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35章 终局(十)

第135章 终局(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沉笙揽着汪峦温热起来的身体, 心中的大石终于沉沉落下,如同庆贺汪峦的新生,低头在他的唇上郑重地落下一吻, 辗转着久久未分。

    他终于不用再看着汪峦承受病痛,也不用悬心于那不知何日将至的死亡,现在的九哥彻彻底底地属于他了。

    星监与执妖之间的羁绊,基于灵魂的连结,将会极近永恒地延续下去, 哪怕行至生命的尽头,也不会断开。

    汪峦靠在祁沉笙的怀中,享受着所爱的亲吻, 同时也一点点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尽管他依旧寄生于原本的躯体中,但他现在确确实实已经是执妖了。

    往日的病弱已经消散去,而流转于他血脉间的力量,全部都是源于祁沉笙的供养, 这种感觉微妙而神奇,好似祁沉笙的气息永远留在了他的身体中。

    汪峦试着去感应那些力量,循着方向将手抵到了祁沉笙的心口, 顿时间更多的气息涌入他的身体中, 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

    “怎么了九哥?哪里不舒服?”祁沉笙揽着汪峦的肩膀, 低头关切地看着他,生怕有半分闪失。

    “没, 没什么。”汪峦强忍着没有低|喘出声,体内的充盈感像极了与祁沉笙纵情的某刻,连指尖都泛着微微的麻爽,脸上也不自觉地泛起红:“只是感觉……有些奇怪。”

    祁沉笙目光中的疑虑顿消,自从上次被兄长训过不学无术后, 他为着来日汪峦出事万无一失,特地从祁辞那里借来了不少古籍旧书。如今看着汪峦的反应,心中已是了然。

    “九哥感觉到了是不是?”祁沉笙的手缓缓地抚上汪峦的腰,又引得汪峦咬紧了唇,眼角几乎都要点上水红。

    “这是,怎么回事?”汪峦有些艰难地张张口,几乎稳不住音调,身子瘫软在祁沉笙的怀中,只有手臂还松松地环着祁沉笙的脖颈。

    “九哥虽是我的执妖,但毕竟与苍鹰、金丝雀它们有所不同,”祁沉笙托着汪峦的后背,嗅着他发丝间的檀香,此刻仿佛也染上了不一样的味道:“我的一切,将会时时刻刻供养着九哥,不止气息、血脉,还有--”

    他凑到了汪峦的耳边,灰色的残目含着隐晦的光,轻轻地说出了两个字。

    汪峦的脸顿时染上了几欲滴血的颜色,他望着祁沉笙,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沉笙,你……”

    祁沉笙勾起满含深意的笑,再次抵住了汪峦的唇,在温柔与掠夺中,低低地呓语:“等到了时候,九哥便能尝到那滋味了。”

    ----

    汪峦重获新生,但却不代表一切就真的结束了,黑袍人趁着血镜破碎的混乱,已经逃走了。

    虽说大盛剧院下,这用来替代祁沉笙的亢星法阵也被他们毁掉了,但谁都说不准她还会不会有第二处、第三处这样的地方。更何况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她藏匿于暗处。

    两人温存过后,还是决定趁着那黑袍人有所损伤之际,继续追击下去,而他们所去的地方却不是别处,正是那高高院墙所拘束住的祁家。

    三更已过,主院正房之中,烛火暗暗帘帐微凉,四下静寂无声,连廊中守夜的家仆,都不住地打着哈欠,脑袋一低一低得,几乎要马上睡过去。

    就在这时,一盏灯笼自远方悠然而来,伴着轮椅碾过残叶的声音,惊扰了这沉沉的黑夜。

    祁默钧被祁如苓推着,来到了院墙边,随即看到了倚在红梅树下的祁辞,三个人对视着,不用说也知道彼此是被人唤来的。

    敛着凶意的白虎,从三人身后的黑暗中走来,率先走向了夜间紧闭的院门。

    但是它却没有进去,这扇门虽然精致却也并不厚重,对于它这样的凶兽而言,甚至不能抵一虎爪。白虎就在那里停了下来,祁默钧也没有出声催促,因为那扇门很快便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这夜的月色其实并不怎么好,幸而门檐下的灯笼并没有熄灭,恰能照亮门后,那苍老而威严的面容。

    “已经这般晚了,你们几个不去休息,在这聚着做什么。”

