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35章 七有妻术 小凤离骑着小紫龙时而乘风破……

第35章 七有妻术 小凤离骑着小紫龙时而乘风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凤离骑着小紫龙时而乘风破浪、时而直冲云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此情此景,阿秋突然明白了:师尊和她的坐骑紫龙是真爱啊!师尊那些荒唐的梦境都是真的!

    凤离将自己牢牢锁死在人生中最温暖、最安全、最开心的地方,不肯醒来。每一次阿秋在海岛上找到她,劝她回去,她就跑了,和阿秋捉迷藏。

    怎么办?

    阿秋看着迈着大长腿在浅海捉鱼吃的黄鹤,心中有了一个计划:对不起,乖徒弟,为师要被迫对你动手,反正是在梦里,都是假的。

    一阵凄凉的鹤唳声,引得小凤离现身了,她看见阿秋抓住了黄鹤,拔它的毛!

    “放开我的鸟!”小凤离冲过去,冷不防掉进了阿秋提前设好的陷阱。

    小凤离被藤蔓植物缠住了,大声呼唤“紫龙!人贩子要把我拐走啦!”

    阿秋已经是元婴修为,在梦中可以凝出实体,也能改变梦境,他一挥衣袖,卷起排天的巨浪,朝着海岛席卷而来。

    霎时,沙滩、树林、就连黄鹤也被大浪卷走,大海就像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妖怪,将海中孤岛吞噬。

    阿秋对挣扎的小凤离说道:“你叫了半天,紫龙没有回应,看来他遇到了危险,跟我走,我带你救他。”

    阿秋算是看明白了,小凤离在乎紫龙,用紫龙作为诱饵,可以将她“拐”出梦境。

    果然,小凤离中招了,和他一起骑着黄鹤,飞出了海中孤岛。

    “紫龙!紫龙!”

    天风院里,凤离蓦地坐起来,脑袋脱离了梦枕,她光着脚从床上起来,半梦半醒、跌跌撞撞的往房门跑。

    外头护法的小维和黄鹤听到动静,赶紧进来一左一右扶着凤离,“师尊,你醒了!”

    凤离的瞳孔渐渐聚焦,“黄鹤?紫龙呢?”

    紫龙,师尊的坐骑不是早就死了吗?黄鹤不明所以,“师尊,您忘记了,紫龙——”

    “黄鹤。”梦境中断,阿秋也醒了,他出言打断了黄鹤的话,“师尊大梦初醒,需要休息,你少说话。你们把师尊扶到榻上躺下。”

    凤离此时脑子都是乱的,听到阿秋的声音,身体一僵,回头一瞧,立刻甩开黄鹤和小维的手,光着脚飞奔,扑到阿秋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紫龙!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叫你,你都没有回应,我还以为你出出事了!”

    黄鹤小维:什么情况?师尊一醒来就对阿秋又搂又抱的?

    被迫当了师尊旧情人紫龙的替身,阿秋很是尴尬,但这个时候不能刺激凤离,只能配合出演紫龙了。

    阿秋平生第一次回应了凤离的热情,回搂着她,还把她拦腰抱起来,暖声:“我在,我一直都在,我没事,你放心吧。”

    黄鹤和小维对视一眼,决定先退出去,还贴心的把房门关好。

    床边的榻上,凤离蜷在阿秋怀里,眯缝着眼睛,身体明显放松了,待她彻底醒来,睁眼就看见阿秋的脸,连忙推开了阿秋,正襟危坐,“我……是不是又对你行了不轨之事?”

    真是禽兽啊,我怎么就控制不住我自己呢!

    怀中蓦地一空,阿秋:师尊推开我,我心里突如其来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阿秋说道:“师尊昏迷半个月没醒,我们很担心。我用梦枕进入师尊的梦里,在梦中,我引导师尊寻找紫龙,师尊初醒时,梦境和现实不分,把我当成了紫龙,就……我并不介意师尊对我如何如何,只要师尊醒来就好。”

    好一个舍身饲“虎”的正人君子啊!我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荼毒他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凤离快刀斩乱麻,说道:“掌门师弟和同门他们都是被白骨殿邪魔所害,我们要一个个除掉他们,为同门复仇,把这些邪魔分一分,我们分头行动,一个都不能少。”

    阿秋劝道:“仇肯定要报的,等师尊恢复身体,我们一起行动。”

    凤离见过走火入魔的姜掌门是什么下场,她深知自己分不清幻境和现实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一次次的祸害阿秋,再这样下去,迟早铸成大错,一刻都不能等了,伸手召唤紫电剑,欲御剑飞行离开昆仑山。

    可是,无论凤离如何召唤,搁在枕边的紫电剑都纹丝不动,像是在沉睡。

    凤离急了,拿起紫电剑拍了拍,“醒醒,我们要走了。”

    但是没有用。凤离试图拔剑,强行唤醒佩剑,可无论她如何用力,就是无法拔出剑身。

    凤离慌了,“这是怎么回事?紫电剑怎么不理我了?”

