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章 两个深吻 昨晚,酒醉的凤离做了一个不……

第2章 两个深吻 昨晚,酒醉的凤离做了一个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昨晚,酒醉的凤离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漫长的、不属于修真之人的春梦。

    修真之人的春梦基本都是化神飞升,得道成仙。和凡人的春梦截然不同。

    在修真界,一般会断情绝爱,只有在修为减退,甚至走火入魔时才会做晋江原创网不可描述的梦境。

    因为女修要过的第一关是斩赤龙——也就是绝经,从此没有月经的烦恼,终身不孕。

    男修的第一关是擒白虎——也就是绝精,终身不育。

    所以,不孕不育是修真界的常态。在斩赤龙和擒白虎之后,等于是生理和心理上的“阉割”,女修男修们几乎没有了情/欲和繁殖欲这种世俗的欲望,心无旁骛的修炼,变强甚至飞升。

    即使男修女修互相看对眼了,结为道侣,也只是修真路上互相陪伴,有个照应,是一种纯粹的、没有生殖欲/望的爱情。

    两人即使睡在一张床上,也心如止水,没有心情、其是擒白虎之后的男修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生孩子的事情。

    简单地说,就是不行。

    各位看官,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当然,如果一对道侣产生了繁殖的原始欲/望,也不是没有法子——只需道侣毁掉毕生修为,身体倒退成凡人,女修恢复“赤龙”,男修恢复“白虎”,两人还是有望生出自己的亲骨肉。

    只是这种代价太大了,生亲骨肉之后,要从零开始修炼,几乎没有道侣会选择血脉传承,而是用领养或者收徒来传承他们的修为。

    凤离很肯定她早就斩赤龙了,可是她的梦境,几乎全部都是和一个男子做繁衍血亲后代这种事情,男子的面庞还很熟悉,并不是陌生人,正是阿秋。

    如梦似幻,凤离睁开眼睛,迎面就是阿秋,她其实没有醒,依然在梦里,心脏也依旧狂跳不止,阿秋附身过来问候师尊,凤离的身体比还在做梦的脑子反应快,肌肉记忆似的,搂着阿秋的脖子吻了过去,熟练的像做过了无数次。

    深深的一个吻。

    阿秋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奋力挣脱师尊,但是他只有十八岁,修为尚浅,根本无力摆脱强大的师尊,瞬间落于下风,就像一条砧板的鱼,无论他如何摇头摆尾,都被师尊这个“刀背”牢牢压制。

    撕拉!

    凤离用蛮力扯断了阿秋的腰带,撕开他的衣襟,露出半个胸膛。

    “不要乱动。”

    凤离干脆用扯断的腰带将阿秋的双手绑在了床柱上,方便她行不轨之事。

    “师尊!休得如此羞辱我!师尊睡徒弟,禽兽不如!这桩丑闻若传出去,我们丹穴派颜面何存!你——“阿秋大声呵斥,看见凤离师尊双瞳变得赤红,表情恍惚,一下子顿住了:

    不好!补心丹有问题,师尊走火入魔了!

    补心丹的丹方和炼制过程极其复杂,铁掌门用了十六年才完成一半,纵使阿秋是个天赋异禀的炼丹高手,仅仅两年时间匆忙赶制而成,老实说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昨晚彻夜守在师尊床边,悉心观察,就怕出错。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师尊现在神志不清,疯疯癫癫,需要先将让她冷静下来。

    是我的错,学艺不精,没有炼好补心丹,害得师尊发疯。

    就在凤离绑了双手又绑腿的时候,阿秋的目光落在桌上装着丹药的葫芦瓶上,双手被束缚在床柱上,但是手指还可以动。

    阿秋打了个指响,葫芦瓶飞到床上,阿秋说道:“清心丹。”

    一粒青色的丹药从葫芦瓶里倒出,落在枕边。

    凤离师尊走火入魔,肯定不会乖乖吃药的,所以……只能用一个方法。

    反正初吻刚才已经被师尊夺走了,破罐子破摔,阿秋歪着脑袋将清心丹舔进嘴里,刚好此时凤离完成了捆绑,正要“享用”阿秋。

    第二个深吻,阿秋不再反抗,唇齿相依之时,将清心丹喂给了凤离师尊。

    凤离如火焰般赤红的瞳孔被清心丹“灭火”,恢复如常,成为琥珀般的颜色,她猛地醒来,荒唐的梦境基本全忘了,问:“阿秋?你怎么爬到本尊床上了?”

    清心丹是阿秋拿手之作,近两年在修真界小有名气,一丸见效。

    阿秋叹道:“说来话长,麻烦师尊帮忙解开捆绑。”

    此时阿秋双手双脚分别绑在四个床柱上,形成两个八字,上半身的衣服被撕成了破布条,胸肌上甚至还有几道手指甲挠出来的血印!

    凤离给他松绑,问:“这是那个王八蛋干的?”

