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25章 亡之目(二一) “说说吧,刘大导演,……

第125章 亡之目(二一) “说说吧,刘大导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如祁沉笙所查到的那样, 朱成欢第一次与刘涣登合作,是在多年前。那时她所扮演的,是一个小小的丫鬟, 而那部戏的主角,就是扮演小姐唐宁宜。

    即便经历了这么多,在朱成欢的回忆中,唐宁宜依旧是个极为耀眼的美人,她穿着红色的旗袍, 一出镜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是刘涣登捧在手心里的女主角,是海城风光无限的女明星,有着数不清的倾慕者和永远穿不完的华丽衣裙。

    真是让人羡慕呀--羡慕得, 朱成欢的心,都有些发疼了。

    就这样,朱成欢舍不得离开剧组了,她追随着唐宁宜, 出现在刘涣登的每一部影片中,哪怕只能扮演那些不起眼的角色,也能让她得到短暂的满足。

    渐渐地, 随着那么多次接触合作, 她与唐宁宜之间变得熟悉起来。唐宁宜并没有看不起她, 反而帮她在刘涣登前说了不少好话,给她更多的戏份。

    这让朱成欢十分感激她, 在心底由衷地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唐小姐这样人美心善的存在。

    但正是随着她们关系的深入,朱成欢也慢慢发觉,唐宁宜的风光背后,似乎隐藏着不可言说的无奈与不堪。

    她常常会去一些政要商贾的宴会上陪酒, 尽管厌恶却无法拒绝,因为导演刘涣登的性子软弱古板,不擅应酬。所以常常需要她亲自出面,疏通其中的关系。

    当然,起初这一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本就是声色圈子,种种也都算是寻常。可后来却渐渐变了味道。

    朱成欢发现唐宁宜的情绪越来越差,常常独自在窗边哭泣,可问她时却又什么都不肯说,自己也只能徒劳的安慰她。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朱成欢突然接到了刘涣登的电话,说是唐宁宜自杀未遂,被人送进了医院。

    她都快被吓死了,幸而匆匆赶到后得知,唐宁宜已经脱离了危险,醒了过来。

    不过也就是这一次,让朱成欢下定了决心与刘涣登一起,询问唐宁宜究竟发生了什么。

    兴许是因为那时太过脆弱,唐宁宜终于说出了真相,原来这段时间她一直被几个要员逼迫着,想要送到了那些达官贵人的床上。

    她坚决抗拒着这一切,可又渐渐无法承受住压力,日日被胁迫着接受他们越来越过火的,令人作呕的接触,所以才想一死了之。

    汪峦听后,心口像是被沉甸甸地压住了,当年在汪家,他们最初被培养出来的目的,说白了也就是为了这些肮脏的事。

    尽管他还没有被派出去真正地做过什么,汪峦却无法忘记,那时候同伴们的惨状,还有在忐忑中等待的岁月。

    他可以想象得到,唐宁宜究竟有多么的绝望,才会宁愿选择死来解脱。

    如果他没有遇到祁沉笙的话……

    “九哥,”祁沉笙揽住了汪峦的肩膀,轻轻地叹了口气,用自己的怀抱温暖着他:“都过去了,别多想。”

    汪峦张张嘴,最终还是摇摇头,继续听朱成欢说了下去。

    朱成欢知道真相后,当即又是心疼,又是气愤,但她却明白,即便唐宁宜有那么大的名气,但她们在那些真正的权贵面前,仍旧脆弱地如一只随时都可能捏死的蚂蚁,就是再难过,再悲愤,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后来我们就商量着,什么都不要了,也不拍片子了,各自回去老家讨生活,也比让唐小姐继续受辱好。”

    可现实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唐宁宜依旧被威胁着,去做那些令她不齿的事,无法反抗,无法逃离,直到--

    “直到她……她死了。”

    朱成欢仍能回想起,见到唐宁宜尸体的那一刻,曾经风华绝代的美人,躺在冰冷的河水中,脸已经被毁得面目全非,就连两只眼睛都被挖了出来。

    反应最大的还是刘涣登,那个一向懦弱的男人,双目赤红地跪在唐宁宜的尸体前,几乎疯了般哭泣。

    那一刻起,朱成欢才明白,唐宁宜对刘涣登来说,究竟有多么重的份量。

    “他们硬说是唐小姐自己落水而亡,我当然一个字都不信。后来还是刘涣登暗地里花了好些力气,才终于查清了害死她的人。”

