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5章 三寸不烂 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正意义上……

第45章 三寸不烂 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正意义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色字头上一把刀!

    真正意义上的, 也是引申意义上的一把刀!

    看着客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胡姬的双腿扭掉了脑袋,妙岛主大怒:这是脑袋吗?不!这是选票啊!支持我的人都在我的宴会上死翘翘了,将来选举修真盟主, 谁敢投我的票!

    妙岛主野心大,法力强,他一挥衣袖,案几上的两盘菜——辣炒蛤蜊和蒜蓉扇贝, 所谓靠山吃山, 靠海吃海, 蓬莱岛是东海仙岛, 代表美食就是海鲜。

    辣炒蛤蜊和蒜蓉扇贝被妙岛主抛向正要飞走的胡姬们, 几百个贝壳的边缘被空气磨砺成白闪闪的刀锋, 形成密集的刀锋阵, 朝着飞天胡姬身上切过去。

    呲呲!

    一阵如暴风骤雨般切割之声, 十几个飞天胡姬瞬间被割成了几十段, 簌簌落地,一个个血块落在厚实的地毯上,无人生还。

    妙岛主解决胡姬的时候, 蓬莱岛弟子们包围了奏乐的乐工,乐工们都没有反抗,一个个伸长脖子, 双手高举,束手就擒。

    乐工们被捆绑带到妙岛主面前问话。

    妙岛主问:“你们是何方邪魔?敢在我蓬莱岛撒野?”

    其他乐工沉默不语, 唯有刚才擂鼓的壮汉开口说话了,但声音却是柔媚之极的女声,“妙岛主,别来无恙?”

    很明显, 这个壳子是傀儡,并非真身。

    “你……你是……”妙岛主脑子里浮现一幕晋江文学城绝对不可以仔细描述的场面,“你是魔女罗刹!”

    罗刹出身魔界合欢宗,以双修闻名。

    “呵呵。”壮汉捂嘴轻笑,仅仅是笑声就酥麻入骨,“不过是一个晚上的露水夫妻,妙岛主居然还记得我呀,有幸得到岛主的元阳,我很是受用,修为大增。”

    此话一出,蓬莱岛弟子们个个面面相觑:岛主居然和魔女有一腿?

    妙岛主气得面红耳赤:“你们别听她胡说!此等魔女,最擅长蛊惑人心,别上了她的当!我是修无情道的,怎会和此魔女……有染。”

    壮汉笑道:“好个无情道,你们修真界唯一一个修成无情道的,只有杀妻证道的逍遥子吧?可是他杀了老婆,依然不能飞升,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证明无情道根本行不通,就干脆加入了我们魔界。”

    “修行而已,为何非要无情?纵情声色也是一种修行——妙岛主真个秒人啊,我只教过你一次,你一点就通,之后的双修可把我累坏了,我阅人无数,妙岛主能排上前十。”

    蓬莱岛弟子们又开始动摇了。

    妙岛主怒斥道:“你……你这个贱人!”

    壮汉捂住胸口,“哎哟,在床上的时候叫人家小心肝宝贝,这时候叫人家贱人。都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妙郎为何如此绝情?”

    壮汉蓦地收起楚楚可怜之态,“那日仙魔大战,我求你看在那一晚的份上,放我逃走。你表面答应,却给我指了一条死路,把我送到了姜掌门那个老匹夫面前!妙郎啊妙郎,你好狠的心,亲眼看见姜掌门把我关在白骨殿里,自生自灭。”

    “那次仙魔大战,老岛主和你的几个师兄全部战死,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你借机上位,成了新岛主,名声地位都有了,还想当修真盟主,哈哈哈哈!”

