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四个大佬弟弟送我去上幼儿园 > 第74章 变小第七十四天

第74章 变小第七十四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噗噗噗噗!”

    花痴宝宝语:[林阿姨漂漂!傅叔叔漂漂!]

    宁薇笑地温柔极了:“傅叔叔是男孩子, 不能用漂亮。”

    去年的时候,行行和小椒忽然去了边境,离开得特别突然。

    那段时间赶上她孕吐反应本就厉害, 两个小家伙又突然转学, 情绪一波动,把她闪的好几天下不来床。

    不过还好, 那两个小家伙经常给她发微信,有时候也会给她发语音,让她听听他们那稚嫩的小嗓音。

    可就是不给她发照片, 小气死了。

    小椒说他们忽然转学去边境, 是出于安全考虑,宁薇这就很理解了,每天都查边境的天气, 换季的时候就提醒他俩,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紧接着, 杨浩也通知了宁薇, 他们的任务已经圆满结束, 可以过回自己的生活了。

    并且又给他们转了一笔钱, 不要都不行的那种。足够他们可以在燕市选一栋自己喜欢的别墅,很好地过一辈子。

    但最后,宁薇和傅梓良只买了个小区物业环境还不错的两居室。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像做梦了。

    来燕市前,他们可绝对不敢想、自己竟然能在燕市、买一栋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剩下的钱他们都存在银行里了,说不定小椒和行行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或者在边境零花钱不够。

    小椒和行行给他们介绍了林女士和傅先生。

    说是各自家里的亲戚。

    让她跟老公如果在燕市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俩帮忙。

    宁薇那段时间,经常能在燕市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

    好像是身份很不简单的人。

    一开始宁薇只是微信上回说好, 心里并没有想要去麻烦他们的打算。

    甚至连要结识的意思都没有, 怕让人觉得她对小椒和行行好是想图什么。

    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天傅梓良陪她去商场逛逛,逛到儿童服装区,宁薇想起上次陪小椒买泳衣,挺怀念的,就想去看看有没有适合她穿的小裙子。

    结果刚拐进去,就看见一对情侣。

    男人个子很高,手上推了个车子,女人个子也很高,比男人稍稍矮了半个头的样子。

    两人光从背影看就很登对。

    男人站在女人身后,从童装区拿出一件三、四岁小孩子穿的连衣裙,满眼兴味的往那女人身上比划。

    女人一开始还没发现,后来转头叫他的时候才看见,挥着拳头就要去打他。

    男人身手很好,一下子就躲开了。

    两个人打闹的时候,无意间朝宁薇那边回过头来,宁薇看见这两人的脸,脑子里忽然空了一下。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时光穿梭了,像是看到了长大以后的小椒和行行。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两位就是传说中的林女士和傅先生。

    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像心中的纽带,很快将几个人又扭在了一起。

    他们只互相聊了几句,就十分熟稔的一起逛了商场,一起吃了饭。

    从那往后,几家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林女士和傅先生要结婚的事,最近在燕市很轰动。

    两个人爱情长跑了……得有一年吧!终于能喜结连理,宁薇特别为他们感到高兴。

    婚礼的大小细节都是傅先生在跟,宁薇去帮他忙活过几次,一听说他找的团队,光是把准备好的伴手礼小物件组合包装在一起,就要收取挺大一笔手工费,宁薇直接把这活揽自己身上。

    象牙白的礼盒里,放进心形珠光色的填充纸条和香槟色小玫瑰,新人的感谢贺卡、和林伽、林迢亲笔签名的小礼物,整整齐齐地码进去,再用丝带打一个漂亮的十字花……

    值得期待的日子总是会很快到来。

    婚礼当天。

    婚宴现场。

    外面入场厅,哥达亲自带队维持秩序,安保工作森严。

    林家弟弟们穿着体面的浅色系西裝,一个个英俊的跟童话里走出的王子一样。

    他们待在入场厅负责接待宾客,再合适不过。

    这次婚礼不收任何礼金或者贵重礼品。

    主要是傅擎那边来的宾客势力比较复杂,不少都是边界政界要员。

    这样做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林慎今天第 N次对着镜子整理了仪表,刚刚何老带着何苗入场的时候,何苗也看出来了,他有些紧张。

    一会儿婚礼上,他要负责代表女方家长发言。

    感觉开一百次股东大会,都没有这一次紧张。

    何苗在宾客簿上签名的时候,林慎就弯着身子帮她指签名的位置。

    两个人的头挨的很近,何苗没忍住,偷偷亲了他脸颊一下,说这样能缓解紧张。

    结果林慎现在……更紧张了!

