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7章 七人太甚 丹穴山,根据《山海经》记载……

第7章 七人太甚 丹穴山,根据《山海经》记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丹穴山,根据《山海经》记载,这里多是黄金和美玉,还有神鸟凤凰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当然,这都是上古时代的传说。

    事实上,就连《丹穴派大事记》里都没有记载丹穴山有凤凰出现过,不过黄金和美玉是真的。丹穴山藏有丰富的金矿和珍稀玉石,用来作为炼丹的材料。

    丹穴山的山顶有一个火山口,大事记里说,五百年前,这个火山喷发过一次,大殿房舍全部被毁,不过,火山喷出来很多稀有的石头,对炼丹大有裨益,丹穴派算是赚了。

    火山喷发后下了一个月的雨,雨水在火山口沉积,成了一个温泉,灵气充沛,终年仙气飘飘。

    三分之二延维的小维在这里泡了一个月,再加上黄鹤以各种丹药投喂,她的外伤已经痊愈了。

    平时,小维怕吓着胆小的黄鹤,一直保持着女身。此刻,小维恢复了人头蛇身,庞大的身躯几乎要把温泉池给填平了!

    小维没有办法,因为此刻她处于最虚弱的时刻——蜕皮,必须保持蛇身状态。

    小维一寸寸的从遍体鳞伤的旧皮从游出来了,崭新的鳞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宛若重生。

    “怎么觉得那副蛇的身躯比之前更粗了?”远观的黄鹤吓得瑟瑟发抖,阿秋倒是很淡定,“延维每一百年蜕皮一次,身躯变大,原来的蛇皮已经不能包裹身躯,必须要蜕掉旧皮。延维是上古神兽,不是蛇。我们人类就是人首蛇身的女娲娘娘所造,你不要怕她,她和她暴戾的哥哥不一样。”

    她哥的肉身这会子和五谷一起轮回,进了粪池,骨头泡在枸杞酒里,死的太惨了。

    或许是阿秋的心理暗示,黄鹤再看脱皮后的小维,她恢复了上半身是女子的模样,红发似火,目光低垂,双手合十,正在拜月,蛇躯围绕着丹穴山一圈圈的盘旋,以适应崭新的躯体,不像初见时那么惊悚了,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此时的小维气质突变,散发出一股能够给人带来安全感的神性。

    黄鹤看着夜空中盘旋的巨蛇发呆。

    阿秋则敏锐的发现后山升起了一团萤火虫,一会排成个“逃”字,一会排成个“跑”字。

    丹穴山在山门各处都有设有传送阵,阿秋从一个山洞里瞬移到后山山门,迎面被某人一头撞在胸膛上。

    “啊哟!”凤离揉着脑袋,背上沉重的包袱落地,哗啦啦砸出了一堆金条。

    且说她回到丹穴山避风头,一个月过去,无事发生,觉得事件已经平息,到了该走的时候,丹穴山盛产黄金和玉石,不拿白不拿,就搬运了金砖去人界继续吃吃喝喝。

    今晚,乘着阿秋和黄鹤都在围观小维蜕皮,凤离就吭哧吭哧背着金砖下山——御剑飞行会有一道紫光,太显眼了,会被同门发现,所以凤离选择徒步下山。

    而阿秋一直防着凤离,丹穴山一草一木,连萤火虫都是他的眼线、耳报神。

    “这么晚了,师尊要去那里啊?”阿秋问道。

    凤离一张老脸比城墙还厚,谎话立刻就来,“饿了,去山下的夜市里吃夜宵。”

    “什么夜宵那么贵啊,需要花……”阿秋清点着散落在地上的金条,“二十七根金条。”

    凤离倚老卖老:“怎么?本尊不能花本门派的钱?”

    阿秋说道:“丹穴派统共都只有我们仨,钱随便花。只是天色已晚,我和黄鹤两个晚辈虽无用,跑一趟腿去给师尊买夜宵是不成问题的,怎么好意思看着师尊亲自出去呢。师尊想吃什么?我要黄鹤给你买。”

    阿秋总是一副温和又坚定地样子,无论凤离干什么,他都彬彬有礼的回应,耐心的很,宛若静谧处盛开的白莲花,凤离好色,是个老色批,搞得她不好意思和这个帅气的晚辈撕破脸。

    但是凤离这两年在外头浪荡惯了,喜欢在红尘里打滚,山中的岁月日复一日,日子过得就像没有加盐的菜肴——没滋没味的,她受不了。

    凤离叹道:“我知道你想要我干什么,看在老东西……掌门师弟和门中弟子为治疗我东奔西走收罗丹方药材的份上,我愿意为他们查清真相,报仇雪恨。可是我金丹破碎,修为停滞在筑基这个阶段,你说线索在昆仑山,昆仑派是修真界泰斗般的门派,门下筑基修士多如狗,金丹也有十几个,我连门都进不去,怎么查案?怎么报仇?”

    两年前,昆仑派作为修真界的盟主召开大会,号令修真各大门派参加,丹穴派铁掌门带着弟子们赴约,途中遭遇变故,魂灯全灭,却死不见尸,成为修真界一大悬案。

    经过阿秋这两年暗中调查,查出丹穴派的圣物、历任掌门的武器——赶山鞭居然就藏在昆仑派之中!

