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 第66章 完结 魔域。

第66章 完结 魔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逍遥子正在给东海龙女……

    魔域。

    逍遥子正在给东海龙女招魂, 他剪下她的头发,烧成灰,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挤出指尖血,混合进头发烧成的灰烬里。

    昏迷的明霞公主躺在祭台上,她的胸口上搁着轮回镜,逍遥子用毛笔蘸着指尖血和头发灰烬混合而成的“墨汁”, 在轮回镜的正面写下了东海龙女的生卒年月。

    之后, 逍遥子举着一面招魂幡, 围着祭台且歌且舞, 唱起了招魂歌:

    “……美人既醉, 朱颜酡些。娭光眇视, 目曾波些。被文服纤, 丽而不奇些。长发曼鬋, 艳陆离些……魂归来兮, 哀吾妻!”(注:出自屈原《招魂》,有所删改)

    随着逍遥子的吟唱,祭台变黑了, 这是一种纯粹的黑,比黑夜还黑,明霞仿佛躺在一个无底洞的洞口, 身体之下是幽冥地狱的入口。

    一丛丛蓝色的幽冥之火从祭台里冒出来,就像一个个长着尾巴的蓝色萤火虫, 围着明霞飞舞,“萤火虫”依稀长着和东海龙女相貌相似的脑袋,喜怒哀乐,或者麻木激动, 什么表情都有。

    或凄厉大笑、或轻声慢语、好像有无数个东海龙女同时发声,几乎要盖住逍遥子的《招魂歌》。

    逍遥子是个狠人,他停止吟唱,将手腕放在嘴边,居然用牙齿一口口的撕咬着,把手腕的血管撕开了!

    鲜血喷涌而出,逍遥子跪在地上,用带血的嘴巴继续唱道:“魂归来兮!伏惟尚飨!”

    无数个蓝色“萤火虫”扑过去,享受着逍遥子的鲜血,一个个从蓝色变成了妖异的红色。

    逍遥子的鲜血几乎流出一半时,所有的“萤火虫”才统统变成了红色。

    逍遥子草草包扎了手腕的伤口,走到了躺在造人土之上的东海龙女遗体旁边。

    逍遥子说道:“夫人,我马上就给你换一个新的躯壳,我们夫妻就要见面了。”

    言罢,逍遥子把手伸进了东海龙女的嘴里,将她含着的定颜珠抠了出来。

    东海龙女的遗体一直由定颜珠保存,定颜珠一出,她的光洁脸就像破碎的鸡蛋壳,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纹。

    随后,遗体一片片的剥落,化为尘埃。

    逍遥子对尘埃没有半点留念,他回到祭台,将定颜珠塞进了明霞嘴里,已经变成红色的“萤火虫”们蜂拥而至,从双目、双耳、双鼻孔、以及嘴巴这七窍里钻了明霞的身体。

    当最后一只红色萤火钻进了体内,明霞蓦地睁开了眼睛!

    确认过眼神,这是我的妻!

    逍遥子大喜,“夫人!你回来了!”

    东海龙女敖霞就像惊尸似的,猛地坐起,一阵干呕,将嘴里的定颜珠吐了出来,“你……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在何处?”

    坐起来的时候,东海龙女看到了怀里的轮回镜,这面铜镜好像很久没有没过了,光面晦暗,人面在里头灰头土脸,根本看不清。

    “我是谁?”东海龙女失手将轮回镜打翻在地。

    逍遥子说道:“你是我的夫人,东海龙女敖霞,我们夫妻终于重逢了。你听我解释……”

    逍遥子搀扶着惊魂未定的东海龙女,走到了一具泥塑的女体身边,“这是造人土混合五色露捏出来的躯壳,返魂木做的骨架。我已经将你的魂魄招出来了,如果阿秋成功炼化五彩石,我就能将你复活,你会拥有一具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躯壳。”

