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2章 亿想天开 阿秋为何在蓬莱岛附近海域出……

第42章 亿想天开 阿秋为何在蓬莱岛附近海域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秋为何在蓬莱岛附近海域出现,还和邪魔傲因上天入海的打上了?

    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且说阿秋在藏经阁得到铁无涯传信,去了凤离隐居之地,带她去火焰山不尽木下找回凤凰原身,却晚了一步,人去楼空,院子、屋子里堆满了各类小妖的尸体。

    这些死去的小妖有个共同点:它们都没有脑子。

    不是讽刺它们笨的意思——是字面意义上的没脑子,它们的脑壳里是空的,已经被某种东西吸干了。

    以脑为食的邪魔屈指可数,其中就有登上 “红榜”的长舌邪魔傲因。

    丹穴派的密室里,代表凤离的一盏魂灯并没有熄灭,这表示凤离还活着。

    可是凤离住所怎么会有千种小妖出没,甚至还有邪魔傲因的痕迹?

    阿秋百思不得其解,幸好黄鹤带着一只青鸟过来找他,青鸟见到阿秋,立刻变成一张青色的信纸,飘在他手里。

    这是凤离在船上给他写的信,交代了她“生蛋”、“百妖夜行”、“出海蓬莱”等等最近经历的怪事。

    那颗引起百妖夜行的茶叶蛋,应该就是龙凤珠。

    阿秋推测,百妖夜行争茶叶蛋,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脑为食的邪魔刚好“饿”了,于是赶到这里“吃席”,将百妖一锅端了。

    这时,黄鹤感觉到屋子里有动静,正要去查看,被阿秋使了个眼色阻止了,阿秋密语传音给蠢徒弟:“食脑的妖怪还在这里,你莫要打草惊蛇,此地是凡人城市,人烟密集,我们一旦动起手来,必定会伤及无辜,你以身为诱饵,把邪魔引到无人处。”

    黄鹤化形才两年,灵气足但是修为低,修成人形的妖就会有妖丹——这玩意儿对邪魔而言,不仅仅是一顿饭,而是大补之物,吞噬妖丹能大幅提升魔力、突破瓶颈,所以黄鹤是最好的诱饵,将食脑的邪魔引开。

    订好了计策,阿秋朗声说道:“此处有邪祟出没,妖怪的尸体还是温的,邪祟应该没有走远,你我分头寻走邪祟。”

    于是,阿秋和黄鹤一南一北飞去,阿秋修为高,邪魔不敢动他,就去追黄鹤,黄鹤把傲因引到了东海,假装疲倦,在云朵里休息,傲因张嘴弹射万丈长舌,要吃他的脑子,却被突然出现的阿秋偷袭。

    傲因受伤,干脆逃到海里,阿秋贴了一张避水符,在海里追踪傲因,黄鹤在天上追,还拔出一根羽毛,当做令箭投掷到了南方水泽方向,求助刚回老家看看的延维神兽小维姐。

    凭阿秋的修为,明明可以速战速决,击毙傲因,为何拖成了一场漫长的、需要同门一起配合的战役?

    因为傲因是从白骨殿越狱的十八邪魔之一,也是杀害丹穴派同门的凶手之一。

    阿秋要留活口,撬开傲因的嘴,找到同伙,以及这些邪魔有什么阴谋,所以没有下死手,必须生擒此邪魔。

    于是,从地上打到天上,再从天上打到海里,现在又打回了天上。

    傲因被追了两日,又累又饿,看到一艘大海船,船上都是活人,新鲜的脑子,又可以开席了!

    阿秋岂能让邪魔的如愿以偿?连忙阻止,在海底缠斗。

    傲因打不过,想要逃跑,他看出阿秋是个在乎凡人生命的修士,就故意用长舌头击穿了大海船,虽然今天开不了席了,但可以在阿秋一个个营救落到海里的凡人时,乘机开溜。

    万万没想到,阿秋和傲因在海里追逐时惊动了蓬莱岛修士,他们驾驭飞船来巡逻附近海域,刚好救了船里的凡人。

    坏我好事!傲因干脆又用长舌戳穿了蓬莱岛的飞船:一起掉进海底喂鲨鱼吧!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飞船即将裂开之时,阿秋扔出了赶山鞭,将飞船捆紧扎。

    傲因见无处可逃,恼羞成怒,万丈长舌朝着阿秋席卷而来!

    飞船上的众人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方才海船就是被舌头戳了个窟窿,若是戳在人身上……还不得戳成筛子啊。

    唯有凤离心态平和:阿秋是元婴修为,对付邪魔傲因不成问题。

    就在万丈长舌攻来之时,从云端游出了一条红头巨蛇!

    正是从南方水泽赶来的延维神兽小维,她现出原形,还有什么比蛇更懂得绞缠呢?

    巨大的蛇身缠着万丈长舌,围绕着傲因疯狂旋转、打圈,居然用长舌头把傲因缠裹成了一只粽子!

    这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小维干净利落的缠好傲因,恢复成一头红发如火的女儿身,拿出自产自用的蛇皮袋,将傲因装进去。

    延维神兽五百年才蜕皮一次,用蛇蜕做的蛇皮袋能装东西,也能关押邪魔。

    为了以防万一 ,阿秋还将一张降魔符贴在蛇皮袋上,如此,彻底封住了傲因再次越狱的可能。

    一只黄鹤从天上飞下来,口出人言,“小维姐好厉害!”

    飞船上,看到昔日的同门,尤其是阿秋,凤离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刻和同门相见,可是她不能,她一旦当众现身,“死遁”就毫无意义了,反而会给门派添麻烦。

    想不到我堂堂正道的光,也会沦落到不敢相认的地步。

    故,当飞船众人挤在甲板上,伸长脖子看一人一蛇一只鹤时,凤离抱着襁褓里的婴儿进了船舱:我不甘心当一个凡人,不能和同门一起战斗、复仇的感觉太糟糕了,比死还难受。

    凤离并不知道,此时同门正在议论她。

    黄鹤说道:“师父,我刚才在云端里看见了师尊就在飞船上,她毫发无损,她明明看见我们,却抱着一个婴儿躲在船舱,故意避开我们!难怪师尊要求隐居凡间,原来是养胎去了。”

    小维听了,怒道:“那个勾引师尊的臭男人是谁?居然让师尊独自承受一切,我要杀了他!”

    或许是龙凤珠已经孵化出来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当年凤离在女娲土里孵了上百年才出壳的……阿秋说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听我解释。”

    此话一出,蠢黄鹤异想天开,又惊又怒的看着阿秋:“我不听我不听!师父……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始乱终弃,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