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13章 万万不可 “我不怪师尊了。”阿秋说道……

第13章 万万不可 “我不怪师尊了。”阿秋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不怪师尊了。”阿秋说道:“做梦……做梦又不是犯罪。师尊或许中了桃花瘴等邪术而不自知,你最近有没有按时服用清心丹?”

    “啊?上一次服药是什么时候……”凤离拍拍脑门,“我忘记吃药了。”

    “难怪。”阿秋努力给凤离找到了理由,从乾坤袋里拿出药瓶,“一个月至少服用一颗,如果……又做那种荒唐的梦,就加服一颗。”

    凤离吃糖豆似把清心丹嚼了嚼,咽下去。看见阿秋拿着葫芦瓶瓷白的手背上有一圈圈红痕,是捆仙索捆绑的痕迹,还没消失,心疼不已,“这是那个莫愁干的吧?等我法力恢复,一定给你报仇。”

    阿秋是个有担当的人,已经从无能狂怒中走出来了,“今日之辱,我会亲手雪耻,不劳烦师尊。”

    阿秋幽幽的看了凤离一眼,“何况,我之前又不是没被某人绑过。“

    某人当然就是凤离了,将阿秋的四肢绑在四根床柱上,衣服撕得只剩下裤子,凤离老脸又是一红,阿秋嘴上说原谅她了,其实还有些怨气,像一只猫似的,时不时挠她一爪子。只是挠的时候锋利的指甲是刻意收起来的,只用肉垫去挠她。

    不过,阿秋这样不疼不痒的回怼,凤离却觉得阿秋变得亲近起来了,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把她当成拯救门派的工具来对待——恭敬有礼,但没有人情味。谁愿意当一个工具呢?

    凤离:哎呀,我家阿秋越来越可爱了呢。

    阿秋低头看着手背红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被捆在捆仙索里极力挣扎之时,体内真气翻涌,如排山倒海般,居然在短短一炷香的时候突破了三重境界,现在我已经是练气八级了,离筑基只差两级。”

    “什么?被捆绑还能提升修为?”凤离双目放光,顿时有了一个想法:再捆一次是不是就直接筑基了?

    知师尊莫如阿秋,阿秋说道:“只是巧合而已,师尊不要异想天开。”

    阿秋十八岁就练气八级了,虽不如凤离十六岁就筑基如此传奇,但在修真界也是会归于天才少年这一类。

    阿秋修为有所突破,这是丹穴派这两年难得的喜讯。风雨摇摆的二流门派终于有了咸鱼翻身的希望。

    阿秋把在楼上“避嫌”的黄鹤小维叫下来,解释了梦枕一事,“……只是为了治病,并无你们想象中的事情,我与师尊一直清清白白的。”

    黄鹤和小维对视一眼:得知真相有点失望是怎么回事?

    凤离终于有了点当门派师尊的觉悟,说道:“这些日子要委屈小维给我当坐骑,看他们对我毕恭毕敬的态度,应该是误以为我恢复了化神的修为,我这个纸老虎还挺能唬人的,昆仑派短时间不敢对你们轻举妄动。”

    小维说道:“不委屈,我只是顺应因果,有恩报恩。”

    如今门派面临严酷的考验,有些事情是时候要说开了,以免耽误大事,小维经历考验,可以信任,于是阿秋说道: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各位,我派圣物赶山鞭被藏在昆仑山,其实是昆仑派姜掌门的首徒、大弟子莫问的夫人、也就是师尊以前的师妹蔓离偷偷告诉我的……”

    凤离、铁无涯、蔓离都是丹穴派同一个辈分的子弟。凤离是大师姐,蔓离是小师妹。

    丹穴派以外丹术为主,所炼的丹药在修真界是抢手货。铁无涯,蔓离都擅长炼丹,唯有凤离以剑悟道,是丹穴派的异类,特长是特别能打。

    凤离从未炼成过一锅丹药,倒是炸过几个炼丹的鼎炉,从此铁无涯和蔓离都不敢让大师姐靠近炼丹房半步。

    后来仙魔大战,蔓离和昆仑派姜掌门的大弟子莫问在战火中生情,结为道侣,两人成婚之后,蔓离就随丈夫去了昆仑山,一直没有下山。

    按照修真界的默认的规矩,女修和无门无派的散修结为道侣,可以继续在门派里。但如果和其他门派弟子结为道侣,就算是自愿离开门派,带走自己的本命魂灯,从此门派只算是女修的“娘家”。

    蔓离的魂灯从丹穴派撤出,二十六年都没有回“娘家”丹穴派——不过,在修真界,二十六年不算长。

    直到两年前铁无涯和门派弟子出事了,蔓离得知噩耗,下了昆仑山,和阿秋黄鹤一起去查这桩悬案。

    铁无涯死不见尸,肉身太容易消亡,找不到。但是铁无涯的法器赶山鞭是上古神物——据说是大禹治水所用之物,朝着大山挥起鞭子,会像赶羊一样,使得山脉自行挪动,犹如活物般,以此来疏通河道。

    当然,这只是传说,铁无涯若真的能够把赶山鞭使出大禹治水赶山如赶牲畜般的法力,他也不会死得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赶山鞭既然是神物,水火不侵,就没那么容易消亡。既然找不到尸体,那么找赶山鞭呢?