    真是提了裤子就不认账了,阿秋解释了来龙去脉,“……事情就是这样,补心丹药效不稳定,都是我的错。还请师尊随我回丹穴山,我会对症改良丹方,继续给师尊做治疗。”

    “王八蛋”竟是我自己!

    不过,凤离对此毫无愧疚或者羞耻之心,甚至有一点点想笑。

    旧衣已经撕扯得成了一块块抹布,阿秋穿了一件新的。

    凤离上下打量着阿秋,“又是一身素白,你这件和刚才那件没有区别。”

    阿秋说道:“我是为了给死不见尸的门派众人守丧,我在他们熄灭的魂灯前发过誓言,此仇不报,素服不换。”

    师尊啊,你还记不记得门派的深仇大恨?

    凤离对复仇毫无兴趣,她看着枕头旁边的药葫芦,“你的清心丸不错,一丸值多少钱?”

    要先把师尊哄回去,阿秋乖乖说道:“一千灵石,或者等价的灵物交换,有时候我会用丹药送人情。”

    凤离面露失望,“灵石在人界没有任何用处,这里干什么都要钱,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阿秋打量着简陋的卧室,猜测师尊在人界花天酒地过了两年,金山银山都折腾完了,目前在人界手头很紧,说道:“师尊需要钱的话,丹穴山有些金银俗物,不若随我一起回去取?”

    打不过师尊,只能智取,哄孩子似的用钱来引诱凤离。

    “远水解不了近渴。”凤离说道:“我现在急需用钱。”

    凤离一扫阿秋腰间的乾坤袋,“你在人界找到我了,昨天给我拜寿买了礼物和酒肉,应该随身带了不少钱吧。借给我一百两,我过几天就还给你。”

    阿秋一愣,“这个……什么菜那么贵啊,要一百两银子。”

    以阿秋对师尊的了解,肯定是为了吃才屈尊借钱。师尊七情五欲全灭,只有食欲尚存。

    凤离挠挠头,“不是吃,是为了去当铺把紫电剑赎回来——最近有蛇妖作乱,滋扰商队,商人们联合在一起悬赏五百两银子杀蛇妖。等我赎回紫电剑,杀了蛇妖,领了赏金,就还给你。”

    永远不要低估师尊的下限!

    阿秋强忍住谴责之语,耐心问道:“师尊为何典当紫电剑?紫电剑乃是青丘山狐妖族的圣物,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名剑,乃是上古神剑,金山不换。”

    凤离说道:“你别怪我,怪就怪饕餮楼做的开水白菜太好吃了,我一顿能吃十个,我是他们的熟客,可以挂账,不知不觉挂了两年账,结账的时候成了一笔巨款,我搬离了豪宅,还是不够,就把紫电剑当了一百两应急。”

    还说不是为了吃!

    阿秋被气得没脾气了,莫要和一个病人生气,她是为除魔卫道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阿秋拿出一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师尊,下不为例,我随你一起赎回紫电剑。门派差点灭门的案子我已经有些眉目了,但是我修为尚浅,不能更进一步,需要师尊为我撑腰,找到凶手,报仇——”

    “雪恨”两字还没说完,凤离就抢了银票,撒腿就跑了:“我对复仇没兴趣,再见!”

    阿秋这两年潜心炼补心丹和查案,修行停滞不前,还不会御剑飞行,但是他用丹药和其他修士交换,其中就有符篆派所绘的疾行符。

    把神行符贴在腿上,行走如疾风,紧紧跟随凤离,就在即将踏入当铺时,一只鹦鹉飞到阿秋跟前,居然口出人言:“师父救命啊!”

    是徒弟黄鹤的声音,他遇到了危险!

    黄鹤是鸟妖化为人形,能够驱策禽鸟。

    黄鹤长相是个少年,但化人形只有两年,其法力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还是个孩子。

    没办法,阿秋只能先跟着鹦鹉去救徒弟黄鹤。

    在疾行符的帮助下,阿秋继续前行的速度快得连人影都看不见,凡人的肉眼只能感受到一阵风擦身而过。

    在鹦鹉的指引下,阿秋来到一个水潭前,水潭上一片死气,看起来没有活物,深不可测。

    阿秋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银锅,盛满水潭里的死水,然后在银锅下面升火烧水。

    银锅里的水渐渐变热了,水面开始冒白烟。与此同时,水潭里的死水也变热,发烫,冒烟。

    银锅里的水越来越热,从锅底冒出一串串泡泡。水潭和银锅同步,一起冒泡。

    当银锅里的水烧得沸腾翻滚起来,水潭里的水也开始翻滚,热浪阵阵。

    终于,藏身水潭的妖物再也受不了了——再煮下去,它就熟透了!

    妖物从潭底飞出来,乌压压遮天蔽日般,居然是一条大蛇!

    此蛇足足有两个水缸那么粗,且一身双头,是个双头蛇,蛇头已经修炼出了人形,左边是男性,右边是女性。

    阿秋说道:“把我的徒弟交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