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49章 七有此理 小延被反反复复泡了好多次药……

第49章 七有此理 小延被反反复复泡了好多次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延被反反复复泡了好多次药酒, 现在已经不是泡药酒,而是在酒里洗个澡,早就没有药效了。

    店小二还在唾沫横飞向阿秋和黄鹤推销自家可以能让鼻涕变成火龙的独门药酒:

    “……真的, 城西有个老头七十多岁了,喝了我家药酒,不久他的第七房小妾就怀孕了,今年抱上了个大胖小子。”

    ”城东的张财主, 成亲二十年, 妻妾成群都没有孩子, 喝了我店的药酒, 今年得了一男一女, 龙凤呈祥。”

    活龙没有, 已经死过的紫龙倒是有一条。阿秋说道:“我们不喝酒, 赶夜路很累了, 麻烦弄些吃的来, 厨房只要做好现成的都端上一盘。我们吃完就去休息。”

    店小二要去端菜,小维指着大酒缸对掌柜说道:“这药酒我要了。”

    掌柜忙呵呵道:““客官好眼光,我们的药酒滋阴补阳, 城北有个妇人四十了肚皮一直没有动静,喝了我们的药酒,今年老蚌含珠, 生了个小棉袄。客人要几斤酒?我这就您打上。”

    蛇骨酒是个好东西啊,专治不孕不育。

    小维说道:“我全都要——连骨头一起。”

    掌柜面露难色, “这是我店的镇店之宝啊。不能卖。”

    黄鹤啪的一声,将一根金条放在钱柜上。

    掌柜搓着手,“此乃镇店之宝,给多少钱都不行。”

    黄鹤正在再加, 阿秋一把将金条拿走,“不卖就算了。”阿秋懂得人情世故,不过是待价而沽,讨价还价罢了。这截骨头早就泡得没了药效,掌门用来哄外地人的,能骗一个是一个,早就不值钱了。

    掌柜连忙拦住,“卖!卖!我们这就把酒缸抬到您马车上去。”

    “我只要这个。”小维直接拿出酒缸里的蛇骨,毕竟曾经是她身体里的一部分,不能见“泡”不救。

    在天上飞的时候觉得这个城市有点熟悉,现在见延维神兽的骨头,凤离确定这里就是她“扬名立万”的城市,小延的肉和骨头制造了无数“奇迹”,她和阿秋的画像还供在祠堂里,当做神灵享受人们的香火呢。

    凤离以前很向往凡人的生活,可是当她变成凡人,心里却是不安、惶恐和失落。叶公好龙,见到真龙却吓得跑了,凤离又何尝不是叶公呢?

    现在,重归她还是“神灵”时的地方,巨大而落差可想而知。

    凤离一言不发的吃完早饭,回到房间。她夜里在飞车上睡过了,白天不用补眠,她在房间枯坐了一会,有人敲门,“师尊,是我。”

    是阿秋。

    凤离开门,阿秋提着一个红漆食盒进来了,说道:“看你早饭时没什么胃口,就去你以前常吃的饕餮楼买了他家拿手的开水白菜提过来,你尝尝,是不是还是那个味?”

    啊?昨晚不是确认过眼神,这一世只是纯洁的同门关系,不做夫妻了么?连茶叶蛋的孵养权都分割清楚了,现在你还对我这么好,很难让我不想歪啊!

    真是个磨人的小徒弟!人家明明死心了还来给人家送外卖!

    这安的是什么心?

    凤离心中一荡,面上却淡淡的,“让你费心了。”

    “师尊客气了。”外卖小哥阿秋将五盘开水白菜摆在桌子上,“师尊慢用。”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那次一顿饭吃了十个。

    所以,爱会消失,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凤离埋头吃菜,阿秋静静的立在旁边看她吃。

    凤离有些不自在,“飞了一晚上,你回去休息。”

    阿秋说道:“等师尊吃完,我还要把食盒还给饕餮楼。”

    凤离说道:“给点赏钱让店小二去买、送回食盒,你何必亲自动手。”

    丹穴山土特产是黄金和美玉,修真界最不差钱的门派。

    阿秋说道:“我不放心外人接触到师尊,何况是入口的东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我来吧。”

    阿秋一旦对人好,就像加了火炭的熨斗似的,能够用温暖将你心里每一丝不平都熨平了,细致入微。

    凤离心道:你不要过来,我怕自己晚节不保,把持不住。

    开水白菜依然可口,凤离吃的很是满足,食物慰藉了她低落的心情,凤离说道:“你别站着了,坐。”

    阿秋坐在她对面,凤离一瞥他宽阔的胸膛,“茶叶蛋……还好吗?”语气像极了离婚后去探视得到孩子抚养权一方的前妻。

    阿秋负责孵蛋,说道:“它一直没有动静,也不晓得要孵多久,短则几年,长则几百上千年,昨晚蔓离师叔把她的锁云囊给我了,里头有云朵可以隔离龙凤珠的气息,还能防震,我把茶叶蛋放进锁云囊里贴身保管,它很安全。”

    有锁云囊保护,别说不用担心睡觉翻身压破了茶叶蛋,就是有一座泰山压在上头,茶叶蛋也丝毫无损。

    凤离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吃开水白菜。

    阿秋问道:“你要摸摸它吗?”