    “是海城大亨银行的经理夫人。”

    这位夫人察觉了自己丈夫在外有染的事,在极端的愤怒中,又被丈夫的狡辩所蒙蔽,认为唐宁宜是为了钱财,故意引诱男人的。

    与此同时,她在其他几位交好的夫人口中,也探听到了唐宁宜与许多权贵不清不楚的事,这更让她确信自己的想法。

    于是,在那个冬夜,在嫉恨妒火中,她终于买通了几个混混--

    朱成欢与刘涣登查清了真相,可却更加无能为力,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即便将一切公布出去,只怕也会被那些人扭曲成“女明星唐宁宜勾引数男,曝尸街头”。

    他们绝对无法接受,那些人对唐宁宜死后声明的玷污,只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只盼着有朝一日能够为她报仇。

    可就在唐宁宜死后的一天夜里,她却发现--

    “唐小姐回来了。”朱成欢的嗓子已经哑了,眼泪还在无意识地流着,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想起了旧事。

    那晚剧组收工后,他们看到唐宁宜就站在住所的门前,浑身血污地等待着她。

    “说不出该高兴还是害怕……我走了过去,然后唐小姐就……伸出手拉住了我,往我手中放了……两只眼球。”

    汪峦与祁沉笙当然听懂了,这时的唐宁宜应当已经化为执妖了,而在眼球落入朱成欢手中的一刻起,她便成为了唐宁宜的临亡者。

    “唐小姐说,她不甘心这样死去,她要我为她报仇!”

    那时的朱成欢,还沉浸在唐宁宜被害死的悲愤中,再加上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执妖,只以为是唐小姐死不瞑目,来找她帮忙,于是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第一个,她让我杀的人,就是那位经理夫人……”

    朱成欢虽然想为唐宁宜报仇,但真正让她去杀人,她却是不敢的。但唐宁宜却告诉她,并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她只需要去勾引那位经理,就能一点点控制住他,让那位夫人死在自己“深信”的丈夫手中。

    朱成欢纠结了一整晚后,答应了唐宁宜,此后的三个月中,按照她的计划真的一步步接近了那位银行经理,将他迷惑控制于鼓掌之间,直到最后一步,操纵他杀死了自己的夫人。

    事成之后,她们抽身而退,那位经理却因证据太过确凿,被巡警带走了。

    “那天,我真的很开心,我以为终于帮唐小姐报了仇,一切都能结束了。”

    可没想,唐宁宜却向她提出了下一个目标。

    “那是伪政府的一名官员,唐小姐说自己正是被他逼迫着,才不得不去陪那些男人的……而他的夫人,也在她的死中推波助澜。”

    起初朱成欢还不肯,但令她意外的是,第二天刘涣登就来到了她的住所前。

    “他求我,求我帮唐小姐,甚至跪了下来……”

    “他答应我,只要帮唐小姐报仇,就捧我做女主角,让我成为最风光的演员。”

    朱成欢最终不忍刘涣登那般哀求,也抵制不了放在眼前的诱惑,答应了下来--而她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将彻底踏入血潭,再无法脱身。

    在唐宁宜的安排下,她用同样的方式,杀死了这位官员夫妇,当她再次以为可以结束时,唐宁宜却又提出了下一个人。

    “我想要拒绝,我真的不想杀人了!”可这时候,刘涣登却拿出了她去勾引银行经理和官员的照片,告诉她如果不继续的话,就将一切公布出去。

    这时候朱成欢才明白,从一开始,她就陷入了骗局中,没有脱身的可能了。

    就这样,她被胁迫着做下了更多的事,而刘涣登手中能威胁她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朱成欢看着累累增加的新闻,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就算那些男人死不足惜,但他们的夫人,其中大多数根本没有参与过杀害唐宁宜的事,甚至根本不知道唐宁宜这个人!