    因为铁无涯初当丹穴派掌门时,门派圣物赶山鞭断裂了,当时凤离的坐骑紫龙还活着,紫龙忍痛把自己的龙须拔/出来,用来修补赶山鞭。

    赶山鞭修补完成之后,还剩下半根龙须,因此这半截龙须和赶山鞭之间有感应,一旦在十里之内,龙须就发亮,指引赶山鞭的方向。

    所以蔓离和阿秋兵分两路,阿秋继续炼制补心丹,帮助师尊凤离恢复记忆和修为。蔓离则带着龙须走遍天南海北,每隔十里,就拿出龙须试探赶山鞭方位。

    可是天地之大,有无数个十里,蔓离找了一年,一无所获,找的近乎崩溃,其中路上还被不怀好意的修士、妖类、魔族觊觎,差点连命都没了。

    关键时刻,丈夫莫问来救她,因她受伤,就带着妻子回到昆仑派玉虚峰疗伤。

    夫妻双双把家还,本应该是大团圆结局——如果龙须没有感应发光的话。

    蔓离惊喜又惊恐的发现,众人寻他千百度,赶山鞭居然就在昆仑派!

    蔓离拿着龙须一寸寸的寻找,最终发现越是接近门派禁地剑冢,龙须就越亮,龙须甚至躁动的扭动着要往剑冢飞去,蔓离不得不把龙须放在锁云囊里,隔绝了气息,才让龙须平静如初。

    蔓离将这重大发现通过纸鸽传给阿秋,她在昆仑派剑冢发现了丹穴派圣物赶山鞭——这本应该是历任掌门的法器,师兄铁无涯死不见尸,法器却在昆仑山剑冢。

    可剑冢是门派禁地,守卫森严,且有下有重重禁制,蔓离这个外来的媳妇根本进不去。

    并叮嘱他万万不可不要轻举妄动,一切要以治疗凤离为主,只有凤离才有本事为门派复仇。

    蔓离还说,她会找机会走进剑冢,确定赶山鞭藏在这里,然后再谋其他。

    “……事情就是这样。”阿秋说道:“我们去昆仑山,肯定会见到蔓离,到时候大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暗中传话,切记。”

    凤离闭上眼睛,冥思苦想,在记忆里寻找这个小师妹,“不行,我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长什么模样都不晓得。此次去昆仑山 ,一定会遇到很多熟人,所以我失忆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不如一开始就坦荡以对,就说自己不记得了。”

    这是心理上的博弈,如果被人戳穿失忆,在一件事情上失去信任,那么恢复修为也会被人质疑,稍用武力试探,凤离金丹破碎,跌落筑基修为就会暴露。

    但如果自爆失忆,坦言自己不记得往事,赢得信任,那么恢复修为、驯服神兽延维当新坐骑什么的就很真实了。

    师尊也并非一无是处嘛,阿秋表示同意:“师尊说得对,与其我们费尽心机为师尊打掩护,还不如直接说破。”

    黄鹤说道:“师父说的都对。”

    小维说道:“如果有人挑战师尊,我就以坐骑的身份代为应战。”

    凤离立刻进入了角色,“挑战我?你还不配,先让我的坐骑陪你玩玩。”

    阿秋说道:“神情再冷傲一些,不屑一顾的样子。”

    凤离五官乱飞,表情近乎失控,阿秋都不甚满意,“太浮夸了。”

    凤离:“你给个准话,我脸都快僵了。”

    阿秋想了想,说道:“你就把对手看成一盘子五仁月饼。”这是师尊最讨厌的点心。

    很好,凤离脸上立刻出现鄙视、不屑一顾,都懒得给眼神的表情。

    黄鹤和小维齐齐拍手。

    阿秋:师尊果然还只是对吃情有独钟啊!说别的说不懂,说到吃一点就通。

    由此,丹穴派全体会议圆满成功!这是团结的大会,这是胜利的大会!这是丹穴派咸鱼翻身的转折点!

    夜深了,两人一妖一神兽去客房休息。最豪奢的房间当然是凤离的,有一扇落地的水晶透明窗户,可以看见拉车的金翅鸟穿梭在厚厚的云层里。

    云层雷霆闪电,下着大雨,雨滴咄咄砸在水晶窗户上,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睡觉了。

    凤离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窗户上的雨滴,很快入睡。

    隔壁房间,阿秋在床上打坐修炼,自从两年前师门巨变,十六岁快乐无忧的日子戛然而止,柔弱的肩膀承担重任,重重压力之下,再也没有睡过一夜好觉。

    阿秋拿出一颗筑基丹,好几次放在唇边要吃进去,又挪开了。

    不是所有练气修士都能筑基,大部分修士会止步于此,一生都难以上进。

    但是筑基丹能够帮助练气八级以上的修士迅速提升修为,顺利筑基,很少有意外。但是丹穴派的筑基丹都是九品,从不失手,珍贵无比,阿秋的法器——连海都可以煮的银锅就是铁掌门以前用一颗筑基丹和一个急于筑基的修士手里交换得来的。

    这颗筑基丹原本是阿秋打算在关键时刻进行利益交换之用,现在,门派即将直面危机,他打算用在自己身上,将来若真和昆仑派打起来,他至少有一战之力。

    阿秋下定决心,将筑基丹吃了下去。

    半夜,飞车一震,五层楼高的车体蓦地往右/倾斜,将熟睡的凤离从床上甩出去了!

    凤离瞬间清醒,她刚好趴在透明水晶玻璃窗上,看到右边拉车的九只金翅鸟发出痛苦的鸣叫,原本金黄的鸟身腾起血色的雾气,当场爆体而亡!

    豪车由十八只金翅鸟拉着,左右各九只,分布豪车两边。现在右边的金翅鸟全死了,如同马车少了个一个车轮,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翻车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