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1章 一个师尊 如果可以复活你一生所爱,你……

第1章 一个师尊 如果可以复活你一生所爱,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可以复活你一生所爱,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取女娲造人之土。

    取五色露,和女娲造人之土搅合,捏成一个泥人。

    取返魂木的木心,直/插泥人颅顶,没入丹田。

    取女娲补天之五彩石,嵌入泥人的眉心。

    以上四样都是修真界的至尊宝物,分属不同修真门派,皆是各门派的镇派之宝。凤离为了复活爱人,用了十年时间,不择手段集齐了这四样珍宝。

    凤离,出身丹穴派,乃是修真界的名门正派,上一回正派与魔族大战,正派落于下风之时,凤离单挑魔尊,徒手掏出魔尊的心脏,还捏得稀碎,魔尊神形俱灭,群魔无首,正派乘机反攻,取得大捷。

    凤离被称为“正道的光”,她又长的美,是修真界女神般的人物,修士们尊称她为凤离大神。

    大战之后十年,凤离在修真界销声匿迹,丹穴派说凤离在闭关修炼。

    其实凤离在暗处用各种法子搜集这四样宝物,以复活爱人,终于,她如愿以偿。

    最后,凤离将暖在胸口的一颗紫色荧光石——她一生所爱的元丹按进泥人的心脏部位。

    泥人顿时散发出五彩霞光,仙气飘飘,泥塑的身体从头到脚,慢慢变成了肉身。

    秽土转生!

    与此同时,天降巨雷,朝着正在变化的泥人劈来。

    复活是逆天而行,禁忌之术,必遭天谴,天降神罚。

    凤离抽出佩剑紫电,一道紫光从剑端倾斜而出,居然比闪电还快,拦住了第一道天雷!

    轰隆!

    紫色电光和白色闪电在夜空中相撞,迸发出巨响,连脚下的地都在颤抖。

    地动山摇,唯有凤离岿然不动,护着正在变身的泥人。

    很快,第二道闪电滚来了,这是一个球形闪电,滋滋做响。

    第三道、第四道 、第五道,四个金黄的球形闪电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滚来了,犹如天罗地网!

    凤离舞剑,紫色剑光在她和泥人周围形成一个半圆形的结界,扛住了东南西北四个球形闪电。

    第六道、第七道雷电陆续劈来,雷电不熄,舞剑不止。

    大雨磅礴,电闪雷鸣,一夜过后,连山头都被雷电劈得削成了一块平地,山脉沉入了旁边的湖泊,居然把湖泊都填平了!

    真是沧海桑田啊!

    从子夜到黎明,凤离抗过了九十八道天雷,紫色结界已经被劈开,她伤势过重,浑身都是血,已经晕过去了,一身紫色战袍都被雷电扯成一道道碎布条子,几乎衣不蔽体。

    一只黄鹤飞来,围绕着凤离飞翔,鹤唳声声,将凤离唤醒。

    凤离睁开眼睛,看到怀中泥人已经变身完毕,成了一个刚满月的婴儿,他蜷缩着身体,正在熟睡,嘴里含着大拇指,慢慢吸吮。

    我成功了!

    凤离大喜,这时远处天边一声闷响,酝酿着第九十九道天雷。

    根据上古天书记载,复活之术,逆天而行,要受九十九道天罚。

    凤离赶紧脱下残破的紫色战袍,将小婴儿包裹起来,打成一个包袱,对黄鹤说道:“把他送到丹穴派,交给我的掌门师弟。”

    黄鹤衔着包袱起飞之时,最后一道天罚凌空而来!

    此时凤离已无舞剑之力了,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召唤紫电剑,御剑飞行,以身为盾,在半空中拦住了最后一道闪电!

    咔嚓一声巨响,凤离成为一道人形紫光,然后消失在空中……

    十六年后。

    丹穴派掌门的关门弟子阿秋骑着黄鹤飞到门派后山,在一处烟雾袅绕的温泉池边降落。

    十六年前,黄鹤衔着一个破包袱飞到丹穴派,丹穴派掌门打开包袱一瞧,居然是男婴!

    没有温暖的包袱包裹身体,熟睡的男婴被冷风一激,醒了,嗞了掌门一脸童子尿,还连打了三个喷嚏,“啊嚏!啊嚏!啊嚏!”

