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7章 五湖四海 昨天还在,今天……

第47章 五湖四海 昨天还在,今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昨天还在, 今天就没了,是谁干的好事?

    所有人脑子里都浮现同一个人:八成就是自称魔尊的黄金面具人。

    可是,他要女娲土作甚?

    众人都想不通, 脚下的女娲土被掏空之后,是一个一眼看不见底的大峡谷。黄鹤说道:“我们下去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收集一些剩下的女娲土。

    明霞往峡谷里头扔了一袋子夜明珠用来照明,明珠掉进去咚咚传来回音, 后来连回音都没有了, 光亮也消失了, 好像是个无底洞。

    明霞的脚步往后一缩, “这个……如果下面是海水的话我绝对可以一查到底, 可这里是洞穴……我还是对海洋比较熟, 陌生的地方不敢去。你们知道的, 我虽然也算是神兽, 但法力太低了, 连蓬莱岛的臭修士都打不过的。”

    “我下去看看。”阿秋对黄鹤说道:“你和小维留在这里,和明霞公主一起把风。”

    其实是晓得黄鹤胆小,修为又低, 下面那种幽闭的地方,一旦遇到棘手的对手,黄鹤还会拖后腿, 所以干脆以“把风”的借口,要他乖乖的等。

    至于为何把小维留在上头……阿秋担心邪魔找过来, 到时候腹部受敌,他被困在峡谷底下就陷入被动了。

    至于女树——现在是傍晚,她已经“死”了,还躺在宝船里挺尸呢。

    阿秋跳进峡谷, 这是个漏斗似的峡谷,上面长,下面狭且窄,九曲十八弯,幸亏阿秋只有十八岁,正是长个子的年龄,身形削长,还没发福,若腰围再多一寸,有些地方就要卡住了。

    阿秋每次以为到了底,往前走几步,又是一个裂口。阿秋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藏身乾坤袋的凤离说道:“我觉得你现在是在往上走了,但又不是来时的路。”

    阿秋也有所感,但这个时候,掉头回去又不甘心,总觉得往前走,是不是就可以找到埋在地下的女娲土呢?

    凤离猜出阿秋所想,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回去吧,孵蛋以后再想法子,反正茶叶蛋现在很安全,不着急。”

    话音刚落,阿秋看见前方仿佛若有光,便寻光而去,“初极狭,才通人”,走了几步,豁然开朗,居然是个大山洞!

    阿秋从山洞飞出去,到了高空,往下俯瞰,“我们还在这个仙岛上,只是不知不觉从南坡到了北坡,原来这个海岛地缝是沟通的。”

    这个像枫叶般的仙岛,就是阿秋在凤离梦里见过的。凤离和紫龙童年和少年生活过的地方。

    凤离贴在乾坤袋往下看,“没有看见五色造人土的痕迹,看来有人把造人土全部搬空了,一丝灰尘都没留下。真是贪心,我看就是那条魔龙做的‘好事’。”

    茶叶蛋,你还是安心待在茶叶罐里吧,等我恢复凤凰真身,把大魔头再杀一次,为师门报仇,还能把他挖走的五色土找出来帮你孵化,一箭双雕。

    阿秋正要飞回海岛南坡,与黄河他们会合,凤离说道:“等一下,我好像看见北坡有一块石碑。”

    于是阿秋在北坡降落,这里没有外人,阿秋就把凤离从乾坤袋里拿出来,让她透透气 。

    这里有一块被削平的礁石,上头刻着“显妣东海龙女之墓”。

    “显妣”就是去世的母亲的意思。东海龙女是魔龙的母亲。这个墓碑应该是魔龙所刻,用来安葬被“杀妻证道”的母亲。

    众所周知,魔龙为了给母亲报仇,弑父杀了老魔尊逍遥子。

    墓碑基座有贝壳等寄生物,且碑文的字迹也有海风侵蚀过的痕迹,阿秋说道:“这座墓有些年份了,既然魔龙把母亲东海龙女葬在这里,就应该早就知道五色造人土就在这座岛屿。这里是绝佳的风水宝地,看来魔龙对母亲很是孝顺。”

    “孝顺到把母亲的坟墓都盗了吗?”凤离指着前方的大坑说道。

    阿秋过去一瞧,前方大坑里是个扇形大蚌壳做的棺材,如今,蚌壳里已经被撬开了,里头有陪葬的明珠、玉如意等物,但是不见东海龙女的遗体。

    凤离走进蚌壳里,摸了摸明珠,“上面没有沉积的海沙或者灰尘,看来是刚刚被盗墓的。”

    本来以为是魔龙偷的五色造人土,现在阿秋和凤离开始怀疑“魔龙”的真实身份了,因为能够为母亲弑父报仇的人,怎么可能把母亲的墓都刨出来,盗取尸身呢?

    迁坟也不是这个迁法啊!

    凤离回忆今早见过的庞大的身躯能够遮蔽朝阳的魔龙,“阿秋,你说龙和龙的长相有区别吗?会不会是一条黑色妖龙冒充昔日魔龙,以便号令群魔啊?”

