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30章 两次相逢 阿秋在心里为了承受师父的死……

第30章 两次相逢 阿秋在心里为了承受师父的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秋在心里为了承受师父的死亡准备了足足两年,而人么,总有些侥幸心理,俗称不见棺材不落泪,阿秋总是自欺欺人,觉得万一呢……师父可能还活着。

    靠着“万一”这点念想,阿秋艰难支撑了门派两年,上有疯癫师尊,下有懵懂黄鹤,要查凶手,要为师尊凤离炼补心丹找齐药材,还要抽空教黄鹤修真之法,这两年他都不知道自己如何熬过来的。

    现在,亲眼见到师父的遗体,犹如一桶冰水兜头从浇下来,崩溃就在一瞬间,阿秋浑身冰冷,他扑通跪下,双手停在师父面庞一拳的距离,迟迟不敢触摸,他害怕触手一片冰凉,他还是无法接受师父的死亡。

    这一刻,哪怕他已经是元婴修为了,依然是个痛苦的十八岁少年,无助,迷茫,愤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师兄!”

    蔓离和阿秋比较近,她听到声音,赶过来了,她先是盘膝打坐,徒劳的往铁无涯的身体里注入灵力,当然没有什么用。

    蔓离摸着铁无涯的脸,“师兄啊,你冷的像块冰一样,穿的太少了。”

    蔓离把身上的罩袍脱下,将铁无涯的尸身裹起来,“给,你暖和一下,待会就醒了对不对?”

    这时,阿秋从痛苦中回过神来,将藏在身上当做腰带的赶山鞭抽出来,上头还残留着他身上的体温,他将鞭子放在师父的手里, “师父,这是您的法器,我们找到了。”

    婴儿出生,小手握的紧紧的,睡觉都是捏成拳头。但凡间形容死亡,叫做撒手人寰,人死之后,双手是散开的,根本拿不住鞭子手柄。

    阿秋双手握住师父的手,帮师父握着手柄。

    无论添加衣服还是手握法器,都无法起死回生,但他们都无法接受死亡。

    莫问听到动静赶过来,看到痛苦的妻子,他知道这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是无用的,就脱了自己的大氅,盖在妻子肩膀上,默默陪着她。

    这时,东南方向传来一声尖叫:“师父!救命啊!”

    是黄鹤的声音!

    阿秋猛地记起来自己也是别人的师父,连忙寻声而去。

    黄鹤鬼哭狼嚎个没完,把附近的英招也“召”来了。

    黄鹤瘫坐在在一堆尸首中间,抱着师父阿秋的大腿,嚎啕大哭:“死了!他们都死了!”

    黄鹤化形才两年,用人类的年龄计算,他现在其实还未成年,脆弱的很,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死人,还都是昔日的同门,霎时就崩溃了。

    这里正是消失的丹穴派同门,他们和掌门师父铁无涯一样,看起来没有任何外伤,已经气绝,静静的躺在地上,就像在做一个永远醒不来的梦。

    英招清点着人数,说道:“加上铁掌门,一共三十六个人,丹穴派失踪的人全在这里。”

    英招是人面马身,他摇晃着人头,焦躁的来回踱步,“不可能,不可能,丹穴派的人怎么会死在昆仑山?开明兽守着昆仑山九个门户,这些人进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阿秋聪明绝顶,说道:“当然是从传送阵里进来的,我们都是一样,被姜掌门算计了,那个传送阵是一个陷阱,姜掌门用来铲除异己用的,他要献祭四大神兽,不容任何人反对,包括昆仑山的人。谁反对,他就把谁传送到白骨殿里喂魔物。”

    的确,开明兽、延维神兽小维、青丘山九尾狐、鲛人国赤鱬明霞公主都不在白骨殿,估计是为了外面的献祭仪式。姜掌门把碍眼的人全部传走。

    白骨殿是囚禁邪魔的地方,那么……

    阿秋猛地一惊:“不好!英招,你看见我家师尊没有?”

    英招摇头,“尚无,我被转送阵转到这里来,头晕脑胀,听见黄鹤的哭叫声就过来了。不过,你家师尊是堂堂凤离大神,且已经恢复了化神修为,她对付邪魔不成问题。”

    别人不晓得凤离的真实修为,自己人心里还不清楚?

