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5章 百狐跑了 莫问身在神鸟驿站,心在道侣……

第25章 百狐跑了 莫问身在神鸟驿站,心在道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莫问身在神鸟驿站,心在道侣蔓离那里。

    小师妹莫愁来了,“大师兄,你守了上半夜,下半夜我来守吧。”

    莫问是金丹修为,熬夜对他而言不算什么,若平时他定守整夜,但今晚他面上平静,实则有些心烦意乱——九尾狐的确扰乱了他的心神。

    所以,莫问没有强撑,说道:“让师妹费心了。”

    临走时,莫问拿出一颗清心丸给莫愁,“九尾狐最能蛊惑人心,这是你大嫂亲自炼成的九品清心丹,服下此丹,便不会被九尾狐所惑。”

    “多谢大师兄。”莫愁接下丹丸。

    莫问回房休息去了,莫愁看着大师兄的背影消失在风雪中,她拿着丹药,却没有服用,扔下悬崖,待她走进牢狱一瞧,顿时一怔:“大师兄你——”

    囚笼里,没有九尾狐,只有大师兄莫问,莫问双手抓着栏杆,“小师妹,快放我出去,我与你私奔,远走高飞……”

    神鸟驿站,纯白的九尾狐从窗户里跳出来,消失在茫茫大雪的夜幕中,身后是一道如跗骨之蛆的红线,正是莫愁的捆仙绳,莫愁大声呵斥道:“妖孽!受死吧!”

    原来莫愁一时被变成莫问的九尾狐迷惑,打开了囚笼,九尾狐伺机逃出。

    万有一失,多失在一个情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可捉摸,是最大的劫数。

    与此同时,昆仑山,悬圃。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阿秋和他守护的八个“蘑菇人”头顶着一口放大成屋顶般的银锅,在银锅笼罩的结界之下,气候温暖如春,一丝风雪都侵不进来。

    阿秋自从筑基之后,灵力大增,将这口银锅操控自如,再也不复练气时那般吃力。

    已经到了下半夜,万籁俱寂,阿秋在此打坐,已经入定,他似乎能够感觉整个昆仑山的脉动,他的心也跟随这座山一起脉动着,好像与昆仑山融为了一体。

    他似乎能够同时看见昆仑派的九个门户在孤寒的月光下,被一层层雪覆盖。

    他听到了一声声呼唤,“你回来了。”

    就像梦游似的,他一步步走出了银锅的结界、走出了悬圃、路过玉虚宫,踏过一步步阶梯,到了一个高台,高台写着“五彩石”,这正是昆仑派供奉圣物——女娲补天时所用的五彩石的祭台。

    阿秋站在祭台上,这里早就覆盖了齐膝盖深的白雪,他盘膝打坐,觉得这里无处不妥帖,无处不熟悉,好像他在这里待过千万年,此次回来,不过是故地重游,他本就属于这里。

    阿秋的心脏,就是女娲补天的五彩石。五彩石在昆仑山不知多年了,早就是成为山体的一部分,故他能够感受昆仑山的脉动。

    在金翅鸟拉的飞车里,阿秋突然筑基,是因为他当时离昆仑山越来越近了,五彩石被唤醒了。

    现在,五彩石归位,重回祭台,阿秋身上的七窍五蕴统统打开,与昆仑山相连,吸收着这座天下第一灵山的磅礴的灵气,修为急速提升……

    黎明时分,东方既白。

    一股金光从昆仑派的五彩石祭台上直冲云霄!

    金光是如此的夺目,就像一根金柱子,无穷无尽的往上延伸着,将鹅毛大雪都染成了金色!

    金光几乎惊醒了所有人,姜掌门第一个瞬移到了五彩石祭台,看见祭台上有一个“雪人”。

    金色的光柱便来自于这个雪人的头顶。

    姜掌门问道:“你是何方来客?不告而访,来我昆仑派。”

    “雪人”蓦地睁开了双眼。

    积在眼睫毛上的雪簌簌落下,雪人站起来了,身上的积雪化蒸汽,瞬间消失不见了。

    居然是丹穴派的阿秋!

    他双手结小泰山左印(就是那个F开头的手势),竖起的两根中指指腹贴在一起,放在胸口的位置上。

    中指指腹所在之处,一个金色的、如花生般大小、如婴儿胚胎形状的东西闪耀着,金柱般的光芒便来自这个小小的,看起来十分脆弱的小东西上。

    是元婴!

    修真界,要经历引气入体、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出窍、最后飞升,一共九个阶段。

    阿秋在短短一夜之间,突破了筑基和金丹,连升两级,直接修成了元婴!

    距离他筑基也不过三天啊!

    这是什么可怕的天分!

    这已经无法用天才来形容了,简直是祖师爷喂饭吃啊!

    整个昆仑派都震惊了,纷纷御剑过来围观阿秋成为元婴修士。

    姜掌门一大早没吃早饭,倒是吃了一肚子醋,心里酸酸的:这种惊人的天分,为何出自三流门派丹穴派呢?

    简直暴殄天物啊!

    阿秋醒来,发现自己被围观,有些懵,我不是在悬圃看守八个蘑菇人吗?怎么到了五彩石的祭台上?

    直到姜掌门贺喜,“恭喜你修成元婴,才十八岁就是元婴修士,修真界的历史已经被你改写。”

    阿秋这才发现自己的识海里已经有一个花生大的小东西,他微微合上眼,元婴出窍,飞到天空,整个昆仑山一览无余,甚至都能看见师尊凤离坐在窗下梳妆台旁边,对着铜镜,蔓离正在为她梳妆打扮。

    他“看”到悬圃,屋顶般的银锅笼罩在八个蘑菇人之上,昨晚种蘑菇时,只露出头顶,今天早上,蘑菇人已经破土而出,露出了肩膀。

    阿秋想起了自己的职责,连忙辞别姜掌门,跑去看他的“蘑菇人”。

    他先是习惯性的步行,然后想起自己既然已经是元婴了,那就不用御剑就能飞了呀!

    飞的意念一动,他的身体就腾空了,脚步踏在一片片雪花上,却如履平地。

    我要快一点,心之所想,身体就咻的一下朝着悬圃方向飞去。

    阿秋大喜:这就是元婴!这就是修真的力量!不需要服食蹑空草就能腾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这种感觉真是太爽快了!

    天风院。

    蔓离正在给大师姐凤离梳理晨妆,以前大师姐打扮随意,梳个道髻就成,但现在的大师姐喜欢上了红妆,蔓离把自己压箱底的好东西全都搬过来,任凭大师姐挑选。

    凤离选了一座三层的重楼子花冠,花冠上是玉石镶嵌的三层楼阁,顶端朝后垂着长长的、齐脚踝的白纱,仙气飘飘,人间寺庙里的女相观世音菩萨大多是这幅打扮。

    蔓离给凤离戴好了重楼子花冠,“大师姐真好看。”

    凤离对镜自照,“我喜欢紫色,把后面的白纱变成紫纱就好了。”

    “这个不难。”蔓离剪下一朵紫色的花,将花粉往白纱上一洒,白纱就变成了紫纱。

    “完美。”凤离满意的点头,正好看见窗外天空有一道人影闪过,“奇怪,怎么像阿秋的模样?”

    蔓离想起大师姐昨晚的惊人之语,捂嘴笑道:“心里想着谁,看谁都像同一人。”

    凤离:我又开始做梦了,阿秋虽然筑基了,但没有佩剑等趁手的法器,还不会飞呢,天空的那个人不可能是他。

    话音刚落,黄鹤和小维就匆匆进来了,声音里满是激动:“师尊!小师叔!阿秋修成元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