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 第136章 终局(十一) “我是,怀着恨意嫁到了……

第136章 终局(十一) “我是,怀着恨意嫁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是, 怀着恨意嫁到了你们祁家。”

    祁缪听着祁家老太太的话--或许此刻称她为杨玲月更好,他的目光中,那些深藏了多年的悔愧, 终于浮现而出。

    “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我,说当年姐姐在的时候,我就恬不知耻地勾搭姐夫,如今把姐姐熬死了,我也终于如愿以偿了。”杨玲月低下头来, 回忆着戳她脊梁骨的闲言碎语,而后定定地望向祁缪:“可他们为什么,就那样轻易地放过了你呢?”

    “明明是你, 在去杨家提亲前,错把我当成了姐姐,再三纠缠。”

    “明明是你,见到了姐姐后却贪恋她的容貌, 轻而易举地移了情。”

    “明明是你,在我们姊妹间摇摆不定--最后还害了姐姐--”

    “可他们指责的,只有我而已, ”杨玲月从始至终, 并没有多么激动, 只是淡淡地说着,淡淡地回忆那些陈年往事, 终是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过,这些都没关系。”

    “我就是要嫁给你,放纵你们祁家的儿孙,看他们由着性子挥霍|淫|乐,荒唐酒色, 好容易得来几个有出息的,也都贪恋男人,断子绝孙!”

    “不……”老太爷祁缪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却不愿朝夕相处的妻子真正走向陌生,他下意识地喃喃着,但是挡不住接下来,杨玲月更为残酷的话语。

    “还有星监--你们祁家最在乎的位子,”杨玲月扶着卓麽麽向前走了几步,看向祁缪身后的几个小辈,用着极尽痛恨的语气说道:“就是它害死了姐姐。”

    “就算得不到,我也想毁掉!”

    话说至此,院落中的众人,陷入了难以言说的震惊中,但谁并没有向杨玲月动手,只是不约而同地望向她,在寒冷的冬夜中,仿佛就此凝结。

    而这时,院落之外的小道上,又亮起了一盏小灯,同样的那也不是当下时兴的电灯,而是最为简单的被灯笼罩起的烛火,含着微微的暖。

    祁辞第一个转头望了过去,他看着在那只灯笼的映照下,身披黑色大衣的祁沉笙,神情肃穆地慢慢走来。

    而在他的身畔,褪去了恹恹病弱之气的汪峦,似是笼着星月的微光,出尘绝色。

    两人就这样,并肩走到了院门前,与杨玲月主仆相对而立。

    “老太太,”祁沉笙像是个极为恭敬的晚辈,向着杨玲月行礼,然后在她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前,沉声说道:“您深恨老太爷,这恨也是应该的。”

    “但又何必,将那些不相关的事,也揽到自己身上。”

    杨玲月抬起了她苍老的眼眸,像是在想什么,半晌后却又貌似慈和地笑了:“沉笙呐,你这孩子确实从小就聪明--可也总是喜欢自作聪明。”

    “刚才剧院底下你就自作聪明,险些失了身旁的人,如今怎么就不长记性。”

    “孙儿确实是自作聪明,”祁沉笙点头应答着,像是真的已经服气了,谁知下一刻却话音一转:“但万一这次,聪明作对了呢?”

