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2章 八要回头 七节鞭本就是阿秋上一世紫龙……

第22章 八要回头 七节鞭本就是阿秋上一世紫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节鞭本就是阿秋上一世紫龙的龙须修复而成,在他手里自然是得心应手,指那打那,快速得连上一条的鞭影还在,下一鞭就抽出去了。

    凤离看见阿秋几乎要被鞭影包裹住,忙道:“别抽了,弄出动静来,小心惊到守卫。快把龙鞭收起来!”

    阿秋拔出赶山鞭之后,一下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本能的挥鞭,但是凤离说道“龙鞭”之后,顿时心头大乱,觉得手里的圣物赶山鞭被玷辱了。

    一时收势不住,差点打到了自己,幸亏龙须来自他上一世的身体,认主,在快要打到他面门的时候萎了,鞭梢蓦地垂下去,总不能自己打自己。

    阿秋:“师尊,是龙须鞭,不是龙鞭,以后不要再口误了。”

    龙须鞭,龙鞭,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一个是龙的胡须,一个是龙的作案工具。

    凤离:完了完了,我比老苍头还老糊涂,瞎说什么大实话,暴露自己为老不尊的真面目。

    凤离尬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蔓离预备的竹制扫把里头是空的,藏着一根仿造的赶山鞭,用来”狸猫换太子”。

    阿秋把假货放回原位,真的赶山鞭夹带在扫把里头。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昆仑派名为匡扶正义,实质弱肉强食,丹穴派的圣物莫名其妙在昆仑山一事即使闹开了,怕是会被昆仑派反咬一口,指责蔓离师叔或者整个丹穴派监守自盗,所以丹穴派决定先弄回圣物,再查凶手。

    阿秋双目露出愤恨之色:“虽然不知道凶手是谁,但一定是这两年进出剑剑冢,且是昆仑派的人,我发誓必定会为师父和同门复仇。”

    凤离则对着抹布扫把施法,自动打扫剑冢,“接下来要找进出剑冢的记录,筛选这个不难,从剑冢里挑选法器的都是练气弟子,修为尚浅,掌门师弟还是金丹修为,凭他们是无法在瞬间将掌门他们……当初他们的魂灯几乎都是一起熄灭的吧?”

    “所以嫌犯就是金丹修为以上,两年内进出过剑冢的昆仑派弟子。昆仑派的金丹以上也就二十来个,其中一半常年在外云游,所以其实最多从十几个人里找出凶手。一个,或者好几个凶手。”

    以前凤离讲话,基本都是听君一席话,全都是废话,阿秋已经习惯“师尊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今天却破天荒的听君一席话,就是一席话了,虽然是很简单的推理,是个人就能讲明白,但阿秋

    听了,还是很振奋的,“师尊,我觉得你的脑子已经在恢复了。”

    阿秋又又又看到了希望。不管师尊说啥做啥,他最终都会找各种理由原谅她。

    凤离苦笑:其实并没有呢,那些荒唐的梦境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不由自主的脑子里突然出现,搞得我有时候都分不清现实和幻想,脑子越来越乱,一天一颗清心丹也没有用。

    只是现在各种难事当头,凤离的脑子错乱变得无关紧要,说出去会乱了自家军心。

    凤离心烦意乱,没等水桶里的清水变得浑浊,就草草了事,“走吧,纸傀儡顶多半个时辰就失效,咱们差不多得了,反正老苍头平时也敷衍了事。”

    阿秋同意:看来师尊真的找回了她的脑子。

    依然是阿秋扛着扫把等物,提着水桶,凤离醉醺醺的摇晃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酒葫芦。

    门口看守看了看计时的沙漏:“今天怎么这么快?定又没有打扫干净。”

    凤离晃晃悠悠的说道:“关你屁事,要不换你去扫地?”

    看守恨不得把老不死的一拳打出悬圃,“姜掌门怎么有你这种师弟!”

    凤离呵呵冷笑,“怎么?看不起老子?姜掌门的同辈只有老子还活着,将来你到了老子的年龄,还不如老子混的好呢。”

    说了几句口角,都不敢动手,便散了。

    与此同时,悬圃炼丹炉旁,纸傀儡阿秋将采集的灵花异草倒进鼎炉里,一阵风吹来,火星飞溅到了纸傀儡身上,阿秋“火”了。

    刚好此时看守悬圃英招巡视一圈后飞过来了,情况紧急,一旁的小维赶紧往阿秋身上喷水——她是南方水泽之神,灭个火不成问题。

    火倒是灭了——可是纸傀儡也怕水啊!

    纸傀儡阿秋接受了小维的“雨露”之后,受潮的半边身体开始融化,手也掉了,脸也挎了,连眼珠都落下来。

    黄鹤忽闪着翅膀飞来,拦住了飞来的英招——英招是人头马身有双翼的神兽,黄鹤是刚刚成人形的小妖,他根本拦不住,眼瞅着要被英招撞扁了。

    “你眼睛不看路吗?”英招迈着马蹄往后一退。

    黄鹤尽量把翅膀张的最大,遮蔽英招的视线,说道:“我们还缺一味祝馀草,怎么找都找不到,它长的和韭菜一模一样,花是青色。这种草吃了之后人会感觉不到饥饿,在修真界俗称辟谷草,大多用来辟谷戒断食物用的,你看管悬圃多年,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这些仙草所在了。”

    英招指着东南方向,“你这双眼睛真是白长了,小溪旁边的玉树下青青的一片全都是祝馀草。”

    黄鹤定睛一看,“哎呀,还真是啊。真是灯下黑,我在上头飞来飞去好几回了,愣是没发现。”

    就在黄鹤打掩护的时候,纸傀儡阿秋一半身体被水融化,另一半身子“独木难支”,身子一歪,来了个“举手赴清池”,半个身体融进了鼎炉。

    小维用脚将地上半个受潮解体的“阿秋”残骸踢进炉火里烧了,“毁尸灭迹”。

    此时炼丹炉上应当刻曹植的名作一首——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黄鹤去割“韭菜”,小维清理“犯罪现场”。蔓离和纸傀儡凤离也提着药篓子回来了,小维害怕纸傀儡凤离被迸出的火星给烧了,就接过药篓子,不让她靠近水火。

    英招在鼎炉旁边降落,扫视一圈,“那个刚筑基的小修士人呢?”

    半边烧成灰,半边煮成一锅汤。蔓离说道:“不知道,只晓得他去采集灵露,估计快回来了。”

    英招又问:“今天能配好药吗?你们有没有把握成功移植八个人头?”

    那要看我们今天是否能找到赶山鞭,蔓离说道:“这个说不准,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差不多。”

    英招说道:“开明兽是我的老友,我容许你们外来的门派来悬圃,难道是想听‘说不准’这三个字吗?你们必须做好,不得有任何差错。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炼药。”

    应招居然不肯走了,他收起翅膀,留在这里当“监工”。

    更要命的是,山中天气变化莫测,一阵乌云过来,下起了小雨,纸傀儡凤离抬首望天,一张芙蓉面瞬间被雨水砸了一个个“痘坑”,毁容了!

    一旁蔓离看得触目惊心,偷偷比了个手势,操纵纸傀儡低头。

    可偏偏英招要和凤离叙旧,“凤离大神,你曾经来过悬圃,今日故地重游,能记起以前的事情吗?”

    蔓离: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