    “师尊莫要着急,我来看看。”阿秋将手心按在凤离的眉心,元婴直入她的灵海,发现她灵气已经枯竭,一场大梦之后,她连练气的修为都没有了,直接退成了凡人!

    凡人无法使用紫电剑这种上古兵器。

    凤离看着阿秋沉重的表情,猜到自己发生了什么,说道:“我……灵力全失,成了凡人?”

    阿秋说道:“我和蔓离师叔一定会想出法子的。昆仑山那么多宝贝,蔓离师叔已经是昆仑派掌门夫人,要什么有什么,师尊迟早会恢复修为。”

    这就是默认了。

    凤离顿时万念俱灰,现在的她别说为同门复仇了,就连自保都成问题,偏偏她还越来越疯。

    不过,凤离还是强行挽尊,不肯在晚辈面前丢脸,她愣了愣,随后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

    “凡人……其实也没什么,我能够接受平凡一生。人间那么多没有灵力的凡人,不也是过一辈子?只要好好过,有些凡人一生过的比修真的人还要开心、精彩。你们不要太担心我,当然,能治就治,治不好……虽然是凡人也没关系的。”

    补心丹是有用的,只是没有补灵力,而是渐渐唤醒了凤离的自尊 、羞耻和责任感。

    以前看到师尊凤离没心没肺、毫无责任感的样子,阿秋恨不得立刻重塑师尊的三观,把师尊塑造成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责任的三有好师尊。

    可是现在看到师尊变成了他理想中的样子,阿秋又觉得心疼:还不如没心没肺呢!至少那时候师尊是快乐的。

    得知大师姐醒了,蔓离赶到天风院,看见阿秋关上房门,朝着她嘘声,“师尊刚才大吃了一顿,说很累,躺下来又睡了。师叔,我有个问题,能否借一步说话?”

    蔓离布下一个结界,隔绝世界,“说吧。”

    阿秋踌躇片刻,问道:“师尊是不是和坐骑紫龙有私情?我两次去了她的梦境,第一次她……她和紫龙行巫山云雨之事,第二次看到她和紫龙青梅竹马,一起在一个孤岛长大。如果仅仅是幻梦,不可能如此清晰。尤其是这一次,应该不是梦,而是师尊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回忆。”

    很好,你小子已经接近真相了。蔓离说道:“与坐骑相恋,是修真界禁忌之事,传出去会是一桩大丑闻,为修真界所不容,此事只有我和师兄知晓,师兄去世,世上就只有我一人知道——没想到被你看穿了。”

    果然如此!

    不知为何,得知真相之后,阿秋失落的心又平添一股醋意,“难怪……我不会说出去的。那个紫龙……是怎么死的?是不是给了师尊莫大的打击?为何这么大的事情,《丹穴派大事记》里没有记载?”

    “我也不清楚,反正是仙魔大战之前。”蔓离含含糊糊的说道:“打击……是有的吧,不过大师姐素来坚强,打击越大,越是能突破自己,紫龙死后,她突破金丹,到了化神的境界,是修真界最年轻的化神修士,后来杀了魔尊,成为正道的光。”

    正邪不两立,谁都不能打破这个铁律。

    大师姐用十年时间集齐五彩石、造人土、五色露、返魂木。好不容易将紫龙脱胎换骨,重生为名门正派的弟子,一切重新开始,给了阿秋最好的资质、最好的出身、最好的师父、最开心的童年。

    大师姐和阿秋之间虽然还有辈分的阻碍,但至少没有正邪对立那么难以逾越,他们可以重新开始。

    即使他们将来不再相恋,也没关系,各自走各自的路也好。

    所以蔓离现在不会捅破阿秋的前世。毕竟阿秋无论是性格还是为人处世的方式,都和紫龙完全不同,他的人格是独立的。

    蔓离永远都记得大师姐在复活紫龙之前的叮嘱:“……重生后的他,就像喝过孟婆汤,会忘记前世的一切。他有自己的人生,无论是我,还是你和师弟都不要刻意引导他亲近我。我复活他,不是为了再续前缘,我只是想让他下一世不要活的那么无奈、辛苦、矛盾。”

    “他这一世太苦了,母亲被父亲杀妻证道、长大后为母复仇弑父,误入魔道、最后因正邪不两立,在妻子面前掏心自尽。”

    “这一世,我希望他能幸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