    这话虽像是疑问,但从祁缪口中说出,便确乎成了长辈的训斥。

    “老太爷。”三人先是规规矩矩地向着祁缪行礼,他们都是被祁缪教导长大的,对着他有种近乎本能的尊敬,但此刻却并没有依言离去。

    白虎退回到了轮椅边,祁默钧伸手顺着它的毛发,倏尔抬眸语气中尽是晚辈身份的客气:“老太爷说得是,如今已经夜深了--如苓,你去送老太爷休息吧。”

    “哎,”如苓是三人之中知道事情最少的,她来到这里更多的是因为对兄长的信任。虽说她平日里在外办事,也称得上利落,但此刻真正对上祁家老爷子,到底还是虚了几分,口中喃喃地应答道:“好……”

    可她还未能上前,便被祁缪呵斥住了,他锐利的目光依次扫过三人:“怎么?一个个翅膀都硬了,这是想要干什么!”

    “老太爷莫要生气,”这时祁辞出来摆了个笑脸,手中的沉香珠串将收未收,在这僵持的气氛中,每一颗珠子拨动的声音,都分外清晰:“我们不过是得了些消息,想来求个答案。”

    祁缪对祁辞向来器重,但此刻即使却不见半点缓和的意思,直接武断地甩手:“这里没有你们要的答案。”

    “我是老了,祁家上下都托给了你们,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你们折腾吧,”祁缪看向轮椅上坐着的祁默钧,语气沉缓之中蕴着怒气:“但我毕竟还是这祁家的家主。”

    “今日我便将话撂在这里,此事谁若要继续查下去,立即逐出祁家!”

    说罢只见他眼眸一凝,周身的威严之气顿时翻涌而来,于半空中凝成了一独角蛟龙,盘踞于三人对侧,无声地威胁着。

    祁默钧依旧坐在轮椅上,虽然没有说些什么,可退守在他身边的白虎,却毫无惧意地上前,与高处的蛟龙遥遥相对。

    “老太爷,”他终于开了口,相比于祁沉笙的狠厉,身为祁家长房长孙的祁默钧多了一丝儒气,“晚辈们无意与您相争。”

    “只是这件事,总归需要一个交代。”

    祁缪神色未动,但眼眸却避闪了一下,面容依旧严肃地听祁默钧说道:“沉笙需要一个交代,这些年来无辜被牵连进来的执妖与临亡者,也需要一个交代。”

    “近年来经我手下处理的诸事,都未曾避过您的耳目,仅斯戈尔教堂的地下,便藏匿了近百残缺的执妖,而这些执妖哪一只不是用人血人命填补出来的?”

    “此事是我祁家之事,但到如今,已然不只是我祁家之事了。”

    祁缪的动作有些僵了,祁默钧所言之事,说到底他真的毫不关心?他虽然老了,许多事业里都甘愿退居幕后,但这次却是异常地坚定。

    他看着眼前寸步不让的三人,良久后说道:“是她从小看着你们长大的。”

    祁默钧扶在轮椅上的手已然叩紧,祁辞虽面上仍是那笑里藏刀的模样,却垂下了眸,如苓的眼圈也渐渐红了。

    但是他们没有退后,与祁缪无声地对峙着。

    就在这时,祁缪的身后忽然传来开门声,几人随即下意识地都看去,却见身披厚衣的祁家老太太,在卓麽麽的搀扶下,走下了房前的台阶,走过主院正中的石板路,向着他们走来。

    她像是根本没有歇下过,花白的鬓发一丝不乱得配着银簪,身上的衣着整齐而庄重,像是去赴一场久违的邀约。

    “你出来做什么,”祁缪严肃的面容上,难得现出一丝裂痕,向着她身边的卓麽麽喝道:“还不快扶老太太回房!”

    可他的这些话,注定不会有什么作用了,祁家老太太只是望了他一眼,便继续与卓麽麽一起,走到了院门前。

    “老太太--”

    执妖白虎与蛟龙都避让开来,祁默钧、如苓与祁辞三个人掩去目光,纷纷向着祁老太太行礼。

    祁老太太点点头,像着往常一样,依次看过三个小辈,露出个慈和的笑容:“好,都是好孩子……”

    “今晚的事,你们没有做错。”

    “你在说什么胡话!”祁缪脸色更加难看,他直接来到祁家老太太身边,两人夫妻几十年来,从未在旁人面前这般失过态,但这一次他必须这么做:“我再说一遍,回房去。”

    祁家老太太抬眼看着他,看着这个与自己共度了几十年的男人,也许他们之间早已没有年轻时炙热的爱恋,但随着年岁的积淀,却生出了更无法割舍的情感。

    “老爷,”祁老太太开口,又慢慢地回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卓麽麽,最后说道:“种种事情,错都在我,是该做个了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