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31章 终局(六) “别去,沉笙,别去!”……

第131章 终局(六) “别去,沉笙,别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染血的镜面, 自暗中慢慢浮现而出,悬立于黑袍人的的身后。

    汪峦被她拖拽着头发,抵到了镜前, 汪峦本已无力闭合的双眼,尽力地睁开,他想要去寻找祁沉笙的身影,视线却再次因为额上被撞出的血而模糊了。

    “你不是想见他吗!”

    “那就睁大了眼睛看着吧,”黑袍人的笑声越发恣肆, 干脆把汪峦摔在镜下:“看着他是如何有一次--被你背叛。”

    ----

    祁沉笙醒来时,发现自己正伏在陈旧的办公桌上,深秋的风吹开了背后的玻璃窗, 尽管仍是清晨,却带来寒冷而又衰败的气息。

    他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眼前的环境明明是那样熟悉,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生疏感。仿佛自己并不属于此处, 而在那个无法想起的彼处,还有件未完成的事,还有个等着他的人。

    祁沉笙尚因眼前的虚幻而迷惑, 镜外的汪峦却看得分明, 那竟是五年前在秦城时的情景!他总算知道黑袍人口中的“背叛”是什么意思了。

    镜中的祁沉笙却仍是样混沌的, 不过一切很快便被推门声所打断了,祁沉笙下意识地转身去看, 只见一个穿着深灰色长衫的男人,正带着满身的疲惫与失望,向他走来。

    “二少爷……出云巷的那几间铺子,怕是也保不住了。”

    出云巷……铺子……

    祁沉笙的意识乍然回笼,是了, 他终于明白了之前的生疏感来自何处。

    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乡云川,而是繁华而又残酷的秦城。

    三年前他年轻气盛,受不了老宅祖业的古板,于是便求了大哥与老太太,准许他带了母亲留下的家产作本钱,来到这花天锦地的秦城,一心想要闯出番自己的名堂。

    谁知--

    祁沉笙望着面前,几乎堆积成山的账册,随意捞出一本,上面都是巨额的亏空。

    他知道,自己一败涂地,但却并非是败于敌手。

    “姜叔,这一次,我们怕是真的要回云川了。”

    “二少爷!”被称作姜叔的男人满脸痛心疾首,狠狠地拍着自己的手,忽然想到了什么:“二少爷,我知道您舍不得他……但是,我们还是报官吧!”

    汪峦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镜中那两人的身影,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当然听得懂姜叔的话外之意,可难道在那个时候,祁沉笙便已经知道他心怀叵测了吗?!

    他急切地看着祁沉笙,等待着他口中说出的回答,可是等到的却只有三个字--

    “不必了。”

    彼时祁沉笙年轻的面容,还是那样的完美英俊,没有一丝疤痕与阴骛。

    他仿佛可以自欺欺人地,将一切伤痛都隐藏,只是尽可能地语气平静着说道:“姜叔,你去把剩下的产业清点明白,然后替我约一下汪明生。”

    “您这是……”姜叔为难地望着祁沉笙,神情充满了悲意。

    “告诉汪明生,这些东西他想要便拿去吧,”祁沉笙转身走向窗边,深秋的枯叶在他的眼前纷纷而落,“但是,我要跟他换走一个人。”

    “二少爷这又是何必呢,回了云川您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何必非要他呢……”姜叔口中劝着,但也知道按着祁沉笙的性子,已然是劝不动了。

    祁沉笙摇了摇头,没有再将那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又安排起来:“我的私人账户上还有些前,劳烦您去取来安顿好底下的伙计们。”

    “另外……再替我订两张回云川的船票吧。”

    “唉,”姜叔重重地叹了口气,终是点头答应道:“我这就去办。”

    姜叔走后,镜中的祁沉笙也离开了房间,坐上去往郊区祁家宅邸的小汽车。

    看着祁沉笙渐行渐远的身影,汪峦的手终于忍不住抚上的镜面,他从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祁沉笙就已经知晓了他的背叛,却仍想着用一切去跟汪明生换取他的自由。

    “不值得……”

    汪峦已经分不清,脸上温热的究竟是血还是泪,他不断摇着头,对镜中的祁沉笙喃喃着--

    不值得……

    那个人不值得你赔上所有,不值得你这般的好,不值得……

    可镜中,那还未彻底褪去青涩的祁沉笙,却还是如五年前曾经发生过的那般,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宅邸前。

    但是与记忆中不同的是,他并没有走上二楼的房间,反而向着宅邸旁,那片满是灿金梧桐的树林走去。

    祁沉笙又有些恍惚,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按照往常来说,这时候他的九哥应当在二楼的小露台上,裹着柔软暖和的羊绒巾,摇晃几下手中的红酒杯,等待着他的归来。

    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却像是在指引他,踏上仿若厚厚地毯的梧桐叶,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但很快他就知道,这种感觉是对的,因为祁沉笙在这深秋的林中,望见了那个让他念恋的身影。

    “别!别过去!”尽管知道祁沉笙听不到,但汪峦还是失声叫了出来,他用几无完肤的手,拼命地抚着镜中的祁沉笙:“别去,沉笙,别去!”