    “复活?我死了?”东海龙女看着泥塑躯壳,摸着自己的脸。

    逍遥子打算两手准备,如果阿秋炼化五彩石失败,他掏出阿秋的心脏;如果阿秋炼出了五彩石,那就更好了,直接用五彩石当成心脏。

    无论如何,东海龙女的元神都可以附在这具和她以前一模一样的躯体上。

    如此,能保万无一失。

    ”瞧瞧,我对你多好啊。”逍遥子被自己感动了,“夫人啊,为了复活你,我用尽心机去收集这些材料,千辛万苦,在所不辞。你复活之后,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

    数不清的记忆一股脑冲进来,没有时间先后顺序,脑子乱的很,东海龙女抚着额头,“夫人?你是我的丈夫?”

    “正是!”逍遥子搂着东海龙女,“你我青梅竹马,结发夫妻,相伴百年,相敬如宾,后来……后来虽有些分歧,但这都不重要,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看在过去的恩爱的份上,我们和好吧。”

    多重画面一起闪现,东海龙女脑子里如野蜂飞舞,这时外头一阵炸响,逍遥子从窗外看去,但见紫气东来。

    手下飞来报信:“魔尊!不好了!修真盟主凤离撕毁停战协议,杀进了魔域!我们都拦不住她!”

    东海龙女的魂魄刚刚召回来,正是最迷乱的时候,逍遥子一时脱不开身,说道:“要我儿子去拦住她。你转告他,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拦住凤离!”

    “是,魔尊!”手下飞去,阿秋也听到了动静,但是此时正是炼化五彩石的关键时刻,他专注的敲着夔牛鼓,源源不断的引来天火,鼎炉里的五彩石渐渐融合,一道道五彩光笼罩着鼎炉之上。

    “少主!魔尊有命!不惜一切代价,拦住凤离盟主!”

    阿秋双目一红,放下夔牛鼓,“儿子谨尊父命!”

    阿秋一甩赶山鞭,带着诸多魔众,迎战东方气势汹汹的紫光。

    且说凤离为了营救阿秋和明霞,手持紫电剑,从正面杀进魔域,遇魔杀魔,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如无人之境,身后魔众就像韭菜似的,一茬一茬的被紫电剑收割!

    紫光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残肢遍地。

    时隔二十八年,凤离大神、不,现在是凤离盟主了,再次展现其雷霆手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压正,能打得过绝对不啰嗦,无论遇到何等邪魔,凤离始终不发一言,用剑来解决一切问题。

    眼前是一片白雾,凤离持剑冲进去,却越飞越慢,原来这里不是白雾,而是铺天盖地的蜘蛛网!

    黏糊糊的蛛丝将她越缠越紧,一只只磨盘大的红色蜘蛛朝着她爬过来。

    红蛛也是白骨殿十八邪魔之一,害死师弟铁无涯的帮凶。

    凤离冷冷一笑,“来的正好,我从火焰山给你带来了一份土特产,你要收好。”

    凤离打了个嘘哨,叫道:“都出来吧!”

    一片片红云飞来了,居然是火焰山吃火喷火,拉的也是火的、人面鸟身的颙鸟!

    凤离的真身是凤凰,百鸟之王,颙鸟当然听她的号令!

    颙鸟群飞到如天罗地网般的蜘蛛窝里,又是喷来又是拉,双面放火,霎时间天罗地网被烧了个精光,凤离得以从蜘蛛网里脱身。

    凤离继续往魔宫方向杀去,颙鸟群也开始猎杀红蜘蛛。

    就这样,凤离一路杀魔放火,魔域的防守在她绝对占上风的法力之下,犹如菜刀切一块豆腐般被破解。

    紫光压城城欲催!

    魔众纷纷败退,丢盔弃甲,谁能料到凤离能够第二次单枪匹马的杀进来啊!