    壮汉仰天大笑道:“你最想得到的,我必定亲手毁去。我要让你名声扫地、不得弟子尊敬,空有岛主之位,不能服众,主动退位让贤;我要让你沦为修真界笑柄,其他门派不会给声名狼藉的你投票,让你梦碎盟主之位。这就是你的报应。”

    妙岛主此时冷静下来了,“他们不会相信一个魔女说的话。你来蓬莱岛,是为傲因在此现身,你是来找同类的,并非为了我。别以为几句闲话就能毁了我的名声。谣言止于智者,他们都不蠢。”

    “是吗?可是我有证据。”壮汉指着妙岛主的胳膊说道:“凡是和我睡过的人,臂弯都会出现一颗桃花模样的胭脂记,以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的欢愉和修为。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每个人我都会标记,不会唯独将你漏下。”

    “你敢当着弟子们的面,把袖子割断,露出胳膊证明你的清白吗?你肯定不敢,因为你心虚。”

    蓬莱岛弟子们今晚的心就像钟表的铁锤,疯狂左右摇摆:我到底该听谁的?!

    壮汉格格笑道:“不敢是吗?这是妙岛主最快证明自己清白的方法,快点断袖啊!”

    妙岛主说道:“你这魔女,为了玷辱我的名声,早就收买过情报吧,我的臂弯的确有一颗桃花样的胭脂记,这是胎里有的,天生如此,并非是与你……苟合的缘故。”

    壮汉啧啧道:“没想到妙岛主为了名声,连亲娘给的身体都不尊重,信口胡说。天生的胭脂记只需轻轻一刀就能割掉,我标记的胭脂记是深入骨髓的,别说割去皮肉了,就连白骨上印着呢。”

    “是真是假,可以当场验证——秋掌门,别躲了,出来吧,你医术高明,割一个胭脂记小菜一碟。”

    阿秋从云层里飞下来。

    原来,就在宴会突变时,外头的站岗的黄鹤发现异样,阿秋将凤离装进乾坤袋里,和茶叶罐在一起,带着他们去看变故。

    魔女罗刹是白骨殿十八邪魔之一,丹穴派灭门仇人,但她的声音是从壮汉的嘴里发出的,这说明她不在现场,但应该离现场不远。

    所以丹穴派隐在云层里,纵观大局,查看罗刹到底藏身何处。丹穴派血债必偿,所有杀过同门的邪魔都不会放过。

    现在被罗刹指名道姓了,阿秋朝着小维黄鹤使了个眼色,要他们继续居高临下观察,自己下去会一会这个魔女。

    阿秋飞到满是头颅残肢的宴会现场,这里血流成河,连厚厚的地毯都吸不住了,流的到处都是。

    妙岛主见到阿秋,忙道:“秋掌门来的正好!傲因就在你手里对不对?这个魔女就是为了傲因而来,非要扯到我身上,玷辱我的名声。”

    壮汉说道:“是真是假,秋掌门割一刀便知。”

    妙岛主说道:“秋掌门,魔女最擅长蛊惑人心,她就是想借刀杀人,离间我们修真联盟。”

    阿秋说道:“妙岛主放心,我相信你的人品。魔女用心险恶,我岂能中了她的计?正邪不两立,面对邪门,我们修真联盟定齐心协力,铲除邪魔,怎么会把到对准盟友呢?”

    阿秋鞭指罗刹:“我要动手,也只会对杀害同门的邪魔动手。丹穴派有仇必报,傲因已经被我处决,现在,轮到你了。”

    阿秋的表态力挽狂澜,蓬莱阁弟子摇摆的心还是偏到了岛主这边。

    妙岛主如见到救星,忙说道:“邪魔人人得而诛之!丹穴派的敌人就是我们蓬莱岛的敌人!”

