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27章 万不得已 真是死无对证。难道铁掌门他……

第27章 万不得已 真是死无对证。难道铁掌门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真是死无对证。难道铁掌门他们就注定死的不明不白么?

    丹穴派众人顿时有些泄气,就连阿秋成了元婴的喜讯都无法治疗丹穴派的悲伤。

    就在丹穴派沉浸在愤怒和悲伤中时,昆仑山东南门方向蓦地起了一道红光,是一辆十匹天马拉的囚车从云端飞来。护送囚车的是以莫问、莫愁带头的昆仑派弟子。

    囚车里头是被捆仙绳牢牢捆扎成“粽子”的青丘山九尾狐。

    九尾狐身受重伤,原本蓬松洁白的毛皮被鲜血糊住了,天寒地冻,毛皮上的雪都结了冰,看起来污秽不堪,没有半点神兽的风采。

    九尾狐虽然是昏迷状态,但身上、甚至嘴巴都被莫愁的捆仙绳扎得严严实实。

    最后一只神兽归位,可以开启献祭仪式了。

    莫问和莫愁师兄妹身上也都有伤,看来护送九尾狐来昆仑山,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身为道侣,蔓离自是跑在最前面迎接受伤的丈夫,“你伤在何处?快随我回去看看,我为你疗治。”

    看到妻子关切的目光,似不是作伪,患难见真情,莫问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不过为了保持大师兄的面子,他面上还是淡淡的,“我不要紧,等我先向掌门复命,就回家找你。”

    莫愁说道:“都怪我不好,是我一时疏忽,中了九尾狐的迷惑之术,让她跑了,师兄与我合力,好容易将九尾狐重新捉回来,害得大师兄受了伤。大师兄,你先和大嫂回去疗伤,我一人去复命即可。”

    莫问心想:这次是小师妹的疏忽,导致任务徒添波折。师父会责怪小师妹,我若在场,她面子上不好看,还是避一避的好。

    于是莫问不再坚持,说道:“那就劳烦小师妹了。”

    莫问和蔓离夫妻双双把家还,蔓离将九品补元丹给道侣服下,她嗅了嗅鼻子,”你身上什么味道?怪怪的?“

    莫问老实交代:“我和小师妹追九尾狐时,被她放的……烟瘴之气(简单的说就是屁)给熏到了,骑在天马上散味散了一天一夜,这股味道如跗骨之蛆,还是存在。”

    “还不快去洗澡。”蔓离解开莫问的衣带,莫问心中一动,捏住了她的手。若说面对九尾狐变成蔓离的魅术,一点都没动心那是假的,可人就是这样,明知是假的,不会去碰,但在脑子里,不会一点想头都没有。

    夫妻多年,蔓离如何不懂丈夫的暗示?这是要双修啊。

    想到藏起在剑冢的赶山鞭和死不见尸的同门,蔓离心情复杂,没有心情和丈夫双修,找了个借口,“哎呀,臭死了,你先洗干净,我去找些香粉给你泡泡,去掉这股味。”

    莫问乖乖的泡在浴桶里,蔓离把香盒拿出来,一一闻过,现场配了一味香,前调是雨后青草地的味

    道,香气浓烈时,是秋天在香樟树下走过的味道。

    “你喜欢吗?”蔓离将香料化在水里,问道。

    莫问说道:“甚是喜欢。”

    头发丝也有味,蔓离亲自给道侣洗头,柔软的指腹在他头皮间游走,“我和你说件事……”

    蔓离把凤离提议将白骨殿从转送阵里挪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然后打开戮魔石,直接攻进去,斩杀邪魔的计划说了一遍,“……英招也认同凤离的计划,阿秋成了元婴,我们修真界比以前更强大了,这些昔日手下败将不足为惧,何必白白牺牲四大神兽呢。”

    莫问听了,不知应该是高兴还是难受。以前蔓离做事都不与她商量,今天居然“赏脸”和他讲了。

    其实蔓离协助门派偷五彩石瞒不住他这个枕边人,莫问相信凤离大神的人品和丹穴派素来仁爱世人的门风,觉得只要不拿着五彩石做坏事,用完之后记得还回来就行。这块石头虽然珍贵,在昆仑山供奉了无数年,却一直没有起什么作用,就是一块好看的石头而已,你不用它,它就没用。

    所以莫问没有揭穿妻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替她隐瞒。

    蔓离搓完了头发,又揉他的肩膀,“你怎么看?”

    这个澡怎么越泡心越冷?我在你心里,是不是永远都要放在你师门之后?

    泡澡没有让莫问冷静下来,反而愈发焦躁,他拉着蔓离的手,将她拖进了澡盆,就地双修,水漫了一地。

    天风院。

    丹穴派诸人面色凝重,四大神兽齐聚,尤其是囚笼里的九尾狐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估摸昆仑派要“趁热”进行血祭,小维有危险了。

    凤离说道:“我不会让小维血祭的,英招已经偏向我们了,蔓离正在说(睡)服莫问。”

    黄鹤忧心忡忡:“万一姜掌门就是不同意新计划怎么办?”

    阿秋摸着赶山鞭,目光冰冷,“那就撕破脸,我们带着小维,还有蔓离师叔一起离开昆仑山,我们合力突围,拼死一战,我就不信昆仑派能一手遮天!”

    实力决定脑袋,元婴就是不一样,阿秋以前断然不敢说这种狠话的,他只有十八岁,热血沸腾。

    凤离不认同阿秋的做法,说道:“你,小维,甚至我靠着吃老本的法力,都有机会突围。可是黄鹤不行,到时候我们自顾不暇,如何保他?何况,蔓离和莫问是一对道侣,你怎知蔓离一定会舍弃道侣,跟我们走?还是要尊重她自己的意思。”

    阿秋紧紧握着鞭子,手背的青筋都凸出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门派仇人都没找到,这如何是好?

    凤离沉思片刻,说道:”我有个法子,有些冒险,不到被逼到万不得已之时,就不要用这个方法……”

    凤离把她的想法和同门说了一遍,小维第一个反应道:“我觉得可以,昆仑派总是想着祸害神兽,就应该承受一切后果。”

    小维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她阻止小延祸害人类和山林时,就抱着必死的决心,她可以自愿殉道,但讨厌被逼殉道!

    黄鹤:“你们放心,如果真的发生,我一定躲得远远地,不会自不量力去和邪魔斗法,绝对不给你们拖后腿,以自保为主。”

    阿秋眼睛一亮,眼神满是敬佩:“师尊高见,此举看似冒险,却是是最稳妥的法子。”

    凤离说道:“等蔓离来了,我就告诉她新计划。”

    蔓离和莫问双修,从澡盆到贵妃榻,又从贵妃塌到了卧房。

    道侣变得好奇怪啊。蔓离先是被动的接受着突如其来的热情,后来觉得,既然无法拒绝那努力享受吧。

    然而享受过程中,她的热情被勾出来了,有种东西死灰复燃,她变得主动起来。

    而她的主动,触发了他更多的热情,久违的双修,阴阳调和,缠缠绵绵,修完之后,两人都容光焕发,各有所成,莫问连伤都好了。

    两人并排躺着,莫问突然说道:“我同意。”

    “啊?”蔓离说道:“不歇一会吗?”

    莫问沉默片刻,噗呲一笑,“我说的是你最先说的那件事,我同意凤离的做法。当年仙魔大战时,我和你都只是筑基修为,尚能并肩拼死一战,现在你我都是金丹修士,难道还惧怕当年的手下败将们?我会和英招一起劝师父停止献祭四大神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