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24章 亡之目(二十) “是她,还有刘涣登逼……

第124章 亡之目(二十) “是她,还有刘涣登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朱成欢仍旧坐在车内, 紧紧攥握着衣角的手,暗藏着她心中的忐忑。

    刘涣登点燃了一根烟,夹到最后吸了两口后, 便觉得索然无味,搁在了指间任由它被那点火星燃烧。

    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不远处祁家的大门仍旧紧闭着,没有任何敞开的迹象。朱成欢几乎紧张到了极点。

    他们会被发现吗?

    这一次,会被发现吗?

    最后的希望, 如同刘涣登的那根烟般,被渐渐燃烧殆尽。

    就在这时,她突然坐直了身子, 美丽的眼眸中映出那在黑暗中,悬浮着向他们游动而来的两只眼珠--

    “回来了?”刘涣登将烟熄灭,松了口气后又溢出欣喜,打开车窗以方便那两只眼睛进入。

    而朱成欢则是瞬间瘫坐在车后, 一颗心如坠冰窖--怎么会,真的成功了?

    祁三老爷,真的杀死了三夫人?

    她这么久的谋划, 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那双淋着鲜血的眼珠, 终于又回到了车上, 拖着黏腻的血络,慢慢地靠近朱成欢, 马上就要落回到她的脸上--

    “啊!”朱成欢崩溃的大叫一声,想要躲开,可那冰凉腥臭的血络已将触到了她的皮肤,转眼间便钻了进去。

    “你叫什么叫!”刘涣登也察觉到了今晚朱成欢的不对劲,一向怯懦的他, 似乎在红眼珠的影响下变了性子,对着朱成欢毫不留情地狠声斥责道。

    朱成欢的双手死死地捂住脸庞,她还沉浸在眼珠钻回到她体内的恶心感中,尽管两年来已经经历过不知多少次,可她仍旧无法接受那种感觉。

    刘涣登见朱成欢没有继续造出动静,便稍稍放下心来,他最近感觉到了朱成欢的异样,特别是勾引祁三老爷的事上,似乎特别冒进,因此心里头生出了不少的怀疑。

    毕竟初来云川时,他隐约也听说过,祁家人似乎有些过人之处,不过再怎么打听也没确切说法,大多不过是以讹传讹的空话,这才让他放下心来。

    再加上那位祁三老爷确实在他们的名单上,也是个早晚要动手的人物,所以他才放任朱成欢这般作为。

    如今看来,难保朱成欢也是听了那些传闻,生出了异心,想要借祁家除掉他们。

    不过--刘涣登从后视镜中,看着朱成欢绝望而惨白的面庞,不过她折腾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他们不还是得手了?

    车子沿着来时的路,重新向云川城东开去,一路上他们所能碰到的行人,比之前更少了。就连偶尔经过的路灯,都几乎要被黑暗所侵蚀。

    刘涣登却丝毫不在意,越是这样的环境,便越是能让他放松。他或许曾经怯懦而软弱,但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正当他想要重新点燃一根烟,却感觉车子好像轧到了什么东西上,猛地颠簸了一下。

    不过幸好,并没有出什么大问题,车子很快就恢复了平稳,刘涣登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没过多久,甚至他第二口烟还没有吸完,车子便再次剧烈地颠簸起来,这次再没有之前那么幸运,整个车身都摇晃起来。

    “出什么事了?”这下连满心死灰的朱成欢,都没法再无动于衷了,她挣扎着看向窗外,但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尖叫着问道。

    “我怎么知道!”刘涣登已经彻底慌了,他想要控制住方向盘,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被困在车子中,好似被什么推动着似的,一路震荡着被推入到黑洞洞的小巷中。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车子猛地翻到过去,然后重重地撞到了墙上,霎时间车内的两人只觉天旋地转,浑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朱成欢忽然生出一种绝望的希冀,就让她这样死去吧,再也不用被人威胁,再也不用去做那些事情。

    可遗憾的是,在短暂的昏迷过后,她又渐渐地清醒过来,甚至连坐在前排的刘涣登也没有死去,甚至还爬着把她从车子里拽了出来。

    “是不是你!”刘涣登联想到朱成欢最近的所作所为,死死地扯住她的头发:“是不是故意招惹祁家人,你都干了些什么!”