    我那师尊,柔弱不能自理啊!

    来不及悲伤了,救师尊要紧!黄鹤顺手用阿秋的裤子擦干眼泪,和阿秋跑去找师叔蔓离,“我找不到师尊,她有危险。”

    阿秋黄鹤英招都在,唯独不见凤离,蔓离心中大骇:我已经失去师兄了,不能再失去大师姐!

    “三味真火!”蔓离打了个指响,手心出现一把火苗,她轻轻一抛,一个个火苗扑向地上三十六具尸体,瞬间就将尸体烧成了灰烬!

    蔓离拿出一个药葫芦,说道:“收!”

    骨灰嗖嗖涌进了药葫芦,蔓离将药葫芦放好,说道:“师兄,各位同门,我会将你们带回丹穴山,叶落归根。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大师姐平安。”

    英招不明所以,“你们想多了,凤离大神不需要你们保护。她连延维神兽都能驯服。”

    都共患难了,阿秋不好再骗英招,“我家师尊金丹破碎,跌落筑基。她是用人品和智慧让小维自愿当其坐骑,之前我们都在演戏。求英招帮我们在白骨殿寻找师尊下落,我们兵分三路,英招一路,我和黄鹤,师叔和莫问。”

    英招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此刻惊呆了,“你们……你们也太能演戏了!”

    虽如此,英招还是应阿秋所托,分头寻找凤离。

    与此同时,阆峰巅,白骨殿外,风雪交加,四大神兽分东南西北,被捆仙绳牢牢绑在了戮魔石之上。

    他们的额头都贴着一张符篆,看他们的愤怒的表情和不断开合的嘴巴来看,他们都是清醒的,且都在大声控诉着什么。

    但是无论他们如何挣扎发声,都始终没有声音传来,好像都成了哑巴。

    符篆就像一堵隔音的墙,切断了他们的声音。

    毕竟是四大神兽,他们一起挣扎之时,捆仙绳时有松动,操控捆仙绳的莫愁双目赤红,她的双手已经勒出了血,却无知无觉,就像一个傀儡人。

    手里的鲜血渗进了捆仙绳,注入了灵力,捆仙绳就像一条吸血的蚂蟥,瞬间变得赤红粗壮,将四大神兽捆得动弹不得。

    捆仙绳贪婪的吸取着莫愁的血,莫愁的嘴唇都变白了,她想要松手,想要问师父大师兄去了那里,但是她动不了。

    莫愁惊恐的发现,她的后脑也贴着一张符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她已经是师父的傀儡了——一个捆绑四大神兽的工具人而已。

    “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姜掌门深深吸了一口冰冷刺骨的空气,轻轻一扬袖袍,漫天飞舞的雪花瞬间凝结成了一块块六角形的冰刀,朝着四个神兽刺去!

    六角形的雪花有多么美,刺破皮肤肌肉就有多么冰冷无情。

    成千上万个雪花来袭,瞬间将四大神兽凌迟似的割了千万刀!

    这一刀刀对神兽来说并不致命,但也割得鲜血淋漓,他们的血都洒在戮魔石上,将戮魔石染红了。

    戮魔石发出红光,献祭仪式开始。

    白骨殿里,凤离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骷髅宝座,恍惚中,宝座上似乎有个人,他戴着黄金凸眼的面具。

    “你来了。”他说道:“你我之间,还是逃不过这样的结局。”

    这是魔尊!

    凤离抽出紫电剑,色厉内荏的说道:“你这个魔头不是早就死了吗?哼,我不知道你如何复活的。但是我能杀了你第一次,也能杀你第二次,别以为你和姜老贼联手把我骗到白骨殿,我就奈何不了你。”

    狭路相逢勇者胜。输人不输阵,不能让邪魔看到我害怕。

    魔尊从骷髅宝座上飞到凤离面前,低声道:“你想要我的心是吗?”

    “呸!”凤离下意思后退一步,“我要你的心干什么?炒菜啊!我没那么重口味,我只想吃清淡的开水白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