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7章 这病我能治

第7章 这病我能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些天,现实世界里,TT游戏论坛上一个沙雕视频飞快走红,以十分强硬的姿态走进了众多玩家的眼中。

    视频只有短短的一分半,但却是高能不断——

    先是一个头顶「酸菜鱼」ID的玩家背后,猝不及防地长出了一对翅膀,雪白色的翅膀挥动着带着他上了天。

    玩家一飞冲天,快速地冲出了一个无形的保护罩。随着那位玩家的视角切换,大雪纷飞,一片寂寥,怪石嶙峋、傲然雪松皆染上了一抹深白,万物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酸菜鱼在凛冽的大风中放声大笑,快乐地像只小鸟,然后、然后……

    一阵风刮过。

    他掉下来了。

    好巧不巧,还直接摔在了一小队商人面前。

    镜头拉了一下,酸菜鱼狼狈地摔到地上,生命值清零。最后,虚化成了一道淡淡的光芒。

    视频最后一秒的镜头,定格在那位领头的卷发金色少年身上,把他眼里的震惊迷茫惊恐错乱眼神拍得清清楚楚。

    不同的玩家对此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硬核技术党:“卧槽?这是什么原理?能飞!”

    悠闲风景党:“玉山亘野,琼林分道。要是能在这种雪天得一点湖中亭,一壶热酒,人间至幸,不过如此。”

    围观路人党:“噗哈哈哈,让你嘚瑟,前一秒耍帅,后一秒就摔,活该。”

    外貌协会党:“视频最后一秒的那个男生是谁?一秒之类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纵然反应各有不同,千言万语,最后都能汇成一句话:这到底是哪个游戏啊!

    ……

    希尔还不知道游戏的热度已然飙升,他正在接待远道而来的莱特等人。

    莱特就是视频里那位金发少年,他们艰难地在雪地里行走多时,终于在半夜抵达了亚特兰斯。

    值夜的骑士把这事汇报到了希尔这里,希尔听说对方是商队,这才裹着被子,打着哈欠硬生生把自己从床上折腾起来。

    老管家皱着眉,泡好了一碗热茶,十分贴心地在希尔哆嗦前递到了他的手上。

    希尔接过,在心里啧啧感慨——贵族生活果然能腐蚀人的意志,他刚来的那会儿,还挺不适应被人伺候的。但现在,不是他不坚定,而是老管家实在太贴心啊!

    “尊敬的领主大人……”在炉火安静的噼啪声中,莱特俯下身,双手递上一只黄金做的怀表,“这是我们商队为您准备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

    希尔让老管家接了,看了一眼,兴趣缺缺地搁在一旁。

    莱特看似低着头,余光却一直打量着这位年轻的领主,见状,心里不由沉了沉。

    这只纯金手表是他一直贴身收藏的,不仅价格昂贵,而且镂空的雕花工艺也极为出色,可以说魔法大陆任何一个贵族看到都会动心。可这位领主,却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

    莱特对那些贵族的贪婪有所耳闻。更何况,路上他还听说,这位领主是从王都来的——是了,王都的贵族,胃口必然更大。

    想到门外半生不死的兄弟,莱特咬咬牙,忍痛道:“领主大人,我们的货物大部分在路上被那邪恶的盗贼给抢光了,还剩下一箱子珠宝一箱子金器,我愿意奉献给您,只求亚特兰斯能给我们一个落脚的地方。”

    他甚至做好了继续被大宰一刀的准备。

    希尔喝了口热茶,四肢也跟着热乎了起来,这才渐渐恢复了清醒,道:“我金啊银啊都没兴趣,你有粮食吗?没有粮食,有种子、盐、棉布都行,我都要。”

    金银这种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远不如一袋粮食来的有用。

    莱特觉得自己好像幻听了。

    怎么可能有贵族会对金银器具不感兴趣呢?!

    这就算了,对方居然还只要了廉价的粮食?

    盐和棉布稍微贵一点,但和金银相比,那也是不值一提的啊。

    莱特思想来去,最后只能把这归结于这位年轻领主的善心。

    “我们还有十大袋粮食,三大袋盐,这次布匹带得不多,都被盗匪抢完了。我代表商队承诺,下次路过亚特兰斯,我会为您带来这些。”莱特道。

    商人奸诈,一般来说,说「下次」这种事都是口头支票,兑现之日遥遥无期。

    不过莱特这会儿却是真心的,他感恩于这位领主的慷慨,在心里暗下决心,等下次来,他一定要带够粮食和布匹,不能这位白占领主的便宜。

    希尔可有可无地点点头,就让骑士把他们带下去安置好。

    今晚气温过低,只能把人安置于红砖房。但希尔对这些外来人也不是很放心,想了想,把红砖房的骑士们和玩家们都调到和商队同一间,骑士团习惯了警觉,玩家机灵,这样万一出了意外,也能保护城里的居民。

    至于商队所说的粮食,他倒是不急着查验。要这个,更多是顺带,他看到那些面容狼狈、身体虚弱的人,怎么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就放人在外面冻死。

    老管家叹了口气,颇为不赞同:“殿下,您太心软了。”

    希尔从窗户里望出去,看到莱特那一行人步履匆匆地往红砖房走,其中一个人的背上,还背了一个人。

    那应该就是骑士团说的,莱特的哥哥?

