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3章 九是离谱 纸傀儡被蔓离操控,要她不要……

第23章 九是离谱 纸傀儡被蔓离操控,要她不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纸傀儡被蔓离操控,要她不要回头,她当然不会回头,蔓离撑起一把雨伞,遮住雨水,用意念控制纸傀儡说话:

    “是吗?我不记得曾经来过悬圃,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你不妨说说看,上次我来悬圃是为何?悬圃不是禁止外来门派入内吗?”

    英招说道:“大概五十多年前,凤离大神骑着紫龙来到昆仑山求熏草。说人界南方有村落麻风病盛行,丹穴派去当地施药救人,熏草是阻止麻风病扩散最重要的一味药材,

    此草只长在浮山,丹穴派几乎把浮山的熏草薅完了,依然不够用,所以凤离大神骑着紫龙来悬圃求药。”

    《山海经》记载,熏草长在浮山,叶子和麻叶一样,草茎是四四方方的,开红花,结黑色的果实,可以避免染上麻风病。

    熏草对修真界来说是个无用的灵草,因为只有凡人才会得这种病。修真界基本都以努力提高修为为己任,生命短暂的凡人在他们眼里如朝生暮死的蜉蝣一样,他们不会主动伤害践踏,对凡人的悲欢离合不感兴趣——但是丹穴派在修真界是一个异类,频频入世,在人界施药。

    丹穴派开宗立派的首位掌门是一个来自凡间的医者,以药入道,医者仁心,每逢人界瘟疫四起,就带着弟子们去人间悬壶济世,每一任掌门皆是如此,形成了本派门派特色传统。

    丹穴派总是在人界浪费精力、人力和药材,整体修为平平,因而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地位不高,二三流的小门派而已,丹穴派在修真界至今没有被灭门的原因,是修真界觉得需要丹穴派这种“药匣子”般的门派。在他们受伤或者提升修为遇到瓶颈时会找丹穴派求灵丹妙药。

    就像凡人不喜欢走进药铺,但同时不希望药铺倒闭一样。

    丹穴派只有在凤离这种修真天才出现之后有短暂的辉煌,跻身一流门派——只不过像流星一样,十来年而已,在修真界属于转瞬即逝。

    凤离大神骑着紫龙来昆山派求熏草救凡人,当然,也携带了一些筑基丹、元气丹等等丹穴派“土特产”来交换。

    熏草对于修真界毫无用处,所以对于昆仑派而言,这是“狠赚”一笔的买卖,姜掌门欣然同意,要英招放丹穴派的人进来采集熏草。

    纸傀儡凤离低着头说道:“哦?有这事?我不记得了。”

    纸傀儡多说多错,蔓离怕露出破绽,就把话题扯在自己身上,笑嘻嘻的对英招说道:“你真是神兽多忘事,当年大师姐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我跟着呢,大师姐不通药理,是我来悬圃找到了熏草,收割了好多,还在这里认识了莫问,后来莫问还帮忙护送熏草去凡间救人……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嘛,缘,妙不可言。”

    英招转过头去,不想和蔓离说话,“哼,我当然记得你,你差点把悬圃的熏草祸害没了。不仅如此,还把莫问拐跑了,我是看他长大的,像个石头一样冷硬的人,居然对你动了心思,模样一般、修为一般、出身一般,浑身上下都找不出长处。”

    很明显,英招嫌弃蔓离久已。莫问是掌门的首徒大弟子,八成将来会继承昆仑派,英招觉得蔓离配不上。

    对此,蔓离早就习惯了,说道:“我确实没有什么明显的长处,可比不上某些人,也没有什么长处,唯有一桩,就是舌头长。”

    暗骂英招是个长舌神兽。我们两口子的事情,关你屁事!

    “你——”英招恼火,但是看在莫问的面子,他不好和蔓离吵架,“你们动作快点,办完事速速离开悬圃。”

    蔓离就盼着英招赶他们走,对低头的纸傀儡凤离说道:“大师姐,我们去找迷谷树和莽草。”

    蔓离打着伞,和纸傀儡凤离一起离开。

    总算蒙混过关,蔓离心中却并不痛快,英招撩起了她和道侣莫问邂逅相识的往事:

    当年大师姐凤离作为修真界第一的天才风头无限,她这个小师妹无论怎么穿衣打扮都是默默无闻,唯有莫问的目光投向她。

    他说他喜欢她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样子,去收割熏草也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做什么事情都很有一股“劲”,看到她就会莫名开心,想要接近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她和他真的蜜里调油、亲密无间的好过一阵,直到……她必须在帮助大师姐复活情郎和背叛道侣、偷出昆仑派圣物五彩石之间做出选择。

