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23章 亡之目(十九) “不,应该说,是‘她……

第123章 亡之目(十九) “不,应该说,是‘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汪峦灵雀似的眼眸微微睁大, 尽管朱成欢说出的话令他足够惊骇,但他还是注意到,她的声线颤动了。

    她在害怕?

    是因为要唆使祁三老爷杀妻, 而害怕?还是因为别的……

    祁三老爷显然还处于那莫名强烈的愤怒中,可听到“让她消失”这几个字,还是犹豫了。莫说对方好歹是陪了自己几十年的发妻,便是让他去杀个普通人,他也是不敢的。

    “三老爷!”朱成欢听出了祁三老爷的迟疑, 微微发抖的声音一下子便强硬起来。

    汪峦透过松树厚重的针叶,勉强看到了背后的情景,只见两团血淋淋的东西, 正从朱成欢的手中,扭动着黏腻的脉络,若脱水的游鱼般,飘浮到祁三老爷的面前。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 朱成欢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好似控制住了祁三老爷的心神。

    “让她消失吧--”

    “都是因为她,三老爷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没有了她, 三老爷想要多少女人, 就有多少女人, 再没有人能管束你了。”

    祁三老爷的双眼不由自主地,对上了那双红色的眼珠, 一眨不眨,只是徒劳的睁大了眼睛,几乎要将眼角睁裂。

    “好……我都听你的,都听欢儿的。”说着,那一双血淋淋的眼球, 便“啵”的一声,直接钻入了祁三老爷的眼睛中,长长地血络还缀挂在他的眼角。

    这样的场景让人看了着实不适,汪峦忍不住颦起了额头,祁沉笙却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唇,而后引着汪峦转过头来,与他对视着。

    祁三老爷与朱成欢已经起步,走过深冬的针叶林,向着灯火通明的周公馆走去。

    按照之前张茆收集的线索,如果朱成欢真的是前几桩杀妻案的幕后黑手的话,那么等待三夫人的未来,则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要阻止他们并不难,只需要稍稍动一点手脚--

    无需言语的累赘,只是眼神的默契,祁沉笙握住了汪峦的手,淡淡的碎金光芒便从两人交错的十指间,流溢而出。穿过眼前的黑夜,涌动向前人的背影。

    -----

    朱成欢控制着祁三老爷,走出了周公馆,来到了街边早已准备好的车上。

    街边的路灯投下并不怎么明亮的光,落在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勉强勾勒出司机的轮廓。

    “人已经控制好了,可以走了。”朱成欢对他不耐烦地说道,而后用力将完全失去自主能力的祁三老爷,推到了后排的角落中,自己则嫌恶地坐远。

    “去祁家?”司机开口问道,语气像是早已知道答案,却又有着迟疑。

    朱成欢对他半分好气也无,言语冰冷得像是带了刺儿:“不然呢?还能去哪里?”

    司机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透过后视镜看到朱成欢的样子后,选择闭上了嘴巴。

    车子一路向西开着,周公馆靠近城东青洋坊,而祁家老宅却在城西,需跨越大半个云川城,即便有汽车,也不会很快到达。

    而就在这路途上,朱成欢一手支着头,靠在车窗边,似乎是很疲惫的模样,但目光却不住地往后方望去。

    她在紧张,在等待,抱着最后的希望。

    而就是这频频的动作,终于引来了那司机的注意:“你在看什么?”

    “哪有看什么。”朱成欢立刻否认道,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又冷冷地骂道:“开好你的车就是了,别多话!”

    那司机完全不理她的愤怒,或者说已经习以为常,一边抬眼也通过后视镜看着车后,一边闲聊般说道:“我不明白,你这次为什么非要选他呢?”

    “我们明明还有很多目标,为什么非要先选这一个。”

    朱成欢将支撑着头的手,放到了暗处看不见的地方,继续语气讥讽地说道:“那你为什么,非要让姓汪的来演戏?”

    “这跟这件事没关系,”司机的语气也有些绷不住了,“我有我的打算。”

    “你的打算?”朱成欢像是终于抓住了话柄,开始反击起来:“刘大导演,你欠的债终于扛不住了吧?”

    “你真以为,请来那么个不男不女的玩意,就能帮你翻身?”

