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4章 十再禽兽 酒足饭饱,丹穴派来到一株长……

第24章 十再禽兽 酒足饭饱,丹穴派来到一株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酒足饭饱,丹穴派来到一株长的就像牛肉山一样的超大菌菇面前,这就是太岁。

    抽剑,切割,从太岁上割下八块“肉”,阿秋以他切菜时可以把萝卜雕成花的精湛刀工,将八块肉雕成人形。

    在阿秋雕人的时候,其他人在悬圃这块灵气充沛的地里挖了八个坑,将阿秋雕好的人形太岁埋进去,只露出脖子。

    此时天已经黑了,阿秋将熬好的清透药汁一勺勺浇灌地里的人形太岁,约过了一炷香时间,一根根菌丝从人形太岁削平了的脖子上长出来了,在黑暗中发出透亮的荧光,丝丝缕缕,比头发丝还要细,就像一根根软毛,随着北风飞舞。

    八个无头人形太岁都长出了荧光菌丝,躯壳培育成功。

    接下来就是砍人头,整个昆仑派,除了看守九方山门的修士,全都来到悬圃围观这一类似女娲造人的神奇技艺,能够御剑飞行的,坐在自己的剑上,飞到空中,视野开阔。

    不能御剑的练气子弟就爬到山上、树上蹲着,熙熙攘攘,就像凡间赶集似的,悬圃从来就没有如此热闹过。

    姜掌门最后一次骑着九个头的开明兽来了,在阿秋动刀之前,自是一番“顾全大局、舍身殉道”慷慨激昂的演讲。

    听得凤离瞌睡都来了,都是这些陈词滥调,殉道殉道,有种把自己殉了啊。就像殉情一样,都是自己去死,男女相约殉情,结果把自己的宠物狗给杀了,狗做错了什么?

    人家神兽招谁惹谁了!额,滥杀无辜、喷毒水污染坏境的小延除外。

    但在这个有绝对实力才有话语权的修真界,凤离的看法无关紧要。

    阿秋命黄鹤将一筐鬼草搬来,要开明兽全都吃掉。

    《山海经》记载,鬼草长在牛首山,叶子像葵叶,茎是红色的,吃了会忘记忧愁,所以俗名叫做忘忧草。不过鬼草真实的药效没有那么厉害,就像某种特殊的蘑菇,吃了之后只是短暂的放松愉快,不觉得疼痛,主要用来止疼。

    开明兽有九个脑袋,一共九张嘴,所以很快将一筐鬼草都吃完了。

    吃完之后,开明兽的十八只眼睛都出现了明显的瞳孔微微扩散,眼神迷离,这表示药效已到。

    接下来轮到轮到凤离出手了,她的剑最快,只见一道紫光闪过,八个人头依次落下来,每切下一个,阿秋就接住了,往地里埋着的太岁无头躯壳颈部的发光菌丝对接,黏合。

    每落下一个人头,蔓离黄鹤和小维就将生肌丹磨成的粉撒在血流如注的伤口,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愈合。

    凤离出剑,阿秋接人头,其余人等治疗伤口,丹穴派众人配合默契,这种救死扶伤的场面俨然十分熟悉了。

    八个人头,在一炷香的时间全部移植,只剩下一个头的开明兽因药物和失血过多暂时昏迷。

    英招急道:“他怎么了?你们丹穴派到底行不行?”

    凤离收剑,“你站在原地不动,生生受我八剑,换成你你也晕。”

    姜掌门紧紧盯着昏迷的开明兽,“英招,丹穴派疗伤的本事在修真界是第一的,你要相信他们。”