    可是没有任何作用,镜中的祁沉笙,还是步步走向了那伏在梧桐树枝干上的,仿佛一只金丝雀鸟般的“汪峦”。

    “九哥。”祁沉笙轻声唤着,抬眸仰望着汪峦,那时的他还未被五年的颠沛流离与病痛折磨过,精致的面容几乎在秋阳下,晕着熠熠的光华。乌黑的长发也树梢滑落,丝丝缕缕垂坠而下,仿若金雀儿长长的尾羽。

    祁沉笙只觉得自己的心,又一次被触动了,仿佛自从相识以来每一次见到汪峦,都会这般心动。

    明明知晓了他的背叛,他的狠心,却依旧无法割舍。

    梧桐树上的“汪峦”听到了祁沉笙的声音,绝美的眼眸微微睁开一条缝,似乎还带着几分醺醉。

    “沉笙,你来了。”

    镜外的汪峦怔怔地,停下了动作,他紧紧地注视着祁沉笙,等待他的动作。

    “嗯,我来了。”

    祁沉笙又走近了几步,向着树上的“汪峦”伸出了双手:“树上风凉,九哥下来吧。”

    “汪峦”闻言垂眸看向祁沉笙,红润的唇渐渐染上了笑意,而后仿若只是轻盈地松开了手,便倾身从梧桐树的枝叶间跃下。

    祁沉笙赶忙去接,而又因着惯力,两人都倒入厚厚的落叶间。

    “九哥。”祁沉笙将“汪峦”搂入怀中,细细嗅着他发间的檀香,倏尔便对上了那双含着春波的眼眸。

    不知怎么的,似乎有那么个瞬间,祁沉笙忽然感觉到这双眼睛是那样的陌生。

    明明其中的爱意半分未减,明明一切都是他最熟悉的模样,但祁沉笙却不自觉地想要疏离。

    尽管神情上的变化是那样的微小,但镜外的汪峦却还是注意到了,他像是燃起了最后的一点希望,重新抚上镜面,语气中再没有之前的急迫,只是低低的呢喃。

    “沉笙……”

    “看看他……”

    “你……好好看看他……”

    这一次,仿佛有什么穿越了冰冷染血的镜面,在镜中人的心上荡起了微漾。

    祁沉笙慢慢地伸手,拂去那些凌乱而又柔顺的发丝,抚上怀中人无暇的面庞。

    “沉笙怎么了?”忽而,“汪峦”开口打断了祁沉笙的思绪,那声音虽然清晰,却仿佛带了让人无法抗拒的蛊惑,正如他眼眸间流露出的点点碎金。

    是金丝雀!

    镜外的汪峦不顾身上的疼痛,几乎伏到了镜面,他心中原本升起的希望,在瞬间被混乱所冲散。

    想不到这镜中的幻影,是那样的逼真,竟然也能还原出他身上的金丝雀!

    五年前的祁沉笙,尽管曾经因为家学接触过执妖,却并没有继承星监的位子,更无法抵御金丝雀的迷惑。

    金色的流光几乎与透过梧桐枝叶落下的阳光融为一体,他的眼中又只剩下的“汪峦”的身影:“没什么,只是--”

    “沉笙,”镜中的“汪峦”打断了祁沉笙的话,抬手撩拨着他的下巴,然后缓缓地在祁沉笙的怀中,坐了起来,贴着他的心口半明半昧地问道:

    “你不想我吗?”

    “想。”祁沉笙的心神似乎被大雾笼罩着,没有方向,也无法离开,他只是凭借着本能去留恋怀中人的温度,沉沉地说出那个字。

    镜中的“汪峦”又笑了起来,而望着那张记忆中自己的面容,镜外的汪峦明显察觉到了危险的异样。

    他看着“汪峦”的手再次抬高,从祁沉笙的下巴渐渐移到了他的眼上,而另一只手却从落叶间摸索出了什么--

    那是一把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