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19章 五呼哀哉 姜还是老的辣,姜掌门毕竟比……

第19章 五呼哀哉 姜还是老的辣,姜掌门毕竟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还是老的辣,姜掌门毕竟比凤离多活了两百年,吃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算无遗策,一步步将凤离拉回了他早就盘算好的两个选择:

    凤离同意小维献祭,小维会血尽而亡。

    凤离不同意,那么姜掌门就牢牢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有理由斥责“正道的光”凤离德不配位,让凤离和整个丹穴派在修真界颜面扫地,然后强行让小维献祭,血尽而亡。

    即使莫问是丹穴派的女婿,蔓离是丹穴派的媳妇,他们也不好阻止。如果丹穴派一意孤行,维护小维,那么姜掌门出手将丹穴派软禁甚至灭门,把丹穴派祭天,他也还是德高望重的修真界盟主,因为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整个修真界,名正言顺。

    所以,小维逃不过一死。在姜掌门派出金翅鸟接丹穴派时,他就谋算好了一切——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姜掌门和昆仑派的势力足够碾压凤离和丹穴派,否则,姜掌门也不敢这样设下请君入瓮的圈套。

    这就是真实的修真界,依然是弱肉强食的基本规则,不过要打着道德和正义的幌子,师出有名。

    凤离再次面临更加严酷的两难选择。

    阿秋又密语传音道:“师尊,就说你要先和赤鱬单独谈谈,拖延时间。”

    凤离轻咳一声,“这不九尾狐还没来嘛,姜掌门别着急,反正我们在昆仑山也走不了。我和赤鱬一见如故,好像在那里见过似的,想和她聊聊,说不定能够勾起我的记忆。”

    “姜掌门,要我主动献祭小维,你不会连这个简单的要求也满足不了我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姜掌门不好拒绝。

    凤离点名要阿秋留下,待众人从镜子转送门走后,阿秋在瑶池旁边召唤鲛人国公主:“明霞,你还记得我吗?”

    明霞是人鱼公主的闺名,一年前,阿秋为收集补心丹的一味药——鲛人泪,去了东海鲛人国,他吞下避水草潜入人鱼国度,和鲛人国国主谈判,最终定下十颗九品化形丹交换一升鲛人泪。

    可是在谈判的时候,刁蛮任性的人鱼公主明霞看上了阿秋的美色,要强抢美男当驸马,用身体交换鲛人泪。

    逼得阿秋拿出法器银锅煮了东海,东海温度上升,鲛人们快要热熟了,明霞才肯让阿秋拿着鲛人泪离去。

    如今,被瑶池困住的人鱼公主已经不复一年前的骄纵跋扈,如霞光般明艳夺目的红色鳞片也多有脱落——都是在挣扎起跃的时候,被悬在瑶池的钟乳石给戳伤的。

    阶下囚人鱼公主狼狈如斯,还是从瑶池底部拔了一根水草,用水草绾住散乱的青丝,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她浮出水面,只露出半个人躯,腰部以下的鱼身藏在池水中。

    明霞冷冷道:“当然记得,在你出现在我生命之前,就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无论我提出何种要求,父王都会满足我,宠着我。但自从被你拒绝之后,我就接连倒霉,那帮臭修士攻打鲛人国,父王就把我献出来,充当战利品。”

    “哼,说什么最疼我,最爱我,到头来还是要儿子,他不要我。你是来看我落魄的样子,来笑话我的吧。”

    半生娇宠,明霞被父亲献祭,无论之前多么宠爱女儿,在灾难和战争来到时,女人往往是最先被推出去的牺牲品。

    看到人鱼公主落难,被最信任的家人背叛,阿秋心中那点残余的恨意没有了,问道:“你来瑶池多久了?”

    “我说了也没用,你不过是个二流门派的弟子,没本事救我。”明霞的目光落在凤离身上,说道:“她是你的道侣吧,看她看你的眼神,含情脉脉。哼,难怪不肯和我成亲,当我的驸马,原来早就有心上人。”

    阿秋没有料到人鱼公主死到临头脑子里还是情情爱爱,争风吃醋,刚刚被她勾起来的一点同情瞬间消失了,也冷着脸说道:“你别瞎说,她是我的师尊。”

    没想到人鱼公主一口就戳穿她内心“龌龊”的想法,凤离立刻收回了“含情脉脉”的目光,摆出一副长辈的派头来,“人鱼公主,爱情不是买卖,还能强买强卖,若不是我家阿秋法力高强,还是个贞洁列夫,早就失身了。”

    “我跟你说,你这纯属道德问题。如今沦为阶下囚,皆是因果报应,自当好好在瑶池反省,下辈子做一个好人……一条好鱼……一个好人鱼。”

    明霞不服气,“我虽有错,罪不至死,凭什么要我去死?”