    林迢也一直在深呼吸,不过他是气的:“我刚刚去后面化妆间找姐了!结果杨浩守在那不让我进!说姐夫在里面!你说他在里面干嘛呢?凭什么不让我进?啊?大哥二哥四弟,你们评评理!”

    大哥显然是没空搭理他的,还在背词儿呢。

    二哥最有正事,一直在请往来的宾客登记姓名。

    就四弟默默看他一眼:“都叫姐夫了,你就认了吧,这一年姐夫其实已经很规矩了,从来没带姐在外面过过夜……”

    他说到后面声音有点小。

    不过他说这点,林迢倒也是认同的。

    想了想,深深叹一口气,整理了一下领带,专心陪二哥接待宾客。

    与此同时,让林迢生好一肚子气的化妆间这边。

    杨浩还老老实实的守在门外。

    门内,傅擎费了好大的力气,就只是想抱着林音老老实实的在他腿上坐会儿,两个人可以没有外人打扰的,趁着婚礼前夕,再靠近一些。

    这几个月,傅擎的男朋友当的十分规矩,基本上没吃着什么荤腥。

    就怕通不过最后的考验。

    除了拉手手,接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还不能太使劲。

    不过他还能忍,忍到……今天婚礼结束。

    林音坐他怀里,视线随意看一眼镜子里。

    里面是两张极其漂亮的脸蛋。

    他们这会儿还没换衣服,化妆师先给她花了妆,本来就精致的眉眼更显俊俏。

    林音对着镜子看了会儿,忽然拧了拧眉头:“今天就结婚了?”

    傅擎嗓音刻意低了低:“林音,别告诉我你又想反悔了?”

    关于两人举行婚礼的日子,林音改了好几次。

    她就觉得特别麻烦,以后一但闹掰了还得离。

    傅擎都不知道她天天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连哄带骗的带着她开了好几次“思想政治会议”,才终于定下了今天。

    林音偷偷撇一眼傅擎:“再等一个月应该也行吧?”

    傅擎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会儿,沉默半晌,忽而将她脑袋拉近自己,在她额头吻了吻:“我一天都不能再等了。”

    林音觉得额头好烫。

    堪比国宴级别的大礼堂,中间一条又宽又长的台子,通向前台。

    两边无数张桌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左右严格对称,所有的桌椅餐具都是双数。

    现场座无虚席,大家讨论的话题,除了这气派的婚宴现场、就是那对完美的新人。

    全场灯光暗下,只有礼堂入口,被一束光照亮。

    高台之上,男人一身熨烫笔挺的西装,里面是法式风的衬衫。

    双扣高领、暗门襟。

    从领带夹到袖口点睛的扣子,板板正正,一点也不马虎。

    林音着一席线条流畅、设计大方、稍显保守的婚纱。

    将女人冷艳出尘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本就九头身的身材比例也更加突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这样两个人站在一起,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林音没有父亲,四个弟弟担任起父亲的职责。

    板板正正的四个人,将姐交到傅擎手中时,看似面色如常、举止体面,但实则眼眶是红的。

    上台之前,林迢准备了挺多不放心的啰嗦话,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嗓子里哽着,最终一句都说不出。

    只是把姐的手交到姐夫手中,然后在姐夫手背上郑重地握了握。

    这一交付,胜过千言万语。

    林音身后还跟了两个小花童。

    一个是大海,另一个是祁瑶瑶。

    自从椒姐走后,林音这个女人,很快就引起了大海的注意。

    跟他椒姐一样的狂拽酷炫,长得也跟他椒姐一样可爱漂亮。

    今天能来当林音女士的花童,大海倍感荣耀。

    刚刚上台前,小风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了他一万遍,让他左右脚一定不要迈错。

    搞得他现在特别紧张,小眉头紧绷着,一刻都不敢放松,就怕一不小心踩着林音女士的裙摆,害林音女士摔个大马趴。

    那严肃的小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祁瑶瑶愿意来当小花童,则完全是为了人间第一绅士傅先生。

    既然不能做他的新娘,那她也可以退而求其次,做他的花童!

    穿着帅气小西装的大海和穿着小仙子服的祁瑶瑶站在一起,金童玉女,可爱至极,看得台下宾客们心都要化了。

    刘碧坐在台下疯狂为自己女儿打call!

    这是她女儿人生登上的第一个大舞台!

    台下无数身份尊贵的大佬和巨鳄。

    抓住这个机会,就是她艺术人生的开始!

    交换戒指的环节,工作人员推着绑着花带的推车上来,垂坠质感的绒布上放着两枚小巧的戒盒。

    工作人员带着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开。

    傅擎的男士婚戒款式低调、落落大方。

    林音的女戒则更富有设计感,戒托中央镶嵌的绝美钻石,通过大屏幕的投放,闪进每位宾客的心目中。

    虽然在坐宾客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但还是忍不住惊呼。

    边境盛产钻石,边境大佬亲自为夫人定做的钻石戒指,又怎会让人失望?