    “闭嘴!”刘涣登的玳瑁眼镜下,目光尽是被戳破的愤怒。

    “我不闭你又能怎样?”朱成欢笑了起来,仰躺在后座上,像是朵肆意绽放的刺玫瑰:“你们还需要我--”

    “不,应该说,是’她‘还需要我。”

    黑色的小轿车仍旧行驶在夜幕之下,穿过云川的街巷,终于在某个瞬间,一头冲入涌动着暗金的幻影中。

    -----

    十点钟,祁家大宅的正门口,彻夜燃烧的蜡烛照亮了朱红色的大门。

    喝得醉醺醺的祁三老爷,一个人自某条巷子中,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摇晃着身子艰难地爬上了门前的台阶,而后抡起胳膊毫无章法地叩响了大门上的铜环。

    “当当的--”那沉重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不一会朱门便被内侧开了条缝,一个值夜的毛头小厮探出头来,见是祁三老爷忙上去搀扶。

    “三老爷,您怎么走这儿来了。”

    也不怪这小厮吃惊,若说祁家上下,吃酒玩乐晚归的人也不少,但都约定俗成般,入夜后若无宾客,轻易不会来正门。大多都偷偷从离着自己院子的小门回去,也省得惹老太爷不高兴。

    可这喝醉了的祁三老爷,哪里管这些,反而粗暴地将那小厮退到在地,口中含糊地骂着:“滚开,别挡我的道儿!”

    毛头小厮被结实地磕了一下,揉着脑袋心中愤愤,但也不敢顶撞什么,只得由着祁三老爷那么步伐凌乱地走了进去。

    这夜的祁家,似乎比平常更为安静,长廊间只有摇曳的灯笼,照着空荡荡的墙壁。各个院落中,一丝声音也无,仿佛所有的人都已经安睡。

    祁三老爷的身子渐渐也不摇晃了,反而变得僵直,像一只提线的木偶,被无形的手操纵着,向着目的地走去。

    十点一刻,他终于走到了自己的院子前,却并没有如常地呼唤丫头妻妾,而是自顾自地打开了院门,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祁三夫人已经准备歇息了,她知道今晚老爷绝无可能会来她的房里,索性便来丫鬟都遣走了,独自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自己老去的容颜,用手帕子擦着眼泪。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房门似乎响了一下,刚要仔细听时,便又是清晰的一下,应当是有什么人站在门外,想要进来却被门闩挡住了。

    “谁呀?翠儿还是红儿?”祁三夫人喊着,将手中的帕子往袖子里一收,便向外间走去。

    可当她走到门前时,却因着淡黄纱窗上映出影子愣了一下,夫妻这么多年,三夫人当然认得出,那个并不高大的身影来自于她的丈夫。

    “老爷,您怎么来了?”三夫人说着,就要上前打开门闩,可就在触到的那一刹,却觉得指尖一痛,竟是被木刺扎出血来。

    难以言说的不祥弥漫上心头,祁三夫人忽然有些犹豫,但又实在不知道是为什么。

    正当她含着破了的手指,站在门前发怔时,却听到另一侧的祁三老爷,又“砰砰”地敲响了房门。

    “哎,这就来!”经年累月形成的习惯,让祁三夫人压下了所有的猜疑,对着自己的丈夫打开了房门。

    “喀--”屋檐下的灯笼,突然被寒风吹落在地,黑暗随即笼罩了而来。

    三夫人却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她只是上前迎着三老爷:“您这么晚了,突然想到来我这儿了?”

    祁三老爷却是一言不发,被三夫人搀扶着,走进了房间中,甚至连门都不曾关。

    三夫人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只当他是喝多了,也没想太多便将人扶到躺椅上,自己转身去唤小丫头来帮忙。

    “翠儿,翠儿你睡了吗?”她站在门边,被外头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可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还在屋里的后背比迎着风的身前还要冷。

    “真是怪了。”三夫人抱着胳膊喃喃着,回头的瞬间却猛地发现,本该躺在里间的三老爷,正直直地站在她的身后。

    “呀!”三夫人被吓得叫出声来,可随即却被一双大手,死死的捂住了口鼻。

    她挣扎着,用不敢置信地目光看着面前,与她一同生活了几十年的人。

    她是那样熟悉对方的面容,从年少到如今,即便随着岁月变化良多,却一直都深深地记在她的心上。

    这是她的丈夫啊,尽管他是那样的昏庸无能、荒唐好色,给她带来了那么多的孤独与痛苦,但在她的心中,这个人却一直是他最大的依靠,终身的托付。

    可是现在,他在做什么--

    祁三夫人睁着那双充满泪水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悲伤与失望。

    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了,半生的念想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燃为灰烬,随着她最后的眼泪与气息,消散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