    朱成欢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捶打着刘涣登的手,幸好对方受伤显然比她要重,垂死挣扎下,朱成欢竟真的逃脱了。

    她撑着冰冷的地面,忍痛站了起来,也顾不上什么方向了,抹黑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

    可刚跑了没几步,就感觉自己的脚腕被什么东西缠住了,骤然拉扯着她向后跌去。

    “啊!”朱成欢吃痛地倒在地上,本能的求生欲让她再次爬起来,想要继续逃走,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令她胆寒的声音。

    “欢儿……你怎么走了?”

    “我已经把那个女人杀了,马上就能娶你了,你怎么走了?”

    “祁……祁三老爷?”朱成欢颤抖着抬起头来,可眼前尽是一片黑暗,并不能看到来人的身影。

    “欢儿,快跟我回去吧。”

    “我还要跟老太爷说,要娶了你呢。”

    祁三老爷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乎都要贴到耳边了,朱成欢猛地一哆嗦,连滚带爬地向后躲去。

    “祁,祁三老爷,您快回去吧。”

    “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

    可那声音却不想放过她,仍旧如梦魇般纠缠在朱成欢的身边:“好,回去……欢儿跟我一起回去。”

    “不,不!”朱成欢大力摇着头,姣好妩媚的面庞被吓得扭曲,全是擦不掉的泪水。

    “我错了,祁三老爷,您放过我吧!”

    “求求您了,放过我吧!我不该勾引您,不该--”

    朱成欢的哭声,还回荡在恐怖的小巷中。

    而就在她害怕地无法自拔之时,那双红色的眼珠隐秘地从朱成欢的皮肤中,探出了小小的一片。

    它似乎也在试探,又过了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后,才疾速破皮而出,向着黑暗窜去。

    鲜血淋淋地流滴下来,红色的眼珠扭动着长长的血络,抛弃了自己的宿主,本以为可以逃出生天时,那无人可见的角落中,却突然生出两根结实而细长的黑蔓,将它们狠狠地抽打在地。

    “啪”的一声,似乎有女人凄惨的叫声随之而来,朱成欢听到这动静,更是怕得浑身颤抖。

    那双红眼珠还想要跑,可还未等飘浮起来,地面却又突然冒出几根黑蔓,将它们死死地缠住了。

    “所以,真的是一双眼睛?”仿若黑幕笼罩的街巷,缓缓地凝起金色的碎光,而后便如流水般散落而去,露出了此地真实的模样。

    这不是是条再寻常不过的胡同,虽然狭窄但每隔十来米,便树立着简陋的路灯。

    忽然而来的光线,刺得朱成欢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清晰的听到了细长的绅士杖,敲击在青砖地面上。

    是祁二少!

    她又蜷缩了几下身子,等到终于能够睁眼时,首先看到的便是一袭黑色大衣的祁沉笙,面无表情地执着绅士杖,站在她的面前。

    而身披白裘绒袄的汪峦,也正被祁沉笙揽抱着身子,用探究的目光瞧着她--还有地上,被困在黑蔓下,却仍在挣扎扭动的眼珠。

    “朱小姐,刘导演,不如你们来解释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街巷的另一侧,祁如苓踩着干练的皮靴,操纵她的执妖--黑色的藤蔓,将想要逃跑的刘涣登拖拽而来。

    兴许是因为那灯光勉强称得上是明亮,朱成欢的心中,竟然再寻不出一丝的害怕,反而只剩下深深的解脱。

    无论怎样,她的计划成功了。

    -----

    凝聚成形的金丝雀飞翔在汪峦的身畔,而后轻盈地落到地面的黑蔓上,盯着那双血红的眼珠看。

    其实从朱成欢与祁三老爷离开周公馆的那一刻起,他们还有车上的刘涣登,便已经陷入了金丝雀的幻境中。

    他们甚至连那双红眼珠,都以为自己控制着祁三老爷,杀死了三夫人。但实际上祁三老爷回来祁家后就昏倒了,如今被扣在了老宅,祁三夫人还完全不知道这么回事,今晚早早地就睡下了。

    “这双眼睛,是唐宁宜的。”而面对眼前狼狈,却又突然有了生气的朱成欢,祁沉笙问询起来,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尽管有着刘涣登的挣扎打岔,但朱成欢却像是迫不及待般,十分主动地供认出了眼球的主人。

    “还有那些事,都是她,还有刘涣登逼我去做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