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1章 开局即死亡

第1章 开局即死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契约已成。”黑袍男人慢条斯理地把魔法契约藏进怀里,“你放心,你一定不会白死。”

    “等、等一下!”

    程虚远惊呆了。

    他一觉醒来,身边的环境就变得十分陌生。非但如此,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男人就说他要死了?!

    “你是谁?我在哪里?你为什么在这里?”慌乱之下,程虚远发出了灵魂三问。

    黑袍男人一脸的「你在无理取闹些什么」,斜着眼睛不吭声。

    程虚远愣了愣,余光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他的脚边是一个奇怪的魔法阵,此时阵法上还闪烁着不详的红光。

    而魔法阵的周围,还很有规律地摆放着鸡毛、鸭骨和几只昆虫的尸体。看起来,就像是某种邪恶宗教的仪式。

    怎么回事?这里根本不是他的房间。

    程虚远皱起眉。

    他正要开口询问,脑子里却突然刺了一下,涌上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许久之后,黑袍男人挑眉:“回过神了?”

    程虚远:……

    原来,他穿越了。

    他穿越的地方叫做魔法大陆,这是一个充满了魔法和神奇物种的地方。

    然后,他穿越的这具身体名字叫做「希尔」,本来是一位王室的贵族。

    但可惜的是,这位贵族在前不久的宫斗中失败,不仅被同父异母的弟弟剥夺了魔力和继承人的身份,最后还被赶去一个极为偏远的地方,美其名曰是他的「领地」。

    这位「希尔」半路上越想越气,复仇心切,冲动之下竟然用黑魔法阵召唤出了魔神——也就是眼前的这位黑袍男人。

    黑袍男人,哦不,魔神大人耐心地看着他从一脸震惊茫然到扭曲纠结,再到面如死灰。

    最后轻声一笑,抖着手里的契约书道:“那么现在,你可以履行契约了。”

    契约……

    程虚远抖了抖。

    这位贵族签订的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契约的内容是,「希尔」献祭灵魂,然后作为交换,魔神会满足希尔的心愿。

    但悲催的是,画黑魔法阵需要用到本人鲜血,而这位「希尔」其实是个贫血症患者,召唤中途因为失血过多死了。

    再然后,这具身体就换了个芯子。也就是说,契约的双方变成了程虚远和魔神。

    程虚远:可是他根本不想签这劳什子契约啊!

    魔神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却见对方越来越沉默,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语气不善道:“你该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前程虚远现希尔弱弱开口:“可以么……”

    原本还算温和的魔神脸色骤然冷了下来。

    魔神的五官大部分都隐没在黑袍下面,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对乌黑的眼睛,瞳孔的周围有一圈血红色光晕,代表着魔龙的身份,深邃又危险。

    但就在魔神刚刚沉下脸的那一刻,程虚远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导致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传递着「危险」的信号。

    前程虚远现希尔紧咬着牙,额头出了虚汗,却也没松口。

    小命垂危,再怎么危险他也要尝试一下。

    “别紧张。”魔神一开口,那种古怪的凝滞的氛围就瞬间被打破,重新变得轻松起来,“其实你反悔也没用,一旦契约生效,双方均受它束缚,所以就算我同意,你也没办法违约。”

    希尔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这个说法和他的「记忆」是匹配的。

    “好了别废话了,就算你逃得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魔神渐渐失去了耐心,五指张开,眼看就要对希尔出手。

    希尔心中一凉,但作为理科生,他的思维是属于越紧急就越冷静的那种。

    九死一生之际,他的脑子反而转得飞快。结果,还真被他想到了一个出路!

    “我不违约,但是我能不能换个心愿?”就在那团黑色光芒即将笼罩自己的时候,希尔喊了出来。

    魔神愣了愣,仔细看了一圈契约,道:“这倒是可以。”

    希尔有一瞬间,挺想说自己的心愿是「这辈子寿终正寝的」。

    但就在开口前,那种天然的危机感又出现了,似乎在警示他。

    希尔改口道:“这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您看能不能等我想好了再死?”

    魔神古古怪怪地看了他一圈,最后同意了:“三天之内,我要答复。”

    希尔据理力争:“不行,人生大事怎么可以这么草率?至少也要一年。”

    魔神被他的厚颜无耻给震撼到了,惊呼出声:“一年?你怎么不干脆要一辈子算了?最多半个月。”

    希尔很坚持:“不行,三个月。”

    魔神:“一个月!”

    希尔:“好吧,成交。”

    魔神:……

    好端端的一个黑色交易,竟然被他搞成了集市买卖,还带讨价还价的。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希尔一眼。希尔不知道,但他刚才分明感觉到了一阵奇怪的能量波动,波动消失后,这人的灵魂似乎就变了。

    有意思……

    魔神走出门的时候,嘴唇弯了一下。

    送走了魔神,希尔躺在床上,沉重地叹了口气。

    “滴滴——《基建系统》已绑定!”

    突然,耳边传出了一阵机械音。

    希尔一愣,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他的眼前就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儿。它的五官很迷你,身上的绿色衣服像是一整套的法师袍,背后还有一堆透明的金色翅膀,看上去跟个动画片里的小精灵很像。

    小人儿十分殷勤地看着希尔:“亲亲,我是基建游戏系统033号,恭喜你成为本系统的第一万名宿主!”

    希尔:“基建游戏系统?能干嘛?”

    “本系统可以做的事可多了,不过简而言之,就是我可以提供一个异世界的游戏入口,让你召唤异世界的玩家来这里打工。”

    希尔打断它:“我想知道,你能起死回生吗?或者有力量能和魔神撕逼也行。”

    系统搜索了一下本世界魔神的战力值,沉痛道:“不能哦亲亲。”

    希尔眼里重新黯淡了下来,他躺了回去,半死不活道:“哦,那你来晚了。”

    系统:诶??

