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27章 终局(二) 缓缓地勾起一抹满含恨意的……

第127章 终局(二) 缓缓地勾起一抹满含恨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电影还在继续, 汪峦只觉心中隐隐地发冷,他终于确定了,那并不是什么错觉, 屏幕中的人物,不止是冯阿婷,就连朱成欢的脸也渐渐变了模样。

    她们的脸越来越像老照片里的杨家姊妹,与此同时神情也变得死板而呆滞,仿佛只是在机械而又夸张地表达出应有的喜怒哀乐。

    他下意识地攥了一下祁沉笙的手, 两人在并不明亮的光影下对视,看来那个人想要为他们揭开当年的“真相”了。

    电影中的故事并没有因为人物的改变而停止,继续向着他们已经知晓又未知的方向前行着。

    “郑焕湘”或者应说是祁缪, 终于与姐姐杨玲文订婚了,他们所处的地方也不再是拍摄用的徐家旧院子,而是早已拆毁的杨家老宅。

    就在这本应充满喜气的场景中,面若死人的青年男女并肩而立, 红色的衣裙也映成黑白两色,宛若身着丧服,脸上挂着空洞的笑容。

    冥冥之中, 应证了悲剧的开端。

    订婚结束后, 祁缪开始更为频繁地出入杨家, 屏幕中的杨玲文越来越高兴,而杨玲月却越来越哀怨。

    一切的转折发生在次年开春, 虽然电影没有声音,但看上去应是祁缪的生辰。他一大早在家中拜过长辈后,就去了杨家,而此刻的杨家--

    汪峦微微皱眉,此时的杨家两位小姐的院子中, 也很热闹,小丫头们笑着簇拥到杨玲文跟前,一一行着拜礼。

    杨玲文就坐在那里,玲月在一旁收着拜礼,倒像是--她也在过生辰?

    不知怎么地,这样的巧合却让汪峦分外介意,他感觉好似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却又说不出来。

    没过多久,祁缪就来到了杨家,他满怀爱意地望着杨玲文,与她相拥而笑,只有妹妹玲月掩饰着表情走出了房间。

    接着祁缪与杨玲文便坐在桌边,他们像是在说些什么,祁缪的神色渐渐认真起来,像是做了某种严肃的决定。

    而杨玲文显然十分惊讶,以为祁缪在说笑,可是对方认真的模样,却又让她相信了几分。

    祁缪站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房间中渐渐消失的光线--

    汪峦的眼眸不由得睁大了,祁沉笙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印证了他的想法。

    “老太爷放出了自己的星宿,他想把执妖的事告诉杨玲文。”

    那话音刚落,汪峦便见着屏幕里、黑暗的房间中,冉冉亮起了四颗几乎直缀而下的星芒,汪峦认得出,那是对应同样属东方的“房”宿。

    由星星带来的微光,映照出杨玲文惊讶的神情,看到这里汪峦却明白了,老太爷所做的这些,其实也是合乎情理的。

    祁缪想要让杨玲文真正了解他,正如后来祁沉笙将星监事情告诉了他一样,这是祁家人不需言语延续的传统,将秘密分享给此生的挚爱。

    果然惊讶过后,杨玲文也欣喜起来,她微笑着去触碰那些小星,祁缪的脸上也带着同样的笑容。

    尽管此刻他们的脸庞依旧是僵硬的,但汪峦却真切感受到了那份感情。

    星光慢慢地淡了,光线重新充满了整个房间,可祁缪要说的话似乎还没有结束。

    他又变回了之前刻板僵硬的样子,拉着杨玲文的手继续向她描述着什么,杨玲文满目仰慕的倾听着,可渐渐地,汪峦却发现她的脸色有了些许改变。

    杨玲文像是在惊喜,在期待,但又似乎掺杂着一丝退缩。

    电影是没有声音的,汪峦与祁沉笙完全无法知晓他们谈话的内容,只能靠画面去猜测。

    祁缪究竟跟杨玲文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时电影的镜头却缓缓地移开了,沿着窄窄的窗缝,看向了春光明媚的门外--那里站了一个人。

    是杨玲月,她显然一直都在门外,与杨玲文一起知晓了祁缪的秘密。

    而等到祁缪走后,杨玲月便匆匆回到了房间中,她拉住姐姐杨玲文的手,好似在焦急地劝说些什么。

    可杨玲文却摇摇头,反而望向祁缪离开的方向,最后的退缩被信任与偏爱所打败,她做出了决定--

    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决定,足以将她推向无可挽回的境地。

    杨玲文开始随着祁缪接触执妖,起先只是跟在祁缪的身边,与他一起处理因执妖而起的异事。在这个过程中,祁缪的刻意引导下,杨玲文对执妖的力量也产生了兴趣。

    而祁缪想要的,却并不止这些,他并没有拉开杨玲文与执妖的距离,甚至是在故意放纵,让杨玲文接触更多的执妖。

    看到这里,汪峦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祁缪之前对杨玲文的感情并不像假的,可他现在又是要做什么,真的只是要让未来的妻子了解他的秘密吗?