    掌门的面子要给,英招挥着翅膀,将昏迷的老朋友开明兽运到了悬圃灵气池里补充灵力,彻夜守护。

    亲眼目睹了丹穴派神奇的移头术,昆仑派弟子心满意足,各自归去。

    土里埋的八颗人头闭着眼睛,脑子无数根神经正在和太岁里的菌丝连接,尚需时间睁眼。

    忙了一天,丹穴派也累了,“大病刚愈”的师尊凤离第一个撑不住,去客房休息,小师妹蔓离和她同塌而眠,叙叙旧,顺便保护大师姐。

    小维作为凤离的“坐骑”,当然也要跟回去陪着“主人”,随时听候召唤。

    黄鹤才化形两年,不懂得如何养护土里的“新人”,阿秋就赶他回去睡了,独自一人在悬圃守着土里的八个人头,以防出现意外,他能及时解决问题。

    天风院。

    凤离和蔓离并排躺在床上,灯火已经熄灭,凤离在床上烙饼似的翻来覆去。

    身边躺着小师妹,凤离想着的是小阿秋,她控制不住对阿秋想入非非,不分场合的“发情”,连幻想中的细节都是那么的真实,觉得自己离走火入魔不远了,心中十万火急。

    比如现在,凤离觉得枕边应该是阿秋,阿秋睡觉时习惯什么都不穿,他们两个各自盖着各自的被子,但是天明醒来的时候,身子总是贴在一处,盖着同一床被子……

    凤离无奈的叹气:我实在太禽兽了,不要幻想的那么具体好不好!

    蔓离突然说道:“大师姐睡不着,我陪你说说话。以前在丹穴山的时候,我们师姐妹经常这样卧谈夜话。”

    这可是你先开口的哈,我就不客气了!凤离侧身,曲肘,用手撑着脑袋问道:“你和莫问现在还睡在一个床上吗?盖一床被子吗?你们在床上都做……双修的事情吗?”

    没想到大师姐会如此直接,蔓离一时不知如何作答,“这个……我……我们……”

    会,当然会,尤其是在结为道侣的前几年,后来慢慢就淡了,一直都睡在一起,只是最近两年开始同床异梦了。

    慌乱之中,蔓离反问道:“大师姐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凤离最近脑子里频频闪现各种幻觉,脑子乱得快要炸了,她本就是直爽(不要脸)的性格,便顾不得什么体面、矜持,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我经常梦见我睡了自己的坐骑紫龙。”

    蔓离毫无意外,但是很配合的“啊”了一句,“还有呢?”

    凤离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梦境很模糊,醒来就忘了,但后来,梦境越来越清晰,甚至白天的时候,说着话,做着事,突然就陷入一个梦境,有时候我都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做梦。最近这几天更要命了,梦境里紫龙化成的人形开始有了一张清晰的脸。”

    “那张脸,和阿秋一模一样。”

    蔓离依然不意外,甚至还很高兴:大师姐正在恢复记忆!补心丹开始有效了!

    “我没救了。”凤离往枕头上重重一躺,“我吃了好多清心丹都不管用,对阿秋的邪念越来越深,无法自控,我对他应该是动了真心。”

    蔓离说道:“大师姐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以后有什么困惑,只管和我说,别总是一个人憋在心里。”现在时机不成熟,还不能捅破真相。

    奇怪,说出去之后心里的确舒服了一些,凤离问道:“我和阿秋没有结果的,他是我师弟的徒弟,隔着辈分,只能偷着喜欢,爱而不得,好难受啊。小师妹,这种爱会慢慢变淡吗?”

    蔓离被触动了心思,涌起一股酸涩,想起了自己和莫问即将反目成仇的夫妻关系,说道:“是的,爱不仅会变淡,还会消失。神仙眷侣无论在凡间还是修真界都是极难得。”

    “那就好。”凤离长舒一口气,“等师门的事情水落石出,我就再出山吃遍四海八荒,离阿秋远远的。爱一个人太烦心了,我才懒得自讨苦吃呢,这两年我在外头吃吃喝喝,无忧无虑,不知道多开心。”

    凤离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蔓离却睡不着了,想着她和莫问从相识到相疑,以及即将面临的兵戈相见。大师姐说的没错,爱的确是烦恼之源啊。如果我不曾喜欢莫问,就不会如此纠结了。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大雪纷飞,神鸟驿站,莫问也没睡,他在囚笼旁边打坐,监视笼子里的白色九尾狐。

    九尾狐精通媚术,她能幻化成对手最爱之人的模样,蛊惑人心。

    此时,九尾狐就是蔓离的样子,她双手抓着囚笼的栏杆,泪珠儿似坠未坠,楚楚可怜,“问郎,问郎救救我,快放我出去。”

    “问郎,你好狠的心!”

    莫问不为所动,“你省点力气吧,明日就到昆仑山了。”

    九尾狐恢复了原型,“久闻你当初不顾师门反对,毅然和丹穴派蔓离结为道侣,伉俪情深,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求了你一路,你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莫问心想:你学得了她的皮相,学不了她的风骨。蔓离她……她一辈子都不会弯腰求我,她想要什么,都是自己动手,何尝问我的意思。莫问莫问,她才是真正的莫问,什么都不问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