    希尔把魔神的事情和这只小系统说了一遍。

    系统:……

    希尔:……

    系统沉默片刻,突然「啪叽」一屁股坐在了被子上,之前的那种漂亮的金粉也没了,整个统看起来特别的悲伤。

    “完了完了,我一定会被主系统回收销毁的。”

    希尔听到它这么碎碎念了一句。然后,居然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希尔无奈:“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系统:“呜呜呜做系统真的是太难了,遇到你之前,我已经失败了9999次,上了主系统的警告名单。如果这次再失败,我回去就要被销毁了……”

    希尔垂下眼,也跟着叹气:“唉,谁说不是呢。我上辈子是个程序员,毕业后就进入了007的工作状态,好不容易攒了几年钱能够付首付,结果因为加班过度还猝死了……

    死后传来这鬼地方,还以为能再活几年,结果碰上这么个契约,生命突然就只剩下一个月了……”

    同病相怜,两人越说越伤心。

    身为程序员,希尔对于程序有种天然的父爱。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小系统外形长得还颇为可爱,他心中一软,安慰道:“我还有一个月呢,要不然我们再努力一下?你要达到多少建设度才能不被销毁?”

    系统感动得眼泪汪汪:“宿主你真好。你等着,我去和主系统商量一下。”

    小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又重新出声,激动道:“亲亲,我和主系统商量好了!只要一个月之内,你的建设度达到100000,你就可以获得换一次身份的机会,而我也可以避免被销毁,陪着你进入下一个身份。”

    柳暗花明,希尔也跟着激动起来:“建设度如何获得?”

    系统:“很简单,建设度=领地内的人口+领地的GDP。换言之,你每养活一个人口,每多赚一分钱,就能增加一点积分。”

    从原身的记忆里,希尔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和中世纪的欧洲环境十分类似,地广人稀,而且科技发展水平也很差。

    希尔:“一个人才一分,然后你刚才说多少要建设度?”

    系统:“十万呢亲亲。”

    希尔:……

    我选择死亡。

    既然能苟活,那日子还是要过。

    第二天,失眠了一夜的希尔按时起床。

    老管家送来的衣服就在床边,希尔抖开来一看,不由沉默了。

    这个时代贵族穿的和中世纪的欧洲差不多,有内衣和外套,内衣是个紧身衣,还要用束紧带束拢。

    而下半身不仅裆短,裤子也尤其短,大腿是妥妥露在外面的,小腿就用长筒袜和无底长靴遮盖。

    希尔:……

    死也不想穿。

    但在披着床单搜索了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在裸奔、披床单出门和紧身衣之间,悲痛地选择了痛苦的紧身衣。

    然而,这还不止。

    看到桌上摆放的早饭时,他的心态更崩了。

    桌子上放了两块白面包——看起来邦邦硬,拿起来能当盾牌砸人的那种。

    一碗菜肉粥——不知名的肉糜混合不知名的野菜。

    还有两块指甲盖大小的风干肉——外表黑漆漆的,加上少许没化开的盐巴,让希尔实在无法辨认这两块到底是什么肉,又到底已经被厨娘放了多久。

    怎么看,都像是「黑暗料理」。

    然而,除了希尔,其他人似乎并不觉得早饭有多难吃,不管是硬被希尔拖上桌的老管家,还是自己来蹭饭的魔神,都吃的津津有味。

    “厨娘手艺不错。”

    魔神大人慢条斯理地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得精光。

    他们本来是去领地的路上,结果一夜过去,队伍里就突然多了一位黑袍男人和一只扑腾着翅膀的小精灵。

    为了不被怀疑,希尔只能讲他俩含糊地解释为「找上门来的朋友」。

    管家虽然心里有疑惑,却也没有多问。这会儿他不知道魔神的身份,闻言,不由骄傲地抬起头:“那是自然,这厨娘可是我们王室里带出来的。”

    这两人夸得实在太真情实感,希尔不由对自己的嗅觉产生了怀疑——难道,这些菜只是看起来像黑料,味道其实很好?

    他鼓起勇气,挑选了看起来最像样的风干肉,咬了一口。

    咸……

    齁咸齁咸。

    硬……

    死硬死硬。

    希尔面目狰狞地用力把那块肉嚼碎,闭着眼睛往下咽。结果,嚼碎后,另一种奇特的味道又从喉间泛了上来——是一种腐朽的发酵过的味道。

    “呕。”

    他实在没忍住,把肉吐了出来。

    老管家和魔神震惊又奇怪地看着他。

    希尔哆哆嗦嗦地指着早饭,从嗓子眼里憋出一句:“你们真的觉得这玩意儿好吃?”

    老管家一脸担忧:“这不是殿下您最爱吃的早饭么?您今日可是身体不适?”

    魔神则狐疑地瞥向他的肚子:“调味充足,这样的美味十分难得。”

    希尔想起来了。

    他似乎曾在哪里看到过资料,中世纪的欧洲因为没有冰箱,所以储存肉的方式就是风干。但无论怎么风干,时间久了,肉都会有些变质。

    为了掩盖这种变质的味道,好的厨娘,就会用大量的盐巴和微量的胡椒去调味。

    不过,这年头胡椒的价值比金子还贵,希尔这个落魄贵族,在王室里还能偶尔吃到胡椒,出门后就彻底吃不到了。

    所以说,刚才那股又咸又臭的味道是真的!

    他真的吃了已经变了质的肉!

    希尔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瞬间,什么黄曲霉素什么葡萄球菌什么沙门氏菌都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不过最后,他杂念去净,只剩下了一个坚定的想法——

    要种田!要基建!要改革!

    否则这样的生活条件,别说一个月了,他一天都活不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