    说完,不需任何提示,汪峦的目光便紧紧地盯到了杨玲月身后的黑暗中。

    灯笼的光照不到那里,但另外的微光却冉冉地升起,在夜色中迅速地聚集着,形成了那只他们所熟悉的,由诡魅的手骨所拼成的蝴蝶。

    这是在大盛剧院下,他们初次见到黑袍人时,便暗暗埋伏下的,想不到那黑袍人竟真的没有发现,也因此暴露了真身--

    引骨蝶的光芒,并非附着在杨玲月的身上,而是源于她身边,一直默默无言的卓麽麽。

    这样的结果,又是一场众人所没有料到的意外,可今夜的意外着实太多太多,所以当最为重要的谜底终于揭开时,他们已经无心再去惊叹些什么了。

    大家似乎都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答案,甚至于卓麽麽本人,似乎也是这样。

    “不愧是我从小就相中的孩子,我竟也着了你的道。”卓麽麽仍旧扶着杨玲月,声音却不再掩饰,露出了原本就属于黑袍人的阴寒。

    汪峦注视着她,这么多年过去,昔日斯戈尔教堂下,与两位小姐一起合影的女孩,也已垂垂老矣。

    其实一切并非无迹可循的,无论是最初他们发现的照片,还是后来杨老爷子的叙述中,都曾出现过卓麽麽的身影。

    她一直跟在杨家姊妹的身边,与杨玲文的感情并不生疏于杨玲月,后来又随嫁入祁家多年,有足够的时间去获得有关星监与执妖的信息。

    女仆的身份看似不起眼,但也可以成为她最好的伪装。明明她的身影反复出现,他们却下意识地将视线,放到了更为明显的杨玲月身上。

    “卓娘……怎么会是你?”不止是汪峦与祁沉笙,就连相处了这么多年的祁缪,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几乎从未怀疑过卓麽麽。

    他百般阻挠后辈们追查当年的事,一方面是因为愧疚,另一方面也是在维护妻子杨玲月。可他没有想到,真正的幕后之人,却是卓麽麽。

    “你有什么脸来问我?”卓麽麽冷笑起来,她看似搀扶实则挟持着杨玲月的手臂,对着祁缪只剩下怨恨:“二小姐虽然糊涂,但她说得倒也明白。”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老太爷您啊!”

    “我……”祁缪一时哑言,他无从反驳,此刻也再不想反驳。

    “你说的对,”原本盘踞在半空中的蛟龙,也颓然地半隐去身形,昭示出祁缪此刻的心态:“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

    “是我年少轻薄,撩拨了玲月却又爱上了玲文……是我害了她们姊妹两个一辈子。”

    “你知道就好!”卓麽麽积压多年的愤怒,终于可以面对面的发泄出来,她的身后不受控制地闪现出各种各样的执妖,不断变化着凶厉的光影。

    “玲文小姐明明都已经原谅你了,她宽容地将一切都摆了出来,无论你选谁都愿意接受。”

    “可是你呢!明明选择了姐姐,却转头又去勾引妹妹!”

    “你知不知道,玲文小姐有多伤心,她满心地相信你们,可到头来却一次又一次被未婚夫与亲妹妹背叛!那时候她才终于知道,什么情情爱爱,原不过是些狗屁不通,只能用来哄人的荒唐玩意!”

    汪峦只觉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那巨树中隐藏的声音--自愿的。

    “杨玲文,是自愿选择了执妖……”他低声喃喃着,终于又掀开了几分当年的真相。可这句话刚落音,汪峦便觉一道阴风直向他面门冲来。

    紧接着腰上又是一紧,转眼间便被祁沉笙揽到了身后,苍鹰快得连翅膀都看不清,猛地抓住地一条遍体通红的怪蛇,用利爪将它撕扯开来,霎时就化作了飞灰。

    祁沉笙护着汪峦,警惕地看向卓麽麽,对方却毫不心虚地笑了起来:“不必这样看我,我只是觉得他说对了,送点小玩意而已。”

    “不必,”绅士杖出现在祁沉笙的手中,他摩挲着像是以此暂压杀意:“卓麽麽自己留着便好。”

    卓麽麽又笑了,她的面容本就生得平平,衰老后更是布满沟壑,可怖异常地看向汪峦:“你猜得不错,玲文小姐是自己选择了执妖。”

    “祁缪向她展示了星监与执妖的力量,玲文从此便渐渐沉迷于此,原本她还困于那可笑的感情,可她后来看穿了他,也终于得以醒悟。”

    “与其要那虚无缥缈的情爱,还不如要握在手里的力量!”

    明明是一样的命数,凭什么他祁家人能获得星监的力量,普通人就要碌碌无为,庸庸一生。杨玲文偏是想要搏一把,她要寻到替代星监的方法,她也要得到那星监的力量!

    她开始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扑到了执妖上,越来越痴迷于执妖的力量,甚至是满手鲜血也不再在意。她从祁缪那里,借来了太多祁家的旧典书籍,找不到答案就自己摸索办法,她将越来越多的执妖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力量!

    可惜,最后却失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