    主持人专业的cue着流程。

    这主持人主持过华国很多档收视率极高的综艺节目,特别会活跃现场气氛。

    一波又一波的流程,将全场气氛逐渐推向高潮。

    紧接着,就到了亲友献词环节。

    林慎紧张的清了清嗓子,最后又看了一遍演讲稿,缓缓吐一口气,把演讲稿折好,塞进西装的上衣口袋,长腿迈着步子上台。

    事实证明,林慎就是林慎,是林音永远值得信赖的大弟。

    虽然一开始很紧张,但最后的表现依然完美。

    条理清晰,发言铿锵有力。

    男人西装笔挺,衣冠整洁。

    举手投足,都透着成功人士的精英范儿。

    现场已经有不少带着女儿来的宾客开始议论了。

    何苗身后那对母女已经讨论半天。

    她趁旁人不注意,偷偷转过脸,小声告诉她们:“听说林家大弟已经有女朋友了。”

    那对母女瞬间一脸失望:“真的假的?小姑娘,你见过吗?长得好看吗?”

    何苗小脸一红,语气虚飘飘的:“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男方这边,是傅擎的几名亲信上台发言。

    除了杨浩,其他三个长得一个比一个凶煞。

    边境来的宾客基本上之前跟他们都有过接触,反应还好,主要是林氏这帮股东们,一个个紧张的咽着唾沫,喉结密密麻麻的滚动。

    总觉得不像是参加婚礼,更像是参加了某个黑色集会……

    而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本以为这三人的发言会很严肃。

    谁知最后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第一个人上台,为傅先生和林女士今天的婚礼作了一首文艺散文诗。

    第二个人上台,让手下展示了他为今天的新人,亲自绣的一幅长达五米的十字绣。

    最后轮到哥达,他吉他弹唱了一首边境乡村民谣风的歌曲,低厚沙哑的嗓音开口跪,画面十分温馨。

    配合着背后大屏幕上、他拿枪比着边境一技术人员、三天内做出来的、特效堪比科幻动作大电影的、傅先生和林女士的爱情幻灯片。

    一首曲子唱到尾声,宾客都流下了感动与幸福的泪水。

    林音在一旁听着,忽然也有种很动容的感觉。

    她顺着紧握的手,看一眼傅擎。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新人,宁可费心费力费钱,也要举行婚礼的原因。

    伊桑大眼睛里闪着泪花,就像一汪最清澈的泉水。

    他抽出一张纸巾,擦着激动的眼泪,顺便将刚刚被自己用空的纸巾盒压扁、塞进怀里。

    现在看到类似纸壳子的废品,如果不收集起来,他就浑身痒痒。

    何老、宁薇……都依次上台发了言。

    连刘碧都去了。

    林音一点也不担心她会上台乱说话。

    因为现在,林音已经从刘碧舞蹈工作室的从投资方……变成最大股东!

    婚礼圆满结束,用餐环节,林音一身轻松、稳稳当当地坐着用餐。

    刘碧拧拧眉:“林音,我说哪有一个新娘子像你这样的、跟甩手掌柜似的?人家新娘子都要去接待宾客的,我当初结婚的时候,婚礼结束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你看看你这……”

    话没说完,傅擎就护在一旁:“她跟你不一样,宾客有我就行,让她好好吃饭休息。”

    刘碧面上平静无波,十分优雅的笑了笑:“是这样啊,那就好。”

    心理却像同时有五百只大公鸡一起打鸣!

    啊啊啊!林狗音你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林音认真的啃着猪蹄儿,感觉一场婚礼下来,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

    她啃着啃着,感受到侧面有人踉踉跄跄朝她过来,很敏捷的转过头,是宁薇。

    宁薇眼角爬上两团桃红色,嘿嘿笑着,一看就是喝多了。

    怀孕到刚生宝宝那段时间,一直不能沾酒,这也是憋着了。

    迷迷瞪瞪的就要来找林音说话,傅梓良拉也拉不住,只能特别不好意思在旁陪笑。

    林音笑了笑:“几瓶喝成这样?”

    傅梓良伸出一根手指头:“一瓶。”

    “一瓶?”林音惊了惊:“这酒量……”

    傅梓良微笑着补充:“一瓶老白干。”

    林音:……

    宁薇坐过来一把就抱住林音,林音刚要抬手拍拍她后背,就听宁薇似醉非醉的含糊道:“小椒,宁阿姨今天能来参加你和行行的婚礼真的好开心。”

    林音抬起来的手顿住一下。

    “你们这两个小东西,说走就走,也不跟宁阿姨打声招呼。”

    “你们以为变成大人,宁阿姨就认不出你们了吗?”

