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33章 五所畏惧 “姜掌门”接连发起攻击,势……

第33章 五所畏惧 “姜掌门”接连发起攻击,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掌门”接连发起攻击,势必要将众人灭口,阿秋干脆将银锅变大,罩住众人,就像一个龟壳似的。

    “姜掌门”一掌拍向银锅,阿秋勉力支撑,银锅越来越低,就要把众人全部碾在地上了。

    解救完四大神兽的姜掌门骑着英招飞来了,他目光一凝,伸出食指,往自己头颅两边的太阳穴狠狠一戳!

    食指戳破皮肉,连坚硬的头骨都碎裂了,太阳穴露出两个血窟窿。

    自己捅自己!

    捅破太阳穴之后,姜掌门两根食指指尖皮肉俱毁,露出尖尖白骨!

    姜掌门是个狠人,从捅破到鲜血汩汩从两边太阳穴流出,他一声不吭,然后将两根指骨捅进了眼球,戳瞎了自己的双目!

    这下脑袋上有了四个洞,鲜血流成了四条线,姜掌门已经没有呼痛,他用指骨在脸上开始画符篆,一边画,一边念着咒语:

    “天地无极,乾坤一气。魂归来兮,身魂一体。驱邪缚魅,正气长存!收!”

    只见姜掌门的白头发白胡须和白眉毛霎时变长了,就像蜘蛛网似的,将“姜掌门”牢牢捆住,往姜掌门身上拖拽,身体和原神就像双生连体似的,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银锅突然变轻了,阿秋收起保护众人的银锅,看到姜掌门脑袋上有四个血窟窿,四个窟窿里有股独特的吸力,将方才还狂暴无比的“姜掌门”吸得不得动弹。

    不仅如此,“姜掌门”的身体还渐渐从实体变成了半透明的虚体,带着血气的灵气不断地被从姜掌门头上自己戳出来的四个窟窿里吸走。

    原神正在被迫回到他“出生”的地方,和身体融为一体。

    “师父!”看到恩师双眼已瞎、连太阳穴都开了血洞,莫问顾不得自己的还在吐血,捂着胸口飞奔过去。

    姜掌门看不见爱徒,但是能够听见爱徒的声音,他将怀中一个小龟壳抛给莫问,说道:“这是昆仑派掌门印,我大限将至,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从今日起,你就是昆仑派二百五十一任掌门!”

    “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要遵从,否则为师就要再次铸成大错!原神正在从四窍吸入我的体内、身魂合一。我用献祭自己生命的代价暂且将他囚在我的身体里面。但是,原神法力高于我,神魂合体之后,他会很快反客为主,操控我的身体,所以——”

    姜掌门白色的手指骨指向血气和怨气冲天的四大神兽血池子,”你以东南西北四大神兽之血为墨,以我的躯体为符纸,画一个引雷符,四大神兽被凌迟放血的怨气会引来天雷,降下神罚,击碎我的躯壳,到时候,我就与原神同归于尽,灰飞烟灭。”

    这个方法原本是“姜掌门”机关算尽,用来击碎原身姜掌门,以获得彻底自由,没想到,到了最后,却是作茧自缚。

    面对死亡,姜掌门无所畏惧。

    但“姜掌门”自是不服气,他奋力挣扎着,但没有用,姜掌门的白头发白胡须白眉毛如蜘蛛丝一样将他牢牢的捆在自己的身上,头上的四个血窟窿还不停的吸取着原神的灵气。

    害人终害己,这下“姜掌门”亲身体会到了四大神兽被捆仙绳绑在戮魔石上放血、看自己流完最后一滴鲜血的绝望。

    原神的身体从半透明变成了透明,乃至彻底消失。

    莫问跪授掌门印之后,蘸取了血池的鲜血,在师父身上画引雷符,他手中的笔微微颤抖,每一笔都是在送师父去死,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

    修真界修为最高的修士即将以身殉道!

