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章 四体百骸 且说凤离拿(抢)走阿秋的一……

第4章 四体百骸 且说凤离拿(抢)走阿秋的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且说凤离拿(抢)走阿秋的一百两银票,去当铺赎出了紫电剑,撕了商会张贴的悬赏五百两银子的红榜,去水潭捉最近出现的“蛇妖”。

    凤离御剑飞行到水潭,刚好在半路看到了“蛇妖”一个尾巴把山头拦腰扫断了。

    对于凤离而言,“蛇妖”只是行走的五百两银子,根本没注意“蛇妖”追杀的正是阿秋。

    女师尊没什么怀心眼,也没什么好心眼,她不过是想赚点钱罢了!

    可是这个“蛇妖”自称是延维神兽!

    我管你是蛇妖还是神兽,在我眼里,你就是行走的五百两银子,凤离一剑就戳瞎了延的左眼,还在放狠话的环节里脱口而出自己的坐骑是一条神龙。

    其实凤离方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放了些什么狠话,只是看着延维庞大如河流般的身躯,她脑子蓦地出现了一条龙的轮廓。

    飞龙在天,她骑在龙头之上,四海翱翔,便无意识的说出她的坐骑是神龙。

    阿秋闻言,顿时狂喜:“师尊!补心丹是有效果的,你终于记起了你的坐骑,的确是一条紫龙!”

    凤离在修真界成名的时候,阿秋还没有出生,但是《丹穴派大事记》里记录过本派最强女修凤离的各种“丰功伟绩”,并且配以图片,阿秋小时候把《丹穴派大事记》当成识字课本用,自是记得滚瓜烂熟。

    图片里,师尊凤离,喜欢着紫衣、佩剑紫电、坐骑紫龙,睥睨天下,从无败绩。

    “啊?”凤离一怔,”有这事?“

    眼前没有什么龙,只有一条疼得发疯的独眼双头大蛇,不,是延维神兽。

    延维的蛇身成弓行,做出进攻的姿态,红色的蛇头速度快的犹如一道红色闪电,朝着凤离“劈“来。

    来不及深挖记忆了,凤离的修为一直没有恢复到全胜时期,还不敢和延维这种上古神兽硬碰硬,方才一剑刺瞎左眼是偷袭,她御剑飞行,避开延维的正面攻击,绕到了红头蛇后面。

    打蛇要打七寸,这是蛇最脆弱的地方。

    凤离御剑,在空中回旋飞行,躲避攻击,寻找延维的七寸。

    然后,凤离发现了被男身延绞晕过去的女身维,两个身体的连接之处,就是最脆弱的七寸。

    而且,七寸的鳞片已经脱落大半,露出血肉。

    看来有人捷足先登,想要斩杀双头蛇,杀到一半失败了,前功尽弃。

    哎哟,不错哦,今天捡漏了呢。

    凤离正要朝着七寸血肉处出剑,延维发现了她的企图,七寸防护的鳞片脱落,干脆用车轮大的蛇尾盘在了受伤裸露的七寸处,形成层层防护甲,如火焰般的蛇头还朝着凤离喷”水“。

    延维是水泽之神,所喷之”水“那是相当有料啊!

    其味之臭,像是谁家的茅坑炸了!

    ”水“落之处,树木枯死,连泥巴山石都化为一片焦土,水有巨毒。

    阿秋的银锅升起来,旋转成一把伞大小,保护阿秋。毒水落在银锅的锅底上,滋滋作响,冒出一股黑烟,就像谁家炸油条炸糊了。

    阿秋焦急的昂首看着战况,此时堂堂水泽之神,堕落成了喷子,对着凤离一阵狂喷,凤离御剑,闪身避过,没有被喷到,但是衣服袍角还是被溅到了毒水。

    再这样僵持下去,师尊怕是要落于下风了。

    怎么办?

    这时飞来一只鸟,正是黄鹤,他逃到一半,觉得不对劲,便原路返回,寻找师父阿秋。

    “师父!我带你离开这里!”黄鹤左突右闪,避过喷射的毒水,飞到了银锅之下,阿秋看着黄鹤,顿时有了个主意,他从药葫芦里倒出一颗清心丹和一颗九品回元丹,“你飞过去,把丹药喂给昏迷的女身维,她可以牵制男身延。”

    清心丹是用来唤醒女身维,九品回元丹用来给女身增加修为,能够和男身延再战一场。

    黄鹤含着两颗丹药飞过去了,此时延维也发现了黄鹤,但是并没有把修为浅薄的小黄鸟放在心上,何况他已经用蛇身牢牢护住了受伤的七寸,小黄鸟奈何不了他。

    擒贼先擒王,延维专心对付戳瞎他左眼的凤离。

    黄鹤飞到昏迷的女身维处,把嘴里的两颗丹药喂给了她。

    丹药入体,女身维立刻睁开了眼睛,是一双冷冰冰的竖瞳。

    黄鹤吓得差点立刻“坠鸟”,说道:“我是来救你的,求你赶紧阻止你的连体哥哥吧,他再这样喷下去,方圆十几里的植物鸟兽就要全部死绝,这块地至少一百年都寸草不生,也不能种庄稼了,旁边就是城镇,会死好多人!”