    魔宫门前,阿秋奉命守在此处,身边的魔众如潮水般撤退,不敢和即将杀来的紫光硬碰硬,唯有阿秋坚守,犹如一块洪水里的礁石,无论洪水如何冲刷,他都岿然不动。

    终于,她来了,她来了!她从紫光中走来了!

    看到凤离身影的瞬间,阿秋的瞳孔不再是一味的红色,忽黑忽红,恍如走火入魔,说道:“师尊,您是来杀我的,还是来睡我的?”

    凤离呵呵说道:“你这孽徒,我还需要选吗?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当然是都要!先睡后杀!”

    撤退中的魔众顿时一片哗然:“我的天啦,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正道的光凤离大神?怎么比我们魔道中人还疯?”

    阿秋听了议论,瞳孔蓦地变黑,一记鞭子抽过去:“住嘴!我的师尊,你们也敢妄议!”

    赶山鞭所到之处,魔众被抽得魂飞魄散!

    幸存的魔众纷纷四散逃命:“疯了疯了!少主最疯!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

    凤离收剑,缓缓走近;阿秋步步后退,最后退无可退,脊背都靠着大门了。

    阿秋的后背紧贴着大门,手里的赶山鞭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但始终没有动手,说道:“师尊不要逼我,我今日必须守住魔宫门户。”

    凤离说道:“师尊,是修真界最危险的身份。不是被徒弟杀,就是被徒弟睡。我和别的师尊不一样,我只想亲你,和你长长久久的睡在一起。我不是来逼你的,我是来亲你的。”

    阿秋越是看她深情的目光,头就越疼,他欲从门两边走开,凤离伸出胳膊,双手按在门板上,门咚阿秋,“不准走,这一次,我不要你的心,我只要你的吻。”

    言罢,凤离亲了过去,在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中,将太岁肉炼化的药丸渡进了阿秋口中。

    这是一个蘑菇味道的吻。

    阿秋觉得从咽喉里流进来一股清凉,就像扑火似的,瞬间解开了蔓延到全身的灼烧感,头也不疼了,脑子变得无比清明!

    恢复神智的阿秋有恍如隔世之感,他猛地想起那杯红艳艳的瑶草汁,“不好,明霞有危险,我们去救她。”

    与此同时,魔宫之内,东海龙女还在困惑之中,眼前深情温柔的男人和脑子里目光癫狂,口口声声要杀妻证道的男人交替出现,她分不清是谁是真,谁是假。

    逍遥子害怕她缕清记忆,连忙端起一杯瑶草汁,“喝了它,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逍遥子把杯子放在东海龙女唇边,这时,传来一声怒吼:“放开她!”

    九尾狐白兰荻杀进来了,伸出毛茸茸的尾巴拍碎了杯子,逍遥子大怒,一把抓住了尾巴活撕了下来,白兰荻成了八尾狐,痛苦嘶叫。

    蔓离和莫问双双御剑飞来,万道剑光直刺造人土上的泥塑东海龙女躯壳。

    这是围魏救赵之计。

    果然,逍遥子无暇对付白兰荻,飞去一掌拍向万道剑光,保护他捏制的泥塑躯壳。

    黄鹤飞来,将生肌丸捏碎,覆盖在白兰荻的断尾处止血。

    逍遥子的掌风将万道剑光逆转了方向,对着蔓离莫问夫妻刺过去,“以人之道,还施彼身。”

    万箭穿心,带着雷霆之势,从四面八方刺来,避无可避!

    莫问欲将妻子搂在怀里,以身为盾保护她。蔓离轻轻推开他,“我与你并肩而战,要死就死在一起,反正灵气枯竭,我们迟早都是要死的。”

    “好。下一世再做夫妻。”莫问放开了妻子,举剑迎战。

    “谁敢动我的师妹和妹夫!”凤离和阿秋赶来了,援兵已道!

