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3章 一个亲娘 黄鹤灵智开的晚,虽是少年人……

第43章 一个亲娘 黄鹤灵智开的晚,虽是少年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黄鹤灵智开的晚,虽是少年人的相貌和身材,但智慧绝对还没成年。是一只智慧有限,但是想象力无限的黄鹤,平时喜欢看一些市井仙侠修真小说,在小说里,师尊,是修真界最危险的身份。

    不是被徒弟杀,就是被徒弟睡,被搞大了肚子,还被迫怀孕带球跑,隐姓埋名,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切。

    黄鹤阅遍小说,总结出一个套路:师尊们千万不要靠近徒弟,会变得不幸。

    所以,当他看见师尊凤离怀里抱着婴儿默默走进船舱,避而不见,又听见阿秋只是说”你们听我解释”,他就以为师父就是小说里那些和师尊虐恋的人渣男主。

    “你——”看着素来崇拜自己的徒弟声嘶力竭的谴责自己,阿秋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胡思乱想些什么,我不是师尊的那个……男人,不信你看师尊这青鸟捎来的信件。”

    小维和黄鹤看凤离亲笔信时,阿秋将《丹穴派大事记》里删除的有关师尊的感情史说了一遍,“……已经陨落的紫龙才是师尊的男人。”

    此话一出,阿秋内心莫名失落,说道:“你刚才忿忿不平说算什么男人,歪打正着了,紫龙是上古神兽,他的确不算是个男人。”

    他是一条淫龙!他配不上师尊!

    黄鹤:居然是坐骑!坐骑也是修真小说里常见的危险身份啊!看来凡间小说写的还蛮贴近现实的。

    小维没看过小说,她只关心凤离的病情,“这么说,师尊恢复修为的方式就是回到修复后的凤凰真身里,真是太好了。”

    小维也是神兽,很快就接受了凤凰和紫龙的兽兽关系,在她眼里,凤凰神龙珠联璧合,十分般配,不像修真界将主人和坐骑之间的爱情视为颠覆伦常。

    而黄鹤在得知师尊和她的坐骑相爱之后,脑子突然出现龙凤呈祥的画面,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那里看过似的……

    在那里?在那里见过?这么场面是如此的熟悉。

    其实黄鹤早在凤离和紫龙从蛋里孵化出来的时候就见过他们,陪着他们一起长大,只是他灵智迟迟未开,就是一只扁毛畜牲,他连自己将襁褓里的阿秋衔到丹穴山都忘记了,何况这些更早发生的事情。

    看见黄鹤呆头呆脑的样子,阿秋心下感叹朽木不可雕也,说道:“我们去蓬莱岛悄悄接走师尊,切记不能让人瞧见了——我们刚刚给师尊办完葬礼。”

    三人往蓬莱岛飞去,飞到半路,一艘大宝船弯在厚厚的云层里,就等着他们,船头站着一个修士,此人仙气飘飘,眉心有一颗红艳艳的胭脂记,他是个男人,生的有些女相,气质柔和娴静,手中捧着一个青玉案,玉案上头正是阿秋刚才用来修补飞船的赶山鞭。

    修士说道:“我是蓬莱岛的妙岛主,听闻有修士近海域里斩除长舌邪魔,还为保护凡人扔出鞭子救船。我虽不认识三位贵客,但是我认识赶山鞭,就猜出你们来自丹穴山。”

    “以前我有幸和贵派铁掌门和凤离大神并肩参加仙魔大战,惊闻他们接连陨落,我很是难过。不过,看到秋掌门年纪轻轻就达到元婴修为,丹穴派后继有人,假以时日,贵派一定重现辉煌。这是秋掌门的赶山鞭,物归原主。”

    这些都是客气话,如果蓬莱岛和这位妙岛主真的在乎丹穴派,为何都没有去丹穴山吊唁铁无涯和凤离呢?

    这两年,阿秋看尽了世态炎凉,修真界扶贫惜弱的少;羡慕强者,弱肉强食的多,在丹穴派没落时,其他门派不过来踩一脚就算关系不错了。

    如今,妙岛主亲自来送回赶山鞭,只不过是看在阿秋是修真界最能年轻元婴修士,将来造化可能不输“正道的光”凤离的份上。

    阿秋对此心知肚明,双手接过赶山鞭,也说着客套话,“感谢妙掌门的厚情款待——不知那些飞船上的凡人们在何处?有没有人受伤?”

    其实是在探寻凤离的下落,好去找她。

    妙岛主说道:“请秋掌门人放心,凡是在蓬莱岛附近海域的凡人皆受我们庇护。整船的人都被安置在门派的别院客房,目前都还好,只有几个吓得昏厥过去,我已经派人过去医治了。”

    “那就好。”阿秋说道:“此次我派是追踪红榜上的邪魔傲因而经过蓬莱岛海域,没想到有幸见到妙岛主,听闻岛内要举行入门考试,忙得很,我们就不叨扰了。”

    妙岛主另有所图,非要留客,说道:“入门考试都交给弟子们去做就行了。你们来都来了,就去坐坐,夏天岛上风光极好,除了你们丹穴派,还有几家名门正派来岛上做客,大家一起坐下来聊聊如何联手对付那些卷土重来的邪魔。”

    “唉,昆仑派姜掌门走火入魔,害得你们丹穴派近乎灭门,连四大神兽也差点惨遭荼毒。最惨的还是你们的师尊凤离,正道的光,就这么熄灭了。”妙岛主一叹,说道:

    “姜掌门以死谢罪,灰飞烟灭,我们修真界就没有盟主了。群龙无首啊,一盘散沙如何对抗那些丧心病狂的邪魔呢,所以,我提议另选新盟主,团结修真界,共抗邪魔,也能为你们丹穴派复仇。”

    阿秋:醉翁之意不在酒,妙岛主想当盟主!正在刻意笼络各大修真门派!

    如今昆仑派莫掌门是自己人,师叔是掌门夫人,阿秋当然希望莫掌门当新盟主啊!

    为了打入“敌营”,看妙岛主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阿秋决定先去会会其他门派,看能否挖妙岛主墙角,为姜掌门拉几张票。

    于是,阿秋行了礼,说道:“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在此叨扰几日。”

    另一边,蓬莱派的客房,凤离因抱着婴儿,实属不易,破例分到了一个清净的小院里休息,还送给她一罐子牛乳,说是给孩子的。

    凤离把牛乳倒进碗里,喂给女婴,女婴喝了半罐就睡了。

    凤离把女婴放在床上,然后打开阿秋送给她的乾坤袋,拿出一个木盒,里头有一对应声虫。

    凤离把一只应声虫放在耳朵里,另一只从窗户里放出去,这只应声虫会找到阿秋,飞进他的耳朵,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应声虫传音联络了。

    做好这一切,凤离回到桌子上吃早饭,却发现一个约三岁女童从床上爬下来!

    空空如也的被窝、一样的红布肚兜、相似的相貌,这是……女婴长大了?

    不对,人类怎么长这么快?

    凤离顿生防备,“你是谁?那个银发老太太呢?”

    “我是谁?若论血缘关系……”三岁女童上下打量着凤离,“我是你娘。你的身体是我生出来的,你是我活的最久的孩子。”

    三岁女童就是女树,在银山的时候,每天在黎明时生一个孩子,孩子在一天内长大,衰老,在日落时死去,朝生暮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