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0章 六根不净 阿秋的借口不容昆仑派拒绝。……

第20章 六根不净 阿秋的借口不容昆仑派拒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秋的借口不容昆仑派拒绝。

    因为阿秋要动手给开明兽做“分体”切割。从开明兽上砍下八颗人头只是第一步,人头要长期存活,每一个人头必须有一具提供养分的躯体。

    而悬圃里有各种奇珍异草,其中就有像牛肉一样的太岁——也叫做肉灵芝。太岁是一大坨长得像“牛肉”似的巨型蘑菇,可以任意切割成想要的形状,上头布满了菌丝,菌丝入脑,连接太岁做的躯壳,人头操控躯壳活动,躯壳给人头提供养分。

    当然,太岁做的人体只是外壳,没有内脏器官,如果要“吃饭喝水”,在地上挖个坑,把自己埋在坑里,就像种蘑菇似的,只露出人头就可以。

    真正意义上的吃土就能活。

    阿秋对开明兽说道:“这是我派《丹穴派大事记》里记载过的方法,我派第七任掌门的道侣被魔物重伤,脖子以下皆惨不忍睹,失去知觉,只有脑子还是清醒的,掌门精通外丹术和医术,就来到昆仑派,以十颗筑基丹换取悬圃的太岁肉灵芝,做道侣的躯壳。”

    太岁是菌类,可以“自愈”,无论割去多少块,只要根还在,就能把割掉的长回去。

    就连姜掌门也不能拒绝,因为开明兽割下八颗人头,依然是开明兽,就像延维神兽割掉了小延,依然是延维一样,不会影响献祭仪式。

    如果他拒绝,就未免太刻薄寡恩了,明明那八个都可以活,为啥对自己的坐骑赶尽杀绝?

    太岁就在悬圃,属于昆仑派禁地,非本派的弟子不得出入。如此一来,丹穴派就有正当进入悬圃了。

    看守悬圃的神兽英招和开明兽都是昆仑山的上古神兽,在此处相伴多年,山中无岁月,他们自己都记不清活了多少年,自是有些感情在,如今老友开明兽可以用来另一种方式存活,只需英招容许丹穴派的进入悬圃,英招怎么会拒绝呢?

    于是姜掌门和英招都相继同意,对丹穴派放开悬圃。

    除了切割太岁,还要辅以各种丹药,丹穴派在悬圃置放了好几个炼丹炉,阿秋列下比人还要长的一张张丹方,要本派的人在悬圃里寻找灵草灵花。

    悬圃就是个超大植物园,世间万物有的,她都有,世间没有的,她也有。

    丹穴派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寻找赶山鞭。

    丹穴派齐聚悬圃,蔓离打开锁云囊,从一片雨雾缭绕中倒出半根龙须,龙须果然散发着紫色的光芒,还不停的扭动,像一条小紫蛇。

    蔓离说道:“赶山鞭是大师姐的坐骑紫龙拔下的龙须修复过的,余下半条龙须,两者有感应,越是接近赶山鞭,紫光就越亮,现在龙须已经是我见过最亮——”

    话没说完,龙须就挣脱了蔓离的手,啾的一声,游到了凤离的手上。

    然后,缠着她的手腕,一圈圈的向上游走,一边游,尾端像触角一样的软东西还轻轻拍打着她的胳膊,一直游到了脖子上,缠着她的脖子,软绵绵的尾端还贴着她的脸,轻柔的、慢慢的磨蹭着,很是亲昵,就像抚摸着爱人的脸。

    阿秋初看龙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还觉得挺亲切的,可是看到龙须对师尊如此“不敬”,一副痴缠的样子,再联想师尊自称她在梦里“睡了自己的坐骑”,心中顿时大骇:

    难道真有此事?师尊和她的坐骑……我的天!

    蔓离看到龙须和凤离缠缠绵绵,并不惊讶:这世上,只有她和师兄铁无涯知道凤离和坐骑紫龙日久生情,已经隐婚的秘密。

    三个人是一起在丹穴山长大的师兄妹,凤离和铁无涯简单朴素,唯有蔓离喜欢穿衣打扮,丹穴派多美玉宝石,蔓离就像掉进了油缸里的老鼠,首饰天天都不重样,衣服首饰放了好几个屋子。

    大师姐凤离和师兄铁无涯简直把这个小师妹宠上天了,得了什么衣料宝石,都送给她,乐得看着小师妹打扮的漂漂亮亮、赏心悦目。

    一次,邪魔们盯上了丹穴派的丹药,乘着大师姐凤离和坐骑紫龙在外云游,就成群结队来到丹穴山强抢。

    他们三人的师父华掌门挥着赶山鞭驱除魔物,战斗中,赶山鞭被魔刀所断,华掌门也英勇战死,临死前,将掌门之位传给铁无涯。

    就在丹穴派即将被邪魔攻占时,大师姐骑着紫龙赶到了,紫光剑下,魔物魂飞魄散,逆转战况。

    将掌门师父火葬之后,大师姐悲伤自责,独自站在掌门师父陨落的悬崖上,默默流泪,坐骑紫龙围绕着她凌空飞舞,时不时用巨大的龙头抵住她的额头,龙头两边的龙须就是这样温柔的抚摸着大师姐的脸庞,将泪水拂去。