    这一幕,阿秋等人深深震撼,在这个时刻,他们帮不了什么,都在一旁默默鞠躬行礼,表达敬意,送姜盟主最后一程。

    最后一笔,莫问舍不得画下去,他深深看了师父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笔触往上一提,引雷符乃成。

    引雷符画好的瞬间,风停了,雪也停了,阆峰巅突然安静起来。

    盛着四大神兽之血的血池沸腾起来了,汩汩的冒着血泡,血气和怨气交织,池中散发的红光,犹如一道红色的光柱,直冲云霄!

    一阵乌云遮蔽太阳,世间变得一片昏暗,天雷隐隐在云层中集结着,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这一幕,我好像见过……凤离疑惑的看着天空风云变幻,怎么觉得下一步天雷要劈到我身上呢?

    凤离怂了,身体情不自禁的往阿秋身上靠。

    阿秋看穿了她的想法,银锅从乾坤袋里飞出来,罩在她的头顶之上,像是打着一把伞。

    我家阿秋真是太贴心了,凤离心道。

    轰隆!

    天降神罚!

    一道道闪电从云层里劈来,正中引雷符,将姜掌门劈得灰飞烟灭!

    明明看着闪电劈在姜掌门头顶上,凤离却觉得自己被劈中似的,一股尖锐的刺痛从天灵感直到丹田,疼得她说不出话来,身体一软,倒在阿秋怀里,失去了知觉……

    昆仑山,玉虚宫,昆仑派正在举行掌门继位大典,第二百五十一任掌门莫问端坐在宝座之上,腰间悬挂着龟壳模样的掌门令。

    玉珠峰的子弟缘通当场闹开了,“我不服!凭什么这一届掌门又来自玉虚峰?我们玉珠峰已经足足五百年没有出过掌门了,大家都是昆仑派,在人间,皇帝还轮流做呢,掌门偏心,把好东西都给了玉虚峰,我们玉珠峰只会傻乎乎的为门派卖命!”

    “老掌门走火入魔,你们玉虚峰损失了什么?新掌门还是你们的,我们玉珠峰什么都得不到,八个师兄弟全部白死了!”

    玉珠峰九个通,只剩下缘通一人。

    “我要出昆仑山,宁可在外头当散修,也不当什么名门弟子了。”缘通把昆仑腰牌一扔,大摇大摆的走出玉虚宫。

    莫问的弟子蕴达呵斥道:“缘通,你休得胡言乱语,煽风点火,如今白骨殿群魔已经越狱遁走,一定在密谋反攻正道的计划。修真界大敌当前,应当团结一心,共抗邪魔!你若出山,在外头落单,一旦被邪魔盯上,后果自负!”

    缘通冷笑道:“将来攻打邪魔,我这种与新掌门有旧怨的人肯定会被安排打头阵,充当炮灰,我才不傻,横竖一死,我在外头当散修还能多活几年呢!”

    蕴达说道:“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莫掌门才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你——”

    “你们莫要再争论了。”莫问说道:“昆仑派的规矩,弟子要出山奔前程,门派不会阻拦。但是,凡是我昆仑派出去的修士,若有作恶之辈,昆仑派必定会发追杀令,清理门户。”

    缘通自己走,还要拉着一群人一起走,“我说各位,尤其是玉珠峰的同门,留在这里,将来仙魔大战,你们也是充当马前卒,白死一场的命,步我八个师兄弟的后尘,何必呢,天大地大,何处无容身之地!”

    最后,有二十来个昆仑派弟子和缘通一起出山了,其中绝大部分来自玉珠峰。

    与此同时,天风院。蔓离晋升为掌门夫人,却没有出席丈夫的继位大典,大师姐昏迷了半个月都没醒过来,她一直守在凤离身边,用尽毕生修为,却连昏迷的原因都找不到。

    “师叔,我来试试。”阿秋拿出一个色如玛瑙的枕头,“这是梦枕,我以前曾经用此物进入过师尊的梦境。如今,我已经是元婴修为,可以影响师尊的梦境,看能否从梦中将她唤醒。”

    蔓离蹙眉道:“大师姐比刚来昆仑山时还虚弱,她的灵气渐渐枯竭,已经从筑基跌落到练气了。很奇怪,她吃了最补灵力的补心丹,却就像没吃似的,修为越来越低,再这样下去,她会变成凡人的。我实在无计可施,你先把她唤醒,我们一起想办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