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5章 五仁月饼 凤离只想赚点饭钱,却被阿秋……

第5章 五仁月饼 凤离只想赚点饭钱,却被阿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凤离只想赚点饭钱,却被阿秋一阵猛夸“毁尸灭迹”的手段太高明,人们都爱听好话,凤离却只爱美食,坦言道:“你想多了,我就是图财而已,废物利用,能赚一点是一点。”

    阿秋:额……这天算是聊死了。

    灭“蛇妖”得了二百五十两赏金,卖“蛇肉蛇骨”赚了五十两,凤离得了一笔意外之财,有钱了,便没有回那个老破小的租居之地吃粗茶淡饭,而是径直带着阿秋直奔以贵闻名的饕餮楼改善生活。

    “开水白菜,我要十个。”凤离要了一个宽敞的包厢,对着水牌点菜,“一壶梨花酿,再来五个螃蟹,两公三母,个头都要在一斤以上。”

    凤离对阿秋说道:“你要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阿秋不敢让师尊破费,说道:“蛋炒饭。”

    “在饕餮楼只点蛋炒饭,你瞧不起谁呢?”凤离把今天赚的三百两银子摆在桌子上,白花花的一片,豪迈的一拍桌面,“你别拘束,本尊今天不差钱,甩开肚皮吃。”

    阿秋十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他练气五级的浅薄修为,还不能做到辟谷不食,还需要食人间烟火,说道:“那就来个四喜丸子,一只银霜麻辣兔。”

    此时正值初秋,今天刚好就是中秋节,正是兔子最肥美的时候。

    哟,这个阿秋看起来是个“清汤寡水”的冷淡性子,其实口味还挺重,凤离问阿秋:“你能吃辣吗?”

    “能。”阿秋说道。

    凤离对店小二说道:“银霜麻辣兔要加辣。”

    店小二去厨房叫菜,凤离从一片白花花里拿出一百两银子的银票,“给,这是还给你的。”上午借钱赎紫电剑。

    “不不不,不用还了。”阿秋连忙推辞道:“这本就是门派的钱,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保管。掌门师父已经去世了,论理,师尊辈分最高,应该继承丹穴派掌门之位,只要师尊成为新掌门,丹穴派所有东西都归师尊。”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阿秋用金钱来诱惑凤离回家继承掌门,还有钱财——这时候谈责任、复仇什么的,估计没心没肺的师尊也听不进去。

    果然,阿秋抛出去的诱饵起了作用,凤离的心骚动不安,“这个……门派有多少钱?”

    阿秋指着水牌上开水白菜的价格,就像哄熊孩子写功课的语气说道:“就是一天三顿吃这个,吃一万年都花不完。”

    闻言,凤离眼睛都亮了,她摸着下巴,“我应该活不了一万年,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吃到死。”

    阿秋点点头,又摇摇头,“师尊法力高强,定能与天同寿。”

    凤离摇头,“活太久,没意思。差不多行了。”

    阿秋赶紧成热打铁,“如此,就请师尊随我回丹穴山,继承掌门之位,我和黄鹤誓死追随掌门,任凭驱策!”

    凤离还是摇头,“我不当掌门,爱谁谁当。再好吃的东西总有一天都会吃腻的,当掌门又不能说不干就不干,我还是喜欢游历人界,当个自由自在的散修,钱花完了就去斩妖除魔赚点饭钱。”

    最后关头,大鱼脱钩了。阿秋心下失望,到底不死心,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强扭的瓜的不甜,我当然尊重师尊的选择。”话题一转,“师尊,补心丹还是有效果的,今天你就回忆起了以前的坐骑是一条神龙。”

    凤离闭上眼睛,挖掘记忆,“好像有这么回事,我的记忆里很模糊。阿秋,我的坐骑去那里了?今天若是有紫龙在,我们门派联手对付延维神兽就不会如此狼狈,差点被灭门了。神龙一出,延维怎么可能是龙对手。”

    为了帮师尊恢复记忆,阿秋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本《丹穴派大事记》,翻开中间一页,将蜡烛移到书页后面,包厢的粉墙顿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图片。

    画面中,凤离站在紫龙的龙头上,右手持紫电剑,这是非静止画面,凤离的紫袍还有紫龙的龙须随风而动。

    对,这就是此刻我脑子里出现的画面。

    凤离情不自禁的站起来,用手触摸着龙头,明知是假的,抚摸的时候异常温柔,连表情都由玩世不恭变成了专注。

    阿秋说道:“门派大事记上说,紫龙在师尊与魔族大战之前就陨落了,原因不明,掌门师父问师尊,师尊不答,估计是紫龙死的很惨,不愿意细说。师尊很愤怒,修为也突飞猛进,到了化神的境界,在大战时遇魔除魔,第一个杀到了魔宫大殿,徒手掏出了魔尊的心脏,一把捏碎了,群魔无首,我们正道才大获全胜。”