    蔓离最终选择了大师姐,为了大师姐,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偷五彩石算得了什么。

    也许……我并没有那么爱他吧……

    再后来,师兄铁掌门和门派弟子神秘死亡失踪,蔓离在昆仑派发现了赶山鞭的存在,顿时对枕边人莫问也有了怀疑——身为昆仑派首徒、掌门心腹,他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他也并没有那么爱我吧……我们就此扯平了。

    现在,我们只是一对各自为阵、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道侣了。

    英招说的没错,我们确实不般配。如果丹穴派和昆仑派撕破脸,夫妻兵戎相见也不是没可能……

    想到这里,蔓离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小师妹。”一个声音将蔓离从纠结中唤醒,凤离和阿秋回来了。

    药效刚过,他们两人恢复了容貌。

    阿秋晃了晃手里的扫把,兴奋、悲伤、愤怒交织在一起,竭力压制声音,哑声道:“找到了!”

    掌门师兄的赶山鞭!他们的死果然和昆仑派有关!想到这里,蔓离彻底冷了心,“好,很好,找到圣物,接下来我们找凶手。”

    蔓离收了雨伞,任凭雨水将纸傀儡凤离浇透了,就地融化成一堆烂纸。

    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快,雨止云散,丹穴派投入最后一味灵草,鼎炉的药汁变得清澈透亮,有一股杏仁的甜香。

    对吃一往情深的凤离凑近过去,深深吸一口气,顿时口舌生津,“好香,好想尝一尝味。”

    阿秋啼笑皆非,“师尊,这是药,药不可以乱吃。”

    凤离摸了摸干瘪的肚皮,“阿秋,忙了半天,我真的饿了。”

    小维从剩下的药材里挑出一枚跟韭菜一模一样的祝馀草,“主人,吃了祝馀草就不觉得饿了。”

    凤离不肯吃,“我就这点吃的爱好,若吃都不能吃,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呢?”

    我“吃”不了阿秋,还吃不了饭?情/欲无法满足,还满足不了食欲?好气啊!

    小维以前吸取天地日月灵气而生,但最近跟着丹穴派在凡间住,吃惯了人间烟火,所谓由俭入奢易容易,由奢入俭难,她很理解凤离,遂扔掉祝馀草,“主人想吃什么?昆仑派也有练气子弟,他们也需要吃饭,做不到辟谷不食,有厨房的,我飞去拿。”

    黄鹤说道:“我也饿了,我也只想吃凡人的饭,我跟你一起去。”

    蔓离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厨房大厨吃过我的筑基丹,我在厨房多少有点面子,想要吃什么随便点。”

    冷眼旁观的英招简直没眼看,“从来没有见过那个门派把吃放在第一位,正经事都不做了。”我的老伙计还等着你们救命呢!

    原本阿秋觉得师尊偶尔忍一顿不吃没什么的,但听到英招讽刺他的门派,是可忍孰不可忍,也跟着说道:“师尊想吃什么?若有昆仑派厨房做不了的,我可以下厨做羹汤。”

    听到这句话,凤离脑子里蓦地又强行切入一个场景:

    阿秋系着围裙,问:“娘子今天想吃什么?”

    凤离托腮沉思:“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都吃腻了。”

    阿秋说道:“我最近跟川菜名厨学了一道开水白菜,娘子要不要试一下?”

    “师尊……师尊?想好了吗?”一个声音将凤离从场景里拉出来,阿秋正在催促她报菜名。

    “啊?”凤离扶额,她又混淆了现实和幻想,脱口而出,“开水白菜。”

    阿秋面有难色,“开水白菜的清汤得用鸡肉茸、猪肉茸一遍遍扫汤才能得,至少一个时辰,师尊怕是已经饿过了。”

    凤离说道:“那就简单点,大冬天的,涮个火锅吧,大家一起凑合着吃,反正锅是现成的。”

    就这样,丹穴派围坐在悬圃凉亭里吃火锅,一阵北风,天上开始飘雪花,更衬得火锅又暖又香。

    香味传到英招那里,从来没有人敢在悬圃吃火锅,烟火气、食物的香气、肉食的油腻简直玷辱了这块冰清玉洁的圣/地!

    凤离吃了一片涮白菜,端起用热水烫过的梨花酿,对着英招晃了晃,“来一杯?”

    英招:就是离谱!我忍!等开明兽分体成功,我立马将这个三流门派赶出悬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