    不,这实在是不像,祁缪的举动反而像是在--

    汪峦的思绪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屏幕中的祁缪终于做出了那件,汪峦并不愿意相信他会做的事。

    就在一个夜晚,隐秘到几乎无人知晓的夜晚,他执起了杨玲文的手,握住了绽着血瓣的妖花。

    汪峦知道,那是一只执妖,它将盛开在杨玲文的灵魂上,吸取她的生命为养料,带她步步走向虚弱与死亡。

    怎么会是这样?

    祁缪不是爱着杨玲文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亲手,将她推向深渊?

    祁沉笙也同样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老太爷虽然古板、专横又不近人情,但他却并不能相信,祁缪会做这样的事。

    “毫无道理……他究竟是要做什么……”灰色的残目危险的眯起,细长的绅士杖在黑暗中,敲击着脚下的地面。

    但这只是个开始,祁缪竟然并不满足于让一只执妖寄生在杨玲文的身上,很快他又遇到了合适的时机,然后将第二只执妖用从祁家古籍里找来的特殊方法,也引到了杨玲文的身上!

    这次汪峦已不仅仅是惊讶了,如果电影中所展示的都是真的,那么汪明生在教堂地下室中所研究的那些,还有祁望祥身上的多只执妖共生,便都是来源于此吗!

    那杨玲月呢……他们所怀疑的祁老太太真的于此无关吗?

    他的手有些抖,迫切地握紧了祁沉笙,但他也知道祁沉笙此刻心中的颠覆,恐怕不会亚于他。

    “沉笙……”

    “继续看下去吧。”祁沉笙揽住了汪峦的肩膀,视线仍旧凝视着半空中的屏幕,不管如何荒诞他们总要看下去的。

    有了第二只,就会有第三只……

    尽管祁缪尝试了许多不同的方法,但随着杨玲文身上寄生的执妖变多,她的身体终于还是衰弱了下去。

    一向健康的她,开始频繁生病,明明只是小病症却怎么都治不好,反而越来越严重。

    这时候杨玲月再次出现了,她显得比上次更加着急,几乎是哭着在求杨玲文些什么。

    但是杨玲文却并没有答应,那一刻镜头直对向她那张美丽却又病弱的脸,薄薄的嘴唇微动,汪峦分明认出了,她在说:“我相信他--”

    可杨玲文的相信却并没有用,长久以来不知多少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祁缪似乎也渐渐失去了耐心,他转而将视线落到了杨玲月的身上。

    但此时的杨玲月已经放弃了那段不得见光的暗恋,她面对将姐姐害成这样的祁缪,更多的是痛恨,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杨玲文。

    于是接下来,便是杨老先生所说的,杨玲文与祁缪的那次争吵了。

    虽然没有声音,但汪峦却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们在吵些什么,但他也知道这次争吵是注定没有结果的。

    祁缪负气离开了,只留下杨玲文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守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

    黑白色的画面,让她的身影是那样的寂寥,欺骗、背叛、抛弃,曾经那般明艳的女子,就这样被身上无法摆脱的执妖,慢慢拖向死亡。

    所有的深情都是假的吗?汪峦回想起当初,在教堂后看到的那块石碑,如果真的是这样,祁缪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思,在上面留下“碧落难寻,永失所爱”八个字?

    仅仅是为了将这场虚情假意的戏,唱到圆满落幕吗?

    所以他才会对当年的事避而不谈,所以他才会极力阻止后辈们追查异样执妖的事--

    可汪峦却还是无法全然的接受,尽管电影中的一切已经清晰至此,但他却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个问题。

    他们所看到的这些,究竟是不是真的?

    将他们引至此地的人,让他们看到这些,一定是有目的的,如果是真的,那么祁家老太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当年杨家姐妹的事,如今他们若遇到的事,罪魁祸首都是他。

    可如果……这并不完全是真的呢?

    他望向祁沉笙,在对方的目光中,也发觉了同样的顾虑。

    而就在他们心绪正纷乱无休之时,屏幕上的电影,终于走到了尾声。在杨玲文死后的第三年,杨玲月在斯戈尔教堂后,见到了手捧鲜花祁缪。

    他们一起去探望了杨玲文的墓碑,临别时,两人的目光间重新酝酿起什么。

    最后的一幕,杨家终于张灯结彩,挂起了喜绸喜花。只可惜出嫁的人却不是当年的大小姐杨玲文,而是妹妹杨玲月。

    她坐在姐姐的梳妆台前,鬓边珠翠交辉,衣上并蒂呈祥。黑白色的画面中,原本应是朱红色的唇,此刻却如同沾染了最毒的鸩酒,缓缓地勾起一抹满含恨意的浅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