    那一幕紫龙安慰人类的场景,美的惊心动魄,蔓离第一次看到龙也可以像宠物狗一样用身体慰藉主人——当时蔓离对大师姐与紫龙的另一层亲密关系一无所知。

    次日,乘着凤离力竭休息,紫龙偷偷找到了蔓离和铁无涯,口出人言,“我有办法修复赶山鞭,请拿走我的龙须。”

    紫龙伸出利爪,活活拔掉了自己的龙须,然后躺在一片血泊里,现出一个完美的男身。这是紫龙第一次以人身示人,也只有铁无涯和蔓离看过他的相貌。

    铁无涯和蔓离用紫龙的龙须成功修复了赶山鞭,铁师兄继承了丹穴派掌门之位,凤离和紫龙举行了秘密婚礼,只有铁无涯和蔓离两人观礼——毕竟和坐骑结婚在修真界是大丑闻。

    婚后,大师姐和紫龙继续云游四海。仙魔大战,大师姐回到了丹穴派,却是孤身一人。

    蔓离不明所以,问道:“大师姐,大姐夫呢?”

    大师姐神色哀伤,“紫龙……他死了。”

    大师姐不愿意解释紫龙的死因,蔓离和铁无涯也不敢问,到了仙魔大战,大师姐独自杀入魔宫,徒手掏出魔尊的心,一把捏碎了。

    但是掌门师兄铁无涯偷偷告诉蔓离,“……我揭开黄金面具,看到了魔尊的脸。小师妹,大姐夫紫龙就是魔尊!我怕事情暴露,就用天焚之火烧了魔尊的尸身,黄金面具融化在脸上,此事便知道我们三人知道。”

    蔓离终于明白,为何大师姐会说“紫龙死了”。

    之后,大师姐整日用酒麻痹自己,郁郁寡欢,活的比死还痛苦。铁无涯和蔓离心疼大师姐,就暗自搜寻复活禁术——还真让他们找到了!

    取女娲造人之土。

    取五色露,和女娲造人之土搅合,捏成一个泥人。

    取返魂木的木心,直/插泥人颅顶,没入丹田。

    取女娲补天之五彩石,嵌入泥人的眉心。

    取要复活之人的元丹,按进泥人的心脏部位。

    复活是逆天而行的禁术,需要经受九十九道天罚之雷。

    除了紫龙的元丹是现成的,女娲造人之土、五色露、返魂木、五彩石这四样都是各大门派的圣物,要集齐这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本铁无涯和蔓离觉得大师姐无法完成复活禁术,只是想给她一个寄托、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可是,十年之后,除了昆仑派的圣物五彩石,大师姐居然全部拿到了!

    为了帮助大师姐达成夙愿,已经是昆山派媳妇的蔓离作为内应,协助大师姐盗走了五彩石。

    一切准备妥当,紫龙成功复活,只是大师姐被九十九道天罚打坏了脑子,失去了记忆,从清冷女神变成了六根不净的女神经。

    紫龙的半条龙须感应到凤离的气息,所以像以前那样亲昵的磨蹭着她的脸。

    虽是第一次见,凤离却莫名觉得这半条龙须亲切熟悉,一点都不设防,任凭龙须缠着她的脖子,摸她的脸,开心极了。

    蔓离对此司空见惯,但是阿秋是第一次见啊!他深受震撼。

    龙性本淫!连半条龙须都色眯眯的,亵渎师尊,可见那条紫龙是多么的□□!

    一定是妖艳贱货紫龙先动的手,引诱了师尊,将单纯善良的师尊拐带坏了,真是一条又渣又贱的龙!

    放开我的师尊!阿秋恼火的很,伸手将痴缠在凤离脸上的半条龙须给撸下来了。

    半条龙须抓在阿秋手里,却没有挣扎,温顺的缠在他的手腕上,尾端还指着东南方向伸缩着,像一个方向标,示意阿秋往此处走。

    正是昆仑派剑冢。

    黄鹤惊呆了:“龙须在师父手里最听话了,就像一头猎犬。”

    蔓离心道:现在的阿秋和曾经的大姐夫紫龙长的一模一样,龙须认主。

    蔓离为了今天准备很久了,她拿出两个画着阿秋凤离画像的纸傀儡。

    蔓离剪下阿秋和凤离两束头发,贴在纸傀儡上,纸傀儡立刻变身,成为阿秋和凤离,只是目光呆滞,莫得灵魂。

    蔓离说道:“你们两个分别对自己的傀儡嘴对嘴吹气,吹三次。”

    阿秋照做。纸傀儡顿时活了,就像阿秋的一面活镜子,无论他做什么,纸傀儡都照做。

    凤离看着一模一样的自己,忍不住说道:“我感觉在和自己接吻,有些下不了嘴。”若是阿秋嘛,就没问题了。

    阿秋说道:“师尊,纸傀儡顶多撑半个时辰,还不能沾水。快点,克服一下,抓紧时间。”

    这可是你要我干的坏事哈,凤离深深的看了阿秋一样,闭上眼睛,在脑子把面前纸傀儡的脸替换成阿秋的脸,嘴对嘴吹气,四舍五入就算吻了阿秋。

    阿秋:“好了好了,吹三口气就够了,纸傀儡已活。”吹个没玩了,真是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