    掌门被呲一脸尿,颜面尽失,就懒得费劲给男婴取名了,随后说道:“这孩子一开口是‘啊嚏’,那就叫他阿秋吧,取其谐音。”

    十六年过去了,阿秋长成一个俊逸出尘、飘然若仙的少年。

    名字有多土气,阿秋长的就有多仙。知道他名字的无不在心里感叹:作孽啊!

    “师尊!”阿秋心急火燎的对着仙气飘飘的温泉呼唤道:“师尊!出大事了!”

    黄鹤也在一旁发出急切的鹤唳之声。

    温泉里飘着一个人,正是凤离,她全身都浸入泉水中,只露出口鼻呼吸,似乎已经睡着了。

    凤离在丹穴派辈分最高,连掌门都要叫她师姐,阿秋和丹穴派所有弟子一样,都要尊称凤离为师尊。

    凤离游到岸边,哗啦啦的水声由远及近,阿秋看到师尊蹚着水,从一片水雾中走来。

    他先看到一个美人头,然后是优雅的脖子、光溜溜的肩头、深凹的肩窝……不对,师尊又没有穿衣服。

    非礼勿视,阿秋赶紧闭上眼睛,转过身去。黄鹤这个扁毛畜牲还直愣愣立在原地,阿秋就拧着黄鹤的长脖子,把它的脑壳强行扭到后面去。

    掌门师父说过,师尊凤离在仙魔大战时受了重伤,还被魔尊打坏了脑子,失去了记忆,且七情五欲皆断,只剩下食欲尚存,三大皆空,从此痴迷美食,眼中再无善恶,也没有男女大防等羞耻之心,只有好吃和不好吃,从女神变成了女神经。

    师尊凤离的病情是门派的大秘密,为了防止魔族来寻仇,保护师尊,不让秘密泄露出去,掌门特地在丹穴山设下结界,下了禁制,不准师尊踏出门派半步,外头的人也进不来。

    凤离上岸,披上紫袍,“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你又炸了厨房,今天的午饭要推迟了?”

    “不是。”阿秋说道:“午饭已经做好了,我把饭菜摆上,正要命黄鹤来叫师尊去吃饭,突然掌门师父和诸位同门的本命魂灯一齐熄灭了!”

    一个月前,丹穴派铁掌门应邀带着门派弟子奔赴昆仑山参加修真界大会,留下阿秋和黄鹤看门护院,守着丹穴山,并照顾师尊凤离。

    本命魂灯,丹穴派每人都有一盏,与本门弟子的性命相关联,摆在正堂的香案上,如果性命垂危,魂灯会奄奄一息,如果魂灯彻底熄灭,表示此人已死,神魂俱灭!

    “那就好。”凤离说道。

    阿秋难以置信:“师尊!正堂魂灯灭了三十六盏,只有你我的魂灯还亮着,掌门和他们凶多吉少,师尊怎么还说好啊?”

    凤离淡淡道:“我刚好饿了,吃饭去。”

    言罢,凤离召唤紫电剑,御剑飞行到正堂。

    “师尊!”阿秋只有十六岁,修为尚浅,不会御剑,只得骑着黄鹤追上去。

    正堂里,凤离举筷吃饭,先每个菜都尝了一口,“嗯,你的厨艺有进步。就是这个粉蒸排骨味道淡了些,下一次腌排骨的时候,记得多放半块腐乳。还有,食不言,寝不语,别咋乍呼呼打扰我吃饭。”

    师尊凤离冷酷无情,七情六欲,断了七情五欲,只剩下食欲尚存,没有正常人的情感,只关心粮食和蔬菜,还有肉。铁掌门临行前,反复叮嘱阿秋要有耐心,好好照顾师尊。

    想起掌门的叮嘱,阿秋深吸一口气,把伤心和愤怒压制住,好容易等凤离吃饱了,放下筷子,他殷勤的泡好一杯茶,端给凤离,说道:

    “师尊,我年纪小,修为尚浅,还是个练气弟子。你是正道的光、手掏魔尊心的凤离大神,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师尊赶紧随我去昆仑山修真大会,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丹穴派几乎被灭门,我们一起找到凶手,为门派复仇!”

