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娶了相亲对象的姐姐 > 第90章 舒婉如番外

第90章 舒婉如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君子兰?你怎么坐在这里?”

    学校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个女生,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下巴尖尖的,整个人看上去很消瘦, 衣服的袖口已经洗到发白了。

    君子兰回头,对着匆匆跑过来的少女露出了一个微笑,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在等你。”君子兰说。

    君子兰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看着她的时候嘴边总是含着笑意。

    舒婉如羡慕她,羡慕她长的漂亮,但长相在这个时代往往最不受重视,大学不会因为你长的好看就录取你,你没钱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舒婉如跑的急,还在喘着粗气:“你志愿报的哪里?”

    君子兰微怔,嘴角抚平成一字,她扭捏的别开目光,看向远方的田野:“A大,我的梦想。”

    舒婉如听后立即展露了唇齿:“我就说我们有默契!我也报的A大, 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这个破地方。”

    君子兰牵强的扯起嘴角, 但舒婉如并没有看出来,还沉浸在未来和君子兰的大学生活里。

    沉重的书包并没有压弯少女的背,两人手挽着手漫步在乡间小道,偶尔有羊群路过, 舒婉如会吓得躲到君子兰的身后, 而君子兰一边温柔的安慰她一边隔绝她与羊群。

    “你很温柔。”

    “是吗?”

    “如果你以后有了女儿, 说不定会比你温柔哦~”

    君子兰突然站住了, 左手紧紧的攥着书包带。

    舒婉如回过头问:“你怎么了?”

    “阿如,我跟你说过的,我不想结婚。”

    空气有些寂静, 只剩蝉鸣。

    半响,君子兰叹了口气:“算了,我们不一样的。”

    君子兰握紧书包带,松开了舒婉如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走着走着手突然被握住,君子兰回头,对上了舒婉如有些幽怨的眸子。

    “阿如...”她呢喃着。

    突然,舒婉如张开双臂抱住了她,把她紧紧的禁锢在怀里,这不同于往日的拥抱,这一次它更加沉重。

    “你...”

    “我也不想让你生孩子,我不想看你嫁给别人...”说着说着舒婉如有些哽咽:“我...我不知道怎么了,我知道你总会嫁人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阿兰,我是不是病了啊。”

    君子兰慢慢抬起手,抚上了她的背,轻轻拍着,安抚着:“阿如,我也病了,我好像爱上你了。”

    夕阳的余晖洒在两个少女的脸上,就像是一副美好的画卷,她们清楚地知道这是错的,这是不被世俗所认可的,但她们坚信着彼此,就像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真爱之路,从不平坦。

    “你让我恶心!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吗?”

    母亲用棍子狠狠的敲在女儿的背上,少女的脸煞白,唇上失了血色,她跪在院子里,无论母亲怎么打她怎么骂她,她都不为所动。

    “你你!”母亲气急,抓起她的书包将里面的东西悉数倒了出来。

    一张录取通知书从书包里掉落出来,还不给君子兰反应的时间,母亲已经抓起录取通知书狠狠的撕碎。

    “上大学?做梦!你赶紧给我找个人嫁了!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那个人!”

    “妈!”君子兰哭喊着,将头磕在地上:“求您了!我求您了!”

    院子里的大门被推开,不是舒婉如,而是舒婉如的父母。

    自从两个人的事情被发现后,舒婉如就被禁足在了家,舒婉如家是书香世家,父母的身上总有股子书卷气息,动手打孩子是不可能的。

    舒婉如的母亲用冰冷的眼神扫视着院子,发出轻微的不屑声。

    “你们来做什么!还不回家教育好你家孩子!省的出来祸害人!”

    “你可别误会。”舒婉如的母亲说:“是谁祸害谁还不一定呢,我看你们这条件也不可能供得起孩子上大学,就像她与我们家如如,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来是奉劝你们,如如已经被F国格勒诺布尔大学录取了,以后的前途无量,我不希望她被你们耽误,明白吗?”

