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8章 缝合技术

第8章 缝合技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莱特最先反应过来:“你是医生?”

    “对。”清炒蒜苗蹲在莱茵身边,仔细观察对方的伤口。那伤处是在胸腹偏下的位置,约有一指长,血肉外翻,周围已经有起脓溃烂,看上去恶心又可怖。

    不过,清炒蒜苗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反而耐心地用小刀一点点去掉周边的衣物,手指沾了污血,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莱特愣愣地看着他,心里莫名有些发虚。

    这时候,酸菜鱼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

    “针线都好找,但是酒只有低浓度的米酒,能用吗?这里没有纱布,不过我找了些棉布条,都是洗过太阳晒过的,还算干净,你看能不能用?还有,骑士团知道一种对外伤有帮助的草药,我让他们去采了。”

    酸菜鱼把东西一样一样摆出来,看得莱特他们更是胆战心惊。

    什么骨针啊,什么布条啊,这些东西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要治病救人,反而跟下一秒就要用黑魔法似的。

    清炒蒜苗也是眉头一皱——没有酒精消毒,麻烦了。

    在这里,细菌环境是最麻烦的事。他看过伤口,有把握让病人好转,可是如果缝合期间无法做到无菌,就算伤口缝好了也很容易继续感染。

    实在没有酒精,就只能用生理盐水替代了。其实现实生活中,无菌生理盐水的清创效果也是很好的,只是这里的盐他杂质过多,没有经过提纯,也没有蒸馏设备,水溶剂没办法保证无菌,效果就很难说。

    “外伤我会用盐水消毒,然后用针线缝合他的伤口,只是这里条件恶劣,病人很有可能二次感染;

    还有,病人高烧严重,我手头上没有药,只能说人我会尽量救,但不保证结果,最终还是得靠他自己熬。”清炒蒜苗冷淡地解释道。

    身为医生,在救人面前,会说清楚所有的风险,放在现代社会里,也就是和病人签的知情书差不多。

    这是他的职业道德也是他的习惯。可是,这话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就更不对劲了——

    哪有医生还没救人,就先说自己救不好的?

    再联想到地上摆着的那些奇怪的东西,商队众人顿时更不好了。

    “不行啊,莱特,这人来乱来了,你不能把你哥交给这种人!”

    “是啊,我看他根本不是什么正经医生,说不定就是巫医。莱特,被施过巫法的人,灵魂会被黑暗神腐蚀的。”

    “他要是把莱茵给治死了怎么办?这小白脸的样子能治好人,老子把头摘下来送他当球踢。”

    商队走南闯北,从没见过这么扯淡的治疗手段。他们越说,越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群情激愤,嚷着嚷着就更生气了。

    清炒蒜苗不爽地撇了撇嘴。

    只是时代不同,他总不能现场给他们从头科普现代医学的知识吧?

    算了算了。

    巫医就巫医。

    他救人,只是自己过不去良心那关,求的是个问心无愧。更何况,现实世界里都受过那么大的委屈了,现在只是被说两句而已,他跟一堆NPC置气什么?

    清炒蒜苗想清楚了,反而内心有一种云开见月的豁达感,心中藏匿多日的郁气也消散了些许。

    这会儿,他扭头看着莱特,十分平静:“反正我话已经说清楚了,到底要不要救治,就看你怎么想了。”

    莱特对上他的目光,咬着后槽牙,道:“请问,我哥哥的病您究竟有多少把握?”

    清炒蒜苗想了想:“非要说的话,可能有六七成。”

    莱特眸光一亮。

    其实这个时代的医学一点都不发达,很多医生都是炼金术师出身,有病没病,就是一管子药剂下去,能好就好,不好拉倒。

    那些人只是治疗前嘴上说得自信,实际的把握,还不一定能有六七成。

    对方这么说,莱特反而开始觉得,这是个靠谱的医生。

    清炒蒜苗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嘲般地笑了一下:“你别开心得太早。这种概率都没有意义,运气不好碰上了,那就是百分百的悲剧。反正在你哥退烧之前,一切都不好说,看命。”

    莱特沉默着,用力地几乎快要咬碎自己的后槽牙,但过了许久,再次抬头时,他的眼神却已经非常坚决:“好,谢谢。”

    “莱特!”商队着急地喊道。

    莱特红着一双眼,狠狠回头,反问他们:“那我能怎么办?你们觉得,我哥哥真的能撑到雪停吗?”