    女身维当即化为红头蛇,再次与男身延纠缠,在九品回元丹的刺激下,女身维夺取了蛇身的控制,拖着庞大的身躯往潭水方向飞去,远离城镇。

    这一飞,蛇身又成为弓形,七寸血肉翻飞的伤口暴露出来,凤离果断朝着七寸劈斩而去!

    阿秋和黄鹤齐齐叫道:“师尊只杀那个喷水的!”

    紫电剑名副其实,快的时候就是一道紫色的闪电、灵活的像是大夫的刀、精准的切入七寸,砍到一半,改变了剑势,斜切出来,一道紫光从男身延的肚脐处迸出。

    半条红头蛇从空中落下来,把一个小山头都砸平了,半条蛇还在挣扎,凤离一箭刺穿了蛇的右眼,牢牢将蛇头钉死在地面!

    剑穿过脑,半条红头蛇终于不动了,彻底气绝。

    凤离:五百两到手了!

    另一边,刚刚被分割连体的延维在空中狂喷血液,就像下了一场血雨,延维用尽最后的力气,落在水潭中,飞溅出二十丈的水花。

    阿秋骑着黄鹤追过去,看到水潭已经蛇血染红了,一个腰间有个碗口大伤口的女体漂浮在血水中,鲜血几乎流干了,昏死过去。

    黄鹤口衔女体的衣服,把她拖到岸边。

    阿秋碾碎生肌丹,覆在女体腰汩汩冒血的伤口处,每用一颗,创面就长出一些新肌肉,用了足足十颗生肌丹,疮面的新肉才长全了,血也不流了。

    黄鹤看着女体如尸体般惨白的颜色,问:“师父,她还能活吗?”

    阿秋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毕竟被师尊砍了一半。可是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有一群至少是筑基修为的修士在追杀延维,我们丹穴派庙小水浅,根本护不住她。”

    黄鹤说道:“可是我们也不能不管她啊,没有她帮忙,我们丹穴派今天就要被灭门了!”

    掌门师父从小就教导阿秋,修真不能无情无义,只顾着自个提升修为,不管别人死活。要维护正道,匡扶正义,对得起自个的良心。

    若人界有地方瘟疫成灾,掌门师父必定会带着阿秋等弟子去免费施药,从不吝啬丹药,身体力行教导弟子们要善良。

    可是修真界偏偏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现实是残酷的,掌门师父的理想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丹穴派两年前几乎要灭门了。

    门派要撑住,要复仇,还要必须冒险保护延维这个大麻烦,不违背师父的教导。阿秋扶额,我真是太难了。

    要对得起良心……

    阿秋拿定了主意,说道:“我和师尊商量接下来的对策,你把她送到丹穴山后山的温泉里温养,那里灵气足,当年师尊伤成那样,昏迷了十年,不也养好了吗?等她康复了,再要她回到西南水泽便是。若有人问起,咱们就说没见过延维。”

    黄鹤背着维飞走了。阿秋去找凤离,看到被半条蛇压平的山地。师尊和半条红头蛇都不见了。

    师尊去哪儿?

    当然是带着战利品去领五百两赏银了!

    阿秋的疾行符早就用完了,只得徒步赶往城市商会。

    商会会馆,庞大的蛇躯堆成了一个小山,商会会长指着蛇尸磨盘大的切口,“怎么只有一半?蛇妖的尾巴呢?”

    副会长说道:“对啊对啊,说好了五百两,你才带来一半,我们商会只能给你两百五。”

    凤离不好解释,毕竟另一半还活着呢。便不再纠缠了,说道:“行,二百五就二百五。不过,这半条蛇归我。”

    一下子省了二百五,商会同意了。

    凤离去了经纪行,和几个嘴巴能够把稻草说成金条的牙人达成了一笔买卖:把半条蛇切割了卖肉,赚的银子凤离和经纪行五五开。

    到了晚饭时,昔日的水泽之神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什么蛇羹、红烧、葱爆、清蒸、水煮、穿在竹签上烧烤、剁碎捏成丸子等等。

    等到傍晚,阿秋匆匆赶往商会时,半条巨蛇只剩下几根森森白骨了,不断有男人抱着自家泡着枸杞的酒坛子过来买蛇骨泡酒。

    师尊凤离正在数钱,牙人们唾沫横飞的叫卖着,“蛇骨壮阳补肾,用蛇骨泡酒喝,保管你的小兄弟晚上变成一条钻天入地的活龙啊!”

    很快,连骨头都没了。

    凤离和牙人们分了钱,满载而归。阿秋跟了上去,赞道:”姜还是老的辣,没有什么比吃到肚子里最能毁尸灭迹,师尊太聪明了。”

    凤离:啊?我只是想赚点饭钱而已,开水白菜好贵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