爷怕是听了我不少笑话才是。”祁沉笙对这位杨老先生也算是亲近,虽然多是逢年过节才会见面,但印象里他总是很喜欢小辈。

    不说别的,当年祁辞挑明了自己喜欢男人后,众人起先摸不清祁老太爷的意思,纷纷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但是这位杨老先生却在串门的时候,明里暗里说了不少和缓的话。

    想来也正是这个缘故,祁辞这次才选择请他来。

    “哎,谁都知道祁家二少爷有了出息,怎么能说是笑话呢。”杨老先生煞有其事地摇摇头,引得几人又笑了起来。

    祁辞暗暗向着祁沉笙使了个眼色,自己盘着手中的沉香珠串子,有意无意地将话头引了过去:“可不是,前几天我回老宅的时候,还听见老太太在跟如蓉他们夸沉笙,说他这次压棉价的事做得好。”

    “我那老姐姐最是喜欢默钧和沉笙了,”杨老先生点点头,脸上的笑容越发亲和,不一会又感叹道:“我也有几年没见着她了,这人老了,就是不方便走动了。”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祁沉笙残目微抬望着杨老先生,很是自然地接道,“既然都来云川了,明日我就陪您一块去看看老太太。”

    “那自然是好。”杨老先生点点头,与几个小辈同走到一张圆桌边,坐了下来。

    汪峦见时机差不多了,便从随身的口袋里,摸出了张薄薄地纸片,暗中递到了祁沉笙手中。

    正是那张两位杨小姐在教堂前的合影。

    祁沉笙接过相片,随便按了按汪峦的手,然后闲聊般与杨老先生说道:“说起来,我前几天在老宅收拾库房的时候,倒是捡到了张老相片,大哥非说那是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我却觉得不像。”

    “正巧您来了,舅老爷快瞧瞧,大哥说的对不对?”

    说着,祁沉笙就将那张相片,摆到了杨老先生的面前。

    杨老先生不疑有他,拿起那相片来仔细端详着,片刻后就点点头笑着说道:“默钧这孩子说的不错,这是老姐姐的相片。”

    汪峦看着杨老先生,很快又在他脸上发现了几分怀念的神情,祁沉笙也适时地说道:“真的?那这上头哪个是老太太?”

    大抵是上了岁数的人,都很喜欢与小辈提起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杨老先生故意逗孩子般地摇摇头:“我可不告诉你,你自己猜猜吧。”

    祁沉笙见过祁老太太的其他相片,自然知道是哪一个,但是他却故意指向了另一位杨小姐:“我猜……是这一位吧。”

    杨老先生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摆着手说道:“那你可就猜错了,旁边那个才是老姐姐。”

    “是吗?”祁沉笙残目稍敛,故意作出不太相信的模样,又说道:“可我瞧着,这个眉眼与老太太很像呀。”

    “当然像了,”杨老先生像是想到了什么,怀念之意更重,不由得叹了口气:“都是亲姊妹,哪能不像啊……”

    “哦,我怎么没听过,老太太还有亲姊妹?”祁辞也出声,引着杨老先生继续说下去。

    “你们都年纪小,当然没见过她。”杨老先生拿起了相片,对着光去瞧上面的人像:“她呀,比老姐姐还大一岁,也是云川城里的美人呢。”

    “哦,旁的不说,你们家老太爷当年还想求娶她来着。”

    果然……因着身份汪峦随不方便开口,但也极为仔细地听着杨老先生的话,这般便与斯戈尔教堂里的墓碑,还有祁老太爷的说辞对上了。

    当年祁老太爷想要娶的人,的确是那位Lingwen.Yang。

    “还有这事?”祁辞惊讶地说道,像是对此很感兴趣,忙追问道:“那您可要给我们说说,老太太也知道吗?”

    “她呀,当然知道了。”杨老太爷把相片放了下来,与祁缪不同,在他看来当年的事,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她们姊妹两个关系可好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时候呀,比不得现在,姑娘家是不许常出门的。不过我婶子是信西洋教的,所以才偶尔带她们去教堂里转转。”

    “哝,你们这张相片,就是在教堂前头拍的,”杨老先生指了指姊妹两人后头的建筑,然后发皱的食指又指向了角落中的卓麽麽:“刚才没瞧到,卓娘也在呢。”

    “卓娘是教堂里收养的孤儿,后来因为老姐姐她们去的多了,彼此相处的不错,就跟着来了杨家做事。”

    眼见着杨老先生越说越偏,祁沉笙不禁出声提醒道:“舅老爷,您可答应要跟我们说老太爷与老太太姊妹俩的事,”

    “是是是,这人老了,说话就容易乱。”杨老先生并不在意祁沉笙的打断,又绕了回去。

    “刚刚说道哪了来着……是你们家老太爷,起先求娶的,是我那位玲文姐姐。”

    杨老先生说着,像是怕自己忘了似的,在相片旁的桌子上,比划着写下了字样,也终于让汪峦他们知道了,那位杨小姐的真正名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