    阿秋说道:“壮汉应该是吞了传声蛊,才会说出魔女的话。我们把蛊虫找出来,蛊虫认主,它会飞到魔女那边,我们顺滕摸瓜,就能找到魔女藏身之处。”

    “这个不难。”妙岛主从食材里拿出一个活章鱼——靠海吃海,蓬莱岛的现切章鱼片是一绝,不需要开火,生章鱼片蘸一点酱料就很鲜了。

    这个妙岛主有点东西,他命弟子们按住壮汉,将活章鱼塞进他的嘴里,封上嘴巴,寻找传声蛊。

    很快,章鱼就用八个触角卷着传声蛊出来了。

    妙岛主在传声蛊上撒了绿色的荧光粉,命章鱼放了蛊虫。

    蛊虫犹如一只绿色的萤火虫,朝着东边飞去,丹穴派和蓬莱岛众人一起追踪传声蛊。

    绿蛊虫飞到大海里一艘海船上,这艘海船外头有一层防护结界,外人进不去。

    妙岛主说道:“哼 ,雕虫小技,到了东海,就是我的天下。”

    言罢,妙岛主停在海水上,将拂尘浸泡在海水里,不停的搅合,说道:“出来吧!”

    明月笼罩着漆黑的海水,一只脑袋足足有房子那么大、下方是无数根如长蛇般蠕动的触角、从头到脚都是雪白无暇的巨型章鱼从海底冒出来了!

    此情此景,躲在云层里的黄鹤差点吓得掉下来,幸好小维就在身边,一把拉住了他,“你一个天生飞的鸟,为何怕一只海底游的章鱼?明明打不着边,井水不犯河水。”

    黄鹤腿都瞎软了,靠在小维身上,“它有好多长触角啊,就像无数根长虫,呜呜呜,我最怕长虫了,骨子里害怕。”

    真是猛禽的身子,老鼠的胆子。小微无奈,只得让他靠着。

    面对这个庞然大物,妙岛主就像和老朋友说话,“老章,把这艘船拖到海底泡一会。”

    老章是蓬莱岛豢养的灵兽,就像黄鹤一样,是门派的吉祥物。

    老章得令,当即将无数根触角伸到结界上,连结界带大船一起拽进了深海!

    蓬莱岛擅长水系法术,一个个下饺子似的入海追踪。

    阿秋拿出避水珠下海,身体在一个气泡里,入海之后,老章庞大的躯体散发出绿光,海域在夜间是黑色,但是沉船海域是一片清透的绿色,就像一块绿色的水晶石,沉船无处遁形。

    海水是来自大自然的力量,一点点的侵蚀着沉船外的保护结界。

    避水珠里的阿秋问道:“破结界需要多久?”

    妙岛主总算出了口恶气,说道:“天亮之前应该没问题。这艘船就是魔女的监狱。”

    阿秋说道:“虽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白骨殿也曾经是邪魔的监狱。”

    妙岛主说道:“秋掌门放心。我心志坚定,不会像姜掌门那样被邪魔乱了原神。”

    阿秋心道:难道你不乱原神是因为你不会吗?你是因为自身只有金丹修为,远远不到原神出窍的境界啊!

    这个秒岛主真是虚伪。

    藏身乾坤袋的凤离全程目睹这一切,通过应声虫和阿秋说话:“虽然正邪不两立,但是我本能觉得魔女的话可信,妙岛主臂弯那颗胭脂记就是她标记的。就凭妙岛主的人品,应该能干出魔女说的事情。”

    阿秋用密语传音说道:“是的,我也这么觉得,但是现在不好戳破妙岛主,我们就装成相信他的话。”

    凤离说道:“刚才魔女说修什么无情道,蓬莱岛曾经有个逍遥子杀妻证道?真有此事?我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阿秋将在昆仑山的时候,英招告诉他有关逍遥子的事情讲了一遍:“……逍遥子杀了妻子东海龙女,以为杀妻证道,就能得道成仙,但最终无事发生,便弃了修真,转修魔道,成了魔尊。龙女之前觉察丈夫不对劲,偷偷产下龙蛋藏起来。”

    “后来龙蛋成了一条魔龙,为母复仇,弑父杀了魔尊,成为新魔尊,当了没几天,就被师尊掏心,一把捏碎,也死了。新魔尊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戴着黄金凸眼面具,方才魔女用孔明灯在天上摆出的面具图案就是来自魔龙的面具。”

    凤离搞清楚了来龙去脉,感叹道:“无情道还真是蓬莱岛的特长,从逍遥子到妙岛主,都是无情凉薄之人。当然,全靠同行衬托,比起逍遥子,妙岛主简直是个圣人啊!”