    言罢,墙壁上的画面消失,变成了大事记里记载的文字内容,一字一句写的很详实。

    紫龙消失了,凤离的表情恢复如常,回到座位上,”难怪一直都不出现,原来早就死了。”

    阿秋说道:“看来一颗补心丹不管用,我还需再炼制新的补心丹,总有一天师尊会恢复所有的记忆。”

    凤离还是摇头,“我不想治疗了。我现在过得挺好,回忆过去并不能给我带来快乐——比如这条紫龙,我以前不知道他存在过,所以没有心疼。今天我知道曾经拥有过如此威武的坐骑,他却早已经不在了,我心里突然好难过。连吃开水白菜都不香了。”

    话音刚落,门口店小二说道:“菜来了!”

    白菜芯雕成睡莲花的模样,用火腿、整鸡、整鸭、排骨等等肉类熬制的高汤,撇去杂质,最后只有一壶茶的量。用滚热的高汤浇在“睡莲花”上,睡莲绽放,满屋都是清香。

    凤离点了十颗开水白菜,十朵“睡莲花”依次开放,凤离两口就能吃一朵,边吃边开心的说道:“哎,真香!”

    低头吃着蛋炒饭的阿秋:看来师尊并没有难过嘛。药不能停。我找机会哄她吃下去。

    菜上齐了,店小二摆上一盘子月饼:“今天中秋节,月饼是我们饕餮楼免费赠送这位杀蛇女英雄的。两位慢用。”

    寂然饭毕。

    阿秋指着月饼:“师尊来个点心?”

    “五仁月饼?”凤离嫌弃的抬手拒绝,“不要。”

    阿秋作为晚辈,殷勤的给凤离泡茶倒水消消食,又把话题扯到了回忆上去,“其实回忆过去也有好处——万一师尊想起了某个地方藏着私房钱或者什么神兵利器之类的。”

    不抛弃,不放弃,阿秋永远心系门派。

    凤离轻轻吹着茶碗上的热气,指着楼下如过江之鲫的人群,“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人界,烦恼基本都是记性太好而本事太差。就像你,总是记得门派血海深仇,却只是个练气五级弟子,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阿秋身体一僵,连茶水即将倒满了茶杯都没有收手:我能怎么办?只能尽我做能,我一个孤儿,丹穴派就是我的家,我永远不会放弃门派。

    凤离伸手提起茶壶,避免水漫饭桌。

    提茶壶的时候未免摸到了阿秋的手指。

    哎哟,这手感还不错,好像捏一捏,揉一揉,再舔一舔……且慢!我怎么有这种禽兽的念头?他是我的晚辈啊!

    一定是梨花酿喝多了,酒壮色胆,小心走火入魔。

    凤离轻咳一声,赶走了邪念,开始猛灌茶水,“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大战后我昏迷了十年,在灵泉泡了十六年才刚刚恢复到筑基的修为,这两年境界一直停滞不前。既然我的本事没有任何长进,那么记忆对我而言就是包袱,这顿饭之后,咱们就散了吧,以后不要见了。”

    言罢,凤离站起来要走,阿秋情急之下拉住了凤离的手,“师尊,门派不能没有你——延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们要商议好如何善后。”

    我这是怎么了?筑基修为,居然被一个练气五级轻易抓住了手,还捏住了命脉?

    凤离大骇,回头要甩开阿秋,可是看了阿秋乞求的眼神,她的心莫名就软了,没有挣脱他的手,甚至她的右手还鬼使神差的伸过去,去摸抓她的大手。

    两两相望,双手紧握。

    蓦地,凤离头痛欲裂,就像被斧头劈开,额头冷汗直冒,阿秋摸到她的气息紊乱,连忙放开手,“师尊,你体内真气乱窜,我为你调理气脉,否则会走火入魔的。”

    此时凤离已无力御剑飞行,饕餮楼还有客房,凤离便开了一间房,阿秋给她喂了一颗顺气丹,为她护法。

    到了半夜,终于渡过劫难,凤离累极,沉沉睡去,阿秋不敢睡,怕她再岔气,就在她身边打坐。

    梦境,凤离骑着紫龙飞天入地,紫龙化成人形,和她纠纠缠缠,接下来的梦境和昨晚的梦一样,皆是不可描述。

    “师尊!醒醒!你的气息又乱了!”

    一个声音将凤离从无限春梦从唤醒,凤离痴痴的坐起来,“我做了个梦。”

    补心丹正在起作用,阿秋大喜,说道:“梦境很可能是师尊的记忆,不妨说来听听。”

    凤离说道:“我睡了我的坐骑。”

    阿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