    按骑士团所说,莱特哥哥身上的伤是盗贼所伤,因为失血过多加上伤口感染,才导致了高烧。

    希尔想了想,戳了戳系统,给玩家们发了个任务。

    【限时任务:救治莱特的哥哥(可接取)】

    这种限时任务算是非强制性的,全凭玩家自愿接取。任务奖励上,希尔也给得很丰厚,虽然没有给翅膀,但是给了很多的经验值,给了称号,还给了两瓶魔法药剂。

    这个时间,大部分的玩家都下了线,留下一具看似是睡着其实除了能呼吸外就跟尸体没啥分别的身体留在房间里。

    不过,玩家「清炒蒜苗」却正好在线。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前不久才辞了职,又没什么旅行的计划,所幸这阵子都肆无忌惮地泡在家里。

    下了线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他更喜欢这个世界给他的真实感觉,哪怕只能和身边的NPC聊聊天,也挺开心的。

    所以这会儿希尔刚发出任务,他就看到了。

    救治病人?

    清炒蒜苗愣了愣。

    「莱特的哥哥」显然是个新人物,他在文字下面的下划线点击查看,才搞清楚这位病人的来由。

    清炒蒜苗:……

    这可不是巧了吗,他正好是个医生。

    可是,真的要接吗?

    这里的医疗条件那么差,要是把人治死了,难道还指望着谁会说你一声好,你亏还没吃够吗?

    清炒蒜苗低着头,愣愣地出神。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红砖房的房门突然被打开,睡在隔壁屋的几个玩家被骑士团从外面抬了进来。

    清炒蒜苗一脸警惕:“你们想对我兄弟做什么?”

    亚当也在搬运的行列里,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无情吐槽:“你这些兄弟到底是用什么做的,这么能睡?领主想让我们换个地方睡,结果我喊他们喊了半天都没醒。”

    清炒蒜苗:……

    都下线了这能醒么?

    不过,为什么要换房子?

    清炒蒜苗刚张开口,就见外面闹哄哄地走进来一群人。

    那群人头上脸上都挂着雪水,衣服半湿,头发也乱糟糟的。

    骑士团给这些人清出了一片空地,那群人就边说着感谢的话,边把一个男人平放到了空地上。

    “咦,这不是我撞上的那个金发么?”酸菜鱼突然出声。

    清炒蒜苗吓了一跳,奇道:“你不是下线了吗?”

    酸菜鱼:……

    他本来是开着直播,想给大家秀一秀他的翅膀,谁知道中途会翻车。

    翻车就算了,还被人剪辑下来做成了视频,现在全网都在对着他「哈哈哈」,他睡不着,就又上来了。

    不过,他撞上那群人都是在两个小时前的事情了,他们的目的地原来就是亚特兰斯?那怎么还走了这么久?

    酸菜鱼跑过去看了看热闹,又跑回来,比照着任务道:“看来那位躺着的也就是莱特的哥哥了。”

    清炒蒜苗「嗯」了一声,垂着眼,不搭话。

    莱特把哥哥放在了地上,按照希尔教他的办法,解开了哥哥的领口,又把他的四肢都从衣服里捞出来,放到外面降温。

    另外两个成员也按照希尔的嘱咐,去外面取了雪水,用布一点一点给他擦拭降温。

    莱特忙完了这些,才哆哆嗦嗦地伸手,深吸了口气,手背贴在哥哥的额头上。

    这一下,险些把眼泪都逼出来了。

    太烫了……

    领主教的办法也没有用。

    可怎么办啊,他问过领主了,城里没有医生,也没有能退烧的炼金药剂。

    莱特不懂医理,可是他知道,人烧得久了,就算能救回来,也会变得痴痴傻傻。

    更何况,大雪封路,他至少还要好几天才能把哥哥送到隔壁城。

    眼眶一红,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商队沉默地看着他,想安慰却又说不出口。

    ——领队是为了他们,才不去直接去隔壁城看病的。

    酸菜鱼十分同情:“也是惨,那烧得脸都红透了,这要是放我们那个年代,一颗消炎药下去,啥都给救回来了。

    可是这地方又没消炎药,那些人也根本不知道急救的知识,唉,我看那烧的程度,能不能熬过今晚都难说……”

    清炒蒜苗「刷拉」一下站了起来。

    酸菜鱼被吓了一跳:“你干嘛?”

    清炒蒜苗抿着唇,就往那边走去。

    酸菜鱼愣了愣,赶紧跟上去:“你打算救人?别跟我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连抗生素都搞出来了。”

    这科技发展速度太快,他担心跟不上啊!

    清炒蒜苗闷闷道:“抗生素是没有……”

    酸菜鱼松了口气。

    那还正常。

    清炒蒜苗:“不过我是个医生。”

    酸菜鱼:??

    清炒蒜苗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地上的病人,他皱着眉,目光在病人的腰腹处扫过。

    那是处伤口,被人简单得处理过,不过处理得非常粗糙,而且伤口周围已经有所感染,必须先清理异物,然后缝合伤口。

    清炒蒜苗对酸菜鱼道:“你赶紧去找找,我需要针和线,还有高浓度酒精。如果找不到酒精消毒,你就问问骑士团他们野外受伤怎么处理,还有都用的什么药。”

    酸菜鱼愣愣点头:“哦、哦。”

    “唔,还有,要是能找到的话,帮我找软管、针筒或者它们的替代品。你上次没用的那些合金也拿一点过来,他烧得太厉害了,不一定能吃得下药。”清炒蒜苗咬了咬牙,道,“如果药吃不进,就得想办法输液了。”

    这位也是真大佬啊!

    酸菜鱼看了他一眼,赶紧点点头。

    清炒蒜苗认命地卷起袖子,先是点了接取任务,然后气势突变,十分霸气地卷起袖子,吼:“让让,闲杂人等都给我滚一边去,围这么紧你们是想存心把病人闷死吗?!”

    酸菜鱼脚下险些一绊。

    这清炒蒜苗平时都笑眯眯,让人如沐春风的,结果看起病来这么暴躁。

    果然是惹谁都不要惹医生!

    他摇了摇头,赶紧去找针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