    凤离说道:“这你要问姜掌门,质问我家阿秋作甚?又不是他捉了你。”

    凤离嘴上道貌岸然,心里却道:你还挺有眼光,换成是我,我也会努力把他搞到手——不对!我怎么又生了这种邪恶的念头!

    阿秋对师尊的邪念毫无觉察,此时他正在想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明霞虽然是神兽,但法力一般,还不如他呢,道德还有问题,现在看来,连脑子也一般,即使把她争取为盟友,能帮到丹穴派的着实有限,说不定还是个累赘。

    现在情况紧急,不能在赤鱬明霞这里浪费时间了,阿秋对凤离说道:“她死不悔改,我们走吧。”

    两人即将踏入镜子转送门时,明霞突然说道:“阿秋,对不起,我错了!原不原谅是你的事,道歉是我在死之前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言罢,明霞就像害怕尴尬似的,潜入了瑶池,阿秋和凤离回头时,只看见一个红艳的鱼尾巴。

    从镜子穿到玉虚宫,姜掌门当然又问凤离考虑的怎么样。

    凤离捂着额头,身子靠在椅背上,“头疼,好难受。”

    阿秋晓得师尊演戏,连忙拿出一颗补元丹放进茶盏里化开,献给凤离,“师尊,该吃药了,赶紧服下此丹。”

    凤离喝药的时候,阿秋对姜掌门解释道:“我家师尊正在恢复记忆,每次回想过去的时候就会头疼,再说最近路途劳累,今日又得知好多大事,实在不堪重负,斗胆请姜掌门宽限几日,先让师尊休息。”

    如此精密的计划,姜掌门志在必得,于是应允。

    一直保持沉默的蔓离走过去,扶凤离从椅子上起来,“大师姐,你们的房间我早就准备好了,跟我走。”

    丹穴派都跟着蔓离开溜。玉虚宫只剩下昆仑派自己人,姜掌门吩咐自己的大弟子和关门弟子,说道:

    “莫问,莫愁,青丘山的九尾狐是最后一个神兽,为保万无一失,你们两个立刻出山接应。”

    姜掌门一共收过七个亲传弟子,莫问和莫愁实力最强。

    “是,师父。”莫问和莫愁拜别了恩师,一起走出玉虚宫。

    莫问对莫愁说道:“劳烦小师妹稍等片刻,我……我去和你嫂子交代一声。”

    莫愁笑道:“大师兄和大嫂真是一对神仙眷侣,去吧,好好和嫂子说。”

    因丹穴派和神兽延维一事,莫问和出身丹穴派的蔓离处境很是尴尬,他们夫妻立场变得相对。

    姜掌门派莫问去接应被囚的九尾狐,也是找理由让莫问避开夫妻矛盾。

    莫问先是御剑朝着丹穴派居住的院落飞去,飞到半路,突然折返,去本派丹房找弟子蕴达。

    修真界女修士斩赤龙,男修士擒白虎,个个不孕不育。所以他们没有子嗣,一遍选择收徒弟或者收养婴儿的方式来传承夫妻的道行。

    蕴达是莫问和蔓离结为道侣,在人间游历时收下来的亲传弟子,两人把自己所学都传给了蕴达。蕴达会昆仑术法,也会丹穴派的外丹术。

    蕴达以前是个无门无派的散修,但天资过人,经过两人悉心调/教,已经是筑基修士了。

    莫问交代徒弟,“转告你师娘,我要去接应九尾狐,这几天不在家。你好好照顾师娘。”

    蕴达也晓得师父和师娘的矛盾和尴尬处境,问道:“倘若我派和丹穴派撕破脸怎么办?”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凤离大神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莫问沉吟片刻,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保护师娘。”

    “是,师父。”蕴达御剑飞行,到了贵宾们下榻的天风院,他守在院门口,等待师娘出来。

    且说凤离一到天风院,立刻健步如飞,不用蔓离搀扶了。

    凤离问道:“小师妹,昆仑派剑冢在何处?”

    根据蔓离的情报,丹穴派圣物赶山鞭就藏在那里。

    蔓离说道:“就在悬圃,那里是昆仑派的种植园,有神兽英招看管,我进不去。英招和大师姐以前的特长一样——特别能打。”

    和开明兽一样,英招也是昆仑山灵气凝结而成的神兽之一,人头,飞马的身躯,背后长着一对翅膀,但是皮毛是老虎的纹样。

    凤离:呜呼哀哉!怎么每一关都那么难!

    阿秋说道:“我有一个正当的借口进入悬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