    凤离喝着茶,居然展颜一笑,说道:“铁无涯这个糟老头子死得好啊!他把我关在丹穴山十六年了,设了禁制不准我出去。他死了,禁制作废。十六年,丹穴山里的饭菜我早就吃腻了,我正好出去吃,外头海阔天空。”

    吃饱喝足,凤离御剑,飞出丹穴山,阿秋骑着黄鹤追师尊。

    凤离蓦地在空中一顿,对黄鹤说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臭鸟,别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紧紧贴着我,再跟着我,我就把你拔毛吃了——虽然你活的太久,肉质又老又柴,一点都不好吃,但是炖一锅汤,多加一点调料,喝一喝还是可以的。”

    没办法,只能把师尊当孩子哄了。阿秋搂着黄鹤的脖子说道:“师尊,振兴丹穴派的重任就在你身上,我会一直追随师尊,努力提高厨艺,无论师尊想吃什么,我都会尽力办到,端到师尊面前。”

    凤离没心没肺的呵呵一笑,“世间厨子那么多,我怎么可能为了你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从今往后,我自由了。”

    阿秋正要再挽留,凤离目光冰冷的看着黄鹤,道:“你的毛应该从那里拔比较好呢!”

    看眼神不是口头威胁,她真的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黄鹤通人性,吓得赶紧掉头就飞,阿秋骑在黄鹤的背上,身不由己,叫破喉咙,黄鹤也不听,折返飞回了丹穴山。

    阿秋无奈,跪在门派熄灭的魂灯面前,泪水滚落,他是个弃婴,在丹穴派长大,这里不仅仅是师承门派,也是他的家人。

    如今家人受难,唯一能够撑起门派的凤离师尊又疯疯癫癫的跑了,孤苦无依。黄鹤发出鹤唳哀泣之音,也落了泪。

    唉,连一个扁毛畜牲都比师尊有情。

    正思忖时,黄鹤突然爆出一阵红光,就像羽毛着火似的,还发出痛苦的唳叫,扁扁的脑壳渐渐成了人头的形状。

    这是要……化形了?

    阿秋赶紧从炼丹房找来化形丹,全部倒进了黄鹤嘴里,帮它化为人形。

    一夜之后,红光消失,一个孱弱的少年躺在地上,身上覆盖着散落的羽毛,虚弱的叫阿秋,“师父,我要加入丹穴派,我们一起找师尊。师尊好吃,但她不吃人。”

    丹穴派还从未有过妖族出身的弟子,黄鹤虽是妖族化形,如今门派缺人,需要不拘一格吸纳人才。

    阿秋刺破了少年的手指,取指尖血,滴入一盏新魂灯,摆在香案上,收下了这个徒弟。

    悲痛之中,阿秋无心给徒弟取个正儿八经的人名,说道:“你就叫黄鹤吧,姓黄,名鹤。黄鹤,我们师徒首要的任务,是把师尊请回来,为门派复仇。”

    黄鹤提醒道:“师父,师尊没有心,她还要把我给炖了呢。”

    阿秋说道:“我修为虽浅薄,但擅长炼丹,掌门师父特地为师尊炼制的补心丹已经完成一半,我会继续炼丹大任,治好师尊。”

    于是乎,师徒二人封山下山,一边查清师门死亡真相,一边寻找药材炼制补心丹。

    两年后,阿秋十八岁,追凶有了些许眉目,补心丹也大功告成。

    阿秋在蜀地找到了凤离。凤离一见阿秋,立刻关门。

    阿秋隔着门说道:“今天是师尊生日,我特来给师尊拜寿送礼。”

    凤离这两年在人间吃吃喝喝,从丹穴山带的银两早就花用完了,靠当方士招摇撞骗赚钱养活自己,过的有些落魄,听说有寿礼,当即打开了掉漆的大门,“来都来了,还送什么礼呢。进来坐。”

    阿秋送了厚礼,还亲自下厨,给凤离做了一桌子方便下酒的菜,当然,还有一坛子梨花酿——里头有一颗融化的补心丹。

    凤离喝醉了,眼神迷离,“阿秋啊,我在外头吃了两年,还是你做的菜最对我的胃口。”

    言罢,就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阿秋把凤离抱到床上,他正襟危坐在师尊枕边,急切的等待补心丹发挥药力,师尊良心发现,回去报仇雪恨,振兴丹穴派。

    等到了天亮,凤离终于睁开眼睛,“是你?”

    “是我!”阿秋兴奋的搓着手,“师尊有没有觉得好一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凤离一跃而起,搂着阿秋的脖子,吻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