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37章 九是喜脉 凤离的第一反应是病了,肠胃……

第37章 九是喜脉 凤离的第一反应是病了,肠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凤离的第一反应是病了,肠胃不适或者胀气什么的,但是她对凡人的身体会有什么病痛一无所知,还是得去找凡间的大夫,对症下药。

    凤离去了一家药铺,说完自己的症状,大夫给她仔细把了脉,然后赶紧把门关上,观察她的穿着打扮:“你没有梳妇人头,还未婚吧?”

    凤离点头:这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

    大夫又问:“可许了人家?”

    凤离摇头,说道:“大夫有话直说,不管是什么病,我都扛得住,不会讳病忌医的。”我从正道的光跌落成凡人的打击都受住了,身体的病痛算得了什么。

    大夫又问,“你这几个月来癸水了吗?”

    凤离摇头。女修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斩赤龙,她童年就是练气修为了,根本没有来过癸水。

    大夫叹道:“看姑娘是个正派人,因无知被孟浪之辈骗了身子,生米煮成熟饭。姑娘是喜脉,怀孕了。回去和情郎说清楚,若情郎肯负责,赶紧定日子成亲。若情郎始乱终弃,你就回来找我,我给你开一副药,乘着月份不大,除了肚子里的祸根,将来再嫁良人。姑娘放心,医者仁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凤离早在大夫说“怀孕”二字时就懵了,脑子里像是一群蜜蜂在飞,后面大夫说了什么,她都没听见。

    待凤离回过神来,连连摇头,“我从来没有和人煮过饭啊!怎么可能怀孕?你是不是误诊?因为我在前头说莫名其妙长了小肚子,你就顺理成章以为是怀孕。”

    凤离可以很负责的确认自己二十八年来从来没有实质性的睡过男人——我只是偶尔做一下春梦而已!

    好吧,我承认,不是偶尔,是经常,可是在梦里睡阿秋怎么可能怀孕呢?

    在修真界,男女神交这种事情是有的,就是在意识上、或者梦里亲热,这个难度很高,男女双方都要有元婴或者以上的修为,进入对方的神识或者梦境,两者都可以在意识中凝结出实体,大兴巫山云雨,感触和身体一样。

    但是,凤离这二十八年来都只是筑基以下修为,无法神交。

    而且,神交并不会搞出来人命来啊!

    凤离很震惊,她不能接受这个诊断结果,这一定是个庸医!

    大夫怒了,“老夫一把年纪,若是连个喜脉都把不出来,姑娘可以带人砸了我药铺妙手回春的金字招牌!姑娘的病老夫治不了,请另寻高人!”

    大夫端茶送客,凤离也毫不客气的走了。

    她去了另一条街,找个了挂着“妇科圣手”的女医。

    为了不给大夫先入为主的机会,这一次,凤离隐瞒了小肚子变大的事情,只是说身子不舒服,要大夫看看。

    女医仔细把脉后,低声说道:“恭喜,是喜脉,姑娘赶紧回去催情郎提前把婚事办了,再晚肚子就藏不住啦。”

    凤离都麻了,给了诊金,去了第三家医馆……

    凤离一天跑了十家医馆,就有八个大夫说是喜脉。

    听到第八个大夫说“恭喜,是喜脉”时,凤离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点点想笑!

    做春梦弄出人命来,我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在繁华的夜市里,凤离吃着路边摊,摊主挥着炒勺,敲得炒锅叮当作响,颠勺时,锅里的火腾的暴起,热火朝天,将锅里的蛋炒饭烧得滋滋作响。

    这是人间烟火,她的后半生都会在这里度过,修真界再也回不去了。

    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凤离摸了摸小腹:生下一个和我有血缘的孩子,抚平我的不甘,让我不再寂寞,学会当一个普通凡人女子,走完凡人的一生。

    念头一动,小腹里似乎有东西在动,好像有一条小鱼在她肚子里吐泡泡似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胎动?

    不知道你为何来到我的肚子,既然把你搞出来,我就负责到底,既怀之,则安之,我又不是没本事养你。

    凤离接受了现实,她扬手说道:“老板,再来一碗!”