    妙岛主只是睡过不认账的渣男,但和逍遥子的杀妻证道不是一个级别的渣。

    说到魔龙,凤离低头看着手里的茶叶罐,里头装着的茶叶蛋是她和紫龙的后裔。

    我曾经爱过一条龙,这种感觉好神奇。

    凤离说道:“阿秋,你觉得紫龙是不是那条魔龙杀的?所以成了寡妇的我怀孕也要第一个杀进魔宫,手刃仇人,为他复仇。”

    阿秋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写信问了蔓离师叔,她应该知道答案,只是昆仑山太远了,青鸟要飞好几天才能到她手里。”

    过了一会,见凤离在乾坤袋一直没出声 ,阿秋说道:“师尊……你还……爱着他吗?”

    凤离其实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实话实说:“我……其实不清楚……我梦过他无数次,有时候是龙,有时候是人形……”

    凤离想说紫龙的人形相貌和你很像,尤其是做春梦的时候,但实在说不出口,便改口道:

    “爱过。但好像就像上辈子的事情,提起来心里会莫名的酸涩,难过。但也如此了。就像……就像喝了孟婆汤投胎,但是喝的时候比别人少喝了一口,转世为人,对前世还有浮光掠影的记忆和眷恋,但又很清楚,自己是回不去了。无论是人还是修士,都不能回到过去,只能一直往前走。”

    “阿秋,你说我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很无情?就像修了无情道。”

    阿秋沉吟片刻,说道:“情……不能只是说爱情吧,还有友情、亲情、同门之情。无情,就是无论爱情友情亲情都一概不要,就像逍遥子杀妻证道,亲手掐灭了爱情和亲情。”

    “而师尊不是这样的,师尊重情重义,无论对同门,还是对凡人,都会尽全力保护。故,小维对师尊一直感恩戴德。师尊若无情,这世上还有谁有情?”

    其实阿秋嘴上这么说,心里也很矛盾,他希望师尊有情,都又希望师尊无情——只是针对紫龙。

    难道……我在嫉妒一条已经死去的龙?

    凤离说道:“听君一席话,我心里的纠结变小了。阿秋,你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我觉得你至少有八十岁的心智。”

    这时,随着老章带着沉船不停下潜,海水侵蚀加上海底的压力,保护沉船的结界破了!

    海水涌进沉船,里头藏身的魔女罗刹被迫出舱,她刚一出来,就被老章的触角缠住,罗刹拔剑劈刺,但是老章的触角太多了,还不停的再生,永远都砍不完。

    罗刹最终还是被无数根湿漉漉、散发着粘液的触角覆盖了,妙岛主还在触角上贴了一个防水的降魔符。

    老章迅速上升,朝着蓬莱岛游去,大家也跟着一起冲出了海面。

    即将靠岸的时候,海里突然传来一阵呜呜的螺号之声。

    老章听到螺号声,立刻就不往海岸游了,它调转了方向,往螺号声那边游过去!

    妙岛主急忙飞过去说道:“老章,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要往岸边游啊!”

    老章不仅没停,还不耐烦的用触角将妙岛主扫开,潜到水里继续往螺号声游过去。

    老章突然失控,它的触角里还囚禁这魔女罗刹呢!

    阿秋一边紧追不舍,一边问妙岛主,“老章到底听号令?你不是蓬莱岛岛主吗?”

    妙岛主说道:“老章平日听我号令,今日为何如此反常,我也不知道。”

    阿秋问:“老章是谁带到蓬莱岛的?”

    妙岛主答道:“是蓬莱岛之耻——魔尊逍遥子。当年逍遥子还是蓬莱岛弟子时,养了一条章鱼当宠物,这就是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