    商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小小的声音反驳道:“可是这人看着真的不靠谱啊,直接把莱茵医死了怎么办……”

    “医死了就医死了,那也是他的命!”莱特失控地吼道,“难道现在不医他就不会死了吗?难道换个城他就一定能救回来吗?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不也经常救不回来么?”

    连续的奔波和巨大的压力终于压垮了这个稚嫩的年轻人。他带着破釜沉舟地决绝,红了眼眶却没有让眼泪掉下,只是哽咽地对清炒蒜苗说:“麻烦您了。”

    清炒蒜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郑重点了头。

    虽然安抚好了家属,但医治的过程还是困难重重。

    清炒蒜苗犯愁道:“我需要按照调配好的盐水,其中盐和蒸馏水的比例大概是1:100。”

    莱特茫然脸:什么蒸馏水?什么比例?

    清炒蒜苗等了等,没等到回应,回头看到那人呆滞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是把这些原住民给当成外科室里的护士了。

    他抽了抽嘴角,充满希望地看向酸菜鱼。

    酸菜鱼:“你别看我啊,我没那水平。蒸馏水我懂,但是这里没天平没量筒的,我去哪儿给你搞精密计量啊?”

    清炒蒜苗充满希冀地望着他:“天平不能现在造一个吗?”

    酸菜鱼:??

    哪儿这么容易啊!

    不过吐槽归吐槽,话出口前,酸菜鱼还是把拒绝咽了回去,改口道:“我尽量吧。”

    毕竟这辈子,「我不行」这三个字,他已经说了太多了。

    清炒蒜苗:“好的,反正这儿盐里的成分也不明,不一定真要那么准确,能做到大差不差就可以。”

    酸菜鱼郁闷地开始努力思考。

    不过,很多事还真是卡在不敢想,真仔细一琢磨,酸菜鱼突然意识到,粗糙的天平还真的有办法能造。

    他先让骑士团给他找了一根比较均匀的小棍子,然后把两个相同的小盆绑在小棍子的两端,又把石头搁在下面,反复调整了几次石头的位置,才算是找到了平衡点。

    然后,他掏出了一把铜币。

    莱特&商队众人:??

    这一系列的操作都快闪瞎他们的眼睛了,结果这还不够,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先放了一个铜币在右边的盆子上,然后倒出盐,勺子舀进舀出地调整到两边平衡。

    第二次,又放了一百个铜币,另一边,则是用火加热一壶水,然后收集了上面的水凝珠,直到两边平衡。

    最后,清炒蒜苗得到了一大缸粗糙版的「生理盐水」。

    真一缸。

    ——没办法,铜币还是太重了,只能配这么大的量。

    “聪明啊兄弟。”清炒蒜苗夸了一句,然后收敛了神色,向骑士团借了把小刀子。

    没有酒精和双氧水,他只好把小刀放在火上烤了烤,就全当是消毒了。

    清炒蒜苗说话不留情面,但是下手却非常地快稳准,轻轻挑破了脓包的表层,让黄水流出来,然后就开始用大量的「生理盐水」清洗创口。

    脓水、碎石、草叶、灰尘都顺着流水淌下来,狰狞的伤口终于渐渐变得干净起来。

    烛光下,清炒蒜苗的侧脸十分地专注,看着病人的眼神甚至可以用「认真的温柔」来形容。

    原本那些质疑他的人都渐渐没了声音,就看着这份认真,他们的心里就已经跟着柔软下来。

    不过,虽然如此,在看到清炒蒜苗拿针后,这些人还是跟着心里一颤。

    这实在是太像刑罚了啊!