    傅梓良一听这话,知道自己老婆是真醉了,生怕得罪了林女士和傅先生,赶紧又把老婆扶了起来:“林女士您别介意,她真的喝多了,把您当成别人了。”

    林音弯了弯眼睛:“没事的,别紧张。”

    宁阿姨又喊她小椒了,她非但没有被认出后的仓皇感,反而觉得有些开心。

    宁阿姨真的好爱他们。

    宁薇被扶到一旁,她搂着老公的脖子,脸上的笑容既幸福又满足。

    她像是喝多了,又像是没有。

    跟林女士和傅先生相处的这一年时间,她经常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小椒和行行的影子。

    林女士也很爱吃猪蹄,傅先生则跟行行一样洁癖。

    她是个没什么学问、也没什么见识的人,有些感觉她自己也无法解释。

    但她就是想借着醉话,说出心里最想说的祝福。

    婚礼一直持续到晚上。

    这场婚礼没有垃圾,所有的废品,都被伊桑这个小机灵鬼承包了。

    回到两个人的婚房里,外面天已经黑透。

    后来林音也陪着宾客们喝了点儿,让边境大佬们见识了一下咱们的酒文化。

    不过她还记着自己今天是新娘子,喝的挺有节制,这会儿自己走直线没问题,说话也特别利索,除了那泛着莹粉色的小脸儿,根本看不出喝了酒。

    回到卧室,林音直接把鞋子踢飞,大刀金马的往化妆台前一坐,开始拆头上的小发卡。

    傅擎就抱着胳膊,半倚在门旁看她。

    他这小夫人,酒量相当可以。

    这还是林音第一天晚上在婚房过夜,不过可能因为喝了点酒,这会儿倒也不觉得紧张,大大咧咧的,就跟平时在林家自己的公主房里一样。

    此刻的她还有点没觉悟,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三两下,就把头上小发卡全部摘掉,然后手背到后面,就要解婚纱的外扣。

    傅擎看了会儿,才轻声笑着上前,“我帮你。”

    林音特豪爽:“啊?不用,我自己能行!”

    可话刚说完,蓦然间,手被攥住。

    傅擎扶着她转了一面,让她面对着自己。

    两个人离得很近,林音觉得刚刚酒劲有点上来了,耳朵根发红。

    她伸出一根手指,隔着衬衫戳着他,想让他离自己稍远一点。

    他离太近,总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但傅擎不动如山,并没有要远离的意思。

    “那个……”林音想了半天:“我先去洗个澡!”

    傅擎却直接把她打横抱起:“不用洗了……”

    ——(一个简短的小番外)——

    清晨,阳光正好,别墅长长的走廊上,一穿着镶满彩色宝石的小纱裙、头扎两只小啾啾、脸蛋儿又软又白的小糯米团子,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相框,风风火火地从远处跑了过来。

    杨浩留着绅士胡须,见状急的不行:“我的小姑奶奶,别跑别跑,你要是有一点磕着碰着,傅先生和林女士非杀了我不可!”

    说完,伸手想拦住这小东西的去路,结果这小东西特灵活地低了下头,就从他胳膊下面钻了过去,一刻不停的跑进了旁边书房。

    小腿腿向后一踹,把房门蹬上,特别激动的冲向坐在儿童护眼书桌前看书的小男孩:“哥哥哥哥!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小男孩瞧她一眼,眸光里染上宠溺:“又发现什么宝贝了?给哥哥看看。”

    小女孩跑得气喘吁吁,弯着身子喘了两口气,才又站直,把怀里的相框翻了个面,冲着哥哥举了起来:“你看!我在爸爸书房找到的!”

    那照片现在看起来有些年代感了,像是几年前照相馆会照的那种风格。

    那是张婚纱照,但穿着西服和婚纱的,是两个小朋友。

    一个长得跟他特别像,另一个长得跟妹妹特别像。

    两个小孩子对着镜头笔芯,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抱着相框的小女孩拧起眉头,一脸苦大仇深,声音奶萌萌的:“哥哥!爸爸妈妈除了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小孩子!!”

    她上老火了,大大的眼睛里,都染上水光。

    小男孩心疼的紧,放下手中的书本,朝她走了过来,摸了摸她蓬松软乎的小脑袋:“哥哥觉得,这不是别的小孩子,应该是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照片呢……”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我又一个亲爱的宝贝大结局啦!

    舍不得!

    小椒椒和小行行要永远幸福!

    下本开《顶流妖妃女团真香了》!

    最近还会有新的预收上线!

    宝宝们,我们有缘再见嗷!

    感谢在2021-11-20 12:53:59~2021-11-21 21:41: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嘿 20瓶;黎阳阳mio、黛色琉璃殇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