    她想要劝说唐宁宜,只报复那些男人就够了,不要再害无辜的人了。可已经杀红了眼的唐宁宜,哪里会听这些,她已经不满足于海城了,开始搜寻当年来自外地的男人。

    于是恰好祁如苓搭建了宏播影棚,刘涣登就借着拍戏的名义,带着朱成欢来到了云川。

    “我继续被逼着,配合唐宁宜报仇……”

    渐渐的,朱成欢也听说了祁家有异术能人的传言,正巧祁三老爷当年在海城时,也曾对唐宁宜动过不轨之心,同样在报复的名单上。

    再加上与祁家有着深厚渊源汪峦的出现,朱成欢便想要放手一搏,她一面抓住机会故意搞出动静,在人前张狂肆意,甚至假借发泄的理由,捉弄了那晚的巡警张茆,一面大力勾搭祁三老爷,这些都是希望云川祁家人真的能够发现异样。

    听到这里,汪峦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他看看不远处正拖拉着刘涣登的祁如苓,问向祁沉笙:“既然朱小姐已经主动露出破绽了,那为什么如苓还是无法发觉?”

    这也正是祁如苓想要知道的,因为别说当初在宏播影棚的时候,即使在现在,她的执妖黑蔓已经控制住了唐宁宜的眼珠,但她还是几乎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

    祁沉笙皱皱眉,他忽然联想到了之前在周公馆时,汪峦说起的朱成欢对待男女的不同。

    “朱小姐,你有没有试着用这双眼球控制过女人?”

    朱成欢点点头,如实说道:“试过……但是没有用。”

    “唐小姐的眼睛,只对男人有用……对女人却没有。所以我与男人见面时,可以控制他们记不住我,但是如果是女人,我就要尽量遮掩,让她们别注意到我。”

    “恐怕如苓察觉不到她的执妖也是这个原因,”这下祁沉笙基本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细长的绅士杖敲击着地面,慢慢靠近地上的眼球:“因为它只针对于男人,却对女人没有作用,所以如苓才会忽略它。”

    绅士杖的尖头几乎要戳到眼珠,这时被黑蔓束||缚住的刘涣登,却突然爆发了剧烈的反抗,挣扎着想要扑到唐宁宜的眼珠前,声嘶力竭地喊道:“不,不要!不要靠近她!”

    “你离她远点!”

    冰冷的目光自祁沉笙的残目中投落,他转身饶有兴致地看着地上的刘涣登:“我本来以为,你也是被这它控制了,现在看来却并不像。”

    汪峦也来到了祁沉笙的身边,微微颦起好看的眉头,看向的却依旧是朱成欢:“还有个问题,算来朱小姐在海城时就被执妖寄生了,但她的身体却似乎并没有受什么影响。”

    “你有生过大病吗?或是……曾经做过什么?”

    这下朱成欢也愣住了,她仔细回想着说道:“好……好像没有过大病。”

    “不,不过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当初复仇开始后不久,我确实有段时间身体不好,但后来刘涣登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带着唐小姐的眼珠离开几个钟头,我的身体就再没出过事。”

    果然,刘涣登还是有问题。

    从在宏播影棚中见的第一面起,汪峦就怀疑过,世上怎么会有那样巧的事,身上有执妖气息的导演,偏偏要选他去演男主角。

    祁沉笙向着祁如苓一个示意,她便操纵着黑蔓将刘涣登吊到了半空中,与地上的眼球相隔不远,却永远不可能碰得到。

    “说说吧,刘大导演,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什么?”这时候,刘涣登突然破口大笑起来,整个人像是疯魔,不断在结实的黑蔓中,扭动着身子。

    祁沉笙皱皱眉,手下的绅士杖猛地一敲,四芒连缀的星宿便出现在他的脚下,淡淡的光芒笼罩了他与汪峦。

    可也正是在星宿出现的刹那,刘涣登的口中涌出了大量的鲜血,而那两只通红的眼珠,也“啪”地一声,化为了血泥。

    “怎么回事!”如苓着急地喊着,随时准备再召唤出其他的执妖,可祁沉笙却握住汪峦的手,面色阴沉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他走到了刘涣登的面前,冷眼瞧着他最后垂死的挣扎:“只是有人要毁掉他的弃子了。”

    刘涣登听了他的话,笑得更是癫狂,像是根本不在意血液的如泉水般,从他的全身迸流而出。

    “祁二少……有人想要请你去看一场电影。”

    “票就在我的口袋里。”

    祁沉笙看着他那已经被血浸透的衣裳,十分嫌恶地根本不想触碰,而刘涣登仿佛有所感知,发出了最后如野兽般的吼声,而后整个身体都炸碎了--

    祁沉笙退后几步,侧身将汪峦护在怀中,防止他被血泥溅到。

    而随着刘涣登的消失,那两张电影票,也从他残余的衣服中,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