    凤离吃饱喝足,还在夜市逛了一个圈,慢慢溜达回家。

    沐浴更衣,凤离躺在床上,她此时身体已经很疲倦了,但是脑子还是无法安分,停留在新生命的兴奋和焦虑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微微隆起的小腹里,那条“小鱼”也兴奋起来了,不再是吐泡泡的动了,变成游来游去的动。

    咚咚。

    凤离就像夏天挑选西瓜是否熟了似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还出言威胁,“喂,你能不能消停点?别逼我改变主意。”

    小鱼似乎听懂了,立刻不游了,也不吐泡泡,真的消停下来。

    真是个懂事的娃。

    凤离翻了个身,强迫自己睡去。养家女人没有资格失眠,要尽快恢复精力。

    岂料,半夜,凤离被一阵阵坠痛唤醒了。也不能算是痛,就像吃了生冷、不易克化的食物导致的肠胃难受。

    凤离披衣起床,在马桶上坐了一会,无事发生,便回到被窝里。像贴饼子似的两面翻来翻去,蓦地,下身涌出一股温热的湿意,裤子,连同被褥都弄湿了。

    居然失禁了,我这是什么毛病!

    凤离赶紧坐起来脱下脏衣服,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珠子滚到了床上……

    凤离拿起珠子,对着烛火细看,上面有“水”,珠子是热的,和她的体温差不多。

    这是……难道……凤离低头看向小腹,肚皮已经平了,没有任何隆起。

    我生了一个蛋!

    只有鸽子蛋大小的蛋壳里能孵出个什么东西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凤离的见识,她是个人,不知道如何孵化这个蛋,就装进荷包里,贴身体戴着——她见过鸡妈妈孵小鸡,就是用身体来保持鸡蛋的温度。

    凤离扔掉脏被褥,换了一床新的,复又躺下,生了蛋之后,坠痛消失了,身体没有不适感,精疲力竭,万事都等睡醒了再说吧!

    凤离沉沉睡去,醒来后,已经日上三竿,不知不觉中,睡姿从仰卧变成了趴睡。

    啊!我的蛋!会不会被我压碎了!

    凤离立刻从床上弹起来,打开捂在胸口的荷包,还好,蛋很抗压,依然是一颗完整的蛋,这颗蛋发出温润的光泽,宛若一颗夜明珠。

    与此同时,丹穴山。

    丹穴派的建筑还没有完工,工匠们日夜赶工。

    丹穴派的藏经阁在一个山洞里,幸免”遇难”。新掌门阿秋来到地下十八层,这是本门派的禁地,只有掌门才能出入——因为开启禁地门户,必须使用赶山鞭。

    阿秋挥动赶山鞭,将堵在门口的巨石抽出一道白印。

    啪的一声巨响,巨石就像长了脚似的,跳到了阿秋身后,露出黑洞洞的入口。

    禁地里藏着不少秘密,那些《丹穴派大事记》里不方便明文记载的事情,或许在禁地里能够找到。

    阿秋还是没有死心,希望从禁地里找到治疗师尊的方法,师尊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甘于平凡呢?

    禁地的卷宗浩如瀚海,阿秋释放元婴,发现一个玉简上有师父铁无涯的字迹。

    阿秋伸手一招,玉简自动飞到了他手里,打开一看,顿时大惊,这上面记载了师尊凤离的身世,乃是丹穴派机密。

    原来,两百年前,丹穴山火山爆发,丹穴派建筑皆被焚毁,从火山口喷出一颗凤凰蛋。

    《山海经》里记载:“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

    凤凰蛋的出现,证明《山海经》里关于丹穴山的记载是真的,这里曾经有过凤凰。

    丹穴派如获至宝,为了防止其他门派觊觎凤凰蛋,便隐瞒了这个喜讯,秘密孵化凤凰蛋。

    但,无论门派如何努力,凤凰蛋纹丝不动,没有出壳迹象。铁掌门的师父张掌门翻阅典籍,在一片龟壳上用上古字体记载位于于东海的女娲造人之土乃生命之源,可以孵化一切神兽的蛋。

    张掌门带着凤凰蛋去了东海,找到了女娲造人之土,他在造人土里刨了个坑,把凤凰蛋放进去,然后发现坑里早就埋着一颗龙蛋了!

    后来,凤凰蛋和龙蛋在同一天孵化成功,一龙一凤,破壳而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