    清炒蒜苗对于这些人的心理一无所知。一进入手术状态,虽然这只是个很简单很普通的「外科手术」,他的心思就已经全部在病人身上。

    其他人看着他好像很轻松。实际上,轻松的背后是极致的仔细与耐心。这么冷的天,他却紧张得额头都热出汗了。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清炒蒜苗穿针引线,这种全新的治疗方式,深深地震慑了所有人的心。

    尤其是原本嘲笑过他的那几个人,情不自禁地往人群后躲了躲,生怕那人一言不合就把自己当成衣服缝了。

    可是这个过程虽然残酷,但当那狰狞的外翻的皮肉被缝合在一起,那粗犷却又整齐的线,看着怎么都比之前的伤口要好多了。

    清炒蒜苗剪掉多余的线头,终于松了一口气。

    骑士团的人迅速过来接手,把磨好的植物碎渣给他。

    商队面面相觑,他们不敢直接问清炒蒜苗,只能互相嘀咕:“这到底是救活了没有?”

    有人不确定道:“反正莱茵现在还活着,应该是救活了吧?”

    也有人反驳:“把人缝得跟衣服似的,能有啥用啊……”

    “咳。”莱特干咳了一声,很不赞同地看向那些絮叨的声音。

    和那些外来的商队不同,这里的居民和清炒蒜苗他们朝夕相处,多少都有点感情,当即就有人听不下去了:“刚才求我们救人的也是你们,现在救完了就叽叽歪歪,翻脸不认人吗?”

    “这些勇士可厉害了,这间红砖房就是他们想出来的。”居民骄傲地哼了一声,嫌弃道,“你们城里有这么好这么暖和的房子吗?”

    商队:那确实没有。

    这房子确实是出人意料的暖和。

    他们进城的时候,还担心亚特兰斯条件太差,会冻死在这里呢。

    结果在这待了大半宿,风一点都吹不着,原本冻僵的四肢,也在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后都暖和过来了。

    虽然他们的城池也不像亚特兰斯常年处于风雪中,但这红砖房的好处,可算是明明白白的。

    也算是打脸得啪啪响。

    他们不说话了。

    莱特抱歉道:“他们也是担心我哥,心里着急所以口不择言了,您别跟这些人计较。”

    清炒蒜苗翻了个白眼,对这些人也懒得理会。他捡起那植物,闻了闻,大概心中有数了——

    这是白茅花的变种,有一定的止血疗伤、促进伤口愈合的功效。

    他一个学西药外科的,对草药认识得不多,不过也是运气好,白茅花这个正好是他在中医旁听课上学到过。

    清炒蒜苗放心地把它交给莱特,嘱咐道:“这个可以敷在伤口外面,但不要太密封。还有,今天晚上是最重要的时刻,你们最好安排人值夜。

    病人放在靠门外的地方,不要直接吹到风,但要多通气,然后每隔半小时,都用温水给你哥哥擦拭身体,多喂他喝温开水。”

    莱特赶紧点点头。

    忙了一晚上,清炒蒜苗也是累得四肢疲软,但他没有下线,而是找了个位置,闭眼休息。

    ——瞧那莱茵,十有八九还要有一波凶险的病情。

    今晚,还没过去呢。

    ……

    另一边,希尔虽然早早回了房间,却至今也没睡下。几乎是清炒蒜苗拿起针线的同时,他就让老管家派骑士团挨家挨户地寻找青霉菌去了。

    他快速地阅读了青霉素的简易制备方法,按照常规的方式,青霉菌种的培育就需要七天。

    不过,城里有魔龙。

    而魔龙是一位全魔法元素精通的魔法师,如果能借用他的自然元素之力,说不定还能快速地培养起菌种。

    只是,如何在大半夜把魔龙喊醒,让他不发起床气还能同意帮忙……

    这就是个非常大的问题了。

    希尔头疼地想了很久,突然抬头,目光紧紧盯住了扑腾着翅膀的小系统。

    系统正好在看小说,看封面是——《穿成豪门带球跑的小娇妻》?

    希尔挠着下巴,有些不怀好意道:“你好像跟我说过,你能化形?”

    系统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不解地抬头:“对哒,亲亲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希尔:“嗯,我有一个想法……”

    半小时后。

    魔龙大人被屁股底下的坚硬/物体给硌醒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只蛋?

    蛋壳碎裂,化身成为三寸小人儿的系统哆哆嗦嗦地从里面爬出来,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魔龙大人。

    魔龙看着这个长相不能说和自己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的小人儿,不由陷入了沉思。

    系统按照希尔教的,闭上眼,脆生生地喊了一声:“爸爸!”

    魔龙的双眼蓦地睁大。

    所以,真的是他睡迷糊了,直接在梦里生出了个儿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