    阿秋放出银锅,当盾牌挡住了万道剑光。

    凤离持紫电剑,和逍遥子决战,两人势均力敌,打的不可开交。

    乘着逍遥子分/身乏术,小维赶紧拉着东海龙女,“明霞,我们赶紧走。”

    东海龙女不肯跟她走,“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明霞。”

    小维急得跺脚,刚好脚下有一面铜镜,她不知这就是轮回镜,随手捡起来,见铜镜许久没有磨了,表面晦暗无光,就徒手一削,把铜锈磨得锃亮,就像一面新镜子似的。

    小维把镜子递给东海龙女,“你自己看,你不是明霞是谁?”

    东海龙女照着镜子,顿时愣住了——并非是因镜子里的陌生女人面孔,而是镜子里她插戴的发簪,方才和小维的拉扯之下,她的发髻松了,露出一截玉制竹竿模样的发簪,似曾相识!

    东海龙女颤抖的手拔/出发簪,这是一支竹节纹路的玉笔,笔触是五色毛。

    记忆蓦地清晰了,往事一幕幕,最后停留在逍遥子用五色笔破了她的龙鳞,剖腹取龙珠的那一刻!

    滔天的恨意涌向心头!

    你杀妻证道,我要杀夫报仇!

    东海龙女握着笔,看向战斗中的逍遥子,此时凤离、阿秋、蔓离、莫问四人合力而战,每当紫电剑刺向逍遥子,都被他的龙鳞甲拦住了。

    东海龙女将五色笔藏在袖中,对着逍遥子遥遥伸手,“相公!救救我!她要抢我走!”

    小维:什么情况!

    逍遥子且战且退,将东海龙女揽在怀中,打开一面镜子,就要和她一起穿过转送阵逃走。

    就在两人即将穿梭镜子的瞬间,东海龙女将五色笔捅向逍遥子的咽喉处,“去死吧!”

    这里是龙之逆鳞,此处一破,龙鳞甲皆碎。

    “你——”逍遥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妻子,捏紧了她的咽喉,“要死一起死!”

    但是凤离的紫电剑快如闪电,劈斩而来,将逍遥子削成了碎渣!

    东海龙女坠地晕过去,短暂的眩晕之后,睁开眼睛,“白姐姐?凤离师尊?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明霞复苏。

    至此,这次仙魔大战,又以凤离杀了魔尊结束。

    黄鹤趾高气扬,“哼,这下谁敢质疑师尊的修真盟主之位。”

    但是凤离却摇头说道:“我厌倦了修真界的尔虞我诈,你们再召开修真大会,选个新盟主便是,我这回真的要归隐了,弥补上一世的遗憾——阿秋,我当众亲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你愿不愿意给我负责到底的机会?”

    凤离不要脸的当场求婚,含笑看着阿秋: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

    众人都看着阿秋,阿秋心里其实是慌乱的,但面上依然平静,保持着谦谦君子的风度,环视众人,说道:“我与师尊今日就成亲,还请诸位来喝一杯喜酒。”

    众人皆绝倒:好么!来个更着急的!

    两生两世的情缘,终于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尾声:

    阿秋最后一锅五彩石成功炼化!阿秋将五彩石交给了莫问和蔓离,“你们拿到昆仑山交差,就说门派圣物当初是被逍遥子偷走的,现在在魔域找到了,物归原主。”

    夫妻两个带回了“失窃”的门派圣物五彩石,莫问终于坐稳了昆仑派掌门之位。

    五彩石完璧归昆仑之后,凤离和阿秋把返魂木带到了不周山,交给只剩下七个头的鬼车,凤离说道:“我以前砍了你的头,现在还你一棵树,返魂树不至于绝种。”

    两人又到了东海银山,将一截枯枝还给女树,“答应过你,让她叶落归根。”

    最后,两人到了东海仙岛,将所有的女娲造人土填满回去,顺便刨了个坑,将茶叶蛋埋进造人土里。

    这个故事从仙岛开始,也从仙岛结束。

    过了一百年,从土里伸出来一只肉乎乎的小爪爪,又一个故事开始了……

    全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