    阿秋怀疑昆仑派“监守自盗”,意图吞并丹穴派这种二流门派,变成昆仑派的“药匣子”,只为昆仑派卖命炼丹。

    但是,阿秋没有证据,即使证明是昆仑派的人杀了铁掌门他们、私吞了赶山鞭,以丹穴派目前的能力,也无法找到凶手复仇。

    唯一的希望,就是师尊凤离。

    然而凤离不仅修为损毁,道德还退步了,并自学成才,成为退堂鼓表演艺术大师,听说昆仑派嫌疑最大,立马就打起退堂鼓,想撂挑子不干了——连病不想治了!

    病治好了,命也没有了,何苦呢?是开水白菜不好吃还是梨花酿不好喝?

    凤离只想卷金子走人。

    阿秋一直把凤离当熊孩子哄着,药不能停,这一个月各种丹药就像吃饭似的往她嘴里倒,结果屁用没有——凤离唯一能够记起来的,就是和坐骑紫龙睡觉。

    如今凤离又又要跑路,还把话说穿了,明言不敢对抗昆仑派。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阿秋失望的很,但没办法,自家的师尊,只能自己哄着呗。

    阿秋说道:“我知道师尊的难处,鸡蛋怎么能和石头硬碰硬呢,我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师尊粉身碎骨,白白牺牲。师尊只需在门派休养,待他日恢复化神境界,再带着我们去昆仑派查清真相,讨回公道。”

    凤离连连摆手,要过山门:“修真界有几个金丹破碎还能重塑金丹的?我对修炼已经没有兴趣了,满脑子都是吃吃喝喝这种世俗的欲望——最近还多了睡坐骑的幻梦,只想着活一天开心一天。希望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你和黄鹤好好努力,我在人界等你们成功结丹的好消息。”

    阿秋拦在山门不肯让路,“补心丹不仅可以恢复记忆,还对重塑金丹有奇效,只是发挥药力需要时间,才过去一个月,师尊要有耐心。”

    “我没有耐心,在山里快要闷死了。”为了自由故,啥都可以抛,凤离终于舍得和小白脸晚辈撕破脸了,“我就个无耐心、无廉耻、无良心的三无师尊。年轻人,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你会一直失望的。”

    言罢,凤离抽出紫电剑,御剑飞行,连金子都不要了。

    凤离刚刚御剑升空,就看见东边有一群流星往丹穴山这边坠落。

    她定睛一瞧:不是流星,是一群和她一样御剑飞行的修士!

    这群修士扛着一面就像房子一样大的巨鼓,还抡起一根巨兽的脊梁骨当鼓槌,一下下的敲击巨鼓。

    这是阿秋在古籍里才看到的夔牛鼓和雷兽的骨头!

    在上古时期,黄帝大战蚩尤。黄帝杀了神兽夔牛,剥下夔牛皮,做了八十面夔牛鼓;又杀了雷兽取脊梁骨,作为鼓槌,用雷兽脊梁骨连续敲击夔牛鼓九下,会引来天雷。

    咚咚咚!

    鼓声连续响了九次,原本是静谧皎洁的月夜,突然乌云遮月,天空像被泼了墨汁,一片漆黑,随后一道闪电划破黑夜,然后一道道天雷滚过来,直劈在刚刚蜕皮、围绕丹穴山盘旋拜月、人首蛇身的小维身上!

    遭遇雷击,小维本能的双手抱头,庞大的身躯突然在空中定住,就像变成了一座石像。

    沉重的石像就是一座人首蛇身的大山,直挺挺的从空中坠落,砸向丹穴山!

    黄鹤赶紧变成了黄鹤,飞走了。

    阿秋眼瞅着要被小维压扁,凤离御剑飞行而来,向他伸手右手,“上来!”

    师尊还是有底线的,她又来救我了!阿秋从绝望到惊喜,抓住了凤离的手,踏上紫电剑,紧紧搂住凤离的腰。

    凤离说道:“简直欺人太甚!这是要将我们丹穴派灭门啊!十几个筑基修士,我打不过他们。但是小维是上古神兽,她可以一战。只是延维的天敌就是天雷,只要被雷劈中,她就身体发僵,毫无还手之力。我们需把夔牛鼓弄破了,这帮臭修士无法引天雷,小维就能复苏反击。阿秋,你博览群书,什么东西能够戳破夔牛的皮?”

    “当然是轩辕剑。”阿秋说道:“上古时期,黄帝就是用轩辕剑杀了夔牛,取其皮。”

    “废话!”凤离说道:“我们丹穴派若是有轩辕剑,还会被人打上门来?”

    门派衰落,被人踩着脸欺负,就连凤离这种无耐心、无廉耻、无良心的三无师尊也不能忍。

    狗急了还跳墙呢。

    阿秋脑子转的飞快,“夔牛鼓两面蒙着夔牛皮,但是圆筒的鼓身是木头做的,木头破了,破鼓就响不起来了。”

    “师尊,你把在夔牛鼓旁边护法的修士引开一部分,我有法子把夔牛鼓弄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