    这话明显是说给跪在地上的人听得。

    舒婉如的父亲开口道:“我们很快就会搬去市里住。”

    言外之意:你这辈子都够不上我们的脚步。

    “呸!”君子兰的母亲提起棍子就要把人撵出去。

    “粗人!”夫妻俩脸上绷不住了,边骂边往门口跑去。

    等人走后,君子兰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倒在院子里,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母亲终究是母亲,到底是心疼孩子,舒婉如的母亲替她上好了药后将她锁在了房间里。

    “你想清楚了我就放你出来,你这个年纪也该找个对象,再过一两年结婚生子,妈就对这件事既往不咎。”

    母亲隔着门喊着,听不见屋里的回应,她扭头离开,去园子里干活了。

    舒婉如父母的话在君子兰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可她们说的是对的,自己生来就是该结婚生子的命,而对于她来说,出国深造才是正确的道路。

    真的要这么自私吗?

    母亲一个人把她养这么大也不容易,她多次听见母亲在黑夜里哭泣,向她死去的父亲哭诉。

    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院子里看门的狗闻声也站了起来,麻雀煽起翅膀,不愿在房檐上停留。

    几天后,母亲带了个男人进来,男人叫温忠天,看上去老实憨厚,看她整天闷闷不乐的便想着法的逗她开心,可她连假笑都笑不出来。

    也许和面前这个男人结婚也没什么不好,她和舒婉如本来就是错误的。

    一天夜里,院子里的狗开始狂吠,君子兰起身,被窗前的人影下了一跳,但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君子兰压低着声音,轻轻的将窗户打开。

    狗停止的犬吠,老老实实的趴了下来。

    “我们私奔吧!”舒婉如说。

    君子兰大吃一惊,对于舒婉如这个疯狂的提议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复。

    私奔......私奔后真的会幸福吗?她要真的走了,母亲该有多伤心啊,舒婉如的前途又该怎么办?

    “对不起,我不能。”

    “什么!”

    君子兰抿了抿唇,又说了一遍:“我不能。”

    乡村的夜晚有些冷,舒婉如被吹得直打哆嗦:“对...是我想的不够周到,等我回去准备准备,我们再走。”

    “舒婉如!”君子兰的声音有些冷,冷过了这夏夜的晚风。

    “你听不懂吗?我说我不走!”

    “为什么?”

    “因为我不爱你了,这几天总个人让我明白了,我们是错的,我应该和他结婚生子,我爱他!我不爱你!”

    舒婉如的心仿佛碎掉了一样,她颤抖着手想要去触碰君子兰的脸颊,可手还没伸出去,君子兰就已经把窗户关上了。

    隔着窗户,君子兰对舒婉如说了一个字。

    “滚。”

    舒婉如真的“滚”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有一天母亲打开了那扇锁着的房门。

    君子兰知道,舒婉如走了。

    几年后,君子兰和温忠天结了婚,并且很快生了个女儿,她有个写日记的习惯,而日记的内容却从来没让人看过。

    女儿三岁那年,君子兰被查出胃癌晚期,温忠天发现了妻子欺骗了他这么多年,妻子爱着一个女人,一爱就爱了好几年。

    温忠天一气之下拿着家里的存款离开了家,撇下了年仅三岁的女儿。

    舒婉如死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她不知道。

    “后悔吗?”方听南将花放在墓前,深深的弯了一躬。

    舒婉如点了点头,她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老了,真的老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不会就那么离开。”

    “可是已经错过了,她一定不希望你活在回忆中,一辈子就这么痛苦的活着。”

    舒婉如蹲下身子,抬起手轻轻抚摸这那黑白照片里笑靥如花的人。

    “她总是这样,永远温柔的对我笑着,就连诀别时的话语都是那么温柔,即使面上很冷,但语气却不愿意伤我一分,我竟然傻傻的没有发现,不对...是蠢。”

    她呢喃着,方听南知道,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深眠于此的人说的。

    “回去找温璟欣吧,她该下班了。”

    方听南看了眼时间,说:“那我走了,你早点回去,这里有点冷。”

    “好。”

    方听南走后,舒婉如坐了下来,倚靠在那冰冷的墓碑旁,她一直在说话,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也是,都憋了半辈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就算正式完结啦~w我们下一本再见啦~ ps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