    这下把阿秋问住了,没错,龙和龙之间,除了大小和颜色不一样,长相几乎都一样。

    阿秋脑子转的飞快,说道:“难道造人土里这些年有其他龙蛋孵化出来了,冒充是魔龙复活?”

    两人越说越觉得自己接近真相,尤其是一夜之间造人土被人偷走的事件,这两者之间一定有联系。

    阿秋把凤离收进乾坤袋,将赶山鞭往空中一扔,发出一道紫光,黄鹤等人见到北方紫光大盛,连忙飞了过来,“师父!你们怎么从山的另一边出来了?”

    阿秋说道:“海岛地缝是通的,一路都没有发现五色造人土,不过有意外的发现——这里是魔龙安葬母亲东海龙女的地方,但是龙女的墓地也刚刚被盗,遗体不见了。”

    一个疑问还没解决,就紧接着又来一个,真是疑点重重。

    人鱼公主明霞感叹道:“这个东海龙女真是惨,被丈夫杀妻证道,又被亲儿子掘了墓。”

    阿秋说道:“盗墓的未必是魔龙,我从未听说过龙能复活,且龙和龙长的差不多,魔龙被冒名顶替也未可知。”

    黄鹤说道:“管他真假,都是杀害同门的凶手,我们都要去屠龙。”

    话虽如此,如果可以从这些线索里找到“魔龙”的来历,或许对将来屠龙大有裨益。

    于是,阿秋将东海龙女的墓碑,还有大蚌壳做的棺材,以及棺材里的陪葬品全部装进了乾坤袋,和众人一起飞到明霞的宝船上。

    阿秋说道:“劳烦公主将我们送到大陆。”

    明霞问道:“你们修真门派不是要在蓬莱岛开大会选盟主么?丹穴派不参加了?”

    大会不知要开到什么时候,但是凤离的身体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刻赶往火焰山。

    这个不方便和外人说,阿秋说道:“有些事情我们需要先和蔓离师叔交代一下。”

    明霞打了个嘘哨,海里的人鱼驾驭着鲸鱼群用海带拉着宝船再次乘风破浪。

    由于不回蓬莱岛,明霞选了一个直达大陆的航线,像一艘利箭似的,朝着陆地航行。

    途中,经过一个海岛。黄鹤远远看到这个小岛,就吓得躲在阿秋身后,“师父,好多白骨啊,难道这里是个魔窟?”

    这就是银山,女树的“老家”。一堆堆白骨全是她“朝生暮死”的子女留给这个世界他们来过的痕迹。

    明霞说道:“凡人把它叫做银山,我们人鱼国都叫它骷髅岛。我父王说,骷髅岛上曾经有一颗树,每天结一个果子,从果子掉下一个婴儿,中午就成年了,晚上会死去。不过,二十八年前,那棵树突然消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老家就在眼前,女树听到明霞的疑问,心中所触,说道:“没有一个当母亲的愿意看到子女每天都死在自己面前,所以就忍痛拔根走了吧。”

    明霞问:“一棵树……也有感情吗?”

    女树反问:“一条鱼……也有感情吗?”

    一棵树,经历春夏秋冬,它的叶子发芽、长大、变枯黄、叶子落地,化作春泥,就是叶子的一生,树不会为死去叶子难过。

    但只要开了灵智,就有感情。所以,女树宁可自己每天经历一次生老病死,也不想亲眼看见自己的孩子一个个死在面前——哪怕这些孩子就像叶子一样无知无觉,没得灵魂。

    这就是……母性吗?乾坤袋里,凤离捧着茶叶罐,里头有她生的茶叶蛋,可是我……我还没有准备如何当一个母亲啊,我甚至到现在都真正“接受”我当母亲的事实。

    女树对凤离说道:“我已经完成承诺了,告辞。等你找回原来的自己,请把我的孩子送回来,叶落根归。”意思是说,凤离回到凤凰真身,要把躯壳送回东海银山。

    看着面前和自己同龄的“母亲”,凤离百感交集,说道:“我必定将她完璧归银山。”

    “给你,关键时刻,能保她的躯壳。”女树送给凤离一根树枝,然后跳进了海里,不一会,在骷髅岛的山峰上出现一颗树,树冠亭亭如华盖。

    女树回老家探亲了。

    到了陆地,众人辞别了明霞公主,一只青鸟飞来,停在了阿秋手上,立刻变成一封青纸写的信,这是蔓离的回信。

    蔓离在信中写道:“大师姐的确被天雷劈过九十九次,至于原因,不方便在信中说,我会在丹穴山亲口告诉你。”

    蔓离回了娘家!

    丹穴派回到丹穴山,蔓离已经在门派等他们了,门派重聚,凤离把茶叶蛋拿出来和小师妹“分享”,“……这是我生的……东西。”

    阿秋把在东海遇到疑似魔龙的经历说了一遍。

    蔓离猛地摇头道:“不可能!绝无可能是魔尊!即使魔龙真的能复活,也不可能是魔尊!”

    众人齐声问道:“为何?”

    事到如今,不能再隐瞒了。蔓离牵起凤离和阿秋的手,将他们的手叠在一起,然后将茶叶蛋放在两只手的中心,说道:“因为,紫龙就是魔龙,而阿秋……才是紫龙重生。茶叶蛋是你们两人的孩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