    凤离摆手道:“不用了,知道它好好的就行。拿出来未免会泄露气息,引来麻烦。”

    阿秋嗯了一声,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问道 :“你……生茶叶蛋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人,你那时候难受吗?”

    虽然阿秋和前世紫龙划清了界限,我是我,淫龙是淫龙,我视掌门师父如父母,对东海龙女和逍遥子没有感情,可是师尊她……她是不一样的。

    一想到最终是凤离一个人背负了一切,阿秋心里不是滋味。

    一听此话,凤离差点噎着了,喝了两口汤才顺下去,“我……还行,鹌鹑蛋大点的小东西,生下它不难,就像吃坏肚子似的,很快它就出来了,甚至都没有流血。”

    大可不必告诉这些细节!阿秋轻咳一声,“那就好。师尊以后遇到问题,不要一个人扛着,你背后有我……有师门,丹穴派会努力庇护每一个人。”

    阿秋心道:对啊,我是掌门,给师尊送温暖、关心她有什么不对?

    关爱师尊,掌门有责。

    阿秋有了足够的理由,去饕餮楼送回吃完的食盒后,东市买点心、西市买水果、南市买炸果、北市买干果,等入夜启程,凤离登上飞车,发现车里堆满了她爱吃之物。

    凤离的一颗心,就像此刻她乘坐的飞车,摇摇晃晃,荡呀荡。

    蔓离牵着飞车飞了一个时辰,轮到小维接力,她钻进马车里,和凤离并肩躺下,“阿秋对你不错,他里里外外忙活了一天。”

    凤离心虚,“尊老惜弱,是丹穴派的传统美德。”我现在又老又弱,阿秋当然对我体贴入微啦。

    你们两个顺其自然吧,蔓离没有追问,她翻了个身,“也不知道我家那个现在选上盟主没有。”当然是说正在参加修真大会的道侣莫掌门。

    凤离说道:“蓬莱岛宴会上死了那么多修士,妙岛主是主人,要负责的。本来妙岛主有希望当新盟主,这样为了拉票折腾,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唾手可得的盟主之位给砸没了,莫掌门没了对手,躺着就能当盟主。”

    凤离猜的大体没错,此时此刻,修真大会到了投票环节,按照规矩,修真一百零一个大小门派,到场的门派超过三分之二就可以了,不到场的门派算弃权。

    妙岛主本应该是新盟主最强劲的人选,却被自己给作没了,到场的八十七个门派,他仅仅得到七票。

    其中,昆仑派莫掌门三十票,蜀山派巫掌门也是三十票,两派打平了。

    修真界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没有先例可循,怎么办?

    有门派提议道:“不如再投一轮票,这次只在莫掌门和巫掌门之间选择。昆仑派和蜀山派都不投票,其余八十五个门派投票,八十五是单数,不能均分,无论如何最后都有一个票数高的。”

    妙岛主不愿意了——他机关算尽,最后落得个低票落选的结果,好气啊!

    凭什么别人躺着就能赢,我付出那么多却什么都得不到呢?

    凭什么我要为人家做嫁衣?岂有此理!

    妙岛主心中是十万个不愿意,不想让昆仑派或者蜀山派赢得那么容易,于是举手说道:

    “修真大会从来没有出现过二轮投票,都是一次决定,我们这次不能乱开先例。不如这样——这次作恶的是魔女罗刹,十几个正道盟友惨死。莫掌门和巫掌门谁先杀了罗刹,为盟友复仇,谁就是新盟主。”

    修真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不能以理服人,那就以力服人。妙岛主的提议没毛病,过半的门派当场表示同意:当然是谁强服谁啊,仙魔大战,我们需要一个能打的盟主,票数多有什么用呢。

    魔界,魔女罗刹连打三个喷嚏,说道:“谁想我了?”

    当然是昆仑派和蜀山派全体弟子啦,他们都想弄死你。

    修真大会并不圆满的开完了,另一边,凤离在摇篮般的飞车里入眠,还又犯了老毛病——做春梦。

    等她梦到自己哄阿秋脱衣服,厚颜无耻的找借口说“让我看看你怎么孵蛋”时,车厢不知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撞,差点把凤离给弹出来了。

    车厢当场开裂,凤离坠地,阿秋挥着赶山鞭缠着她的腰,将她扯过去了,“师尊小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